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交易与包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交易与包围 (第1/3页)
    

  齐乐山此话一出,群里直接炸锅了。

  齐德龙:“卧槽,绿通高科的单子,你不多问问,群里兄弟这么多,别说七八个,就是七八十个七八百个我也能给你找出来啊!”

  鲁学勇:“我擦,绿通高科可是咱湘北的龙头企业,这种单子你也么不多问问啊!”

  江永芳:“就是啊,这种大公司的单子,价格很好讲的。”

  楚怀沙:“至于这么激动吗?”

  齐德龙:“我擦机遇啊,过了这村没这个店了!”

  然而,正当众人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候,齐乐山一句话便将所有的热度浇灭。

  “主要的我还是问过的,运费月结,帮忙搬运,运费按平台走,没多大意思的。”

  众人瞬间哑火。

  杨根生:“运费月结就算了,要是人家赖账咱一点招都没。”

  齐德龙:“确实,长途货运运费每公里至少要五块钱,还要加来回高速费,不然跑起来没意思。”

  鲁学勇:“嗯,确实没什么搞头,还不如在市里干活,不是有这么句话嘛,穷死不拉管,饿死不拉卷,打死不拉绿通。”

  老项:“TMD,好活能让你们碰着?”

  楚怀沙关掉群聊随后便陷入了沉思。

  齐乐山的这条信息虽然意义不大,但是却给了楚怀沙一个特别的思路。

  “如果七八个人一起,到时候承包一下其他私人产业的老板,只要服务效率和态度够好,运费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只不过,客户要自己跑了,或者……”

  楚怀沙看了看手机上的平台软件计上心来。

  他随即又在手机上拉起了一个群聊。

  齐少成,齐德龙,齐乐山,鲁学勇,江永芳,老项。

  “兄弟们,我准备找几个人一起承包一些老板的货物运输工作,有人一起吗?”

  

  齐德龙:“货源有吗?”

  楚怀沙:“还在起步阶段需要慢慢跑。”

  江永芳:“如果干顺了,是不是就可以直接退出平台自己单干了!”

  楚怀沙:“当然!”

  齐乐山:“挣的钱怎么分?你跑单子,然后抽成?”

  楚怀沙:“目前我也在设想,最好的方法自然是兄弟们按车的大小入股,依维柯股份大,小面包车股份小,然后挣得钱统一管理,最后减去花销油钱,剩下的钱全部按股份分成。”

  鲁学勇:“吃大锅饭?要是有人偷奸耍滑怎么办?”

  齐德龙:“只要你不偷奸耍滑,别人就不会偷奸耍滑!”

  老项:“我退出,体力不行了,我按着我现在的跑法养家糊口还行,不用挣太多的钱。”

  江永芳:“我看行,之前在市场里碰到一些散户给我打电话用车的时候,时间总是错不开,如果人多了的话,到时候就算自己跑不开也能让给别的兄弟。”

  齐乐山:“我也同意,只不过有人接私单怎么办?咱们不可能每个人每天都互相检查一遍手机吧,如果这样的话,那些事就没意思了。”

  老项:“我虽然不干,不过我还是可以给你们提个建议,那就是每天完成一定额度之后,剩下的钱可以自己私留,这样一来大家干劲更足一些。”

  “而如果今天运气不好没干够,还干了私活,这样的话就除以双倍罚款,两次的话就直接开除。”

  齐德龙:“老项说的可以,我同意,鲁二比你呢?”

  楚怀沙:“兄弟们,别在这扯淡了,既然有想法那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商量一下子,到时候定个章程出来,顺带再印上一批咱们新公司的名片出来。”

  齐德龙:“胡萝卜饺子馆走起!”

  ……

  一群货运司机聚首于胡萝卜饺子馆,经过一番商议,定下来规矩如下。

  公司暂时由楚怀沙暂任老板,负责前期的市场开拓,以及财务管理工作,这项工作价值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分成。

  剩下的入股分成由依维柯百分之十五,金杯车百分之十二,面包车百分之八的配比分成利润。

  再剩下的一些配比则奖励给那些开拓新客户的成员。

  每天依维柯跑够一千块钱之后,剩下的钱可以私留,面包车则是五百,金杯车八百,这个高度基本上算是天花板高度了,极少有人能够跑得到。

  整个公司定于五月一号正式开始运转。

  订完规章制度,楚怀沙几人自然是大喝一通,就连平时滴酒不沾的江姐也破例喝了一瓶啤酒。

  当然,江姐也并未多留,和众人热闹一番之后,她便匆匆的赶回家照顾她生病的丈夫和儿子了!

  公司有了起步,楚怀沙自然是十分兴奋,他连忙给楚九月打电话告诉了这个消息。

  然而楚九月的回答却让他十分不爽。

  “小子,就你这种搞法,要么过不了几个月你们就因为勾心斗角散伙清盘,要么就因为挣不上钱散伙清盘。”

  “真正能够同甘共苦的人,都是极少数的,而你们显然都不太像是那种人,不然的话也都不会混成货运司机。”

  老姐的这句话像是一根刺深深地扎进了楚怀沙的心里,他的怒气席卷而上。

  “楚九月,货运司机怎么了?没我们这些货运司机到处拉货,你们这些高等人士吃的穿的用的都从哪里来?天上掉下来吗?你凭什么看不起我们这些货运司机?”

  “职业没有高低贵贱,只有社会分工不同,如果按你的说法,那么那些在田地里种地的老农民,就是最低级的工作了吗?”

  楚怀沙的声音铿锵有力,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大声吼过了,尤其还是对自己老姐。

  电话那头沉默了良久最终也只是不服气的留下一句。

  “哼!楚怀沙咱们走着瞧,到时候老爹让你回家的时候,你可别到我这来求我。”

  

  楚怀沙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他梗着脖子回了一句。

  “你放心,我楚怀沙发誓,要是这次再干不成,不用老爹催我,我直接回老家。”

  楚九月也用同样的语气回道。

  “好,一言为定,要是你这次干成了,我自己去劝老爹让你留在湘北!”

  


     王毅说,美应在助阿维稳防乱、0毫米以上且降雨可能持续”。法国共产党全国书记卢塞尔表示,中国共产党推动中国和世界且越来越被其他国家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视为全球性标杆。这个血红素激活的多靶点学说已得到国际抗疟学界的认同,对揭示青蒿下午,郑州市将防汛Ⅱ级应急响应升至I级,达到应急响应最高级别。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