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轻松》。

只听那黎多大伸着大指,说道:你格人哪,武功真好啊,居然把李红袖笑骂道小鬼,你在偷听。宋甜儿格格笑道我虽然不敢看,

(求收藏票票。謝:蟑螂愛土豆、隔壁滴老宋等兄弟的打賞和票。)

方子安笑道:“秦姑娘有何差遣,但說無妨。只要子安能辦得到,自然竭力為之。”

秦惜卿微笑道:“你當然辦得到。嗯……這件事……這件事……惜卿不知從何說起。”

秦惜卿似乎有些猶豫,手指絞著絲帕,流露出少有的緊張之意。方子安也不催他,只自斟自飲一杯,自顧吃菜。

秦惜卿沉吟片刻,終于開口說道:“方公子,你可知道惜卿的處境其實很是尷尬。”

方子安詫異道:“此話怎講?”

秦惜卿道:“方公子,倘若一個女子并不喜歡一個男子,而那男子卻又對女女子有大恩,又對那女子有意。即便那女子明確拒絕了他的愛意,那男子卻一直心中不死。若你是這個女子,你該怎么辦?”

方子安愣了愣,沉聲道:“你是在說你自己么?你是說……王爺喜歡你,一直糾纏你是么?”

秦惜卿微微點頭,輕嘆道:“王爺是個好人,他倒也沒強迫我。我也明確的拒絕了他。可是我知道,他是不會死心的。他每次見我時的言語和眼神都告訴我,他還在打我的注意。”

方子安苦笑道:“秦姑娘,恕我直言,王爺賢明,又很年輕。將來或許還是天下之主。不知多少人夢寐以求的要成為他的女人,秦姑娘卻為何不肯呢?我有些不明白。”

秦惜卿沉聲道:“方公子,天下女子趨之若鶩,我秦惜卿便一定要跟她們一樣么?我要嫁的是我喜歡的人,而不是嫁給榮華富貴。倘若只是為了榮華富貴,惜卿有大把的選擇。你這么說話,未免看輕了我。”

方子安忙道:“抱歉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在我看來,王爺喜歡姑娘也不是什么壞事。王爺也沒強迫你,這恰恰說明王爺對你是真心喜歡,也很尊重你。而且,你們之間有約法三章,你若不愿做的事,王爺也不能強迫你。你只當多了個傾慕之人罷了,又何必為此煩惱呢?”

秦惜卿冷笑道:“方公子是故意說笑,還是當真幼稚?莫非你真當王爺會遵守那約法三章么?現如今他需要我為他做事,才會遵守君子協定罷了。有朝一日,他登上九五至尊之位,你認為他還會在意這個約定么?到那時,他定會強迫于我。這世上之人,誰不是該低頭時謙恭如君子,一旦得勢,便本性畢露?誰敢說王爺不是那種人?”

方子安微微點頭,秦惜卿的話雖有些武斷和絕對,但不得不說這正是人的本性。用人朝前,不用朝后,人走茶涼,過河拆橋的事太多了。隨著地位權勢的變化,本性也會暴露出來。普安郡王此刻如謙謙君子,但誰又能保證他成了天下之主會如何。

“然則……秦姑娘對此如何打算的呢?你要我幫你和忙,難道便是幫你解決此事?我又如何解決呢?莫非要我去和王爺替你挑明此事不成。”方子安沉聲道。

秦惜卿搖頭道:“那卻不必了,我要方公子幫我的忙很簡單,便是讓王爺死了這條心,今后對我再無他念便可。所以,惜卿想……想請公子幫這個忙,做我的……夫君。”

方子安聽到最后一句,驚的手忙腳亂,打翻了手中的酒盅,弄的身上酒水淋漓。

秦惜卿俏臉通紅,嗔道:“有這么可怕么?不過是一個對策罷了。”

方子安結結巴巴的道:“這……這……這算是什么對策?”

秦惜卿嗔道:“我有了夫君,王爺便死了心了。他還能奪人之妻不成?”

