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六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六眼 (第1/3页)
    

林骁何尝不是感到幸运?几年前含冤入狱,他觉得天都塌了,监狱里的磨炼更让他尝尽人间苦难,万万没想到,监狱之行反而得了天大的机缘,一路修道、修仙,还拥有了寻仙这般无法用任何赞美之词可以形容的好女孩。

心情激荡下,林骁低头,在寻仙的额头亲吻下去。

“叮铃铃。”床头响起宾馆内部电话刺耳的铃声,林骁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起,这一弹不要紧,他直接就撞到了房间天花板。当脑袋和天花板来个亲密接触时,他本能的运气抵挡,结果把宾馆顶部撞了一个凹槽。

这个动静把寻仙也吵醒了,她娇羞的扯过被子掩在身上,但春光乍泄,别有一番风味。

接过电话,就听到雾凇子那个大嗓门:“我就知道你在这个房间,打你手机也不接,你看看几点了,还去不去办正事儿了?”

林骁连忙答道:“来了来了。”便手忙脚乱的开始穿衣服,看他慌里慌张的样子,寻仙忍不住笑出声来。

林骁回过神来,我慌什么?搞得像做贼一样,我和寻仙在一起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么?便不再忙乱,反而一边收拾自己,一边准备欣赏寻仙穿衣服。

哪知寻仙被子一掀,一件白色衣裙变魔术般的就穿在身上。正当林骁失望之余,寻仙莫名的说了一句:“你快坐下,内视周身。”

林骁见她表情严肃,不敢大意,连忙盘膝而坐,探查体内经络、腑脏。猛然,他发现内丹有了天大的变化,原本如樱桃般的内丹,此刻已是鹅蛋大小,并且表面金光闪闪,纹路交错。

霎时福至心灵,一个念头闪现脑海,此丹大成,玉虚九卷第二层已臻圆满。

林骁大呼:“内丹!我的内丹圆满了!”

寻仙这才开心的对林骁说:“昨夜……昨夜你夺了我的龙元,吸收了我近半数功力,修为自然大幅提升,接下来,你该冲击玉虚九卷第三层了。”

林骁双手紧握,澎湃的力量涌向拳头,他兴奋的说:“好强大的感觉,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威力了。”

“你难道想把房子拆了?办正事要紧,我们速去赤松观把误会解除,你再乘此机会好好冲击第三层壁垒。”

林骁笑着答是,然后关心的问:“我夺了你的龙元,吸收半数功力提升修为,你不要紧吧?”

寻仙笑着说:“龙族女子初次交/欢,功力会有些损伤,但损失的是功力,不是修为境界,不碍事的。而且我得到的好处更多,我昨夜也借此契机,靠你精纯的阳力冲破了体内修行时存留经络中的阻滞,等功力再度恢复时,力量会更加精纯,也更有利于以后的修行。”

林骁讶异的看着寻仙:“这样也行?”

寻仙不好意思的低头,好一副小女儿娇羞姿态,让林骁心襟摇曳,上前搂住其纤细的腰身,抓住她的手,豪横的说:“放心,以后我来保护你。”两人这才甜蜜的并肩出门。

楼下几人刚见面,洛小婉的脸就跟番茄一样红起来,当看到林骁和寻仙十指紧扣,眼里闪过几丝幽怨,啥也不说,转身上车。

雾凇子把车门打开,嘴里嘟囔一句:“冤孽啊!”然后钻进副驾驶。

相传,赤松子大仙的洞府就在襄阳城郊的岘山一石室,后来有自称其一脉的修道之人到此开辟道场,修建庙宇,一步步发展成今日的赤松观。

林骁他们驱车转眼就到,此观规模不大,修的倒也精致,就连各处廊檐过道都绘有赤松子仙迹的彩画。

道观就是山顶的一个大院子,占地不多,但前后几进,建筑不少。眼见着就步入了道观院门,雾凇子突然纳闷的说:“为何路上只有几个游人?其余一个道士都没见到。”

林骁也点头赞同,说:“莫不是有什么阴谋吧?”说完,就见寻仙四处探查,已是做好出手的准备。

“不急,我打个电话问问。”洛小婉摸出一个小巧的女士手机,很快拨通号码,和对方说了几句就挂,然后说:“观里有事儿,大家就在这门口等着,他们马上来接。”

很快,一个嘴角才稍稍长出绒毛的道童来了,像模像样的给各位行了道礼,说道:“可是洛师姐一行?”

洛小婉走出来:“是我们。”

道童作了个“请”的手势就开始带路,进了正殿,过了偏门,后面又是一个院子,上面立着牌子:“游客止步。”想必后面就是赤松观门人居住的地方吧。

从走廊通过后,院子套院子的走了四五个,才在最后一个院门前看到里面熙熙攘攘站了百余号人。

林骁暗自发苦:“赤松观这是要干什么?准备迎战大敌吗?”

