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强烈危险!》。

白日间究竟不能施展轻功,楚留因愈怒曰:“汝妇不守闺训,结

正为开了“真无敌挂”激动的王泱被强行浇了一桶冰水,差点凉凉。等我吸收到足够抹除敌人的能量,敌人指不定已经老死了吧!!!王泱无力吐槽。

也就是我现在的天赋能力是躺着就能变强,天赋技能是心想事成,看你不爽就能让你彻底消失。看似无敌,实则限制极大,但没有无用的技能,只有无用的人。既然能消除存在,也应该能创造存在。

王泱咨询亘灵:我可以运用亘海能做其他事吗?比如增加身体力量?使用法术?御使飞剑?凭空造物什么的?

亘灵讽刺:你的智慧虽然少到基本没有,但不得不承认还是有点用。除了主观意图变强的行为。

你可以用你吸收到的本源能量(以后简称亘能)干任何其他形式的能量能做到的事。比如将沙子变成黄金,木棍变成金箍棒。

比如转化为内力施展武技,转化为灵力施展仙术,转化为魔力施展魔法,转化为神秘施展秘术等等,转化效率100%。

王泱自以为秒懂,可以创造或者转化物质,还能学习具体的能量运用技巧。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看来御剑飞仙不是梦,做个开光亮术拔剑砍杀的法师也没问题。唯独不能强化身体。

想变强不行,只能被动吸收能量,但通过运用本身的能量大杀四方没问题。

好吧!你的老板有自己独特的性格和坚持,即使是自欺欺人,你也不能冒犯,只能顺着他……

唯一的限制就是可吸收的能量来源需要更高的品质才行,但自己又不能刻意四处寻找,比如想办法直接冲入恒星内部,这显然是对老板的冒犯。

王泱决定还是老老实实肝唯一的工作,搞文明。太祖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先调查豹人文明的具体情况吧。然后回屋睡觉。至于石头床和兽皮被子作为前现代人能不能适应?王泱表示无所谓。

第二天清晨,王泱便起床了,即使没有闹钟。王泱活动身体,表示这是努力工作的表现,绝不是因为石板床太硬硌得腰疼。

爬到村东头的沙丘上,迎接太阳升起。昨天匡告诉他,以匡老猎人的经验分析他的前身一行四人的形迹。他们在沙漠里艰难跋涉,眼看就要到沙丘村了,两个护卫家臣为了少主公解渴放血过多,先后倒毙。

接着前身也放血过多无力再走,整理衣冠端坐从容赴死。少主公独自沿着沙丘走了不到三十步,又回头到前身身边,最终死去。

其实他只要多走几步爬上沙丘就能看到沙山村了。匡说到这里时一脸惋惜!

王泱却是心里哀叹孩子不能太惯着啊,这个少年喝着忠心耿耿的下属的血液,但凡有一点血性,坚持一下就能活命,却太依赖前身,走了几十步就受不了回头寻求帮助……

此时太阳升起,一丝阳光瞬间照到王泱身上。王泱问亘灵,古人要采清晨第一缕阳光,是为食朝阳紫气,是不是一种更好的能量?

亘灵呲之以鼻:和正常的阳光没有区别。只是此时环境中的灵气能量浓度更高而已。

那我不是也在被动吸收这些灵气能量?王泱惊喜。

你从进入此界开始就已经在吸收灵能了,只不过此界能量等级只有1级,灵气量很低,才一天,效果不明显,你感觉不到明显增长。以后请不要再问这种愚蠢的问题。亘灵回答。

亘灵,你变了!你之前虽然莫的感情,但不会吐槽我。末法时代中后期了,可以理解。细水长流,能量在增长就行,我知足。王泱不以为意。

接下来王泱拿出跑市场搞销售的

在喪尸尸體中周安還發現了一個尸體,也是一個穿著古裝的,好似也是大元朝的人,不過現在他已經死了

這是出現了什么情況了,難道在自己來之前這里已經發生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

“哥哥這人好利害啊,和你穿是衣服差不多,也是除鬼的大師嗎。”女孩的聲音在這時傳來。

周安聽到女孩的話,暗叫一聲壞了,連忙拉著女孩退后幾步。

在他們原來的地方出現了兩個飛鏢,如果周安不閃躲的話女孩肯定會被飛鏢射死。

既然......

那块大石头旁,摆着许多酒肉,楚留香苦笑道你不是五百两银子

“父親,好漢不吃眼前虧,如今已成定局,我請父親看在家族的份上,還是下去吧!”一向不怎么言語的四爺封有終突然,大聲地勸道。

封青山有些猶豫,一方面是家族的存亡,一方面是家族的榮譽和忠良之心,另外下面戰臺之上三個孩子好不容易,才獲得了帝國學院的腰牌,下去投靠,孩子的努力又將白費,不下去投靠,孩子們能否順利的逃出去呢!或許再看看招生團隊吧!他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學生還未入學就集體死于非命吧。

封有終等待了片刻,見父親還未下決心,于是獨自朝著綠袍走去,這時又有一些人見封家這樣的大家族都有人投降了,好漢不吃眼前虧,于是也跟著向下走去。

“父親,老四這是賣家求榮啊!”封有初對著封青山說道。心中暗罵,這老四平時在家不顯山不露水,任由自己和老三鮮克爭斗,他從不參合,原來他另辟蹊徑,早已投靠蕭浩然,給人當棋子啦。

如果說老四剛才勸說投靠嵐魂帝國,封青山沒有懷疑,但是當老四直接走下看臺,朝著綠袍之人而去,封青山已經猜到。封青山心中一股怒火翻出,一個浪嗆的坐在地上。老二天資平平,還嫉賢妒能;老三倒是天賦過人,但心機毒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天道輪回,終于是被人毒害至瘋,就連一向“忠厚”的老四,其實早已做別人的走狗,我封家當真是要衰落嗎?

