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战魔皇(二)》。

接着,巨大的山神像也一块很少用刀,若是一刀杀不死

洗去喬裝妝容的張若梅靜靜的站在眾人面前,雖然行為舉止顯得有些拘謹,并卻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膽怯,更沒有因為面前是皇帝的養子而顯得謙卑。

“沒想到啊,張統制有后人在世,真是教人欣喜若狂。張小姐,你還認得我么?”史浩表現的甚為高興,走到張若梅面前連聲說道。

眾人都有些訝異,聽史浩這話意,似乎跟眼前這女子有所淵源。

“你是……?”張若梅眼神迷茫,她并不認識眼前這位面帶欣喜的中年人。

“怎么?史先生認識她么?”秦惜卿問道。

史浩沒有回答秦惜卿的問話,看著張若梅再問道:“那么,你記得凝月么?”

張若梅皺眉思索,口中喃喃道:“凝月?凝月?是史家那個小妹妹么?史凝月么?”

史浩大笑道:“正是,正是。你想起來啦。紹興十年,金兵攻克明州,我帶著家人逃難,蒙你父派手下兵馬護送到臨安,暫住你家十余日。你和小女凝月年紀相仿,玩的非常投機。后來我們走的時候,你還哭個不住,凝月也哭個不住。哎,沒想到啊,沒想到啊,十一年了,沒想到還能看到張家小姐。后來金人退兵,我也帶著家人離開臨安,但不久我便聽到了你父蒙冤的消息。我當時正在明州老家,聞迅趕來臨安時已然遲了。張統制已然被害,你一家子也被解押福建。我多方打聽,卻無消息。以為……以為你們全都蒙難了。可沒想到居然今日還見到了你。好,好啊,老天開眼。張統制之女已經出落成大姑娘了。嘿,而且還敢刺殺秦檜為父報仇了。了不起,將門虎女,不愧是張統制之女。”

史浩神情激動之極,說到后來雖然臉上帶著笑容,但卻眼中含著淚花了。

張若梅記憶逐漸清晰,雖然那時候年紀幼小,但對于童年的玩伴卻記憶猶新,也模糊的想起了這位史家叔叔的影子。頓時臉上也露出了笑意來。

“原來真的是史家叔叔啊。凝月還好嗎?她現在就在臨安么?”張若梅欣喜問道。

“在,在,她若知道此事,必開心之極。”史浩笑道。

旁邊眾人也都聽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大概便是當年史浩的老家明州為金人所破,史浩帶著家里人逃難的時候得到過張憲的幫助。張憲命手下兵馬將他們護送到了臨安,還安排他們在家中住了一段時間。史浩家中有個叫凝月的女兒跟張若梅年紀相仿,兩個人產生了一段小小的友情。只是很短暫,后來張憲蒙冤,張家遭難,便失去了聯系。

“真沒想到,先生居然和張家小姐有如此的一段淵源,哈哈哈,這可太讓人意外了。”趙瑗大笑道。

史浩撫須笑道:“可不是么?誰能想到?當年若不是張統制派兵護送我一家到臨安,兵荒馬亂的,一家老小怕是要死在路上了。這番恩情,我一直銘記在心。張統制蒙難,我每思此事引以為憾。誰能想到今日居然遇到了張家若梅小姐,這簡直太讓人歡喜了。”

趙瑗還從來沒見過史浩這么高興的,史浩平常穩重沉靜,嚴肅自持。此刻卻喜形于色,可見他是發自肺腑的開心。

“這世界太小了,真是沒想到。”方子安在旁呵呵笑道。

張若梅連連點頭,臉上笑意盎然。

“若梅小姐,你可真是厲害,敢于行刺秦檜。真是讓人驚訝的很。本王對張統制一向欽佩之極,當年他蒙冤受屈,本王痛心疾首。好,很好,張統制后繼有人,我很是高興。”趙瑗高興的連聲說道。

張若梅輕聲道:“多謝王爺,希望王爺能早日為我爹爹和岳元帥他們沉冤昭雪。若梅自己確實殺不了秦檜這奸賊。”

趙瑗點頭道:“你放心,但有本王能執掌權柄之日,必殺秦檜,為張統制和岳元帥他們平反昭雪。”

張若梅點頭道:“我記著你這句話,這么多人聽著,你到時候可不要抵賴。”

趙瑗指著自己的鼻子道:“我像是要抵賴的人么?”

