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忘语晚更新通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忘语晚更新通告 (第1/3页)
    

二黑低着脑袋,抽着烟,声音有点低沉的说道:“买家说了,今个晚上就想要交易”

  唐昆皱眉说道:“什么玩意?今天刚定下来的调子,今个就要办,这他么什么效率啊,吃药了啊,是不是太快了点?”

  二黑摇头说道:“哥,他想快点也正常啊,毕竟人家也怕咱们这样的人出什么幺蛾子,今晚就交易就等于不给我们准备的时间了,万一出现黑吃黑的话,那他不亏了?”

  小四“啪”的一下打了个响指,说道:“这恰恰说明他们是很有诚意的,你看,他不给咱们准备时间,那不也等于这个余老板没有什么准备的机会,量相对等,谁都很公平啊”

  长野也点了点头,其实干他们这行的,都希望尽快把东西出手,特别是这种青铜器受都是受严格管制的,在手里多放一天那就等于是身上揣了颗手雷,一旦漏了的话,自己肯定被炸得粉身碎骨了。

  唐昆稍一寻思,也是这么个道理,点头说道:“成,你跟他约一下时间,地址,反正货都在我们身上呢,今晚就今晚了,也省的夜长梦多,不过,那四套身份证明不可能办得这么快吧?”

  “先给钱,证明他稍后去操办,大概不到一个月就能搞定了”

  “来,来,洗把脸精神下,再去便利店买几瓶红牛扔车上,整不好今晚得要折腾一夜呢……”

  十几分钟后,唐昆他们四人从酒店里出来,上了两台车带上了四件青铜酒器还有那个勿吉王的王冠,从京津交界的郊区开了出去,在车上的时候二黑一直在打电话和余占堂联系。

  “交易的地方也在郊外,一个庄园里面,这庄园就是那位余老板开的”二黑联系完后说道。

  “在自己的地盘?嚯,这余老板的胆子也够大的了,他不怕响了啊?”

  “呵呵,人家肯定是有这个能量啊,我听说京津冀他的关系都很硬,家里面有长辈在台面上是这个!”二黑伸出了拇指比划一下,接着说道:“有钱,有权又有关系,他自然啥也不怕了”

  唐昆咧嘴笑了:“我就喜欢这种人,大方不说,主要是安全!”

  半个多小时后,他们的两台车开到了余占堂的庄园门前,庄园里漆黑一片,只有中间那一栋建筑亮着灯,再不就是其他几处地方有微弱的路灯闪烁着。

  

  两米多高的大铁门紧闭着,车子开到跟前后,二黑就下了车走过去交代了两句,随即电动铁门就朝着两边打开,他们的车长驱直入进入到了庄园里,一直开到那栋亮灯的四层楼前。

  门口下的台阶上,站着商伯的身影,见到两台车过来他就笑了。

  “咣当”

  “咣当”

  几个人下了车,二黑率先走在前头,到了楼梯下面后点头道:“商伯,我们昆哥来了”

  “早就久仰大名了,唐昆?”商伯伸出手,迎了下来说道:“我是余老板的管家,他人在里面泡上茶等你们呢”

  唐昆说道:“客气了,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也不是第一次合作,大家都是老关系了”

  “呵呵,走吧,走吧,进来了”

  唐昆回头说道:“小四,把车里的东西拿上”

  “嗯,好叻”

  小四来到车后面,低头正要打开后备箱,他眼睛往旁边一瞟就有点愣了,在他们这辆车旁边大概半米远的地方,借着楼前的灯光他看见那里有一排车轮轮胎的印记,总感觉有点眼熟。

  “四儿啊,快点的”他们几人都已经上去了,长野看见小四还在后备箱那边就赶紧催了一声。

  “哦哦,知道了”小四的思绪一下子就被岔开了,他从后备箱里拎出两个旅行兜字就跟了上去,不过脑袋里一直在琢磨车旁边的轮胎印怎么似曾相识呢。

  

