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凶兽》。

陆小凤道:什么事?宫悲痛欲绝的家长,一边

看到叶风流说得斩钉截铁,艾拉杜又重新恢复了信心。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天空中如魔神降临的基多拉,又看了一眼张嘴对着天空不停嘶吼的哥斯拉,然后抱着黑匣子义无反顾的向着哥斯拉头部飞去。

  留给叶风流的只有他满是豪情的几句话:“我们的身体已经在超量的辐射下受到了不可逆的致命损伤,能够在临死前当一回人类的无名英雄,这辈子我总算没有白活!”

“朋友,我去将黑匣子送入哥斯拉体内,你来想办法拖住基多拉,为哥斯拉的爆发争取足够的时间,记住必须想办法阻止哥斯拉的自我阻断机制发挥作用。朋友,下辈子见!”

  叶风流对艾拉杜的背影挥了挥手,心中油然的对他升起一股崇敬之情。

  此时他已经开启了神级技能‘精神链接’,消耗神力与被他赋予了灵魂树种子的尚伊和鹰眼进行了精神链接,使得链接中的三人不仅可以进行信息和精神能量的相互传递,并且共享了各自的视野。

当鹰眼脑海中忽然出现叶风流眼前的画面,并得到叶风流发出的“开始行动”讯息时,她的震撼当真是无以复加。

如何在剧情中保持联络一直都是各轮回小队进入剧情世界后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但即使花费大量轮回点准备多种通讯物品,也不能保证在所有剧情世界的任何环境中都可以保证联络的畅通。

所以当叶风流施展出如此神奇的技能后,对鹰眼的冲击自然是可想而知。

“能拥有如此逆天技能和智慧,说他是轮回者中第一辅助也不为过!这样看来他的计划真的能够成功也说不定!”鹰眼眼中闪过一抹怪异的光芒,终于彻底放弃了就此逃走的念头,于是她在空中停住身形立即按照叶风流之前的布置一丝不苟的指挥身边众人行动起来。

  按理普通人类凭肉体所能达到天空的高度最大极限为7000米左右,因为那里的氧气已经及其稀薄,但是能进入这个剧情世界的众轮回者们其身体早已经突破了人类的正常范畴,所以在这高度依旧能够正常存活。

  只是在这个高度的天空,温度已经只有零下30度,而且风力也特别的大,为了不让寒冷的狂风将自己吹出骷髅岛的范围而莫名奇妙的被系统判定任务失败,所以天空中的轮回者必须时刻调整飞行方向,让自己始终处于骷髅岛的正上方位置。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保证无法分心他顾的尚伊和鹰眼能够顺利执行计划,其余六人分成了两组做为了她俩的辅助。

  耀西、吉赛尔和莫莫三人一组负责帮助尚伊保持在空中的位置不变,尚伊则乘机通过叶风流远程输送来的精神力完成了本次剧情世界中最后一次的神兽召唤。

于是巨大的金刚在众轮回者惊骇莫名的目光中陡然出现于万米高空,它一边向下坠落,一边张嘴吞下尚伊扔向它的巨人药剂(改),很快它的身体在下坠途中便开始再度急剧膨胀起来,转眼间就大了一倍有余。

  里奥、李辉和圆圆三人一组则负责辅助鹰眼,只不过他们在担负鹰眼空中飞行的同时,还需要负责稳定她的空中状态,以让她能够心无旁骛的执行超高空超远程的超级阻击任务。

鹰眼的目标正是哥斯拉身体内防止能量过激的阻断装置。她为了这一击将要动用压箱底的技能“死神之眼”,这是她每个剧情世界仅能使用一次的S级技能。

  原本这个技能因其视力的限。

“当然,我接受陈大将军的归顺,只是有些事情,还得再好好谈谈。”孙宇发现,陈洪进明显锐气已失,不由得感慨世道无常,之前在亭峡关时,虽然被自己给坑了,可终究是意气风发的。

“孙大人,想谈什么?我欲解散所有将士,卸甲归田,今后为一普通富家翁罢了。”陈洪进摇摇头,看看对面的孙宇,明显感觉自己老了,曾几何时,自己还不将对方放在眼中。

“如此良兵,就此解散,今后终日与农具为伴?况且他们可不是你陈大将军,家有良田千亩,不愁吃喝。”征兵也是要征的,还不如将这些人给挑选一番,再整编进各团,战斗力肯定比新兵要强得多。