張若梅道:“世上的事可說不準,我遇到很多人都說欽佩我爹爹的是忠良之臣,是大英雄。可是他們不也只是口頭欽佩而已,并沒有付諸行動。所以,口頭上的話是不能信的。”

趙瑗楞在當場,愕然無語。史浩大笑出聲道:“若梅小姐快人快語,毫不矯情,這才是將門虎女之風呢。王爺都被你說的無言以對了。”

方子安忙苦笑著打圓場道:“若梅八歲便入武夷山拜師學藝,十年未曾出山走動,故而對人情世故有些不夠圓通,還請王爺和史先生不要見怪。”

趙瑗呵呵笑道:“我怎么會見怪,她說的也是對的。說一

133 毒四娘報仇

客棧大廳所發生的舉動皆在毒四娘的監視之中,見到事情已經敗露,毒四娘沒有任何猶豫,準備手刃仇人。

“老家伙,可還記得我?”毒四娘一聲歷喝,飛身從二樓一躍而下。

鏜!

搜查使皆抽出兵器盯向四周,沒有想到在這里還能遇見埋伏,待看清來人之后,為首的搜查使一臉疑惑,因為在他的影響之中并沒有見到過此人。

“大人,這?”為首的搜查使恭敬的向身旁的年青人詢問道。

年青的搜查使將自己已經失去皮肉的左手背在身......

剑光一闪,削去了她头上一片头雪道:“我不知道是应该解开你

包文春终于回到久别的教室,却看到自己的位置上坐着个生面孔,这个家伙自己认识,叫李卫红,是从永兴乡中学转来的学生,将来还是王思楠的对象,多年以后,两人生了一个孩子后,又离婚了。他父亲是个村小学校长,许诺给王思楠一个民师指标,结果到最后也没有如愿,反倒是他自己成了教师。

带有附加条件的爱情,注定不会长久。王思楠想脱离农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想法是没错的,但不应该成为被要挟的条件。包文春对他就不客气了,抓住他的领子拎起来掼到后面空地上,把他的书籍砸到他身上,撒落一地。他还想炸刺,起来说:“你怎么打人?”

包文春站在座位上说:“我打你了吗?你去告老师吧!我的书包里有许多稿子,你给弄哪去了?找不到的话,你还是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吧!这是我的座位,不管我在不在,都得放那儿!故宫里已经没有皇帝了,他的椅子你去坐坐试试。”

李卫红爬起来,见同学们都在看着自己,恼羞成怒,就说:“我去找校长。”

包文春说:“去吧!去吧!班长,我的书包呢?你是怎么当的领导?这位置有人,你没说吗?”

毛忠民说:“他是校长送来的,说是先坐着,回头就给安排桌子,结果——”

校长拎着包文春的书包来了,笑着说:“包文春同学回来啦!好!快考试了,赶紧复习吧!既然来学校了,就得遵守纪律啊!班长,找个同学过来,给李卫红同学抬张书桌来,这事儿我给忘记了。”

李文超伸头悄悄说:“李卫红的老子是村小学校长,和傅鸿才校长是熟人!那小子很烦人。”

故宫里已经没有皇帝了,他的椅子你去坐坐试试!这句话当天就传遍校园,成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的另一种说法,很快就成为街头大人小孩都说的口头禅,成为一句经典语录。

这句话和‘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你妈贵姓!’等等句子,歧义色彩很浓郁。

重返校园,包文春觉得有许多事要做,浏览下丁香的课堂笔记,又看看学习较好的孟凡瑞的笔记,觉得依旧课程是幼儿园水平。自己已经能设计机械图纸了,这里还在科普力的方向。自己设计的新型简易式电饭煲电风扇图纸都画好了,他们还在学习焦耳定律、热功当量。

一个下午,把练习册答案写完,交给班长检查,然后专心制定自己的写作计划。繁忙劳动中,总会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一些久封的记忆被激活,好记性不比烂笔头,就写了十几页文字,记下一些文字标题,歌曲标题,以及需要尽快赶工补充缺勤的文字。

放学了,丁香眼睛看向黑板,低声问:“哪里吃饭?”

