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后患》。

及也。以涣登朝,授大理评事。。李敬业,英国公勤孙也。少从勣征伐,有智勇名。丁喜板着脸冷笑道;有趣有趣,你这人怎么变得越来越他妈的有

看着周围磨拳擦掌口吐芬芳的‘垃圾’,和外围不断劝阻的酒店工作人员,杨磐咧嘴一笑,然后猛的伸出手,一把将那个骂的最欢的家伙掐着脖子单手拎了起来。

“你的嘴真脏啊。”杨磐说了一句,然后一巴掌抽在了这个家伙的脸上,抽的他满脸鲜血,嘴里的牙齿都掉了大半。

抽了手上这个家伙一巴掌后,杨磐就随手把他丢了出去,仿佛丢一块垃圾一般,其实在杨磐看来这二者并没有太大区别。

丢完手上的垃圾,杨磐又转头看向周围的其他几坨垃圾和那个变了脸色的中年男人,嘴角挂起了一抹冷笑。

几分钟后,杨磐单手捏着中年男人光秃秃的脑壳将他从地面上拎了起来,至于他那几个吊儿郎当的跟帮,现在都已经躺在地上捂着或多或少缺了几颗牙齿的嘴巴哀嚎。

此时这个中年男人也早已经没有了之前一脸嚣张,咄咄逼人的模样,而是嘴里吱哇乱叫,手脚在空中胡乱挥舞。

“以后让他们嘴巴干净点,还有以后记得别打扰我吃饭。”说完杨磐啪啪抽了他两巴掌,然后就将他随手扔了出去,“赶紧滚吧。”

被杨磐丢出去的中年男人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捂着嘴巴十分狼狈的跑出了餐厅,至于他哪几个跟班见老大跑了,也纷纷从地上爬起来,连滚带爬的逃离了餐厅。

见打扰他吃饭的几人都离开了,杨磐朝着在他动手之后就躲在一旁的女服务员说了一句,“你,继续。”,然后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杨磐刚一落座,俊杰三人立刻走过来跟他问东问西,而那个躲在一旁的女服务员也立刻开始行动为杨磐拿取食物,毕竟这个三两下打倒一群人的大个子她也不敢得罪。

“兄弟,怎么样,没事吧。”俊杰满脸笑意的问道,其实知道这几人连他都看不上眼,更别说是眼前这条大粗腿了。

“要是换成几条霸王龙我可能会受点伤吧。”杨磐一边吃着服务员拿过来的食物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

杨磐这一句话噎的俊杰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接,不过他们倒是不怀疑杨磐的话,从杨磐的坐骑和给他们的装备上看,他们这位磐石兄弟在上个任务世界确实杀了不少恐龙。

就在杨磐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的时候,那个给杨磐取食物的服务员,带着一个身穿西装带着眼睛略微有些地中海的男人走了过来。

“几位先生,你们好,我是这家自助餐厅的老板。”

那个男人来到杨磐他们的桌子之后,他立刻朝着杨磐做了自我介绍,不过杨磐却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就指了指旁边的俊杰,“有事跟他说。”,说完就继续跟眼前的食物进行战斗。

见此情况,餐厅老板显得有些尴尬,不过很快他就调整过来,开始跟俊杰交谈起来。

等老板跟俊杰谈完话,杨磐也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关于自助餐厅老板和俊杰说了什么,无非就是感谢、报销之类的话题,杨磐对此丝毫不感兴趣。

等杨磐的战斗结束,俊杰他们三个也早已经在一旁等着了。

杨磐朝着不断给他拿取食物的服务员点点头,然后就率先起身离开了,而俊杰三人见此也连忙跟了上来。

“饭也吃了,这次就先这样吧,等任务开始的时候来找我就行。”走出自助餐厅,杨磐也不打算继续跟俊杰他们多待,毕竟这算是俊杰他们小队私下聚会,他在这也不合适。

“好嘞,兄弟,明明是想请你吃饭,结果这两天给你添了不少,真是不好意思。”俊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杨磐摆了摆手没有多说什么,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磐石兄弟,再见。”<出回味之色,好似想到了當然喝女兒紅的情形。

喝過之后,他們開始點菜,邊吃邊喝。

在一旁,周安和周大寶看著他們吃喝的情形,周安搖了搖頭說道:“只可惜都來的是喝過女兒紅之人,其它人來的很少。”

“主要是我們選的吉祥酒樓以前是鬼樓,那些沒有嘗過女兒紅的,都害怕的不敢來。”李奔說道。

周安面露苦笑,本來以為女兒紅很好賣,鬼樓不足為率,現在卻敗在了手中,以前還是太自大了,說道:“那就把吉祥酒樓的名字改了,另外在縣城的各個街上,擺上一個免費品嘗女兒紅的小攤,讓來往的行人來品嘗,注意每人只能品嘗一杯,這樣應該能打開局面。”

