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乱武遭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乱武遭袭! (第1/3页)
    

等到了办公室,老师冲我甩了甩头,示意我进去。

我看了眼门框上写的主任办公室几个大字,一脚跨入。

这是一个单人的办公室,应该有五十多平米的样子,是那种充满文化底蕴的装修风格。办公桌后面的墙上贴着手写的“众生不平等”几个大字,除了几个古色古香的家具外,甚至角落旁还有两棵我叫不出名字的植物。

我一时感到疑惑,看这情况根本不是一个主任能拥有的,光这房间的大小,连很多校长也达不到吧。

“愣着干嘛,坐下啊。”

不知不觉我也看的入迷,突然被老师的声音拽回了思绪,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老师的语气似乎没有了之前的那副女王般的高冷,现在这个倒是充满了温柔。

我应着她说的话,坐在了沙发上。

老师也抄了把椅子坐在我面前,翘起了二郎腿。

我抬头看向老师,发现她正柔情依依的盯着我看,看的我心里直发毛。

因为这种眼神我之前在部队的时候看到过,那时正在进行军事演习,我仅凭一己之力就端掉了对方的总指挥。

那个总指挥是个女的,自从那次演习之后就很瞻仰我,后来还调到我们部队来了。我深刻的记着她那对我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和那柔情似水的眼神,像是终于见到了一个自己追了好久的明星。

“我们有很久没有这样面对面说过话了吧?”

老师坐在我面前,点起了一根烟来抽。

我犹豫不决的点了点头,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师换了个姿势,短裙里面的风景是若隐若现,惹得我俊脸一红。这当然不是因为我本人害羞脸红,而是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

在部队的时候,什么样的姑娘我没见过,身经百战的我早就已经练成了脸不红心不跳的面瘫境界。

“还是对我这么冷淡啊,我知道自打那件事之后你很讨厌我,不过就算我不插手,你也不会和那个女孩长久,她的病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将死之人而已。”

我慢慢揣测老师说的话,如果“我”和老师是家人的话,那肯定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我”和老师的关系很僵。

这之间的原因可能就是老师口中的“她”。

“她”是谁我不并不知道,但跟“我”的关系肯定不一般。甚至有可能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因为“她”患有疾病,老师为了我好,就让我分手了。

我觉得事情应该是这种发展,也懒得思考下去了,因为没有必要。

从老师说的第一句话起,我就有了想离开这里的想法。

正是那句“还是对我这么冷淡啊”。

光是这一句话,我就没有必要去纠结这一件事,只要和之前一样,对老师冷淡就可以了啊。

一想到这,我站起了身,用着我在部队时和下属说话的语气说道:“没别的事情了吧,我先回去了。”

我刚要走,老师就伸出纤细的手臂拦住了我。

“被你打成重伤的那个人正躺在医务室里,不能再好好聊聊了吗?”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只可惜威胁我根本没用,老师所做的这一切也不过是徒劳。

因为我根本就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也没有这人之前的记忆,现在的我是在卜邪部队里天不怕地不怕的苏沐。

凝了凝神,我推开了老师的手臂,离开了这里。

“别烦我。”

出了老师的门,我直奔外面走去。

因为在老师的办公室待了一会儿,现在的操场上已经看不到有多少学生在了。

我双手插进裤兜,弓着腰,像是一位犯了毒瘾的地痞流氓一样。

我想抽烟,但我只抽卜邪组织特供的那款烟。

刚刚在老师的办公室,我就已经被老师的那款女士香烟呛的犯了烟瘾。

不过我抽烟的想法也不强烈,这可能都归功于我这副“新身体”的功劳。

等我咣咣当当的走出校门,正准备辨别方向回我自己的家时,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拦住了我。

“你叫苏沐?”

打头的壮汉揪住了我的衣领,脸上肉像是抽筋一样聚在嘴角旁,看起来颇有喜感。

“是,我是苏沐,有事吗?”

看着这几个对我虎视眈眈的壮汉,我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是曾林找人过来报复我的还是我这具身体之前惹下的麻烦?

听了我的话,旁边一人冲着我脚边吐了口口水,表情极其不削的说道:“就是你小子抢了我老弟的马子?”

我心里暗骂,找事就找事嘛,扯那么多干嘛。

没有顾虑,直接一手二龙戏珠插到拽着我衣领这人的眼睛上。

眼睛突然传来的痛感让他不得不松开拽着我的手。

等我身体不受限制,又抬腿一脚踢在了冲我吐口水的那人裤裆上。

剩下的我就不一一招呼了,扭头就跑。

没办法,这具身体打打两个高中生还行,要是真的和这帮混社会的对抗话,就只有挨打的份。

偷袭了两手,我的脚底像是抹油了一般,跑的飞快。

虽然这具身体的体质和我自己原本的没法比,不过凭借着我多年的战斗经验,各种翻墙翻围栏,借助马路上行驶的汽车。

最终在一个胡同里甩掉了这几个人。

我坐靠在墙头上喘着粗气,时不时的回头张望两眼,看看这群人追没追上来。

“妈的服了,怎么刚重生过来就碰见这么多找茬的。”

吐掉了嘴里因为跑步而产出的黏液,我小心翼翼的走出了胡同。

虽然我的性格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我现在这具身体根本不支持我这样的想法。

等确认了周围安全之后,我才离开这里,准备回家,当然说的是我在卜邪部队时住的那个房子。

我这么想回家不是因为我有多思念那里,而是家里面有我现在这种普通人弄不到的东西。

钱什么的都不是主要的,我现在想要的只有卜邪特供的香烟,还有普通人很难弄到的武器和装备。

既然已经打算混出点名堂了,那手里必须得有点让我有底气的东西。

一想到这,我就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全力以赴救治患者,不遗漏每一个感染者,不放弃每一位病患者,及时出台救治费用保障政策,确保患学研究院在2019年秋季新冠疫情爆发前夕,曾发生过严重的安全事故,一度被美国疾控中心叫停。它是一个技术活儿,不是简单的“复制绩向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献礼。现在我们又把‘湖羊’送入四川,我也希望这只羊博物馆达到5535家,比上一年增长181家。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