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片江湖,曾经的未来》。

他甚至没有注意到铁心兰也在她道:他不是条狐狸,也是条猪,

见高天这么痛快就答应下来,牛宪忠很高兴,咧着嘴说道:“不不不,这钱你一定要收下,我家孩子惹得事,不能让你花钱给人看病不是?”

高天笑道:“说起来,你家半吨也是被殃及了池鱼,他要是没去找郝仁斌玩儿,哪会出这档子事儿啊,咱们就别这么客气了。况且,刑事附带民事,该赔偿多少,也不是您一家的事儿,等法院判决下来了,大家按责任大小赔偿就是了。”

牛宪忠更觉得高天大气了,便笑着点点头,将两万块钱放回包里,说道:“那成,我也就不跟你客套了,今后有用到我的地方,直接开口就是了。”

见他有走的意思,高天也不挽留,笑着说道:“成了,今后肯定少不了麻烦您。”

牛宪忠起身后说道:“找个时间聚一聚吧,说起来,我跟志平也都不是外人。”

陈志平点头说道:“嗯,牛站长还是很实在的一人。”

高天说道:“行啊,改天我请客。”

又客气了两句,甥舅俩把牛宪忠送出大门。

临走前牛宪忠告诉高天,不需要他去派出所走一趟,只要他这边同意了,所有事情老牛自己办。

回到屋里,陈志平笑着说道:“我这才走几天啊,就发生了这么多事儿,你小子也真行,闷不出溜的,净干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儿,话说那几个孩子的爹妈快把你恨死了吧?”

高天撇着嘴说道:“恨就恨吧,我还能控制人家的情绪不成?不过话说回来了,打我的人,抢我的东西,真当我好欺负的?以为我不敢报复?姥姥!”

陈志平冲高天竖起了个大拇指,称赞道:“像我们老陈家的种!”

高天苦着脸说道:“我姓高。”

“哈哈哈哈……”小舅舅笑得很猖狂,掐着腰说道:“姓高你那身子里也流着我老陈家一半的血。”

“行吧,你大你有理。”高天也不跟他开玩笑了,想起营业执照的事儿,便说道:“小舅,您得帮我一忙,明天上午跟我回收站的会计去工商所走一趟,用你的名儿办个营业执照,我刚弄了个旅游公司,年纪不够营业执照不给批。”

陈志平瞪大了眼睛,“什么什么?你又弄了个旅游公司?不是,我说大外甥,你这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到底想干嘛?”

高天翻着白眼说道:“不干嘛啊,挣钱呗。旅游公司很挣钱的。”

陈志平叹着气说道:“这钱都不够你挣的了,成,明天我去一趟,不过先说好啊,旅游公司算我点股份。”

我靠!

趁火打劫!

“百分之十,不能再多了。丑话说在前面啊,股份可以给您,您不能对我公司的运营指手画脚,更不能勾搭我公司的女导游。”高天先给小舅舅打了预防针,这货啥尿性高天太清楚了,大家是亲人,高天拉小舅一把是应当应分的,但是也要嘱咐到位,不然他牛脖子犯了,真干出点出格的事儿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切,说什么屁话呢,你小舅和你舅妈情比金坚。”陈志平高昂着脑袋大言不惭。

“话说这段时间没见到申思雅露面啊?”所谓“申思雅”,就是陈志平小学五年级就勾搭到手的女朋友,也就是高天的小舅妈。

陈志平弹了他一个脑瓜崩,没好气的说道:“申思雅也是你叫的?没大没小的玩意儿,叫舅妈。她最近很忙,说是厂里要进行啥技术革新,整天都待在车间调试机器设备,我也有小半个月没见到她了。”

申思雅是纺织厂的技术员,正儿八经的大学生,人长得漂亮不说,家庭条件也很优越。

高天直到重生前也没弄明白,这么一个优秀的女人是怎么看上小舅这个二混子的,还对他死心塌地,虽说后来两人离婚了,但是高天知道,小舅妈也一直没再成个家。

只能把这归结为真爱了。

高天嘻嘻笑道:“我跟你说啊,可得看紧了,小舅妈那么漂亮,追她的人肯定不少,你可得小心一点儿,小心当了便宜爸爸,你哭都找不到坟头儿。”

陈志平勃然大怒,“敢!谁敢打小雅的主意,老子卸了他第三根腿!”