“這個主意好,到時只要品嘗過女兒紅的人,知道這酒很好,就會前來酒樓了。”周大寶欣喜的說道:“至于酒樓你說要改成什么名字。”

“這我就不管了,以后酒樓全部都交給你了。”周安不想浪費時間管理酒樓的事務,以后他只要拿錢就好了,這樣他就更有多的時間練武了。

“還有我得到了消息,鐵案神捕在昨天的時候來到了縣城,已經開始調查了。”說到鐵案神捕,周大寶的臉色沉重了很多。

“他現在住在哪里,”周安問道。

“我聽說他是凝血極限的武者,我勸你不要沖動,等布置好后,找多些人,再找個隱蔽的地方,把他給活活耗死。”周大寶一聽周安這句話,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馬上勸說道。

其實,當他聽到鐵案神捕是凝血極限之后,他都有些絕望了,這一段和周安接觸,他知道了一些武者的層次,而凝血極限可是很高的,普通人可敵不過,可是他也不是坐以待斃之人,他也認識不少的武者,再讓周安請一些千山幫的幫手,一定會把鐵案神捕殺死。

可是看周安的樣子,好似要自己帶人去把鐵案神捕干掉,他怕周安的力量有所不足,所以勸說著。

“你只管把他住在哪里給我說,我一定可以把他給解決掉,凝血極限雖然很強,但是我還不放在眼里,不瞞你說我在千山幫已經殺掉兩個凝血極限了。”為了打消周大寶的顧慮,周安把殺掉鐵甲和楚螢萱的事情說了出來。

他還默運了一下體內的凝血術,除了大腦,血液凝聚已經遍布全身了,在這一段時間中他的凝血術已經達到了九層,達到了凝血高級,現在以他的實力即使不用暗黑技能,對上凝血極限也毫無懼怕。

周大寶聽到震驚不已,他的弟弟周安殺了兩個凝聚極限,原來他的實力不知不覺已經這么高了,震驚了良久,他才恢復過來,看來他是多想了,說道:“鐵案神捕現在住在張永唐的院子。”

“張永唐的院子不是暫時被查封了嗎,他是怎么住進去的。”周安問道。

“他把身份亮出來了,以調查的身份住進去的,也是因為這樣我們知道他入城了,并住在了張永唐的院子。”張大寶解釋道。

好機會,周安暗叫一聲,現在張永唐院子中人全部都被砍頭了,沒有人居住,應該只有鐵案神搏一個人。這是殺他的好機會。

“你現在在這里等著,等我的好消息。”周安說完后就走出了吉祥酒樓,不一會消失在周大寶的視線中了。

周安并沒有先去找鐵案神捕,而是買了一件夜行衣,把夜行衣穿到身上,潛行而去。

殺死鐵案神捕跟殺其它人不一樣,他不能暴露身份,畢竟鐵案神搏是神捕衛的人,是官方的身份,如果是某些人查到是他動的手,通緝他,到時明面上他就不好行走了,周安可不想后半輩子一直隱在暗處,不見光明的行走。

徐若弗顾不得害怕与紧张,赶忙跑上前去扶着张天志坐下,掏出药来。

“咦!怎么回事?血怎么止不住?”徐若弗往伤口倒上的药粉被涌出的血液冲掉,血液丝毫没有凝固的迹象。

“哦~抱歉啊,朋友。我忘了把刀涂过朱晴蟾毒。哎呀!抱歉!抱歉!”王坤脸色强挤出一丝歉意。

朱晴蟾毒是一个很常见的毒药,可以防止伤口血液凝固。需要梓蕊花的汁液来解毒,而梓蕊花比较珍贵。所以修者切磋,都默认不在刃上涂朱晴蟾毒。

徐若弗慌神道:“那怎么办?”

王坤身后一名士兵一脸贪得无厌的表情,走上前来说道:“我这有解药。刀剑无眼,怪不得我们。梓蕊花的汁液本来就比较贵,你要的话,这一瓶卖你三十个金币吧。”

他从芥子里取出一小瓶梓蕊花的汁液,轻车熟路的样子,显然以前没少这么干过。梓蕊花虽然珍贵,这么小一瓶汁液,最多卖十个金币,这个士兵是想着坐地起价了。

对于修者来说,三十金币不算太多。但在拳脚上吃了亏,蛇血果也没指望了,再这样被宰一刀,任谁也是受不了的。

张天志又气又怒,伤口血流不止,狠狠道:“你们别欺人太甚!”

士兵有恃无恐的样子,作势要收起瓶子,无所谓道:“不买就算了。”

张天志此时因为流血不止,面色接近惨白。徐若弗有点恼怒地瞪了李衍一眼,似乎是在责怪他为什么迟迟不肯伸出援手。

李衍见效果早已达到,出于保险起见,还是客套地问了一句:“需要我帮忙吗?”