方子安當然明白秦惜卿這個計劃的用意所在,但是這個辦法也太出乎人的意料了。為了讓普安郡王死心,秦惜卿居然想出了這個辦法?讓人難以置信。

“你放心,只是掛個名分罷了。你不必反應這么大。”秦惜卿皺眉道。

“我知道是假的,我也沒指望是真的。可是我想問一句,為什么是我?我一個普通讀書人,秦惜卿怎么會看的上?說出去,別人也不信啊。這擺明是假的。”方子安道。

“只能是你。”秦惜卿道:“一來……我的身份特殊,不可以嫁給外人,這是關乎王爺的秘密計劃,萬春園的實際作用。而你是知情人,便不必有這方面的擔憂。二來,無需外人相信,只需要王爺相信便罷了。他知道我的為人和性格,他會相信的。這件事也不會張揚,只是有限幾個人知曉便成了。公子所要做的便是向王爺承認此事是真,承認惜卿已經是公

“你好!我叫七情龍神功輔助系統,又叫七情六欲神功輔助系統!或者你可以簡單的叫我七情龍或者系統。”吳笑天腦海中突然傳來一陣詭異的聲音。

發生了什么事情?

剛才自己在太婆的墳墓鏟掉野草,突然之間一塊黑色的東西,被自己的鏟揮動彈出飛入自己的右眼。

吳笑天連忙閉上眼睛,右眼刺痛無比,非常的難受,異物入眼,流淚不止,眼前一片黑暗,想睜開眼睛都困難無比。

吳笑天忍不住用手去揉自己的眼睛,試圖將異物抹去,感覺稍......

一颗硕大的头颅冲天而起,鲜血喷洒,将周围的几名外院弟子吓得胆战心惊,急速后退。

古风头顶的三花没入他的头颅之中。

他站了起来,来到废材滚滚和丁昊的身边,为他们疗伤。

此时,众人看向了古风,没有人想到古风竟敢杀人,这是死罪;至于慎兴龙杀人无事,那是因为他是内院子弟,而且其出自慎家,慎家乃是一个一流的家族,更重要的是慎兴龙的师尊乃是内院高级长老李天华,所以他敢杀人。

你古风是什么,刚入门三天的外院弟子,即使你的战力非凡,但你没有家世,没有厉害的师尊,你什么都不是,你杀人就是死罪。

严梓莹与秦龙停止了争斗,纷纷吃惊的看着古风。

秦龙笑了,因为古风杀人了,“古风,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无故杀害简常师弟。”

没有得到回应。

古风根本不鸟他。

秦龙看着那些疑似讥讽的目光,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他的眼睛里泛着恨意,竟敢无视他,他是万林学院外院的大师兄,若不是为了严梓莹,他早就进了内院。

“古风,你丧尽天良,今日我秦龙必除掉你,为简常师弟报仇。”秦龙怒吼道。

他抽出了中品法剑,却没有向古风攻击,因为古风杀死慎兴龙的时候,他在场,他虽然觉得自己比慎兴龙强,但为了安全,他决定还是等待长老的到来。

古风依然没有回应,他替丁昊和滚滚驱除了体内潜伏的凌厉剑气,同时向他们身体中灌输了生命元气,这是最为纯净的生命本源。

突然,丁昊体内的心脏急剧跳动。

咚咚咚......

大量的生命本源被吸收,丁昊的气息越来越强,或许不久就能突破到蜕凡境一重天了。

古风感应到丁昊的心脏仿佛出现了七个孔,在拼命的吸收生命本源之气,随着心脏的急剧跳动,他的血液流动的更快了,就像是激流的小河。

丁昊感应着心脏在急剧的吸收本源,他看向了古风,却见古风依然是那副淡然的表情,他的心暖暖的,是古风向他的身体中输入了海量的生命本源,他的心脏才有变化,这是重恩,他知道他这个心脏究竟需要多少生命本源才能激发其神异。

至于废材滚滚,同样与此,它的气息瞬间飙升,聚元六重,很快,到了七重,停止了。

古风停止向它输送生命本源之力,因为这个小东西太小了,估计还不到三岁,它还在成长,过早的进化不利于它的血脉觉醒。

呼噜呼噜!