蕭浩然嘴角閃過一絲笑意,眼神中閃爍著光芒。幸虧私下里許以重利,首先將給何家家族更多的土地,以及推薦他的三個孩子上嵐魂帝國學院;其次,將扶持封有終奪得封家家主之位。他們才能起到很好的帶頭作用,如今看來,效果果然不錯,人流還在不斷的向這邊走來。

“眾位,人固有一死,或重于山輕于毛,我寒山愿意同各位共生死。”帝國主司看人群慢慢向綠袍走去,于是道。

“寒大人,晚輩佩服!”楊嘯天被這正義凜然的話打動,向前走出一步,做人當如此,雖死而無憾。

看臺之上露出詫異之色,這可是魂宗級別的舞臺,你一個毛頭小子哪輪到你說話。封家家主封青山露出擔憂之色,年輕氣盛啊!須知槍打出頭鳥叻!

寒山微微點了下頭。

綠色長袍的代善轉過頭,看向楊嘯天,眼神中迸發著強烈的寒意,直逼的楊嘯天泛雞皮疙瘩。

這時七夜也向前一步走出,這種風險,他可不想讓楊嘯天一個人承受,沒一會兒,封峂也嘴露笑意的往前踏出一步。王占元也向前踏出一步,連一向囂張跋扈的封林也向前踏出,慢慢地玉石戰臺之上的八人都向前一步,寧做死后鬼,不為亡城奴。

寒山及四位學院長老,面露欣慰之色,在這生死存亡之際,孩子們不畏強權,不怕犧牲,愿意同惡勢力作斗爭,但隨后又有些惋惜,多好的孩子們啊!還沒有享受這個武道世界的繁華,就要面對死亡。“大概下午三點,你爺就回家了,我送貨回來差不多是下午五點二十,路過你家時,特意看了一眼,你爺正好從倉房出來,抱著柴禾往屋里走,看樣子是在做晚飯,我就停車喊你爺去我家吃,你爺說不用,鍋里煮著粥,我就開車回家了。

等廠子忙乎完,吃完飯剛好新聞聯播結束,就聽到窗外有人大喊著火了,著火了,我們一家三口穿好衣服就沖了出去,順著著火的方向一看......”

二柱子講到這里停頓一下,他是在觀察我表情的變化,而我一直都是看著窗外,不想讓他看到我傷心欲絕的樣子。

“你家已經是火光沖天,我們拎起水桶就跑了過去,邊跑邊打119,到了跟前一看火勢太猛,根本進不去,大屋、小屋、倉房都燒起來了,我沖著大屋喊,沒有回音,鄰居們拎著水桶,一桶一桶潑向大火,根本沒用,等火警來的時候,你家已經...”

二柱子哽咽了幾下,緩了口氣:“明火被撲滅后,消防員進入現場,抬出一具尸體放到地上,讓鄰居們認認,村長和王姥爺上前查看,王姥爺指著手腕上的上海表,讓我趕緊通知你,我擔心你接到消息后自己開車不安全,才開車來接你。”

二柱子在講述的時候,盡量避開他看到的慘狀,最大限度減少我的悲傷。

但我能想象當時的畫面,曾經那個溫暖幸福的家,已經是冒著青煙的殘垣破壁和爺爺燒焦的尸體。

腦海出現的景象,讓我呼吸困難,胸口像壓了一塊巨大的石頭,氣喘如牛,臉上的汗水、淚水混合到一起流進嘴邊,苦澀也無法掩蓋心中的痛,雙手用力抓著自己的頭發,想讓情緒穩定下來,恨不得薅光頭發,也許這樣能緩解心中的悲傷。

二柱子一手扶著方向盤,另一只手伸過來抓住我的肩膀,用力捏了捏:“楊涵,我不知道怎么勸你,咱們都是成年人了,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對。”

深呼吸了幾口,感覺稍稍緩和一下,擦干眼淚點點頭。

天邊魚肚白,車駛下高速,直奔市里殯儀館,二柱子爸媽也就是我張叔、張嬸已經在等著我倆,車子停穩后,張嬸拉開車門抓住我的手,眼含著淚,聲音有些顫抖:“小涵,你家的情況...哎!你爺爺在一樓九號廳。”

我挪動顫抖的雙腿想下車,可雙腳剛一沾地,立刻向前跪了下去,身體已經虛脫,連站都站不穩,好在張嬸一把拉住我的胳膊,不然肯定撲到地面上。

張叔趕緊走過來,雙手懶腰把抱住我:“小涵,堅強點,誰家走了老人不傷心?難道日子不過了?你這樣,你爺能安心走嗎?”

我含著淚喊聲了:“張叔。”

他嘆了口氣,拍了拍我肩膀:“進去吧。”

走進靈堂,爺爺遺像立在供桌之上,看著爺爺慈祥的面容,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大嚎一聲,噗通!跪在了地上,爬向靈柩。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强烈危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奇异三国之庶出大皇子

江户川东南

奇异三国之庶出大皇子

九鹭非香

奇异三国之庶出大皇子

宝石猫

奇异三国之庶出大皇子

青春小九九

奇异三国之庶出大皇子

长空无双

奇异三国之庶出大皇子

会说话的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