真凶残!

高天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反应过来这就是个装腔作势的玩意儿后,他又不屑地撇了撇嘴,说道:“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也不上税。”

被外甥挤兑了,陈志平也不恼,嘿嘿笑道:“其实你小舅妈思想很单纯的,生活作风方面我绝对信得过。”

这话倒是真的,的說了半天,老朱都不知道他說的是什么東西,氣的老朱當場罷免了他的官職。還專門下旨,讓百官上奏必須開門見山言之有物。

“啟奏陛下,臣此來正是為了盡快制作出寶鈔......”

接著,韓度便將匠人的問題像老朱說明。

當然,韓度沒有直接將匠人的那些小伎倆給說出來。如果讓老朱知道那些匠人居然在挖空心思的擺脫匠人的身份,恐怕迎來的不會是老朱的同情,而是血淋淋的屠刀。

韓度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來說,認為朝廷不能白白讓這些匠人做工,應該給予一定的補償。

韓度的理由是,寶鈔最重要的是防止別人能夠輕易偽造,而防偽的主要手段就是在制作寶鈔的過程當中,使用上各種頂尖的技藝,憑此來徹底杜絕掉他人偽造的可能。而這些技藝都是匠人們代代相傳的,如果不給予一定的補償,他們必然不會同意獻出來。

老朱聽的大皺眉頭,連手里一刻不停的御筆都被他放在一邊。

“你的意思是,朝廷應該像給官員發放俸祿一樣,給這些匠人發放薪俸?”

老朱的聲音都開始變得尖細起來。

“陛下明見萬里。”

“不可。”老朱干凈利落的拒絕韓度的要求。

聽到老朱拒絕,韓度心中陡然一驚,不明白老朱為什么會拒絕的如此干脆。不死心的繼續問道:“敢問陛下,為何不可?”

“自古以來,無此先例。”

朱元璋見韓度不依不饒,干脆伸手端起參茶喝了一口,也算是趁機休息片刻。

韓度心下一沉,知道老朱一直以來都是比較推崇唐制。連大明朝的官職和官服等,基本上都是遵循的唐制。唐代就有的中書省,大明也有,要不是去年因為胡惟庸謀逆把中書省給撤銷了的話,說不定現在都還在呢。

但是,有些事,韓度不得不為。

深吸一口氣,韓度整理了一下思緒,才說道:“陛下天授智勇,崛起布衣,緯武經文,統一華夏,凡其制度,準今酌古。然古人之事,未必全對,例如唐宋。唐武備煊赫,威服四方,然唐最終亡于兵禍。”

隨著韓度不斷出口的話語,老朱臉上悄然掛起森冷之意。

老朱自然是推崇唐朝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將朝廷架構以及各種服飾禮儀都幾乎是照搬唐制。而且因為老朱三征北元的關系,現在朝野之間也開始冒出皇帝窮兵黷武的意思。

見到韓度如此說,老朱當然不高興。

韓度也是沒有辦法,他想要成功規勸老朱,那就必須要讓老朱有所觸動。不然,如果光是說些輕描淡寫的東西,又怎么能夠打動老朱?

韓度見老朱臉色變化,心里也有些怯怯。老朱可是“金杯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的狼滅,被老朱給惦記上,誰能不怕?

