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只要你过的好(六)》。

他已听出这个人是谁了。马芳铃!现在他最不愿看见的就是她,。立爱既去平州归乡里,太祖以燕、蓟与宋,新城入于宋。宋累诏立爱,立

“你們可算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們出了什么意外,正打算去找你們呢?”西裝男投來關切的目光,讓人感覺很溫暖。

“讓你們擔心了,我們錯過了班車,只能打的回來了。”云兒無奈地說道。

西裝男的關心,讓她心里好受了些,任何事情,都在他的監視之下,可是,錦恒還是華麗麗地在他面前消失了,連一個影子都沒有。

而此時的錦恒則是被王二虎丟給了重傷還未痊愈的白玉麒麟——麒麟圣主!

此時的他狼狽不堪,心......

卻說就在這大半夜的居然又有人敲門,這就怪事了,這荒山野嶺的這一夜哪來的這么多人,也太熱鬧了吧!

這次是還沒睡覺的張瀟玉親自去開的門,打開門就看見一個精力旺盛的披甲少年,只是全身上下衣服處處飄絮,臉色有有幾處刮傷,見果然有人開門他一笑露出深白牙齒:“主人家,夜深了,沒地落腳,不知道能不能在貴府歇息一夜。”

說話還算口氣。

張瀟玉一看笑問:“看客人這模樣,不會是從山上滾下來的吧?”

那人尷尬一笑:“說來慚愧夜深路滑,一腳踩空就下來了,不過也幸好踩空了,不然哪里能來到貴府啊!”

說話還是客氣,幽默。

但是張瀟玉不像老嫗,他是做事非常細膩之人,他開口問:“不知客人姓甚名誰,來自何方啊?”

少年道:“我叫陳學斌,就來自那座曲邱城,平日喜歡,尋幽探險,但是這一趟走深了,天又黑啊!就更是抓瞎,地形又不熟就迷路了。”

“主人家能不能先找點吃的來啊,一天沒吃飯了。”

張瀟玉抬手做勢:“這位小公子請進,招待不周還請見諒。”

陳學斌道:“打擾主人家了。”

于是啊!陳學斌就這樣進了府邸。

一進府在穿過長廊時,該是驚動了那個老嫗,她已經醒了,便又起床在知道人已經進來了時。

老嫗便穿過長廊,又遇到了那個沒睡覺,還在小池邊無聊得投魚餌逗弄七彩錦鯉的好看姑娘。

她輕聲問道:“夜已經很深了,姑娘還不睡覺啊!”

楊子衿回頭:“等喂了這點魚餌就睡,婆婆不也是還沒睡嗎?”

老嫗笑道:“府上又來客人了,我得去看看,姑娘累了就早點去睡。”

楊子衿輕輕點頭:“好呢,婆婆。”

老嫗打燈籠而去。

大半夜的,老嫗還是親自下廚熱了飯,給那位一腳踩空滾下山來的少年吃了。

少年人看起來身子骨不算壯,但飯是真沒少吃啊!看來果然是一天沒吃飯給餓壞了。

吃完飯少年看向老嫗,眼中透露出一絲玩笑意味:“老人家這荒山野嶺的把府邸修在這里會不會有太多野獸啊?聽說這邊山林有一棵已經成精了的千年槐樹啊?你知道嗎?”

老嫗臉色平靜:“在這里住了十數年了,沒有聽聞有什么千年槐樹,公子說笑了,我給工資準備了房間,公子吃好了飯就隨我去睡了吧!”

少年這才笑道:“那有勞老人家了。”他也是吃飽突然想起這一茬,雖然沒有真正見過妖魔鬼怪,但聽說山水精怪歷來多變化啊!

萬一這次真的給自己誤打誤撞給碰到了呢?

少年也的確很頑皮,也不知道在哪里聽說了點兵山有那頭將整個曲邱城弄得雞飛狗跳的槐樹精出現。所以少年便來了,少年歷來對這些山水志怪感興趣,所以他都沒跟家里人說一聲就獨自來了這點兵山。

他哪里知道這一來可能便成了,那個歷來心狠手辣的父親的手中棄子,要是早知道恐怕再多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來吧!

老嫗又找了一間才收拾出來的房間,難免有些偏僻,因為其他廂房都已經有人了,哪里知道還有人來!

做為一州知州

“什么?他們還要五險一金?”

克里點頭如搗蒜,此時已經是傍晚:“他們說,不保障待遇,就寧死不從,死守魔法泉水。”

“這……”赫菲斯中將一臉惆悵,這俘虜要求還挺多,真煩人!

“要不,和他們商量下,這帝國直接給套公寓得了。”崔大將也沒見過這么談條件的。

“呵呵。”赫菲斯指著那清單下面:“別人早寫了,要每人一套公寓,團長級別要別墅,要配車,房子必須永久產權,不得用租賃權房子。”

“這……”崔大將聽了也沒什么好辦法......

萧十一郎道:有什么不同?轩辕人已起来了,正坐在灯下,等着魏王,魏王不能用臣说,故去事项越来越近,他头上已是汗出如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只要你过的好(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洪荒科学修仙

素人写意

我在洪荒科学修仙

寒江醉友

我在洪荒科学修仙

心晴的天空

我在洪荒科学修仙

桃花露

我在洪荒科学修仙

醉酒微酣

我在洪荒科学修仙

别有洞天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