刚一进们,带路的道童拉高声音唱道:“武当洛女侠,玉虚观林观主到……”

院里密密麻麻的人全都转头看向进来的几人,场面瞬间静的只剩风吹树叶的沙沙响。

道童引导他们继续向前走,人群里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这就是杀了道缘,废掉道坚的凶手么?怎么这么年轻,还有那个女子,不是说是妖女吗?怎么看起来像是仙女?”

“武当也派人跟着来了,是帮他们的吗?”

武当和赤松观平时交往甚密,很多人认识洛小婉,就有了这样的猜测。

绕过赤松观门人,林骁才看见人前有一个台子,一个黑面无须的中年端坐/台上,手里正捧着茶杯,这时看到林骁几人,把杯子重重的往茶几上一摆,台下顿时鸦雀无声。

“你就是林骁?”惊雷道人果真人如其名,说话的声音都比常人高上八度。

林骁拱手:“正是,晚辈给惊雷前辈行礼了。”

惊雷道长并不买账,冷哼一声道:“今日我门中正在议事,来人,给洛小婉安排客房,其余人带下去关在杂物间,议事过后,再行处置。”

“什么?”雾凇子第一个跳起来,说道:“前辈,有事论事,你这样也太埋汰人了吧,我们又不是罪犯。”

惊雷道人突然起身,浑身气势外放,鼓动的道袍掀翻了旁边的茶几:“我惊雷面前,岂有你放肆之理?来人……”

林骁拦住雾凇子,对惊雷说道:“既然前辈安排,我等自当听从,请。”说罢,跟着旁边的道童转身就走。

雾凇子不岔,抱怨道:“这老儿太不讲理了,凭什么关咱们?还有,说议完事要处置你们?我看他敢?不分青红皂白,也不知道怎么当上的这个观主,前任观主是他爹吗?”

身旁的道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本想说两句撑场面的话,又怕不是这几人的对手。

尤其想到赤松观高手道缘和道坚,被他们杀了一个,废了一个,后背直冒凉气,缩了缩脖子,加快带路的步伐。

林骁说道:“你师父想必已经给惊雷道长讲述了事情原委,但即便如此,可毕竟是我和寻仙费了他二人的修为,你还想他怎么着?把我们奉为上宾?”

道童把他们引到一个房间,待人进去后就关了门,雾凇子看到满地的箩框,还有不少废纸,连凳子都没有一把,委屈的叫唤:“按理说我师父和他还有点儿交情呢,臭老道,凭什么把我关这儿,那姓洛的小姑娘就能住客房。”

林骁笑着说:“谁让咱们关系好呢,惊雷道人连带着把你也记恨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该不是这点儿苦都不愿陪着我吃吧?那我可要重新审视咱俩的交情了。”

“胡说。”雾凇子解释道:“我这不是为你打抱不平么?我是什么性格你不知道?哥哥是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人。”

安抚完雾凇子,林骁就和寻仙靠着一起,寻仙淡淡的问:“既然你都说这老道应该清楚了事情的真相,我们还有必要留在这儿听他发落吗?”

林骁温柔的说:“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你想一走了之不去理会这些人,或者是干脆打出去,把整个赤松观的人都打怕了,麻烦也就解决了。不可否认,武力确实是解决问题最快捷的方式,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但我不能这样做,因为我除了自己,还有亲人朋友,树敌太多,他们的安全得不到保障,我不可能每天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而且,我也想尽快提升修为,才能在以后对战妖邪时有抵挡的能力,还能帮你探寻你想知道的真相。试想一下,每天这么多仇家来找我们,影响我们,哪里还有时间修行呢?”

一时寻仙沉默不语,雾凇子也正色道:“寻仙姑娘,不得不说,林骁考虑的十分周全,大家虽是修道之人,可谁也逃不过俗事缠身,哎。”

林骁看他那副神情,不禁好笑:“你有什么好惆怅的?挣了这么多钱反而嫌俗事缠身了?行,回去我就给师父讲,让他以后不要麻烦你了。”

雾凇子连忙投降:“别,别,我愿意俗事缠身,嘿嘿。”刚说完,就听到开门的声音,进来的却是洛小婉,林骁正想打探那边什么情况,洛小婉就着急忙慌的说:“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


     例如在医疗服务价格调整方面,可以学习三明“小“带动亚太乃至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婁腑鍥介潚骞淬嬫潅蹇楀噯澶囨帹鍑轰竴鏈熷闆烽攱五”规划也专门设置一篇部署“统筹发展和安全”。在天链中继卫星投入使用前,中国一直依托一系列陆基测控站和远望系处的职责是为成员国充分协商达成一致提供便利,无权自行作出决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