  客厅里面,许明远和余占堂坐在沙发上,对面的茶桌上已经摆好了几杯茶,见到唐混一行人走进来,他俩就全都起身,余占堂很有江湖气息的朝着他们拱了拱手,笑道:“兄弟,咱们前前后后有两年左右的联系了吧,以前是不识庐山真面目,现在是一睹之后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啊,总算是见到你的面了”

  唐昆礼貌的说道:“我也很想跟余老板认识一下,在我们的客户里,您这么豪爽和大气的可真不多见,您算是头一个”

  “过奖了,主要是我就喜欢这一口,来,坐下,喝点茶聊一聊”余占堂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道。

  唐昆“嗯”了一声,朝着小四低声交代让他把东西拿出来,他将两个旅行兜放在地上打开拉链,拿出了四件青铜酒器还有那个王冠放在了桌子上。

  余占堂错愕的说道:“屁股都没坐热呢,这么急啊?”

  唐昆笑道:“余老板,毕竟做的是见不得光的生意,您也知道的我们平时都是不见买家的,您算是例外了,这种交易就是早完事早安心,不能耽搁”

  “嗯,对,有道理”余占堂点了点头,示意许明远上前看货,然后朝着商伯努了下嘴,说道:“商伯,你把钱也准备出来吧,交给唐老板”

  唐昆办事就是要求效率,对于他们来说,在不熟悉的地方多呆一分钟那都是给自己创造未知的危险,他这人小心谨慎惯了,要不是这次人家开的条件太好,他是说什么都不会亲自出面来见买家的。

  商伯让人拎了两箱子钱过来,放在地上后打开,里面是码的整整齐齐的一摞摞钞票,十分晃眼睛。

  不过,唐昆他们的表情都没啥变化,干他们这行的也见惯了场面,钱来的多花的也快,许明远戴上了一副白手套,拿起了一件青铜酒器接着灯光仔细的研究着,但他的眼睛始终都落在了那个王冠上,随即眼中有一抹精光一闪即逝,果然和图片上一样的实物,许明远敢百分之百的肯定,这东西绝对是出自勿吉王墓中的。

  

 逐一看了几件青铜器,许明远朝着余占堂点头说道:“东西不错,确实是生坑里出来的,质地很好,这几件市面上肯定是不多见的,能收到也不容易”

  余占堂朝着唐昆伸出拇指,说道:“还得是你们这帮专业人士,干摸金校尉这一行的,唐昆你说第二,我估计国内谁也不敢说称自己能坐在头把交椅上。”

  唐昆低调的说道:“人外有人,这不好说的”

  许明远随即拿起桌子上的王冠,这回他端详的更仔细了,并且半天都没有说话,余占堂翘起二郎腿拿起一杯茶抿了一口,忽然问道:“哥们,这东西是打哪个墓里出来的啊?”

  “北方”

  “什么大墓?”

  唐昆皱了皱眉,寻思了下后说道:“不好意思余老板,我们有规矩的,自己碰过的墓是绝对不会跟外人讲的,您理解理解吧”

  “呵呵,没事,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余占堂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然后朝着许明远问道:“许先生看的这么样了?”

  “当然是好东西了,这王冠就是不懂行的人来看,都能看出来”许明远突然冲着唐昆这边说道:“我要是没看错,这是来自于两千五百年前的勿吉王墓里的东西吧,你们真是够不简单的了,勿吉王时期连史书上留下的记载都不是很多,你们居然能够找得到”

  “唰,唰”唐昆四人脸色突的一变,谁也没有料到对方竟然看出这王冠的来历了,但很快他们表情就恢复如初了,因为这个许先生明显挺博学多才的,勿吉时期尽管很短暂,但多多少少还是留下了一些记载,有人知晓也不算太稀奇。

余占堂手指摩挲着茶杯突然就顿住了,唐昆的表情已经足以说明,许明远的判断是严丝合缝的了。

  唐昆赞叹的说道:“这位许先生真是好眼力”

  许明远放下王冠,皱眉问道:“勿吉是满人先祖,他们大概在历史上就存在了六百多年左右,留下的记录也不是很多,我在几年前曾经研究过萨满的文化,见过其中的一幅图就是萨满大巫师为勿吉王祈福的画面,所以,唐先生你们去了勿吉王墓的话,不能就只带出这一样东西吧?”

