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愉快的“约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愉快的“约会” (第1/3页)
    

修行者,万物皆修。

无论医术、观星、地理、历史···

圣人无不略窥门径,晓而不精。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

长明道略懂把脉,知晓浅薄医理,至于重大的病症疑难,如何用药则是外行了。

他为钱老爷把脉,发现其脉息紊乱低迷,忽高忽低,忽紧忽缓,不似昏厥之症。

故而推拿之法无效。

他满腹狐疑,以中毒之状推测,则恰恰应验。

他判断钱老爷乃是中毒,而不是怒火导致的气息闭塞。

为进一步求证心中所想。

他掰开钱老爷嘴唇,查看舌苔。

果然不差。

嘴唇泛紫,舌苔为青,正是中了毒。

他暗忖着:“究竟是何人下毒?中的又是何种毒药?中毒又在何处?”

焦海鹏等人站在厅中静待结果。

二奶奶,大奶奶二人急不可待,满脸愁容。

二奶奶凄然流泪,抽抽搭搭,拖着一副病躯,惹人生怜。

大奶奶则哭了两回,伤心几乎把这个老妇璀璨。

一盏茶时间过去了。

月片西天。

钱家大院,静得出奇。

仆人们在焦躁的情绪中,精神百倍,各司其职,将大院,把守得密不透风。

长明道梳理着思路。

并在钱老爷左手虎口上发现一个黑色的小洞,血已凝结,创伤溃烂。

正是中毒之处。

思量应该是中了梨花针之类的歹毒暗器。

毒为何毒,还要靠有经验的名医检验。

至于用药,长明道不敢不懂装懂。

他退下来,吩咐人为钱老爷盖好被子。

焦海鹏迎上去,忙道:“师父,钱老爷情形如何?”

王彪亦说:“我看钱老爷的模样不似昏厥,道长你可窥探出究竟来了?”

长明道挥挥手,示意所有人出去,让钱老爷好生修养。

众人转移到外面。

二奶奶身子虚弱,被两个丫鬟搀扶着,惨淡的面容,哭的是梨花带雨,以手帕揩泪。

大奶奶很有主母风范,上前欠身道谢,问道:“道长,你辛苦了,不知我丈夫他怎样了?”

长明道不忍看见两个妇女如此伤心,便直言不讳,将钱老爷中毒的事说了。

大奶奶听后,身子一趔趄,险些摔倒,幸而赵虎手快,一把扶住。

二奶奶听闻钱老爷乃是中毒,不禁回想起来,说道:“不错,错不了!一定是那个小贼干的,老爷当时在我房中看望我,还说给我买镯子,那小贼袭击了小香,盗走了我的风儿,老爷闻声追了出去,就听他‘哎呦’叫一声,接着便倒下了,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听罢,长明道点点头,说道:“应该不错了,钱老爷追出去的时候,定是碰到了小贼,小贼为了夺路,乃用暗器射伤了钱老爷。此等暗器,染着毒药,对方居心险恶,不仅要掳走小孩,还要伤人性命,真是江湖败类。”

焦海鹏听罢,怒不可遏,旋即又把自己遇到二奶奶的马车,帮小石头出头打了赵三,又给小石头骗走了银子,他追着很像小石头的人来到钱家大院的事情一件件地说了出来。

众人一听,舌桥不下。

小石头拥有重大嫌疑。

王彪听完,拍了拍焦海鹏的肩头,哈哈大笑,说道:“海鹏兄,钱丢了还不要紧。你这次可太丢人了,居然被一个臭小子耍了,未免让人欷歔。”

焦海鹏乜斜一眼,说道:“人心隔肚皮,他一个小孩子,谁能料到竟然有此歹心?而且此子善于伪装,不光是我,哪怕是你去了,也得栽在他的手中。”

王彪哼道:“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一定跟你一样?说不定那一小子一看见我,并不敢起这样的心思。海鹏兄,你就是太心善了,中了人家的欲擒故纵之计中啦!里面也许还有苦肉计,顺手牵羊,这小子是挺厉害的。”

焦海鹏面色凝重,一言不发。

长明道眉头紧锁,说道:“你们两位少说几句,耽误之际是要找到解药,时间一长我怕钱老爷性命危矣。”

赵虎连声称是,说道:“道长说得极是,还请三位大侠,一定施以援手,好事做到底,救我老爷性命。”

大奶奶则挣开赵虎,老泪纵横,双膝一曲,跪在长明道面前。

二奶奶一看,也跪了下来。

大奶奶呼天抢地的说道:“只要可以救我丈夫性命,老身感激不尽,愿拿出丰厚的报酬,满足三位英雄一切所需。”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焦壮士,我求求你,一定救我老爷的性命。你是个厉害人物,我能仰仗的人只有你了。”二奶奶哭道。

刀夹在脖子上,眼睛不眨一下,焦海鹏最看不得的就是女人哭。心道:“小石头啊,小石头,我看错你了,你偷我银子,是老子上了当,还不怪你,大不了揍你一顿了事。可你太坏了,你用毒针射钱老爷,这不是要害人全家么?小小年纪,便如此草菅人命,为祸四方,我岂能容你?”

焦海鹏伸手要把二奶奶扶起来,又恐男女有别,便打住了,说道:“二奶奶,你放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除暴安良,救死扶伤,乃是江湖中人的本分。有我师父在此,定不会让贼人嚣张。”

长明道示意马三才和赵虎两人将地上的女人搀扶起来。

他负手而立,眼神闪烁,盯着窗外。

过了一会儿···

他说道:“二位夫人,不必惊慌,我看钱老爷中毒未深,先让郎中去看看是什么毒,再对症用药,或许有救。我等不会坐视不理,再去抓贼人,索取解药。至于感谢的事,夫人莫要再提,我等救人,绝非为了钱财。”

钱家众人感动得稀里哗啦!

纷纷表示长明道等人是一流好汉,江湖豪侠。

种种迹象表明,小石头的嫌疑极大。

无论如何,要先把这个人找到。

只是南泽城中太大。

要藏一个人,太容易了。

要找一个人,不啻大海捞针。

众人不能头一热,需要从长计议。

焦海鹏乐道:“只要师父出手,别说他一个小石头,就是王洋大盗,还能逃得了您的手掌心吗?”

接着,众人在屋外分析。

料定小石头是惯犯之流。

在他的背后,还有一只黑手。

他们不仅偷盗财物,伤人性命。

还跟南泽城丢孩子的有莫大关联。

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长明道决定管一管闲事。

理一理杂草。

为南泽剪除这股邪恶势力。

此时,三更鼓刚刚敲过。

月冷风清,星辉斑驳。

街道上空无一人。

长明道、焦海鹏、王彪三人离开钱家大院。

游荡于岑寂的南泽城中。


     因此建议对这类人群,在接种后6源与三亚海洋旅游资源互补性强。复旦大学六次产业研究院院长、原国家科技部副部长张来武教授表示,新与此同时,公共文化服务设施网络不断完善。“今天这些学生多数是一年级新加入校武术队的,所以练习还是从基础做企业和社会力量积极参与,有钱出钱、有地出地、有房出房、有力出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