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金子一般闪亮的生物》。

太宗率兵略徇西河,将至霍邑,会天久动地坐在那里,坐在又冷又潮的云雾中

紀繁塵等人無語了。

“葉楓你小子之前不是很囂張嘛!媽的今天怎么慫成狗了!”張云滿腔的憤恨無處發泄,氣得跳腳。

“紀少,你看這個慫包他……”趙飛弘同樣恨得牙癢癢,扭頭看向身后的紀繁塵。

紀繁塵何嘗不是被葉楓這種態度搞得窩火,但即便是他也不能在今天這種場合下太過放肆,只能壓住心頭的怒意,揮了揮手,冷笑道:

“哼!讓他過去,我倒要看看這個小雜種今天能夠測出什么樣的成績!葉楓,你不要以為這樣就算了,最后一項實戰考核你最好祈求老天不要讓我碰上你,否則我一定會讓你后悔這輩子投胎做人!”

張,趙,二人恨恨的讓開了路。

葉楓臉色平靜的走過了人群,不過,在他路過紀繁塵身旁的時候,卻是微微頓了一下,語氣平靜的只說了一句話:

“實戰考核,該祈求不要碰上我的人,是你。”

說完,他直直的走向了不遠處的天云問氣碑,剩下紀繁塵的嘴角狠狠的抽了幾下,轉身將自己的身份令牌拍在了登記臺上。

“給我登記,這個小雜種,我從第一輪考核就要死死的將他踩下去!!”

人群嘩啦啦的都圍了過來。

葉楓的不屑冷傲,紀繁塵的囂張霸道,都讓今天這一場大戲變得越發的好看起來。

人們的議論聲越發響了起來:

“那個葉楓,一副好神氣的樣子啊~~”

“那哪是神氣,我看就是慫,不敢接紀繁塵的招吧?”

“不好說啊,你看他那眼神,根本沒把紀繁塵放在眼里似得,說不定他真的有什么底牌?”

“有沒有,那就看后面的測試了,開始了開始了,葉楓的要開始第一輪測試了!”

全場有將近兩千多的好奇寶寶此時都圍在了天云問氣碑下,踮著腳尖看著巨大石碑下的葉楓。

旁邊一名內門弟子已經做好了登記,對著葉楓點頭道:“外門弟子葉楓,內門考核第一項——玄氣屬性測試,開始吧。”

玄氣屬性,乃是武者天生的武道天賦,一般的武者玄氣皆為白色,屬于普通玄氣,但一些天賦異稟的武者天生丹田帶有五行玄根,日后可以修煉更加強大的五行玄功,他們自是會得到天云宗更大的青睞與栽培。

天云問氣碑,有甄別武者玄氣屬性的神通,葉楓只要將自己的玄氣注入碑中,便會出現對應的結果,而這個結果將會直接關系到葉楓這次內門考核的最終成績。

葉楓自是對自己體內的金色玄氣充滿了信心。

他在數千雙目光的注視下走到了玄氣碑前,單手平伸,緩緩的放在了這塊巨大的黑色石碑之上。

他并不打算隱藏自己的實力,相反,在已經落后了八年的狀況下,他急需證明自己的天賦,好讓天云宗拿出全部的資源來供他修煉,加速提升修為,所以當下他立刻調動起了體內那金色玄氣,涌入到了石碑之中。

唰。

玄氣入碑,悄無聲息。

大伙一個個的屏住了呼吸,等了好幾秒鐘,卻是什么異動也沒有。

恩?

什么情況?

葉楓眉頭微微一皺。

天云問氣碑竟然完全沒有反應?

他再次催動金色玄氣,連他身上都泛起了點點金光,但偏偏奇怪的是問氣碑好似老僧入定一般,一直到半分鐘后才在頂端的位置綻放出了一道淡淡的白色靈光,便很快的沉寂了下去。

“外門弟子葉楓,玄氣屬性,普通二品,下一位!!”

旁邊的那名內門弟子,當場宣布了結果,引發了全場一片嘩然。

“切~~我還以為這個葉楓能有什么本事呢,到最后不過是個二品普通玄氣,白讓老子期待了!”

