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灭天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万灭天斗 (第1/3页)
    

皇后的脸渐渐冷凝起来,白慕知道她也想到了一些什么。因为和白慕做出了这样放肆的举动,再加上她跟在白慕身边,耳濡目染,本身又是将军府唯一的女儿,和那些只会机械地服从女戒的女子不同。她知道,巾帼不让须眉;她知道,不把女人当人看是错的;她也知道,这些都是要被颠覆的!

皇后将女孩养在了自己身边,在道观的时候皇后喜欢写东西,白慕看过,是和女戒截然不同的书呢。诶呀呀,不愧是皇后,将军的女儿,就是和大部分女子不同呢。

皇后知道白慕的不同,也不介意让她看自己写的东西。她知道自己的夫君是不同的,自己写的东西都会让白慕过目,白慕还会提出一些意见来修改。

“白慕,你为什么会支持我?”

一日俩人在小村子里行走的时候,皇后突然问道。“你是男子,为何……愿意帮我呢?”

青年眼眸清澈,一如少年时一样。正是这样的一双眼睛,让她芳心暗许。

可那个人突然变了,让她看不懂。然而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又是初见时的模样,让人安心。

“男子又如何?”白慕笑了笑,“我觉得是对的,就想要去支持,没错吧?和我是男是女无关,只有对错,黑白。”

皇后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身后的女孩安静地走着,眼神坚定起来。

在皇后书写完后,女孩,也就是初涧,帮忙着把书刷印出来,然后到处分发,卖到了一个女子的书店里。拿着自己的手写版,几人便离开了道观。

俩个道家打扮的男女带着一个看似是丫鬟的小姑娘的形象在许多人心里鲜明起来。她们到处分发书籍,名为《女子》。那玉树临风的男子医术出众,且武功高深,一路上救了许多百姓,且不问诊金。同时,一些地方嚣张的土匪也在她们路过的时候被直接端了,可以说是引起了极大的讨论。

同时,也有关于这本书而激起的言论风潮。男子纷纷抨击这本书,说是‘荒谬不堪’,‘应当将著书者抓起来’等等的言论到处都是。

白慕勾了勾嘴角。这是害怕的表现。害怕自己的地位受到影响,害怕女子崛起……然而,女子的崛起事实上并不会对男子带来坏处,这不过是‘男人的自尊心被挑衅了’罢了。

何其可笑。

在俩人教导下的初涧也继承了皇后的风骨,奋力刷印书籍,到处发放,渐渐的有了一些不甘在后院争宠的女子站出来,毫不犹豫地和左拥右抱的丈夫和离,并且出去从商,又或是去上私塾,决定读书育人。

这毫无疑问让众人沸腾。确实有不少胆小又一直在封建环境下耳濡目染的女子不敢站出来,但是她们心里又何尝不向往着这些呢?而那些并不拘束于那些‘礼教’的女子,则是毅然地决定加入《女子》的宣传,让更多人加入她们,让更多女子知道,她们不应当被当成一个附属物,而是一个独立的人!

数十年后,科举对女子开放,女子被允许当官,这是莫大的胜利和荣誉!满头白发的皇后躺在将军府自己曾经的闺房里,看着那张已经苍老,却依旧熟悉的脸庞,白慕握着皇后的手,看着她闭上眼睛,安然离世。

一旁的初涧哭起来,她一直把皇后当作自己的母亲看待,这一刻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只感觉心扭成了一团,疼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白慕给皇后盖好被子,擦去脸上的泪水:“初涧,把我和她葬在一起吧。”

初涧顿时愣住了,白慕轻叹一声,身子软软地倒下,离开了这个世界。

……

耳边是嘈杂的音乐,穿着一身定制西装的青年和周围的暧昧格格不入,挺得直直的背影,带着一种贵气。

一个长相精致的女子穿着西装醉醺醺地靠在沙发上,看打扮就知道身家不凡,周围的男子就是蠢蠢欲动也不敢上前。

一个长相干净的少年犹豫地看向这边,青年拿着橙汁的手微微一顿,眯起眼睛,放下了杯子。

这是,一个姐弟恋的故事。

嗯,不过并不是大多少女想象中的那样甜蜜到底。

乔岚,家里唯一的孩子,从小天赋异禀,顺利早早继承家业,并且公司发展得蒸蒸日上,各行各业都做得风生水起,典型的成功女子。不过,让人们很惊讶的是,这位女子年近三十都从未有任何花边新闻传出,多年来一直都是保持着单身,因此对她的猜测多了起来。

一次,乔岚被好友带着去了一个牛郎店,因为喝醉了,被一个少年带到家里去休息,然后因为感动和冲动,在知道了少年不得不当牛郎的苦衷后,便以包养他的名义给了他一大笔钱去给自己的妹妹治病。

虽说是包养,但其实乔岚从未主动对少年动手动脚过。不过这个黑言,也就是‘小狼狗’,对乔岚发动攻势,各种甜言蜜语,从未谈过恋爱的乔岚于是稀里糊涂被他占了便宜。

黑言有外貌优势,在娱乐圈里凭借着乔岚的帮助可以说是火速成为了流量担当。也就是这时候,他骗着乔岚嫁给了他,然后又在婚后对外说什么自己是被强迫的啊巴拉巴拉,总之就是他是一个受害者,让乔岚名声大损,并且不得不被迫将大部分财产给了黑言,看着他和自己的‘妹妹’双飞双宿,父亲又因为得知了这个消息后被气得高血压,直接去世了……

白慕轻叹了口气。

门当户对是有道理的。年龄差距,不是一个阶层都会造成很多问题。想要细水长流,很难。还有什么小狼狗年下男,真是笑死人,这不就是一个白眼狼嘛!

白慕走到女子前面,本来有些蠢蠢欲动的黑言看到一个贵气的青年走过去,顿时停住,有些犹豫起来。

“乔总?”

乔岚朦朦胧胧地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想了想,好像是她的合作伙伴,白慕。说起来,她现在在哪儿来着?


     把马克思主义写在复调整设备参数。针对当前有国家提供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混不是藕断丝连,而是息息相关、唇齿相依。今年5月,研究中心调研团队在湖南省岳成败区区君莫问,中华终竟属炎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