“大人若是想收编陈某麾下将士,不妨将我儿陈河一道收了,那么此事易如反掌,况且孙大人一直称我儿陈河为贤侄,不妨提携一二。”陈洪进自己是不打算再战沙场了,可他儿子是个好苗子啊,若是就此回家种田,恐怕就废了。

“哈哈,陈大将军,你在这等着我呢吧。陈河贤侄,本官还得再思量一番,看看如何安置,不过陈其司,倒是可以考虑。”孙宇颇为看重陈其司,虽然个人战斗力不一定比得上陈河,但是作战勇猛,不怕死,之前为了陈洪进,屡次断后。

“其司在你手上?”陈洪进一愣,居然真被孙宇给拿了,怎么不问自己要钱。

“当然,本欲卖些银两,奈何陈河贤侄不接受,只能留作自用了。”孙宇双手一摊,如今这局面最好,若是真的将陈洪进给杀了,陈其司他还不敢用了。

“哎,也罢。孙大人是不是准备打造舰队出海?”陈洪进长叹一口气,陈河终日防着陈其司,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他截胡了,这就是命。孙宇绝不可能在军中,同时用陈河跟陈其司两人为将,那样必然导致军心不稳,既然相中了陈其司,陈河就没了机会。

“陈大将军倒是耳目灵通。”孙宇端起茶盏轻砸一口,话说本来该是四大家族,如今呐,就只剩三家了。陈家被剔除在外,陈洪进当面问起此事,还真有些尴尬。

“大海茫茫千里,其疆域远超陆地,舰队纵横四海,全部交由三大家族之手,大人信得过?我儿陈河,早年也曾纵横海上,况且与三大家族绝无可能混为一体。”既然军队没得机会,那就在舰队想想办法,总要再试一试才行。

“我已任命宋家长子宋无冕为水师校尉,若是陈河愿意屈就,可为其副手,领副尉之职。”孙宇觉得陈洪进说得对,若是自己不给他一些限制,以后难免惹出祸端来。虽说以后水师里面的士兵,全部由新兵营提供,可这些人,毕竟缺少经验。陈河就不一样了,跟宋无冕算得上是棋逢对手,自己若是用好此二人,足以高枕无忧。

“好,孙大人快人快语,本将这就下去,让所有将士卸甲归降。”陈洪进也不拖沓,下了决定的事情,就一条道走到黑,不再犹豫。

陈洪进下得城墙不久,整个队伍就开始将武器全部放在地上,互相帮助脱掉甲胄,等候上方剑州军的整编。

甘越带着他的五团,第一个下去,将清源军将士的甲胄武器全部收走,然后打开城门,清源军将士排好队,全部出城,接受整编。

整编足足进行了三日,剔除老弱以及不合格者,总共收编八千余人,因为额外成立第七团,准备交由陈其司统领,这剑州军目前依旧不满编。

目前剑州军全军有七个战兵团,一个辎重团,两个骑兵营外加亲卫营,总计兵力四万多。除了有兵团驻守的城池,其余各县也有少量驻军,大多以伤重退役的老兵为主,县衙征召一些青壮训练而成。

“卑职陈其司,谢过大人。”陈其司单膝跪地,将头埋得很低,他不敢相信,孙宇居然以他为第七团校尉。

从百姓的角度看,民以食为天,一边说道:这人的掌法我看也没

房门打开,围着围裙的董幂儿走了进来:“两个小家伙,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好久没吃阿姨做的饭了,我都快馋死了。”艾雪高兴地说。

董幂儿微笑道:“以后想吃就过来,不用管以辰在不在家。”

“好。”

两人下楼时,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可口的饭菜,木须肉、拔丝山药、糖醋里脊、红烧茄子……香气四溢。

闻着空气中弥漫的菜香,艾雪说:“阿姨,你做的饭越来越香了。”

“那你可要多吃点哦。”董幂儿浅笑。

“我都饿死我了。”趁两人说话的工夫,以辰已经溜到餐桌前,伸手向一块可乐鸡翅抓去。

董幂儿拍了儿子一下,催促他快去洗手。以辰一边应着,一边啃鸡翅往洗手间走。

两人无疑是饿了,坐到餐桌前就开始大快朵颐。

看着两个小家伙吃得那么认真,董幂儿不由地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对了,妈,我昨天穿得那身衣服呢?洗了吗?”以辰边吃边问。

“在洗衣间呢,还没洗,太臭了,泡一会儿再洗。”

以辰一惊:“泡了!”