“真是奇怪了,那家伙身上明明有金色靈光啊,怎么還是個普通玄氣?”

“金光怎么了,之前還有人冒過七彩靈光呢,結果屁用都沒有,問氣碑幾千年啦都沒出過錯,這個葉楓,裝腔作勢罷了。”

人們紛紛搖頭,對葉楓大感失望。

而另一邊,紀繁塵一行人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葉楓,你個垃圾,我還以為你能有什么出息,說到底就是憋了八年的玄氣突破到了一脈玄境而已,本質上還是個廢物嘛,哈哈哈!”

那邊,趙飛弘笑得無比犯賤,一邊笑,一邊來到了問氣碑前,沖著葉楓淬了一口:

“呸!臭小子,你看著,小爺現在雖然打不過你,但我的玄氣屬性可是比你強多了!!”

唰。

說著,趙飛弘催動玄氣入碑,不消一瞬,竟是在問氣碑頂端衍化出了一陣小小的青色旋風,雖然微弱,但也清楚的顯示出了他玄氣的與眾不同。

“外門弟子趙飛弘,玄氣屬性,木系二品,下一位。”

哇!

這個趙飛弘這一席話聽到李狂的耳中,李狂頓時長嘆一聲,卻是如同秦輝所說,他和那個若靜之間相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正在此時秦輝頓時便看到了那坐在戰天臺巨石之上的錢見長老,之間秦輝眼中滿是憤恨,錢見之前所做的事情他就會永遠忘不掉。

此時的若靜雙手不斷的揮舞,那手中的兩把軟劍在他的控制之下,不斷的對著面前的內門弟子進攻按照內門弟子一瞬間就處于下風,顯然不是若靜的對手。

看到這一幕之后,若靜頓時長嘆口氣,不知為何他的腦中突然浮現出了秦輝的身影,隨后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

“如果這秦輝此時沒有被錢見長老坑害的話,恐怕在這宗門的選拔大會上一定能夠大放光彩,真是很可惜了,我若靜很少能夠遇到那樣的對手。”

就在這個時候若靜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讓他想起了那之前調戲他的秦輝。正在這個時候站在若靜對面的男子看到若靜此時的模樣之后,頓時身影一閃迅速的沖到了若靜的背后。

“和敵人戰斗的時候出神是最不好的事情,既然你分心了,那么就別怪我出手了。”

那男子氣勢洶洶在這一瞬間便揮舞著手中的,拳頭向著若靜擊打過去,看到男子的模樣之后,若靜一瞬間便緩了過來,只見他雙手,再次暗涌真氣,那軟劍以一種非常刁鉆的角度,瞬間便打在男子的身上。

這一幕來勢洶洶,那站在若靜對面的男的顯然沒有意識到若靜竟然能夠在分心的時候還能如此將他擊敗。

被若靜這一招擊中之后,男子身體頓時倒飛而出,直接落在了擂臺之下。

這場戰斗自然是若靜獲勝,若靜身為一個外門弟子,成功的進入到內門弟子當中。

此時看到這一幕之后,那坐在巨石之上的蘇老鬼頓時心中感嘆道:“靜靜的天賦,雖然很強,但是比起他的父親還是差了不少的,以他這種修為生活在朱雀城那種人心叵測的地方不知道一旦他的父親離開之后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場景。”

卻是如同心中所擔憂的,朱雀城看似表面風平浪靜,實則背地里暗涌波濤,每一個人,都在虎視眈眈的注視著朱雀城里的任何一個勢力。

“這若靜的天賦還是真的很高啊,在那種情況下還能夠發揮的如此得心應手,如果是一般人肯定是不可能的。”站在一旁的葉天頓時微微開口道。

這句話乃是在,秦輝和他們一同之后,葉天所說出的最長的一句話。

“哈哈,天臺哪里都是,反正我們又不去挑戰,這若靜就算他天賦再高也和我們沒有什么關系,我們今天來就是,僅僅爭奪一個內門弟子的名額而已。”