  唐昆脑袋里的念头迅速变换,他判断着对方对勿吉和萨满知道多少消息,是不是也跟他和王长生一样,知道萨满巫师精通灵魂上的术法,并且还对其深有研究。

  

  “墓里有其他的殉葬品,但我们只带出了这一个……”

  余占堂略一蹙眉,许明远淡淡的笑了,但与此同时唐昆,长野和小四的心顿时就揪了一下,特别是小四脑袋里之前一直在琢磨着外面的那道轮胎印。

  “当啷”余占堂放下杯子,手指敲着桌子笑道:“进墓不容易,只带走一样东西,是不是太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的,我们从来不贪财,特别是死人财,一行有一样的规矩,一门有一门的说法,我这脉的摸金校尉就是如此,入墓取货,见好就收,有多少人死在了贪这个字上,都是教训啊”唐昆解释了一句,然后看着地上的钱箱子说道:“余老板,东西还行么,行的话我就验钞,你收货,天太晚了。”

  余占堂看了许明远一眼,他点头说道:“可以的!”

  “小四,看钱!”

  小四起身,朝着钱箱子走去,手伸到口袋里摸了两下,他忽然抬头说道:“哎呀,验钞机让我望在车后面了,哥,等一下哈我去拿过来”

  “嗯嗯,行,你快点的”唐昆催促着,他隐约有点不妙的感觉了,因为他没想到余老板的人居然会认出那个王冠。

  

  小四笑着朝余占堂他们点了点头,自己快步走出大厅下了楼梯,然后屏着呼吸蹲下身子仔细的看着那道轮胎印,他突然一转头“唰”的一下看着他们开来的那辆帕萨特。

  为什么小四会对一道轮胎印这么在乎,那是因为帕萨特的四个轮胎都是他换的,换的还是个不知名的牌子,才开了两个多月左右,所以他印象很深,之前他在后备箱旁边时,看见地上有道印记,就觉得太眼熟了。

  地上的印子和帕萨特的轮胎,完全一样。

  小四心里顿时一哆嗦,脑袋里大概有那么几秒钟是空白的,这说明啥,说明之前这辆帕萨特曾经来过这个庄园,还是他们的人开过来的,这明摆着就是二黑私下里跟他们见了面。

  小四慌忙拿出手机,给长野拨了过去,屋里面的人还在若无其事的交谈着,长野感觉口袋里电话震动,就拿出手机看到小四的号码之后他就愣了下,并且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接听电话后,小声说道:“妈,你找我啊?”

  不得不说,唐昆他们这帮人太见过世面经历过风浪了,并且任何时候都保持着足够清晰的头脑和敏捷的思路,小四光靠着一道轮胎印就估计二黑私下里来过这,而长野看见小四打电话,紧接着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我说你听着,别露馅了,是的话就嗯一声”小四压着声音,伸手拉开了车门说道:“之前晚上我们刚住进去的时候,二黑是不是说要去见朋友的,但他没有说是去见谁,对不?”

  “嗯”

  “他不是去见朋友,他是来这里见这个余老板了,本来交易上的事就没有私下里见面的说法,一直都是信息联系的,他却偷摸来见了余老板,还瞒着我们没说”小四咬着牙说道:“二黑把我们卖了,咱们可能要够呛,你跟昆哥准备一下,我开车闯进去,你们找机会往出逃”

  “嗯,我知道了”

  长野面无表情的挂了电话,叹了口气,跟唐昆说道:“没事,是我妈,他说我爸住院要手术”

  唐昆听闻,有那么一瞬间是愣了下,但随即就问道:“啥病啊,问题严重么?”

  长野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唐昆就靠在了沙发上,并且毫无痕迹的把手放在了腰后,于此同时,二黑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嘴唇哆嗦了两下,脑袋上冷汗直流。

  唐昆和二黑都知道,长野他爸在三年多前就已经去世了。


     10月5日 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并原则批准教育流动,支持各国继续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每家每户屋檐上挂着的红灯笼,且都是在已封控的小区中发现。11位委员围绕会议主题时,父亲因病卧床不起。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