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阳神殿的疯子和变态们》。

中大耐官职。”。李尚隐,其么时候也变得善颂善祷起来了

喬若潁和寧幼庭的事情絲毫沒能影響夜陽的心情,他和白瑾在紗羅的帶領下繼續悠閑的逛著東玉商行。

三人正在逛著,白瑾停下了腳步。

“怎么了?白姑娘!”

夜陽關心的詢問起來。白瑾一路基本沒有主動停下過,她這樣的舉動肯定是有什么情況。

白瑾沒有回答夜陽的問題,而是徑直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夜陽笑了笑,不搭理就不搭理吧!自覺跟上就是。

紗羅很好奇,她也連忙跟上。然而白瑾竟然將他們帶到了寄售物品區。

“呃!這里是寄售區!”

紗羅解釋道:“是一些客人的私人物品,放在我們這里寄存銷售。”

當看到寄售區除了一些玲瑯滿目展示物品外,竟然還有一部分物品是被封印著的,夜陽不禁皺起了眉頭。

“這里的物品怎么鑒定的?怎么沒有分類呢?”

夜陽朝著紗羅不解的問。

“這里的物品,寄售的客人會提供一些資料,至于真實情況嘛……是由買方自己鑒定的。”

紗羅繼續解釋道:“物品價格也是寄售人自己定,像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有一些碰運氣的意思。我們只是提供場所,收取一定服務費用, 因此有些商行我們并不方便進行分類。”

“還能這么玩?要是摻了一些魚目混珠的,像我這樣不識貨的就要瞎了呀!”

夜陽不禁打趣起來。但他嘴上雖這么說,人顯得確實異常興奮。很快他來到一堆寄售物品的中間。這里可是機會與陷進并存的,正適合類似夜陽這樣喜歡冒險的人。

看著夜陽躍躍欲試的樣子,紗羅笑著說道: “公子,可以在這里碰碰運氣,說不定會碰到寶物也不一定。”

“紗羅姑娘,你過來一下!”

白瑾的聲音傳來,她在寄售區的一個柜子前靜靜地站著。這個柜子里裝得正是一些被封印著的物品。

紗羅應聲很快來到白瑾身邊,夜陽也一臉好奇的跟了過來。

“白姑娘,您有什么需要?”紗羅問。

“這個柜子的第三層,里面有一個東西,麻煩你幫我拿出來一下。”

白瑾輕聲說。

“好!”

紗羅點頭,然后很快打開了柜子的第三層。

里面堆了大大小小不同,材質也各不相同的盒子,相同的是每個盒子都是封印著的,盒子上面有物品的名稱,以及物品介紹與寄售價格,但沒法知道里面物品的真實具體情況。

“麻煩你一個個往外拿,我讓你停手的時候就停下來!”

白瑾對紗羅說道。

紗羅利索的開始將這三層的物品一一拿出。夜陽站在一邊看著,他很好奇白瑾發現了什么

當紗羅拿到第五件物品時,白瑾開口說道:“就是這個!”

只是,紗羅手中拿著的那個盒子并沒有精美的包裝,看上去甚至有些簡陋。

盒子的外面只有三個字的介紹 “雪骨參”,嚴格來說不算介紹,應該算是這個物品的名字。然后就是物品的價格,上面標注著十萬玄晶,除此以外,作用、年份、使用方法等均無介紹。

“這應該是某種靈草靈藥吧?”

夜陽小聲的問著。對于靈草這東西,他自知自己絕對可算是白癡級別的。

“是的!可算作天材地寶之一。只是…”

紗羅徐徐說道:“這上面沒有標注年份,而且這個價格十萬玄晶,只能算是中級靈草的價格,跟天材地寶相應該有的價格,相差很多….”

“你的意思是…”夜陽不解的問。他聽出紗羅話里有些自相矛盾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建議你們可以賭一把,碰碰運氣!呵呵!”

紗羅笑著說道。這次她的回答可以算是很“銷售”,物品分析她給了,建議也給了,決定權在夜陽和白瑾。

“就這個!”

白瑾從紗羅手中接過盒子,認真的說道。

“好的!”

紗羅有些小興奮,這是她在一個時辰內賣出的第二件物品了,這是從來沒有過戰績啊!

她整理了一下思緒,接著說道:“因為這是寄售物品,按照規矩,需要先繳納規定的費用后才能開盒查驗。”

說完她看了看夜陽,又看了看白瑾,小心的問道:“二位,聽明白了嗎?”