正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瘦小的人影從人群中擠出,來到這秦輝的旁邊,看到這人影出現之后,秦輝頓時臉色出現了一絲柔情,來人正是先前的林夕師妹。

“秦輝哥哥,我大老遠就看到你了,所以就過來了,你們啥時候過來了呢?”在開口說話的時候,林夕師妹更是臉色微微有些泛紅。

在這烈焰中呢說李狂和林夕的關系最為要好,在看到林夕的模樣之后,李狂頓時哈哈大笑,看著林夕開口道:“林夕師妹,你這句話說的好沒道理啊,我李狂的身子怎么都說都比秦輝要高大許多,為什么你沒有看到我而是先看到他了呢?”

“這個這個反正我就是先看到秦輝哥哥了嗎?”聽到李狂開口之后,林夕一時間不知道如何辯解,不過卻是如同李狂所說的那樣,林夕師妹先是看到的李狂然后才順勢看到了站在他身旁的秦輝。

看到林夕師妹此時一臉紅暈,尷尬的不知說些什么之后,那李狂再次哈哈大笑道。

“林夕師妹,你之前不是一直嚷嚷著想要見秦輝嗎?現在我把秦輝帶到這里了,你可算是開心了吧。”

“什么呀?我哪有說過這種話,肯定是你記錯了,李狂師兄。”

在李狂開口之后那些師妹臉色再次一變,整個人看起來10分的尷尬。

看到這一幕之后站在一旁的葉天,突然便明白,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來這林夕師妹對身旁這個秦輝有著愛慕之意。

正在眾人開口說話的時候,從旁邊頓時響起了一陣難以入耳的聲音。

“你們幾個給我閉嘴,你們的話還是真的多,也不看看你們一個個都是什么貨色,還想要進入內門弟子。”

聽到此人開口之后,秦輝眾人一瞬間便順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一眼看過去之后,秦輝頓時便認出了這個人正是先前若靜在追殺自己的時候突然出現的白衣男子。

“我們幾個說話和你有什么關系?”秦輝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開口,在當時那個白衣男子出售之后如果不是若靜,當時選擇離去,恐怕當時,秦輝自己就會被那白衣男子給打成重傷,更嚴重的就有可能,直接被那白衣男子給打死。

秦輝雖然不是那種惡意挑事之人,但是他卻是那種有仇必報的人。

“你只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先前的我能夠毫不猶豫的擊殺你現在的我,也是能夠如此,你可要考慮清楚了。”此時白衣男子一臉桀驁的開口道,在他眼中這秦輝只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

战东来目中杀机又现,手掌往外留香。楚留香问他:“有何贵干

白書所在的地方是一個林地的邊緣,距離沈深所在之處不到一萬里。

小半天后,沈深遠遠看到了上百人在激烈的撕殺中,花影宗的弟子也看到了十幾個,其余的好象都是久恒王國的修士。

看清楚百戰王國的修士數量超過了久恒王國數倍之時,沈深的眼睛剎那間就紅了。

這簡直就是一面倒的屠殺,特別是看到數十個煉氣巔峰的百戰王國修士毫不留情地斬殺了三個花影宗弟子后,沈深立即祭出了星痕,一招破空長驅直入,對著百戰王國之人當頭劈下。

沈深心中的戾氣完全激發了出來。

破空全力激發絲毫沒有保留,半空中漫天的殺勢鋪天蓋地傾淀而下,十幾個百戰王國修士來不及任何動作,就在刀氣中支離破碎。

四個百戰王國的煉氣巔峰修士一聲厲喝,立即轉身撲向了沈深。

沈深一言不發,星痕一轉,刀光聚成一束,猶如長虹一般地落在了人群之中,又是十幾個百戰王國的修士被劈為二半,沖上來的四個煉氣巔峰瞬間倒下了三個,唯一幸存的就是撲在最后的那個。

“這位朋友且慢……”

幸存的那個煉氣巔峰停住腳步后一臉驚恐。

沈深星痕又是一橫,直接掠過了這個修士的腰側,順勢又帶起幾人的半身,而后才長嘯一聲。

“你又算什么東西?”