韓度語氣趕緊一轉,“但是宋朝呢?宋朝認為只有文官才可以安定天下,拼了命的壓制武備,認為如此便可以高枕無憂。結果呢?蒙元鐵騎南下,大好河山遭受到百年蹂躪。要不是陛下持劍血戰天下,驅逐蒙元,我等漢民尚不知何時才能恢復華夏衣冠。”

韓度不露痕跡的拍了一下馬屁。

老朱臉上的冷意也悄然冰釋,他這輩子最得意的便是布衣起兵而逐蒙元、立天下,韓度的話可謂是說到他心坎里了。

見老朱神色緩和,韓度心里的石頭落下。“呼,看來拍馬屁的效果不錯,果然,只要是人都是喜歡聽贊美之詞的。”

“陛下,”韓度心下大定,繼續說道:“如此可見,古人的做法也有錯漏之處。臣以為,對待古法,應當‘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去粗存精。”

“臣認為,優厚匠人能夠給朝廷帶來豐厚的利益,應當行之。”

“去粗存精?”老朱咂摸一下嘴巴,“你這話說的倒是不錯,但是朕不認為給匠人薪俸能夠給朝廷帶來利益,反而會增加朝廷的負擔。”

老朱仍然是搖頭反對。

陛下,你要是這樣認為的話,那臣可就要給你上一課了!

韓度渾身上下洋溢著自信,“陛下,臣以為國家要興旺,社會要繁榮,工、農、商的發展,缺一不可。俗話說:無農,則國不穩;無工,則國不強;無商,則國不富。”

“陛下對待匠人,應該像對待農民一樣。陛下重農,與民休息,曾說過:天下初定,老百姓財力困乏,像剛會飛的鳥,不可拔它的羽毛;如同新栽的樹,不可動搖它的根,重要的是休養生息。”

“匠人與農民,皆是陛下子民,何以厚此而薄彼?”

“朕厚此薄彼?無農不穩,你這話沒問題。”老朱斜著眼睛看韓度,“但是無工不強,這話朕不贊同。漢唐之時,朝廷也沒有有過給匠人薪俸的先例,難道你認為漢唐不強嗎?”

漢唐怎么不強,華夏歷史上論強盛,再無超越漢唐者。

暴雨也已將他身上的血沖干凈了永不再来,若要杀人,百无禁忌

此時,羅剎首府烏姆古堡。

“圣尊,功勛研究所最新報告,由于我國第一代超高速武器研發獲得成功,證明研究所對于XX四號遺骸的研究方向是正確的,第二代超高速武器的研發預計三年內可以獲得突破,五年內可以開始試驗……”

薩雷圣尊第一助理達米勒神情亢奮,第二代超高速武器如果可以量產,對于七級中期修士來說簡直就是噩夢,對七級后期強者也具有極大的威脅,照此速度發展,二十年后羅剎國的綜合實力將冠絕全球。

即使其他兩國也會有所進步,但在超高速武器這一項關鍵的國防科技上慢了一步,兩國的遠程攻擊力很可能就會慢了一個年代。

“嗯,好……”薩雷圣尊贊譽之詞洋洋灑灑幾千字,又補充了三點希望,最后揮手讓達米勒下去繼續督促研發。

二十年?!

好?

薩雷圣尊默然。

————

十年后。

真玄宗某小黑屋內。

“你把我拉這里面來到底要說什么?沒有合理原因就等著挨揍!”

“……姐,這幾年大家都看出來了。你們該怎么辦?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

“今天周師姐的父母親到咱們宗門來做客,李阿姨看師兄的眼神簡直跟看他們親兒子一樣……還有上個月秦師姐的父母親……上上上個月景阿姨師妹也偷偷跟我打聽師兄家里長輩的聯系方式……哎!”

“……”

“你說說你們,真是愁死我們了,真不讓我和若若省心……”

“我……”

“姐,你跟我透個底,你跟師兄到底到了哪一步?以后是怎么打算的?”

“嗯?”

啪!

“臭小子,膽子又毛了?忘了你是弟弟了吧?!嗯?”

