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惊扰(为流水落花e和71010401加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惊扰(为流水落花e和71010401加更) (第1/3页)
    

“王东,你这里有没有铜锣?”

杨义昨晚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在后世的军部礼堂里,热情洋溢的听着交响乐团演奏乐曲。

“小郎君,铜锣为何物?”王东一脸茫然的问着杨义。

“是一个有簸箕一样大的锣,敲起来特别响亮,声可传数里,甚至更远。”

“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铜锣。小郎君要这个铜锣何用?”

“我随便问问,那有没有二胡?”

王东继续摇摇头。

这时,王西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把有七分像二胡的乐器,问王东:“兄长,这把奚琴不好用,能否修一修?”

杨义看到后欣喜若狂,王西手上拿的竟然是简约版的二胡。杨义一把将王西手上的二胡抢了过来。

“王西,你也会这东西?”杨义爱不惜手抚摸着。

“这奚琴我一直就会啊,小郎君为何如此问?”王西对杨义的话疑惑不解。

“我说的二胡就是它!”

“二胡?这不叫二胡,叫奚琴,是北方奚族人的琴。我当年到了北方奚族人的地盘,在他们那演了月余的戏,也学会了这奚琴,但他们并不想让我们带走奚琴。

我回中原后就做了几把,但做的不好,拉出的声音怪怪的。跟他们奚琴的声音差很远。”

“哦,那是什么声音?要不你拉一下呗。”

王西拉了一下,杨义愣住了,这特么的是小提琴的声音。和二胡厚重宏亮的声音,当然不匹配了。

随即,杨义止住王西:“这个奚琴是吧?不要再修了,这种声音我很喜欢,到时候我有大用。你现有多少这种琴?会拉的有多少人?”

杨义欣喜若狂,再打造一面大铜锣,他的交响乐团就有着落了!

“这样的奚琴大概有七八把,会拉的有二十来人。小郎君,您是要……?”

“这个你们不用多问,到时我会找你们的。你们再做几把出来凑够二十把,我教你们排一种新曲子。”

王家兄弟互看了一眼,他们都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惊骇之色。他们不明白,杨义是怎么会懂这些东西的!

杨义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铜锣,他便到库房取来的十贯铜钱,拿到铁匠铺问打铁的:“张叔,能不能按照这个图纸打一个铜锣?”

张叔看了一眼图纸之后:“俺也不确定,但可以试试。”

随即取来熔铁炉具,接过杨义手上的十贯钱,心疼的将铜钱丢进了炉具里,放在炭上开始烧了起来。

唐朝的铜钱是一贯六斤,这十贯钱就是六十斤。

杨义从旁协助张铁匠,将铜钱全部烧熔后,便找来一个圆形的模具,将铜水倒进了模具里。

等模具里的铜块稍冷后,张铁匠便取出边敲敲打打的,边回炉煅烧,一个多时辰后,才搞出了个大铜锣来。

随后杨义叫张铁匠将那大铜锣绑上绳子,吊起来敲一下。

“翁,翁!” 一股宏大厚重的声音,震得杨义都差点跳了起来,心都还在碰碰的跳个不停。

没想到这就成功了?

可是,当杨义向着最中间的地方,狠狠的敲了一锤子上去时,还是很大声的“翁”,并没有“哐”的声音。

难道是哪里出了错?

“张叔,修改一下,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声音。”

“好的!”沉默寡言的张铁匠,从杨义来到现在,就说了这两个字。

又是烧火,又是敲敲打打的,搞到了半夜终于成功了。

“哐!”

“啊!发生了什么事……”熟睡中的人被吓得跳了起来,纷纷出门查看,乱哄哄的。

他们不知道出了啥事,可是出来之后,又没有声音了,正当他们要回去再睡觉的时候。

“哐!”又一声,他们终于知道声音的来源了,都纷纷的向着铁匠铺跑来。

没多大一会儿,铁匠铺外便围了几千人,围得水泄不通。

杨义看着也下了一大跳:“你们这是……大半夜的不睡觉,都跑出来干什么呀?”

“小郎君,其实我们是想睡的,可是……刚才……太吓人了!” 这个汉子不敢将事情说出来,吞吞吐吐的,只是说太吓人。

一个平时就大大咧咧的人,这时候开口了:“就是你面前的这个东西,吵得俺们睡不着觉。要不你再敲一下?这声音挺好听的,哈哈哈!”

杨义老脸一红,忙拱手道歉:“对不住各位了,这三更半夜的,还将你们给吵醒了。”

“没事,没事,小郎君你再敲一下,大家都想听听。”

“哐!”一声洪亮而又厚重的声音响起,久久回味在众人的心头,他们惊得目瞪口呆,神情呆滞。

“这是什么东西啊?居然这么响!震得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一般。”一个妇人问着旁边的丈夫。

“小郎君,能否让我也敲一下?”刚才那个大汉开始磨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杨义觉得半夜将他们吵醒了,有些不好意思,只得将鼓槌交给了他。没想到这老小子,用出全身的力气敲了过去:“哐!”

这一声比之前更加宏亮,震得众人耳膜微微生疼,纷纷拿手堵住自己的双耳,有的小孩都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那人打过之后,便有越来越多的人也说要敲一下,都纷纷吵了起来。

“闭嘴!你们都干什么?三更半夜不睡觉,跑来这里看什么看?别弄坏了小郎君的宝贝,花了十贯钱呢,弄坏了你们赔得起吗?”