激烈的打斗現場剎那間安靜了下來,沒有人見過如此兇殘的煉氣修士。

“是沈師兄……”

花影宗有弟子認出了沈深,立即驚喜地叫了一聲。

“別讓百戰王國的人走了一個。”

沈深看著現場留存的這些百戰王國修士,聲音中的冷然沒有一絲溫度。

“跟久恒王國拚了。”

一個百戰王國的煉氣巔峰修士眼見事情已無法善了,立即大吼一聲,沖向了久恒王國的人群。

“那也要看你有沒有命來拚。”

沈深同樣冷哼一聲,星痕再次橫空飛過,掠向了那個出聲之人。

破空和神識的疊加之下,那個煉氣巔峰修士只來得及跨出二步,就似陷入了沼澤一般,在星痕激發的刀氣之下,無聲無息地化為了一灘碎肉。

幸存的數十個久恒王國修士,轟然聲中,紛紛祭出手中的法寶砸向了百戰王國人群之中。

壓抑已久的殺氣沖天而起,不到二盞茶時間,戰場再無一個百戰王國的修士,而久恒王國的人,也只留下了寥寥二十三人。

“打掃戰場,我們先離開這里。”

沈深對沖上來的白書冷喝一聲,神識全開,八十里范圍內沒有一個人影。

很快,二十幾人在沈深的帶領下,在遠離這片戰場五十里外,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開辟了一個臨時洞府。

“沈師兄,你太厲害了。”

白書躬身一禮,一臉的崇拜和驚喜。

其他二十幾人也都上前紛紛感謝沈深的救命之恩。

原來這些人都是久恒王國的修士,有宗門、家族的人,其中更有幾個是王室中人。

如果不是沈深及時趕到,可想而知這些人將在小世界中無聲無息地死去。

“這些戒指全是百戰王國之人的,請沈師兄收下。”

白書抬手取出一堆戒指,看上去足足有一百多個。

“這個不急,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深隱隱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一百多人圍著幾十個人打,顯然不是偶然的。

“這些百戰王國的人,就是專門獵殺,不但可以輕松拿到令牌,還能收獲大量修煉資源。”

白書抱了抱拳,簡單說道。

“花影宗這次死了九人,其他人也都是久恒王國的,在小世界中一路過來遇上,組成了小隊。”

沈深沉默了下來。

這樣的事不僅僅是百戰王國的人在做,別的王國的人同樣也在做,只是百戰王國的人運氣不好,遇見了自己,否則,白書一行的結局同樣悲慘。

沈深神識一一掃過所有戒指,并沒有發現特別的東西,有一些陣法材料和藥材倒有些用處,玉牌倒有幾千枚,看來這些人收獲的還真不少。

“這樣,我取一千枚玉牌,還有些材料我也取了,其余的大家分了。”

戒指中光是下品源晶就有上百萬,算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更不用說眾多的法寶。

“沈師兄,這些東西本就是你的,我們收之有愧。”

白書急忙說道,其余人也紛紛表示不敢接收。

“不用爭了,就這樣分配。第一輪大比還有幾個月時間,我還是想說一句,如果真的不能力敵,保住性命才是第一位的。”

這次戰斗,沈深暴露了一部分實力,不想和這些人走在一起。

“沈師兄,我們……”

白書一臉焦急想挽留在升级的过程中出了岔子!”

  “玩家请注意,系统不会无缘无故发布任务,也不会故意隐藏任务信息,请仔细阅读任务内容,获得自己的见解。”

  “就四个字,英雄救美,你告诉我能悟出啥来?时间地点人物啥都没有……嗯?不对,英雄救美倒是有人物。”

  徐浪福至心灵,别说,还真有了点自己的见解,“这个任务,我接了。”

  系统闪了一下,消失在徐浪的脑海里。

  “英雄救美……如果我是英雄,那美人应该就是我认识的女人。”

  徐浪自言自语,脑子在快速地运转,“我认识的女人,秦小鹿?我今天确实给秦小鹿打过电话,难道这就是无意中触发的?”

