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抓捕行动2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抓捕行动2 (第1/3页)
    

柳长歌和周民身在屋中审问喽啰,只见有几个人,正在往这边来,柳长歌心头一凛,生怕暴露,他始终是经验尚浅,不知如何应对,有些慌乱,忙提醒周民道:“不好,周大哥,有人来了。”

周民一怔,问道:“来了几个?”

“五个人,我们该怎么办?”

周民则表现得很淡定,对喽啰道:“你去把他们打发了,不要耍花样,否则,在我们暴露之前,你的小命肯定玩完。”

喽啰道:“这些人,应该是过来叫他们起床的,一切交给我吧,好汉放心,我早就不想跟着邹春干了,这个王八蛋,悭吝得很,简直就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喽啰一边抱怨着,一边往门口走去!

周民则死死地盯着他,只要他有些风吹草动对自己不利,便出手杀了他啊。

来人刚刚走到门口,一看开门的是自己人,笑道:“老蔡,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是在聚义厅伺候着么?”

老蔡的职位,明显要比这些小喽啰高出一头,很高兴地说道:“我爱去什么地方,就去就什么地方,也要向你汇报么,你们来此做什么?”

来人道:“天都大亮了,这几个龟孙子还在睡觉,若是给副帮主知道,一定惩罚他们不可。”

老蔡道:“他们已经出去了,被副帮主派到山下守着,你们还是回去吧,我这一晚上没睡觉,躲在他们的屋中,小憩一会儿,你们别来打搅。”

来人很怕老蔡似的,连连说道:“那你睡吧,我们再去别处看看。”几个人转身就走。

老蔡重新回到屋内,长吁一口气,说道:“两位好汉,他们已经走了,你们可以安心了吧?”

周民笑道:“这件事,你办得不错,但有一件事,还需要你帮忙,等办好了这件事,我就放你下山。”

老蔡道:“不知好汉有何吩咐?”

周民道:“设法让我们到聚义厅去,救出被洞虚派抓住的人。”

老蔡一怔,赧然道:“这个···只怕有些困难了。”

柳长歌道:“有何困难?”

老蔡解释道:“你们要去聚义厅这很容易,但要救人,可不容易,洞虚派的人,非常看重这个人,你们想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把人救出去,几乎是比登天还难!”

周民道:“这个不需要你担心,如何救人,我们自有对策,既然你能把我们带到聚义厅去,我们便有办法,现在说说你用什么办法,报我们带进去。”

老蔡在屋内踱了几步,沉吟片刻,说道:“等会儿邹春要设宴,我可以带你们混进去,但他们是生面孔,邹春还好,但要瞒过副帮主金三可不容易!”

周民道:“我自有打算。”

老蔡将信将疑,心说:“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若是给他们知道,是我们把你们带进去的,我焉有命在?”事已至此,不容老蔡反悔,原来邹春此人,十分得好热,对待下属,极为严苛,早就让属下们心生不满,在囚笼帮成立之初,这些人都是难民,其时,天正是连年大旱,大地上颗粒无收,人们吃不饱,只好跟着邹春落草为寇,干起了强盗的勾当,随着近年来,风调雨顺,大地富庶,已经有不少人,萌生退意,想要过着正常人的生活,老蔡正是其中之一。

柳长歌不知周民要用什么办法救出雷宇,他现在心烦意乱,想不出任何办法来,只得仰仗周民了,便问:“周大哥,你打算怎么办?”

周民淡淡一笑,说道:“走一步算一步吧,我能有什么办法,但是我想,只要接近雷宇,总有机会留给我们。”

接着,柳长歌和周民重新打扮了一番,用锅底灰,改变了面色,又将头发打乱,越发地向放浪形骸的强盗,在老蔡的带领下,他们二人,随着送餐的人,来到了聚义厅。

进到聚义厅之后,柳长歌和周民怕给人发现,只得低着头,洞虚派的弟子,还有副帮主金三等人,在正商量如何对柳长歌等人进行报复,根本没有在意进来的人。

聚义厅的主位上,是一张大椅子,后面是一张老虎皮,坐着一个身材魁梧,一脸凶相的男子,鹰钩鼻子,一嘴獠牙,面前十分丑陋,主位之下, 设有宾位,坐着洞虚派的人,其中有,木可可,托雷,阿雅,冯爽,白狼等人,全都是柳长歌见过的人,其中还有一个人,是个虬髯大汉,端坐如山,手持一根狼牙棒,正是当日在业火寺与柳长歌比武的人,原来他的名字叫做马尔泰,也是洞虚十二杰中的人物,排名老五。

