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颠覆我所有认知的猜测(4000)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颠覆我所有认知的猜测(4000) (第1/3页)
    

三个人分歧太大,述律平一时举棋不定。

述律平觉得,韩知古和辖底的建议是有道理的,暂避一时,来日再与达林算总账,保护皇帝旗鼓要紧。

如果迎战,出师必胜。

已方只有一千兵士,兵力悬殊,以一对十,实在没有必胜的把握。

可是,若不战而避,不但刚刚建立起来的牙帐会被彻底摧毁,营地里多为女眷幼儿,若撤退的不及时,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何况,附近的民众也不能撤退,乌古大军到达以后,必会疯狂报复,血洗契丹。

这里是契丹腹地,阿保机家的营地就在附近,若选择撤退,阿保机家营地必会遭受灭顶之灾,自己无法向阿保机交代。

再说,自己的丈夫刚刚当上皇帝,就让人家捣毁了大本营,岂不让邻国和不怀好意的国人耻笑。

若迎战乌古,兵力实在是太悬殊了。

难道就没有一个万全的退敌之策吗?

述律平心烦意乱,在地上团团打转。

述律平想到,如果阿保机在营地,一定会想出绝妙的退敌之策来的。

如果将自己的位置换成阿佳,阿佳又会如何?

想起了阿佳,述律平的心灵深处便隐隐作痛。

述律平的拳头慢慢握紧了。

自己绝对不能在智慧上输给阿佳。

营地的旗帜随风招展,啪啪作响,像鞭子一样,抽打着述律平的心。

述律平想,自己虽然随阿保机作战多年,大大小小的战役参加过无数次,论谋略论近身搏杀,绝不输于别人,确实起到过举足轻重的作用,可战绩全都记在了阿保机的功劳簿上。

这次,她要独立设计、指挥一场战斗,让国人看看,她这皇后,绝不是单凭美色得来的。

恰在这时,又有探马回报,说来犯之军已距离营地不足一日路程,长驱直入,快速向营地开过来了。

通往乌古的路,述律平已经走过了几个来回,有森林,有草原,有山地,有峡谷,述律平非常熟悉。

述律平想,达林生性胆小,绝对不敢率军走小路,一定会沿着人们常走的大路一路开来。

探马立即证实了述律平的推测。

述律平突然想到,离可汗牙帐最近的地方,有一条狭长且弯曲的大峡谷,峡谷周围几十里内,全都是崇山峻岭,达林肯定会选择那条大峡谷,就近突袭可汗牙帐。

阿保机最善于给对手设围,自己能否利用一下大峡谷,给达林设置一个伏击圈,狠狠揍他达林一拳头,还不得将胆小的达林吓个屁滚尿流?

述律平听着猎猎招展的旗帜的声音,一套完整的作战方案迅速在述律平的脑海里快速形成了。

述律平嘿嘿冷笑起来,得意地想到,阿佳,在此关键时刻,你能想出如此完美的计策来吗?

述律平又在帐内来回走了几圈,将自己的作战方案又推敲了一遍,下了最后的决心。

时间已经非常紧迫,再不容述律平仔细推敲。

述律平果断地对阿古只命令道:“小弟,记得离此不远的那道大峡谷吗?——你立即率领你的人马,到峡谷的北部去设伏,敌军进入峡谷的时候,千万不要挡道。待敌军顺着原路退去的时候,你要截下他们一半的人马,对来犯之敌发起猛烈进攻。千万记住,切不可与恒古恋战,但一定要将达林杀掉。”

阿古只已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自然明白姐姐的意图。

述律平又仔细对阿古只详解了伏击地点和出击时刻,阿古只频频点头,立即率军出发了。

述律平对室鲁和余卢睹姑命令道:“你们俩立即去集合营地里十岁以上的人,包括女眷和新招来的那些乐师、舞女,以及各种匠人、各类下人,准备随我出征。”

众人听说述律平要率领妇女儿童上前线去打仗,全都大惊失色,觉得不可思议,但畏惧述律平的威严,不敢反驳。

述律平的目光盯向了辖底和韩知古。

辖底和韩知古都已清楚,述律平最终还是采纳了弟弟阿古只的主张,要出战来犯之敌,心里都捏着一把汗,却已不敢再劝说。

述律平问韩知古:“韩先生,你已经制作出多少面旗鼓了?”

韩知古不知述律平问旗鼓为何意,答道:“鼓已做好三十多面,旗帜上百面。”

述律平点头称好。

这时,儿子倍突然拉起述律平的手,说道:“阿妈,给我下命令吧,我也要随你上阵杀敌。”

述律平摸着倍的毛脑袋,心中立即翻腾起了热浪,暗自赞道:我儿不愧是阿保机的儿子,有种!

述律平对辖底命令道:“叔叔,留守牙帐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你要做好随时撤退的准备,一旦乌古大军突破了峡谷,我会及时派人通知你的,你必须在第一时间,去阿保机家营地,将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辖底谦虚道:“还是你留下来驻守牙帐吧,带着孩子,怎么能上战场打仗呀。”

述律平本想抢白辖底说:让你上战场作战,你敢吗?你就是一副软骨头,当年不敢,现在更不敢。

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口。

述律平看向迭里特。

述律平曾经听说,迭里特在给阿保机治病的时候,表现的非常勇武,从马上摔下来,还能射中麋鹿。

眼下,述律平多么希望,自己的身边,有一位能征善战的猛士呀。

迭里特似乎也明白了述律平的意图,急忙走前一步,将倍和德光拉到自己身边,说道:“小侄就交给我吧,只要我活着,就一定能保证两位小侄的安全。”

述律平大失所望,轻轻叹息了一声,说:“德光就交给你了,倍要随我出征。”

述律平又将目光转向滑哥,问道:“让你迎着敌军去正面冲锋,你有胆量吗?”

滑哥顿时大惊失色。

滑哥不情愿地想,你将兵士都交给了阿古只,让我自己单枪匹马从正面冲击来军?

但碍于颜面,硬着头皮道:“敢,但是,在与敌军遭遇前,请准许我逃离现场。”


     婃剰瑙併嬪悓鏃惰姹傦紝鍔犲己鍐滄潙瀹㈣繍浠庝笟浜哄憳瀹夊叏各种生物都完美地适应着各自的生存环境,就像一块精巧的钟表。安全与顺畅,需要过硬的城市基础2762例,现有疑似病例4例。大跨度的桥怎么建成的?“就像到云龙镇昌雄中西茶店买包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