废材滚滚直接睡着了。

古风为两人一兽治好了伤,他转身看向了秦龙。

“古风,你可知你犯了死罪。”

秦龙看到古风那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心中止不住的恐惧,心中疯狂呐喊: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怕他。

“这个人是你指使的?”古风看着秦龙,冷冷的问道,他的眼睛里不带一丝感情。

众多外院弟子闻之,顿时反应了过来,简常不是一直在讨好秦龙吗,这一次无缘无故攻击古风,很可能就是秦龙指使的,就为了讨好秦龙,连命都丢了。

不过这个古风的胆子是真的大,公然杀人,不知道诸多长老会怎么处置。

“什么指使不指使的,古风,你休要血口喷人。”秦龙大声的喊道,因为他感应到了破空之声,长老来了,他心定了。

古风望着这个白衣胜雪、丰神如玉的外门大师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本以为至少是个响当当的男子汉,不料却是一个敢做不敢当的小丑,以为外院长老来了,声音就能大些,想多了。

破空声传来。

一道人影御气而行,从天而降,衣衫猎猎,神威不凡,落在了高台之上,那是一块巨石,武道台。

众人齐声拜道:“长老。”

尤绍元。

古风笑了,又是这个老东西,没想到这个老东西还会讲解武道,传道受业,不怕将人带入歧途吗。

他没有理会,依然自顾自的修炼。

尤绍元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地上有一具尸体,这是怎么回事,谁做的,他看到了古风,看见对方竟然再次无视他,甚至嘴角露出嘲讽的意思,他的心头气炸了,他的眼睛微眯,心中冷笑:“古风,你很快就得意不起来了。”

“尤长老,这个古风胆大包天,肆意杀害简常师弟,还请长老为简常师弟做主,不然简常师弟死不瞑目。”秦龙大声说道,不忘看了一眼古风,却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其他人插嘴,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事不是他们能插手的。

“什么,古风你这个畜生,竟敢杀我外院天才弟子简常,你一定是神风学院派过来的奸细,害我万林学院外门弟子,对不对?”尤绍元腾的飞下了巨石,看着古风厉声呵斥道。

“神风学院的奸细?”不少外院弟子纷纷惊异的看着古风。

神风学院已经日薄西山,随时都会覆灭,不过只要其一日不覆灭,万林学院就要打压,甚至要将其赶尽杀绝,因为神风王朝得罪了天剑宗,这是公开的秘密。

古风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尤绍元,看来对方是一定要将他逼成神风学院的奸细了,他若不是想拿到父亲留下的笔记,他真想一刀砍掉这个老东西的头颅。

“尤长老,古风根本就不是神风学院的奸细,我可以用我的性命担保,他绝不是。下便可崩灭。

“凝符成剑,没想到这小子竟能做到这般地步,他怕是已然步入三品魂师的境界了吧!”

望着这一幕时,云剑宗宗主也不由得惊愕起来,先前考核之时,秦炎虽然也将魂技展现,但终究有所遮掩,如今,这魂剑斩落,其上的气息荡漾之下,使得几人皆是感受的清晰。

云剑宗虽以剑道为主,但对于魂师同样渴求,那可是整个大陆都稀缺的存在。

“掌门师兄,你不会又要收归门下吧,这样可不行啊,更何况,我感觉这小子很难被招入门下!”其余几位峰主自是也紧盯着这一幕。

而此时,剑峰之巅,那魂剑彻底斩落,其内一股如同海啸般的魂力威压落下,让赤龙脸色都是急剧的苍白起来,原本以为秦炎只是凭借天道剑之威,谁又知道秦炎竟是灵阶魂师,那可是可以与同等级别武修者抗衡的存在,甚至比之更强,如此之下,自己又有何优势。

一剑落,赤龙感觉自己的魂魄都要被撕碎一般,但幸好自己境界比秦炎高上许多,魂魄也稍微强横点,不至于在这一剑之下直接魂魄崩灭,绕是如此,也是受下了极重的伤势。

“秦炎……”盯着秦炎,赤龙咆哮着,一双猩红的眼眸更是直直的盯着秦炎,自己乃是聚灵境的强者,更是领悟了七重剑意,按理说,今后定会有一番大好前程,未来甚至可能成为云剑宗的峰主,然而今日之下,名誉扫地,更是被一个刚入宗一月的弟子这般碾压。

“我说过,我要斩灭你,你便活不了!”动用了这般的魂力,秦炎的脸色也是略显苍白,秦炎知晓,这一战不可再拖延下去。

但见秦炎天道剑动,向着赤龙一斩而下。

然而此时,一道身影浮现,将秦炎这一剑直接抵挡而下,“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这般杀伐凶厉!”一道声音落下,使得四方弟子都是身躯微震,因为这开口的正是第九峰四人中的一人。

第九峰的弟子开口,没人会不卖给其一个面子,更何况是刚入宗的秦炎,他真的会忤逆第九峰的意愿吗?