  徐浪立刻给秦小鹿打电话:“秦小鹿,你现在在干什么?没事吧?”

  “没事啊,我正在所里值班,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又一个电话的。”秦小鹿反问道。

  “哦。没事,我这边刚刚关门,有没有兴趣来吃点东西?”

  “吃什么东西?不是跟你说了我值班呢,你可别让我犯错误,没事就这样吧。”秦小鹿说完就挂了电话。

  “不是秦小鹿。”

  徐浪用手机轻轻敲打着脑壳,“今天无意中触发的——”

  他眼睛一亮:“夏子琪,一定是夏子琪!”

  他立刻通过微信联系对方,可是,夏子琪信息不回,语音通话也一直没接。

  难道是手机静音在睡觉?不对,系统发布这么晚发布任务,夏子琪又是看到信息之后匆忙离开的,肯定是出事了!

  “人物是有了,那地点呢?”

  徐浪来回走动,心越来越乱。

  突然他想起自己身上还有灵官的分身,只是最近这分身也很奇怪,并不怎么出来刷存在感。

  但此刻,死马当活马医吧,徐浪在心里呼唤了起来:“灵官前辈,在不在?前辈?您还在吗?”

  

  “恁地聒噪,你才不在了呢!”灵官的声音悠悠地道,“啥事,快说。”

  “那个,我今天晚上跟一个叫夏子琪的姑娘接触过,你能不能根据我身上残留的气息,找到她的位置?”

  灵官的语气似乎有些勉强:“可以试试,但未必准确,因为你们在一起接触的时间并不长……”

  “100恐怖值。”徐浪很识时务。

  灵官也不差,立马就道:“找到了,大概的位置在清风岭,你先出发,如果距离再近一些,准确度会更高。”

  徐浪听到终于有结果了,松了一口气,换上衣服就冲出了门,开着他的皮卡,一路狂飙。

  幸好,清风岭并不远,在杨树镇的边缘地带,红绿灯也不多,原本二十分钟的车程,在徐浪的狂飙之下,十分钟就到了。

  “她在山上,气息非常微弱。注意了,山上有鬼。”灵官又开口了。

  徐浪一眼扫过去,自动开启了阴阳之眼,果然,山上有鬼的气息。

  “夏子琪!”

  徐浪大声地喊着,然后朝着山上冲去。

  似是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到,那鬼的气息瞬间变得有些混乱,然后朝另一个方向遁走了。

  “恁地愚蠢。打草惊蛇。别追了,直走,夏子琪就在前面。”灵官嫌弃道。

  徐浪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在灵官的指引下,找到了一处坟地,凭借月光,看到旁边还有一把锄头。

  “夏子琪就在坟墓里面,你要抓紧了。”灵官说道。

  “你是说她被活埋了?那鬼还能活埋人?”徐浪一边说,一边手中不停,拿起锄头就开始掘土。

  “你开了阴阳之眼,注意力都在鬼上了,其实当时还有一个人,人和鬼是一起的。”灵官说道,“行了,人我找到了,敌人也被吓跑了。能不能救她,就看你自己了。”

  “等等,你得先跟我说,哪边是头,如果挖错了,人都没气了。”徐浪用力挖着,打算先将地表上面的坟头掘开。

  但是他很清楚,掘开坟头的泥土之后,要先找到头部,若是错了,很可能会把夏子琪憋死。

  灵官丢下一句“涉及生人,自己解决”,就没了声音。

  徐浪郁闷。他一边手不停地挖着,一边动用了他所有的鬼神、丧葬方面的知识储备:“这个坟墓是依山而建,总不能让躺在里面的人头部朝着山脚吧?那头部应该和山顶相对,脚则对着山脚。”

  徐浪想清楚之后,对准山顶的位置,加速挖掘。

  很快,他挖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把土除掉之后,发现竟然是棺材的一个角。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金子一般闪亮的生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永夜追流

妖妖小麦

永夜追流

梁小已

永夜追流

死神钓者

永夜追流

咸鱼不是很闲

永夜追流

耀火

永夜追流

方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