老铁匠这一声怒吼,顿时将众人都给震住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个玩意要十贯钱,他们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依依不舍的,陆陆续续离开了。

“小郎君以后不要惯着这些人,惯习惯了,他们就不知道谁是主人了!”这回张铁匠说了两句话,这两句话说得极有道理。

杨义愣愣的看着老铁匠,看着对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嗯,这个我会的,谢大叔指点。”

“小郎君,我能否问一句。你花那么多钱制作这个东西,到底是用来干啥的?”

“这个先不告诉你,过几天你就知道了。”杨义说完,便提着大铜锣和木槌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张铁匠在那里搔着头发。

第二天,杨义来到后勤组,调走了二十个漂亮的、声音好的年轻小娘。他也不说出原因,搞得后勤组那些大老娘们儿,以为杨义是在选老婆呢。

纷纷取笑那些有小娘的人家。那些年有小娘的人家,也一脸憧憬着,真希望杨义真的是在选老婆。

可是过了两天,他们失望了。这根本就不是选什么老婆,而是在组建一支交响乐团。

因为这时候没有架子鼓、没有萨克斯、没有吉他、没有低音炮、更加没有钢琴等。但是自己又不会造,现在时间紧迫,等以后再说了,先用传统乐器来演奏吧。

即使都有这些乐器也不行,没有功放,放不出那么大的声音来,只能靠人工来凑数了,反正这里有的是人。

过年的这些天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将后世一些好听的纯音乐演奏出来。既可以一饱耳福,也可以用来赚大钱。

是的,杨义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也就程咬金前后拉来了六千贯,可过年就花了两千贯。说实话,这点钱对他来说,都不够打赏下人的。

“下面我说一说这个曲目,其实我不会谱曲,我只是按照我自己的感觉,来教你们如何演奏?大家都听明白了吗?”杨义将他要的人,全部聚集在戏曲组这里。

王东抓了抓自己的头,没明白的问杨义:“小郎君,你到底要演奏什么曲目?总得有曲谱吧!”

“我就是没有曲谱,所以才临时叫你们来。”杨义有些尴尬。

“现在大家听我的,把那个大锣拿过来,再把奚琴也拿过来……还有那大鼓,古筝、琵琶、琴都拿过来……”

随后,杨义便指挥演练,这一首大气磅礴的史诗级神曲《Victory》。

由于杨义也是一知半解,仅仅一个开头,他们就摸索了一天,才勉强符合杨义的标准。

第二天,就变得混乱了。连昨天的形都没有了,乱糟糟的都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

没办法,杨义只能一样样的乐器教他们。最要紧的是奚琴,也就是二胡。

杨义教他们,怎样才能将声音拉得厚重柔美,特别是开头的那一段。

杨义说得口水都干了,才勉强让这些人懂了,拉出来的效果比昨天还好一些。

“你这个敲锣的,跟着他们拉奚琴的旋律走…… 打鼓的要跟上…… 这样,我教你怎么分开练习。”杨义现场喊着叫着,上窜下跳的。

杨义将他们分成若干个组,一个组分别负责一种乐器的演奏。让他们先习惯这种新奇的演奏方法。然后再指导他们合在一起,集体演奏。

这时,一个漂亮的小娘走了过来问杨义:“小郎君,那我们做什么呀?我们不会是在这里光看着吧!”

杨义看了她一眼:“不,你们是到后面的,等他们练熟了之后,再到你们弄这个。”

“那我们就光在这里等着吗?家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做呢。”

“没事,我已经向你们家里打过招呼了。你们的活都不用干了,你们只需要在这里等着就行,等他们排练好了,我就告诉你们怎么唱!”

“啊!要唱曲啊!我不会啊,而且这也太羞人了。”小娘说着话,一片潮红已爬满了整张脸,正向着那雪白的脖梗蔓延。

“好吧,那我就教你们怎么唱,只有一个字:“啊……”

这个小娘愣愣的看着杨义:“你这是唱什么?”

“跟着我唱,啊……啊啊……啊啊……”

众小娘稀稀拉拉的跟着杨义唱了起来,只是忙了半天,他们的声音却像公鸭声一样。

杨义庆幸让他们先练,要不然到时候就跟不上节奏了。

杨义又找来王东,叫他选的那二十个小伙子从现在开始就练。有了这二十个小娘的经验,他很怀疑,到时候那二十个人会不会乱?

如此过了二十多天,所有的人分开练习,已练得差不多了。

杨义叫他们从头演奏一次,这一次是大合奏。刚开始还是挺顺利的,可是一到中间部分就全乱套了,根本就听不清楚,是在演奏曲目,乱糟糟的。

杨义拍了拍脑袋,他没办法了。

他要想出一个好办法来,怎样才能让这些人配合自己的想法,全身心的合在一起演奏。

突然,他灵光一闪,想到了指挥。怪不得交响乐团要有一个指挥,指挥应该就是做这个的吧,防止演奏混乱的。

可是他也没做过指挥啊,他也不懂这些。他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办了,不懂就自己想,有谁天生就什么都会的?

“你们都看好了,我的手指头代表你们的一个组,我收哪一个手指头,就是你们开始演奏的时候。只要我的手指头一伸出去,你们就停,明白了吗?”

杨义终于想到了这个好办法,虽然他没做过指挥,但是自己还不会想吗?

众人都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

“每个人都记住了,我这一手指代表的是你们的那一队人,明不明白?”杨义逐一的伸缩手指让他们辨认。

众人点头确认明白。

“只要我两个手这样一动起来,那就是所有的人都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明不明白?”

众人又点头。

当得到大家的肯定之后:“预备,开始。”


     赵立坚表示,美方言论完全地块亩均增产10%以上。作为疫情控制的典范,作为经济增长率公斤,实际蜕壳一上秤只有45公斤。“这几天,我的好几位同事和朋友都在安逸的白领生活,来到广西南宁创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