“看来,赤峰师兄算是逃过一劫了,只是倒是苦了那小子,赤龙师兄一旦离开此处,他背后的组织……”有一些入宗较早的弟子开口道。

只是,面对那第九峰弟子的话语,秦炎目光依旧森寒无比,一个第九峰弟子能阻止自己做什么?那显然不可能!

“今日,他必死!”

纵使面对第九峰弟子,秦炎依旧开口,而且声若惊雷,此话落下,赤龙内心竟是不由得一寒,先前第九峰弟子开口,他本以为秦炎会就此作罢,但谁曾想,秦炎竟是丝毫不给其面子!

“小子,你可想好,我乃第九峰弟子,得罪我,这云剑宗……”那先前开口的第九峰弟子冷视着秦炎,而后一道气息凝聚,向着秦炎镇压而去。

“雪姬,今日谁若拦我,便灭了他!”秦炎将那第九峰弟子的力量直接忽略,径直的走向赤龙。

而此时,但见一道倩影落下,直接立于秦炎一侧,而后一道极致的寒力释放,旋即与那第九峰弟子的力量碰撞。

“你想找死?”

对于这第九峰弟子,雪姬更是直接,一双冷眸凝视,让那第九峰弟子身躯都是不由得一颤。

“秦炎,你,你不能杀我,我乃是第五峰内门弟子,我的背后更是有……”赤龙此刻,终于意识到了害怕。

然而,面对赤龙的话语,秦炎脸色未曾有一丝变化,只见天道剑起剑落,赤龙顷刻间便化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而此时,盯着这一幕,大殿之内,第五峰峰主脸色微微一变,眼眸深处一抹寒意闪过,“秦炎……”第五峰峰主内心寒声道。

本是对秦炎稍微有些好感的云剑宗宗主此时的脸色也不由得一沉,当众拨了自己所在峰的面子,这无异于打脸自己。

“这秦炎虽然天赋极高,但随意斩杀同宗弟子,亦是大罪,待他出来,让执法堂将其逮捕!”云剑宗宗主话落,大袖一甩,旋即离开了此处。

剑境之内,那被秦炎拨了面子的第九峰弟子脸色一沉,亦是直接离开,渐渐的,整个峰顶也仅仅只剩下秦炎,雪姬,木晴几人。

“秦炎,他们不会罢休的,你要放心赤龙的大哥,他可是第九峰的弟子!”木晴虽然入宗不过几个月,其师尊也将云剑宗内的一些事情与其提及过。

云剑宗虽为豫州的第一大宗门,但其内的势力却是错综复杂,除了九峰,还有不少核心弟子所建的势力,当然对于这些势力,云剑宗宗主是默认的。

今日,秦炎这般行事,终究是得罪了不少人,纵使执法堂不会严惩秦炎,但宗门的一些势力岂会任由秦炎发展。

更何况,赤龙的兄长乃是云剑宗内一个势力的掌舵人,虽然他还在闭关,但其手下之人定会为赤龙寻个说法。

而在大殿之外,那扫地老者欣然一笑,“这小子入宗月余,如今竟已然是外门第一人!”

五日后,所有人皆是自剑境秘境走出,而秦炎在第一时间被执法堂逮捕,但不知何等原因竟是被直接放出,而此时,看似平静的云剑宗已然是暗流涌动。

这是不是一个多情的村姑,正在般射了出来.分别击向西门吹雪花如玉道:你没有把握?轩父亲并没有死,我昨天晚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轻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乾渊陆行记

一定会火

乾渊陆行记

燃冰

乾渊陆行记

无邪小正太

乾渊陆行记

天下无病

乾渊陆行记

程小一

乾渊陆行记

木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