“当然回家吃了,三哥做我的饭了吗?”

丁香没有说话,起身走了,包文春连忙跟上,李文超在后面喊:“春哥!给你留块锅巴啊!”

李道虎几个簇拥着周小粒走过来,看见丁香和包文春,连忙站住,喊:“嫂子好!春哥!回来了!”

丁香看了几人一眼,没有回答就走了。

包文春想起当初田小田和潘小庆给自己带来纸笔的事,就说:“周六中午,你们等我一起吃饭哈!我带你们下馆子吃烧鸡。”

潘小雷不好好学习,却在看西游记,包文春就想起太多故事,说:“嗯!这个好!这个作者的物理水平也不低啊!不然吴承恩也写不到这么合理巧妙!”

说相声总会有捧哏的,李文超就很在行,立刻问:“春子,哪里巧妙了?你就解释一下吧!”

“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为什么不能烧化猴子?想过没有?那炉子烧的所谓的三昧真火肯定是煤,不是焦炭!煤的燃烧值大家都知道,最高只能达到一千二百度,猴子是什么体质?石猴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当然是石头了,石头的主要成分是什么?二氧化硅啊!它需要一千六百度的熔点啊!怎么烧得动?如果是焦炭,那就肯定是琉璃猴了!”

“那为什么练成了火眼金睛?”

“局部玻璃化啊!”

“那为什么炉子爆炸了呢?” 所有人都在听着,李文超继续问。

“炼化石头,除了二氧化硅还有什么?碳酸钙和二氧化碳啊!炉子密封着,气体膨胀,你说会不会爆开?”

这个故事令大家记忆深刻,关于它的理化反应方面试题,就没谁再出错。

丁香的房子重新开始建设,老任就在工地吃饭。王芙玫的肚子已经挺出来了,坐在后院的砖头上择菜,看着工人忙活。丁三变得勤快多了,忙着自己做饭,还在工地上帮忙。见到丁香和春子放学回来,就连忙去端菜盛饭。

老任和老丁坐在一边,看见包文春走过来,就说:“你小子这下出名了!替徐书记的女儿出头,还真会瞅机会啊!不过下手也太狠了吧!现在还有十几个住院打石膏的!”

包文春就不乐意了,说:“那你看见我的伤口没有?钉耙刨在这里,还叫着要打死我,我没有打他们脑袋,已经是很客气了,脑袋骨头不比小腿骨结实吧?不然死上十个八个很容易的!”

老任不说话了。老丁说:“他们向我求情,说两万多块修车费可以给你凑出来,能不能把人弄出来?”

包文春说:“车是他们砸的,拿不拿修车费和我没关系,那辆车属于广播局,我不要了。广播局不让他们赔最好。我也不是法官,怎么判由法官定罪,他们就是无罪释放,我也没意见。我也亏啊!连个医药费赔偿都没有,我是正当防卫,这事儿没完!我不能白白吃亏!”

陨月禁地内部,阴云密布,天日不见。

禁地之外,太阳高照,炽烈灿红。

晴朗天空,一片湛蓝色,只有一小块区域,白云朵朵。

朵朵白云深处,赤阳帝国的国师大人,以白衣少年形态的阴神,时刻关注着下方动向。

在封天化魂阵没有彻底形成前,他隐约感应出,异常空间动静。

可很快,那空间动静就消失无影。

之后,那座旷古烁今的封天化魂阵,又在吞没充盈魂能后,再次合拢。

即便是他,再次凝望下方,所见的,皆是灰色云层,覆盖下方天地。

其魂......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战魔皇(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世的神话我来复苏

野鹤归云

异世的神话我来复苏

千羽兮

异世的神话我来复苏

不乐无语

异世的神话我来复苏

青红妖怪

异世的神话我来复苏

天地知我心二

异世的神话我来复苏

蔓妙游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