“我……”鐘師弟一說順嘴激動過頭,關鍵還打不過……

“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鐘玉敏悠悠嘆了口氣。

十年前自己不讓曾爺爺幫自己提親,“拖”字訣一祭再祭,希望時間能幫大家做決定,結果一直拖到了現在。

話本里的兩情相悅然后就可以只羨鴛鴦不羨仙,輪到自己卻是這般不容易。

阿真對自己肯定也是有意的,很多次他被伊伊還有其他三位師妹撩撥的不上不下的時候,自己故意刺激他,得到的回應也讓自己羞臊難耐——他有幾次還動手動腳!

只是兩人都不敢踏出最后一步,因為都不知道該怎么辦。

近幾年阿真有事沒事老是說他覺得《鹿鳴記》是金大師寫得最好的小說,沒有之一。所以這本小說自己等人也都偷偷看過,幸好煜蘭和琪琪幾年前已經主動放棄,也各自尋到了喜愛的道侶,否則……

自己還是不夠強大,所以有些事即使有想法也不敢去做。

現在幾位師妹,除了伊伊內心強大還在硬撐之外,大家隨著年齡漸長都讓家屬過來幫忙占位置。

特別是秦麗和媛媛兩位師妹,已經分別博士畢業留在榮城工作兩年,父母親不放心過來探望是名正言順的事情,自己是不是也不用再矜持,也該讓老爸老媽盡快過來旅游一趟?

眼前就有自己的另一位家屬,只是有點傻,不過……

“姐,你不好意思說我們知道,要不我和若若去提,師兄姐夫肯定也……”

啪!

“姐,你別老拍我頭啊,這習慣三十年也該改改了!毓秀都兩歲了,要讓他看到自己英明神武的父親這么丟人,會很傷他弱小的自尊心的。呵呵”鐘師弟提到自己的寶貝兒子,嘴不自覺就咧開了。

“呵呵,毓秀將來長大了可不能像他老爸現在這么傻。”小侄子很精靈可愛,鐘姑姑也喜歡得不得了。

“姐,我哪里傻了!你比我大,修為比我高我打不過你,可你也不能一直因為這個就認定我傻吧,幾十年了……”

“說你傻你還不信!你以為隔著幾堵墻阿真就聽不到我們說話?呵呵!其實你今天也算是幫忙了。”

“真的?!”

“傻弟弟,想想阿真現在是什么實力……”

“大師兄現在會是什么實力?”鐘師弟恍然。

十年來,師兄師姐們包括若若都已經晉階入化初期,張師兄很快又要追平自己的入化中期,姐姐和伊伊姐已經入化后期巔峰,而且據師兄說她們倆人很快就要無羈脫梏。

真玄宗第二期的第一批弟子中,景阿姨師妹也剛剛晉階入化,葉叔叔師弟入化后期巔峰,四位堂弟是出神后期巔峰,羅李兩位師弟(李陳兩位師姐的道侶)出神中期,就連王林陳三位師弟都已經出神初期。

真玄宗的外圍組織更是龐大,幾位師姐師兄的父母們都已入境,進境最高的劉叔叔更是達到了入境后期巔峰。聽說臨寧的大爺大媽們幾乎都跟著幾位叔叔阿姨健身,而且健身效果比其他培訓班的還要好。

規模一擴大

月塔内没有任何禁空,神识也没有受到任何压制。第一层空旷苍茫,似乎就是无边无际的一片。

接连不断的修士落在沈深的周围,大部都是丹湖境的,也有不少阳宫境,但阳宫后期的一个也没有看到,修为最高的就是阳宫六重。

沈深知道,阳宫后期的也有,只是自己没有看到而已。就是百里家族,也有十数名阳宫七重修士,一起进了月塔。

下一刻,沈深的神识再也没有顾忌,铺天盖地扫了出去。自己修为现在丹湖八重,神识却有五千五百余里,就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片江湖,曾经的未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战物种崛起

榴莲只吃皮

星战物种崛起

半徒人生

星战物种崛起

扶华

星战物种崛起

小鱼联盟

星战物种崛起

暴走的厨子

星战物种崛起

芒果炸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