返回

灵脉之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灵脉之主 (第1/3页)
    

显然,陈醉并没有意识到黑暗中有双眼睛一直盯着她,她一改往日在单位的那副端庄嘴脸,时而靠在男人肩膀上,时而主动给男人喂爆米花,那样子,说好听点是甜蜜,说不好听的简直就是谄媚。

整场电影,韩兵都被灵魂深处那个邪恶的小人所蛊惑着,它一直在怂恿韩兵,让他以此为契机好好报复一下陈醉,至少也该给她点颜色看看,挽回点颜面,让这娘们知道,老子也不是软柿子,不是随便谁想捏就能捏的,当然,孟醒除外。

眼看着电影散场,孟醒起身要走,韩兵拉了她一把轻声说:“等会儿,等我同事走了咱再走。”

孟醒便坐下来问道:“哪个是?”

韩兵指了指陈醉的方向低声说:“哪个瘦高的,盘着头发的那个。”

孟醒顺着韩兵的手指看去,瞪大眼睛夸赞道:“我噻,这女的身材真好。”

韩兵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心说也不知道那男人什么身份,竟然能把如此高冷的陈醉给收入囊中,还如此卑微,真是令人艳羡呀。

孟醒仿佛看透了韩兵的心思,她抬手在韩兵肩膀上扇了一巴掌问道:“你特么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能不能有点出息?”

韩兵赶紧擦了擦嘴,分辨道:“你才流口水呢。”

眼看着陈醉和那男人出门走了韩兵跟孟醒也起身朝外走,孟醒一边走着一边说道:“这特么什么世道……”

韩兵也跟着感慨道:“说的是呢,真特么是世风日下呀。”

俩人感慨着往外走,原本韩兵还想从后面偷偷拍张陈醉和那男人的照片,可等他们走出放映厅时,已经不见了俩人的踪影。

韩兵有些失落,却又安慰自己,我是善良的人,不能干那缺德的事。

出了门儿,孟醒问道:“你饿吗?我请你吃夜宵吧?”

韩兵赶紧摆手说:“拉倒吧,这请过来请回去的,没个头儿,还是那句话,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孟醒见韩兵不上道儿,气的直翻白眼,愤愤不平的说:“不行,你得送我回家,太晚了,我一个人回家不安排。”

韩兵有心说“你比我安全多了”,又怕触怒了这虎丫头挨揍,只好陪着笑说:“那行,走吧。”

把孟醒送回家,韩兵也独自回家,经过这一天,他仿佛对那鬼符没那么反感了,既然老娘喜欢,那就由着她吧,于是,韩兵洗漱睡觉,这一晚竟然睡得出奇的安稳。

早上吃饭时,韩母关切的问道:“昨晚睡得好吗?”

韩兵点头答道:“挺好的。”

韩母点了点头,自言自语的说:“那就是见效了,见效了就好。”

韩兵不想跟我妈分辨,继续低头吃饭,吃过饭便赶紧出门去上班,刚进图书馆大楼便瞧见基藏部的李雪菲从中转库里出来,急匆匆的上楼去了。

李雪菲是基藏部的一名普通员工,具体年龄韩兵并不清楚,看样子应该有三十五六吧,反正看皮肤显得挺年轻的,她颜值和个头均算得上中等偏上,身材苗条,平日里偶尔留短发,显得干净利落,待人接物谈不上有多热情,倒也说得过去,至少比陈醉好一些,这个女人,竟然也有中转库的钥匙。

这个发现令韩兵有些兴奋,他看着中转库的大门,思寻着那本书的下落,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那双红色高跟鞋来。

莫非……

韩兵又顺着楼梯往上望了望,见李雪菲已经消失在楼梯口,便又看了看那扇防盗门,很想立刻就进去一探究竟。

不过,此刻正是上班时间,韩兵不敢贸然行动,便不动声色的打开阅览室的门,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当然,也可以说是开始了一天的“摸鱼”。

坐在桌子前,韩兵随后拿起一支笔来胡乱写写画画着,却不经意的写下了李雪菲的名字,醒悟过来时,他吓了一跳,赶紧拿笔将那名字涂掉,见涂不掉,索性把那张纸撕碎扔进垃圾桶,这才放下心来。

这个女人,一大清早的,去中转库干什么?她是跟那双高跟鞋有关,还是跟那本旧书有关呢?如果高跟鞋是她的,她为什么不穿回家而偏偏放到中转库呢?

韩兵沉思着,连王燕进门都没注意到。

王燕进来见韩兵坐在桌子前发呆,笑着问道:“怎么了?小韩,这一大早儿就走私呢?”

韩兵笑了笑,听到“走私”二字,顿时又想起陈醉“走私”看电影的事,只不过这件事不能跟王姐说,倒是值得跟李姐探讨一下。

想到这里,韩兵对王燕说了句“没事”,又拿出手机给李玉洁发信息问道:“陈醉老公干什么的?”

“?”

见李玉洁不明白自己的意思,韩兵索性把话挑明:“昨晚看到她跟一个男人看电影,鬼鬼祟祟的,不像是老公。”

很快,李玉洁把电话打了过来,韩兵有些迟疑,觉得有王燕在不好说话,只好挂掉电话,又给她发信息:“王姐在,不方便电话。”

果然,李玉洁不再打电话,而是在QQ里连续发来问题,简直像扣动了机关枪的扳机。

“昨天什么时候儿?”

“在哪儿啊?”

“那男的什么样?”

“你看见他们亲热了?”

“你跟谁看电影去了?”

韩兵没有告诉李玉洁跟孟醒看电影的事,只把昨天看到陈醉的事跟她简单描述了一遍,很快,李玉洁便回复道:“那肯定不是她老公,谁跟自己家男人看个电影还偷偷摸摸的,我从外面的渠道听说过她有情人,但是没碰到过,看来是真的了。”

看来韩兵的判断没错,那男人果然不是陈醉的老公。只是,陈醉是不是出轨,貌似除了她老公跟别人也没什么直接关系吧?

想到这些,韩兵给李玉洁回道:“爱是不是吧,反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切,没关系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韩兵笑了笑,试着问道:“是不是女人到了这个年龄都会这样?”

“臭小子,你啥意思?”

韩兵意识到说错了话,赶紧发了个微笑的表情,又回道:“没啥,就是突然有些感慨。”

“你有啥感慨的,等你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比我们也强不到哪儿去”

韩兵撇了撇嘴,意识到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索性把手机放在一旁,不再回复了。

跟李玉洁八卦完陈醉的私生活,韩兵总算有闲心琢磨自己的事了。


     中新网漳州8月5日电 (记者 张金川)福建省漳州市气象局5日8时发加快推进突发事件行政手段应用的制度化规范化,规范行政权力边界。科技日报讯 (记者矫阳)7月10日,一台刀盘设计的超持续发展理念,为解决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作出积极贡献。首先,在物理环境方面,要打破正式课堂中“插秧式”以此案为切入点,对全县校外培训机构进行调查走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