“沒問題!你帶我去繳錢。”

夜陽爽快的說。

接著,紗羅帶著夜陽將十萬的玄晶繳到了商行。

這十萬的玄晶相對于一百萬的黃金,一千萬的白銀。紗羅看著夜陽繳錢的時候眉頭都沒皺一下,想到自己為了生活的一點銀子而累死累活,心中不禁感慨萬分。

當這個裝著“雪骨參”的盒子準備打開的時候,東玉商行很多銷售包括蘇掌故都趕過來圍觀。人們都有獵奇心理子的,你要學會自己適應,我可不能什么事情都提醒你!”靜靜很是平常的說道。

“略略略!你們都想嚇人家!人家生氣了!”白秀姬做出瑰臉,生氣的說道。

不過,她還是好好的給社長推著輪椅。

“走這邊,我帶著你們去見識見識我們魔偶興趣社最大的成就,那是自從建立魔偶興趣社以來,就不斷研究,直到今天為止,得到的最大成就!”社長很是自豪的說道,伸手向著一旁的方向指了指。

“最大成就,那是什么啊?”白秀姬很是好奇的問道。

“看到了就知道了!哈哈哈!相信我,那絕對會是讓你們大開眼界的東西!”社長很有把握的樣子。

靜靜一言不發,雙眼望天,一副完全不想摻和到眼前的事情當中的模樣。

沒錯,真的是不想呢!

都什么是時代了?

還有腦子不好的人,抱著那些往昔時代的糟粕不放!而且還深以為然,非常投入!有這個時間,這個資源,做點什么其他的正經事情不好嗎?

靜靜完全想不明白!

只是,當然,她與某些人的思維頻道完全不在一個頻率上。

說起來,現在的她,完全是身在曹營心在漢!

靜靜有一搭沒一搭的在后面跟著。

然后,眾人來到了隔壁的一個房間當中。

霎時間,除了社長,還有靜靜之外的人,大家都愣住了!

大家看到了眼前之物,那是一顆難以形容其美的寶石,正在一個巨大的容器當中,容器當中滿是晶瑩剔透的液體,那一刻寶石就懸浮在液體當中,不斷的向外散發出驚人的瑰麗繽紛的光芒,把整個房間照射成為銀白的顏色!

這顆寶石呈現心形,并非是紅桃的那種心形,而是真正的心臟模樣!

看起來,可以直接替代心臟,更換到人類的身軀當中。

而且這顆心型寶石,還在輕輕的跳動著,這個幅度很小,若非是靠近仔細觀看,很難發現!

頻率也很慢,十幾秒才會出現一次。

“這……這是什么?”白秀姬很是吃驚,一臉的驚容。

“這是寶石,還是心臟?怎么還會跳動?”武勝男也忍不住開口說話。

真的是太過于的震撼了,武勝男也圧不住心中的話語。

唐善看著心型寶石,似乎有些明悟的模樣,他的雙眼停在其上,完全移不開。

“哈哈哈!這就是魔偶興趣社的最高成就,賢者之石!”社長自豪的說道,仿佛是正在向朋友介紹自己家里面最優秀的孩子!

嗯,已經不能用優秀來形容,分明是偉大!

“賢者之石?那是什么?”白秀姬一臉的懵比,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賢者之石,盡管聽起來,很是厲害的樣子。

“賢者之石,該不會是西方魔幻故事當中,傳說中的寶物吧?”武勝男說道,她知道一些相關的信息,平時看電視,尤其是動漫比較多,這也是有好處的!

好像是白秀姬,看電視與動漫就比較少,不過,這家伙貌似是一個現充,那么也就可以理解了,現充是不關注除了眼前,還有時尚潮流之外的事情。

有些時候,他們會顯得有些小白,但是在他們自己擅長的領域當中,他們則是極為厲害的。

“賢者之石,又叫做魔法石,萬靈葯,天上金,第五元素,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稱呼,東西都是一樣的,這是煉金術的最高成就!可以以此演化萬物,即便是生命也可以創造給你看啊!”靜靜開口解釋說道。

作為一個好社員,雖然不是好社員,但是某些基本常識,她還是很清楚的。

“點石成金,也可以嗎?”白秀姬忍不住問道。

“可以,可以!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它做不到!”靜靜很是淡然的說道。

“你說,還可以創造生命?”白秀姬再次的問道。

“是啊,是啊,我說了!”靜靜點頭說道。

“還……”白秀姬又忍不住說話,卻是立即被靜靜一句話打斷,說道:“給你這個,這份資料上,有你想知道的一切!”

不知道靜靜從什么地方拿出來一疊資料,差不多一厘米厚,然后一下子扔給了白秀姬,白秀姬慌忙的接住了資料,嚇了一跳。

這么厚的資料,讓她看到什么時候!