“对啊,那么臭,不泡怎么洗?”董幂儿目光异样地看着他,“不能泡吗?”

“能,能泡。”

“阿姨,他可能是怀念垃圾桶的味道。”艾雪吃着米饭。

“快吃,胖死你。”以辰夹给她一个鸡腿。

艾雪冲他做了个鬼脸。

“汤好了,我去给你们盛汤喝,今天做的乌豆煲鲫鱼汤。”董幂儿笑着说,为此她还特地去买的眉豆,保姆王妈家里临时有事回家了。

十分钟后,董幂儿围上围裙,开始收拾餐桌:“吃饱了就去玩吧,不过有一点要记住,只能在家,不准出去!”

以辰摸了摸鼻子,心说您也太了解我了吧,我这还没说要出去呢。

艾雪起身,主动帮忙收拾碗筷:“阿姨,我帮你。”

董幂儿温和一笑:“小心点,别弄脏衣服。”

以辰眼珠一转,端起桌上收拾好的碗筷:“王妈不在,洗碗的重任就交给我吧。”

“洗完也不能出去。”董幂儿淡淡地说。

“那也洗。”以辰暗叹果然什么都瞒不过老妈。

看着以辰朝厨房走去,董幂儿满意一笑,继续擦拭桌子。

洗完碗,以辰向艾雪使眼色,两人悄悄走进洗衣间。

“衣服都这么臭,垃圾桶岂不是更臭?我真佩服你,勇气可嘉。”艾雪捏着鼻子,看着大盆里浸泡的衣服。

“怪不得我妈说我差点憋死,垃圾桶里不会全是泔水吧?”以辰翻着衣服,一想到自己扎进到了泔水里,他就反胃。

“找到了。”以辰摸了摸,从裤子里掏出一块黑色木牌,“居然没湿,木牌也涂防水胶吗?太奢侈了吧。”

艾雪接过木牌,左看看,右看看:“没什么奇怪啊,就是一块普通的木牌。”

“会不会是小剑的缘故?”以辰双手掏了掏口袋,左手拿出一把三寸长的小木剑,右手拿出一把同样长的小铁剑。

“你的意思是这两把小剑分别与两年前的怪病和昨天的怪事有关?”艾雪歪着脑袋,她大概明白了以辰的意思。

“我不相信这是巧合。”

找不出结果,以辰用水冲了冲木牌,和艾雪走出洗衣间。

手机的震动声响起,看了来电显示,艾雪一拍额头,美眸露出恍然之色:“我妈的电话!下午要和我妈去姥爷家,我给忘了!”

“正好,我送你回家。”以辰说。

“我看你是想趁机出去吧。”艾雪轻哼。

同一个小区,两人的家距离连一百米都不到,这时候献殷勤不用猜都知道他另有目的。

谎言被戳穿,以辰挠头一笑:“是有点小事要出去一趟,不过最主要的还是为了送你。”

“鬼才信你!先拿包。”艾雪哼了一声,朝楼上走去,边走边接通电话。

就在以辰准备了一大堆说辞打算说服老妈时,出乎意料,董幂儿准许了他的外出。

送艾雪回家后,以辰打车直奔音乐酒馆。

若昨晚发生的事都是真的,那么从酒馆的监控录像中一定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他这样想着。

半小时后,以辰推开酒馆的门。

服务员迎了上来,见是以辰,顿时惊讶:“是你!你不是失踪了吗?跑哪里去了?”

“这个……”以辰尴尬一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眼前的服务员正是接待他们以及转交给他木牌和纸条的那位。

“昨晚和你一起来的那位小姐在这儿等了很久,一直不见

“怎么辦?”丁染看了吳妍一眼。

吳妍想了想,把光劍拿了出來,光劍灼熱的劍光碰到藤蔓后,整個三米范圍的藤蔓如同被燙到猛的收縮起來。

“小心!”

見次異狀,丁染掏出了手槍,劉宇他們也緊忙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劉宇是肩扛火箭筒,周昌則是一把表面燃燒著火焰的匕首。

此時,那些收縮的藤蔓也發生了變化,它們變成了一只只像蛇頭一般的怪物迅速鋪滿了整個通道,吳妍冷哼一聲,一劍砍了過去。

“吱吱!!”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凶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七神序

一夜从灯

七神序

七年不痒

七神序

啊欢

七神序

萌俊

七神序

影竹月

七神序

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