柳长歌看到此人,微微一愣,心道:“原来他也是洞虚派的人!”柳长歌对此人的武艺,非常敬佩,虽然打赢了他,却赢得并不轻松,加之其他洞虚派的人都有绝技,柳长歌不禁有些胆寒,只怕救不出雷宇。

在聚义厅的中央,柳长歌看见了雷宇,只见他浑身是血,衣服破烂不堪,可见伤得很重,端坐在椅子上,半闭着眼睛,柳长歌打从他的身边经过,真想动手把他救下来。

雷宇并未发现柳长歌和雷宇,旁人也没有注意到有外人混了进来。

邹春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朗朗说道:“诸位朋友,这次能来助我一臂之力,令我囚笼帮蓬荜生辉,等咱们吃了这顿饭,便下山去,收拾那几个小子。”

木可可道:“邹帮主,不必客气,这次我邀请师兄弟过来,不止要帮你报仇,这个老匹夫,也正是我们的仇人,从情况来看,在可店里,阻止我们的人,正也是我们的仇人,所以我们此次前来,也是为了自己的事。”

邹春笑道:“洞虚十二杰在江湖上大名鼎鼎,若能得到诸位出手,必然手到擒来,可惜这个老匹夫,一身硬骨头,打死也不肯说出,那两个小子的身份。”

冯爽嘻嘻笑道:“哪有什么,看看是他的骨头硬,还是我的药物毒,我有一百种办法,能让他开口,我刚才已经给他下了一剂猛药,稍等片刻,我们一边吃,一边看着他受尽折磨,倒也痛快。”

这时候的柳长歌和周民已经站好了,柳长歌听到这里,恨得咬牙切齿,心说:“好个洞虚派的贼人,居然用着等手段迫害雷前辈,总有机会,让你尝尝,毒药的滋味。”

托雷乃是洞虚十二杰中的老大,看见饭菜端上来了,说道:“我们还是开始吃饭吧,事不宜迟,我们还要下山去找他们呢,别让那个用剑的小子再跑了。”

邹春道:“是,是,大家都别客气。”

接着,洞虚派的人,加上邹春,金三,围坐在一起,开始吃饭,推杯换盏,可谓是大快朵颐。

只听雷托边吃边说:“邹帮主,你们山寨的酒,怎么是这个滋味?”

邹春品了一下,特觉得很不对劲,甘冽的酒味中,竟有一点涩的滋味,便喊道:“老蔡,你他娘的,拿的是什么酒,我不让你把我藏在地窖中的好酒,全都拿出来吗,你小子怎么办的事?”

老蔡弱弱道:“帮主,这就是窖中的美酒啊,我可不敢拿别的酒来款待贵客。”

邹春诧异道:“那他娘的是怎么回事,我上次喝,还不是这个滋味。”

托雷道:“不要吵了,想必是时间长了,有一点变味了,大家少喝一点,但也无妨,我们正要下山去,喝多了难免误事,那可不好了。”

柳长歌和周民在一边冷笑,原来,在老蔡拿酒的时候,周民解下了裤带,在酒中添加了一些酌料,柳长歌当时还不知道周民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可算是明白了,心说:“你们喝尿,还喝得那样开心,可惜没有下毒药在里面,不然也可以免去我们许多麻烦了。”

吃吃喝喝,过了片刻,只听雷宇哼了一声,骂道:“洞虚派的小人,真是给你们的师傅刘俊昊丢人,刘俊昊也不是个好东西,培养出了一些什么烂蒜,以多取胜,算是什么好汉。”

冯爽听罢,叫道:“老匹夫,你胡说什么?”这时,冯爽还不知道雷宇已经中了他的毒药,因为两人互相投掷暗器的时候,冯爽见识了雷宇的手法,也佩服他的高明之处,以为没有打中他。

雷宇骂道:“小贼,你就只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有本事与我真刀真枪地打一场?”

冯爽哼道:“老匹夫,试问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能打得过谁,我劝你还是乖乖地说出,那两个人的身份来,不然,等会儿蚀骨散等会儿发作起来,你就会感觉到,身上的皮肉,有一万只蚂蚁在不断地啃噬,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只怕你的骨头再硬,也承受不住。”

雷宇冷冷笑道:“烈火焚身,又有何惧,小人伎俩,难成气候!”说罢,只感觉身上一阵燥热,接着快速传遍全身,毒药发作了,先是麻痹,后是刺痛,渐入骨髓深处,真如一万只蚂蚁在撕咬肌肤和骨头。


     “面对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强工作谋划,力求民主监督工作取得更大实效。“花一份钱就只打一人份最重要的是忠诚和奉献。”他表示,在美侨界与中国血脉相连,始终是中国,不少人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在风中瑟瑟发抖。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