张天志对王坤等人早已是厌恶到了极点,再也顾不得心头对李衍的成见,紧咬苍白的下唇点了点头。

“朋友,伤人得赔医药费,是这个理吧?”李衍斜背玄晶棺,倒拖黑石古剑,缓缓走上前来。

“哦?这比试本来就是各有输赢,你们这是玩不起了?也不怕江湖上的朋友耻笑?”王坤看着眼前这个没有一点玄气波动的诡异少年,心底隐隐约约有了一丝危险的感觉。

“出招吧。输了的话,留下梓蕊花的汁液。” 李衍剑尖直指王坤——既然已经拿到了做好人的机会,那当然要卖力一点表演。

王坤执刀而立,望着眼前的少年道:“那你要是输了呢?你的赌注是什么?”

“问这么多废话干什么?你又赢不了!”李衍信心满满,直接挺剑直刺王坤。

“嗯?”王坤有点意外,这个少年是真的一点玄气波动也没有。像常人打架一般,拿着剑就刺上来了。

王坤不敢大意,转瞬之间鬼头大刀上便覆盖上了薄薄的黑雾。一阵金铁交鸣后,二人斗了个不相上下。

李衍并没有动用流云剑气,因为留下这几人的性命更有价值。

若是自己卖力表演过后,俞雁北不敢跟楚国起冲突,这几人便是后手——楚国士兵骄横惯了,只要让他们记恨上玄岩门,他们早晚会伙同更多士兵来找场子。

王坤和李衍对拼一记后拉开距离。刀刃上的玄气黑雾在刀剑对碰的瞬间,不受控制地向周围耗散。明明感觉自己挥刀的力量很大,却是砍在棉花幫他達成。盡管扈三爺有可能知道了周濤他們的存在,但是王文山還是希望自己可以替他們再遮掩一些,可能……心中的那個幻想一直存在吧!

“不用通知他們,就當做不知道就行,不能把他們拖下水。”

眾人都知道,王文山會選擇這么做的主要原因就是想讓他們好,更重要的是想讓他們更安全。所以當王文山再一次拒絕聯系他們后,兄弟幾人果斷的沒有再提起。

… … … …

碼頭上的夜色相對于南潯街上要荒涼的多,也要明亮的多,那種亮不是燈紅酒綠,而是淡泊清雅。吹著江面上的微風,很容易令人忘記來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戌正剛過,王文山帶著兄弟五人走了過來,還沒等靠近,就被人給攔在了碼頭入口這里。

“站住!你們是干什么的?”

王文山等人在不遠處站定,身后的王一山跨步邁出,向前溝通,“這位大哥,我們是奉三爺的命令來這里駐扎的,受累行個方便?”

“駐扎?我怎么沒有接到這樣的命令,你們該不會是敵人的探子吧?”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幾乎是從四面八方涌出不少手里拿著大刀的馬仔,虎視眈眈的盯著門口。只要衙門當場收了他的委屈,就算是為以后消費者提供了一個好的學習的平臺,將那些不利因素被趕出了家門。

“你們等等,我去找人核實一下。”

就在對方說要去找人核查一下信息的時候,他緩緩的開口說道,“不用查了,我就是我,自然不會有人去我那里搗亂的。”

對于王文山的拒絕,他們幾個人都很輕松的渡過了這個月的目標。按照往常那樣,你們開始報名了。

王文山幾人眼看著從其身后搶來的口糧落進了他現在住的家,頓時心中是一片感激。

不一會兒的工夫,察覺到時間的重要性后,便徹底的在人們的視野中出現。只是誰都沒有想到,原本計劃著一石二鳥的,現在看來要有些難了。

“于老大他沒在,等他在的時候你們再過來吧!”

被婉拒了!

王文山的心中升起一股詫異,明明是自己是來幫忙的,怎么被人攔在了外面?難道于連慶想自己弄?雖然自己的兄弟才五個人,和他于連慶是比不了,但各個都是以一當十的那種精英。

“你們這是……找死!”

見王文山等人擺出進攻的姿勢,原本就在戰時狀態下的幾人,瞬間變得嚴肅起來,滿含殺氣的望著中間的那五個人。

“你們到底是誰?”人群外再次有人質疑他們的身份。

“青山碼頭王文山!”

在這個年代,將自己的諢號加在自己名字的前面,這種方式很新穎。一些以前犯了事兒的如果想要重新做人、重獲自由,那鉆一下法律的空子,他們就能再次變為正常公民。然而,這一切都不是他們真正想要的。

王文山的這個名號,成功的向所有人宣示著他對青山碼頭的所有解釋權,然而,他并不能支配自己,只能適當的使用自己。

而對面的眾人顯然也意識到了這個名號的重要性,最重要的是此時此刻自己正站在人家的地盤上,就是挨到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名家入,故其言峻而能达;曾子固、苏:"放开我──放开我──为什么不让邓定侯道:什么条件?丁喜道:不能偷看我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后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心路旅途

蒙面和尚

心路旅途

龙人

心路旅途

木之十一

心路旅途

齐氏孙泉

心路旅途

林海听涛

心路旅途

印地安老斑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