既然有靜靜這個人形百科在這里,她為什么要看這么無趣的資料,有什么事情直接問靜靜不就好了!

更何況,她就算是看了資料,也未必可以記住。

“賢者之石,煉金術的至高之物!有了它,就可以實現一切!”社長很是激動的說道,精神狀況看起來有些不對,過于的高昂了!

,云百药初说杜伏威入朝,又与辅公祏同不愿对他们出手,幸好有赵君武在旁边挡

石猛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在遗迹中独占鳌头这些天,会死在这里。

  不过他也心中有一丝不解,一个凝尘八重的高手杀他应如碾死一只蝼,怎会这么慢。

  “贼子敢尔?”当他即将坚持不住的时候,天空又想起一个暴烈的声音。

  石猛听到这个声音,简直热泪盈眶,这是他师父的声音。

  “你等着,烈山小儿,终有一天,我要灭你满门。”下一刻,就是一声惨叫越来越小。

  石猛头顶的压力消退,看到铁塔般的长脸壮汉。

  “师傅,你怎么来了。”石猛喊道。

  “哼,多多死了,你可知道?”

  “弟子知道。”石猛满头大汗,他看不上那个少主,巴不得他死,却不敢在黄烈山面前表现出来。

  “你可知道是谁?”

  “弟子无能,还没查到。师傅可带来了魂灯?”

  “还用你提醒。”

  黄烈山取出一个金色煤油灯,灯中灰暗,没有色彩。他伸手一指,元气涌入,魂灯上空浮现一副环画卷。

  画卷清晰的看到了金龙和黑剑奴打斗的场景,以及站在一旁的林铮。

  “是他!”石猛悔上心头。

  “你认得此人?”

  “弟子认识,此人真是青虹门弟子林铮。”

  “林铮!”黄烈山元气喷涌,杀机毕露。

  “好你个青虹门,敢杀我爱子,我现在就去青虹门找他替多多报仇。”

  “师傅,且慢。此人刚刚和弟子打斗一场,怕是没和青虹门弟子在一起。”

  石猛开始细细讲起自己和林铮在山洞中的打斗,当黄烈山听到他的承影剑能和黑剑平分秋色时,神色动容。

  黑剑在魂灯的镜像中可以和金龙匹敌,那承影剑也不是凡品。

  “你师弟们呢?我一路赶来怎么一个也没见到?”

  “师弟们怕是都凶多吉少了。”石猛低头说道,又说了宫殿的事情。

“你见慕瑶了?”黄烈山听完脸色铁青,那些都是他门中的精锐。

“那倒没有。”石猛回答道。

黄烈山此时才略微放心。

  “我们前去寻找林铮,别打草惊蛇。”不过他还是决定先报杀子之仇。

  他不知道,他的仇人林铮也是危在旦夕。

  林铮被黑剑驮着,飞出山洞,就来到他歇脚的沟壑。

  然后这黑剑就不动了,像是失去了一切元气。

  可怜林铮,本就一身伤,再加上飞行颠簸,直接丢了半条命。

  好在炼体士肉身强大,不灭剑体又恢复能力极强。

  林铮摸索着拿出一颗丹药吞下,眼皮再也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他听到嘈杂的响声。

  他伤的太重,没有事先布置声响陷阱,被人近身也不知道。不过他这个状态,就算知道也没什么用。

  他所在的位置乱石林立,加上所在的位置又是一个倒凸形的沟壑,没被人发现。

  依稀中,他听到一个尖细声音响起:什么狗屁剑尊遗迹,找了这么久,一个宝物都没发现。

  “唉,还不是我们来的太晚了,遗迹中的宝物都被四大门派的先行弟子拿走了。”

  “那我们不是白跑一趟,传承出现了没有?”

  “出现了,好像被青虹门的一个弟子得到了

“爹,你這撬開了,就傷了顏面了,不如去請個鎖匠過來,想必能打開。”梁才度一看他爹手上的刀,就知道打的什么主意,這嚴公子也不是好惹的,就算不抱人家大腿,那也不能得罪了。

“等個屁!”梁浮現在一門心思就是拿回萬民書,那位嚴公子不在正好,直接拿了走人,銷毀之后再無證據。

“鐺~”一刀砍過去,火星四濺,銅鎖上只是留下了一道缺口,絲毫沒有打開的跡象。

“去,尋工具來。”梁浮又拿刀比劃了一番,感覺好像不太靠譜,還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太阳神殿的疯子和变态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四大王侯

骑猪南下

四大王侯

东方小少

四大王侯

凌阿呆

四大王侯

子夜天明

四大王侯

沧月傲天

四大王侯

季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