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断云崖(八)》。

飞环韦七神色一变,长身而起,人?”顾棋道:“因为这人已变

三个废物!

  人群中的范云台看到这一幕恨恨的咬牙,但与此同时他眼中阴险的光芒更盛。

  “哼,好一个叶枫!”

  一声长啸,范云台走出了人群。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再次将污水朝叶枫的脸上泼去。

  “今天他们三人说你的话哪里错了?过去的你,何尝不是这么一个专横跋扈的狂妄之徒,没想到时隔多年,你不仅没有一丝悔改,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你刚才那些恶毒的话简直不堪入耳,这是对待同门应有的态度吗?”

  “是啊……差点被叶枫刚才的气势给镇住了!”

  大伙纷纷反应过来。

  叶枫太霸道了,一时间让人们忘记了这一切本就是叶枫的错,人家最多出来说了两句,又怎么了?

  范云台就是把握住这点,要把叶枫彻底抹黑:“叶枫,今天原本你若是好好给大伙为当年的事情认个错也就罢了,结果你竟然还如此蛮横,你这是要让我们所有人都憎恶你么?”

  真恶心的范云台。

  他肉体上无法摧毁叶枫,就是要从声望上打压,让叶枫彻底在天云宗失去口碑,无法生存。

  “云台说的好!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得到咱们的认同!”

  “对,我们不会接受叶枫,这样不讲理的蛮子,就该去面壁一辈子!”

  一声声的斥责随着范云台的挑拨再次爆发出来,像潮水般的将叶枫淹没。

  叶枫,在这一刻竟似真的成了全民公敌。

  若是换了旁人,面对千夫所指,此刻想必早已经是情绪崩溃,哪里还有脸在站在这广场之上。

  但叶枫却嘴角冷翘,横眉一挑,淡淡的看着范云台,看着对面所有人,轻轻开口:

  “所有人都憎我,那又怎样?”

  什么?

  大伙愣了。

  叶枫脸上的寒意更重:“谁又说想要得到你们的认同了?我叶枫是去面壁,还是参赛,还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

  “叶枫……你!!”范云台万万没想到叶枫竟然真的敢一人怼一千,藐视在场所有人的斥责。

  “我什么?”叶枫看着范云台,眼中满是讥诮:“范云台,你搞出这么多事情不就是想大伙讨厌我么?我也真的佩服你,廖迎春这样连话都说不清楚的人都能被你拉来充数,真是费心了……”

  什么?

  大伙纷纷看向了范云台。

  这事儿是他故意撺掇的?

  那这里面的味道可就变了啊。

  “你胡说!”范云台当然不能承认,义正言辞道:“叶枫,你明明就是犯了众怒,还在这里狡辩,你敢说你当年没有欺负过莫须眉他们?”

  “是,我做了。”叶枫怂了怂肩,直接承认:“今天再说什么也没多大意思了,你们讨厌我也罢,喜欢我也罢,我根本不在乎。至于当年的事情我是有错,誰若是心里还记恨我的只管来落云峰找我打架好了,我随时奉陪。但这种前前后后泼脏水的事情就没必要再搞了,听见了么,范云台,像个爷们用拳头说话吧!”

  说完。

  叶枫直接转过了身子,走回了原来的位置,抬头看天,不再说话了。

  这……

  范云台无语了。

  其他人也懵了。

  这就完了?

  怎么有一种好憋屈的感觉啊!

  明明是大伙批斗叶枫,怎么被他几句话就说成了自己不爷们了呢?

  可人旗子已经插下来了,谁不服,直接找他干架就是了,这时候谁要再多说什么不就真的有点娘了吗?

  妈蛋啊,真是好不爽啊!

  尤其是范云台,看着叶枫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偏偏被人家把话堵得死死的,咬牙切齿的半天,好容易范云台憋出了一句:

  “哼,叶枫,你就狂吧,我倒要看看没有咱们大伙的力量,你能够在猎赛里挨过几天!!”

  “肯定比你久就是了……”那边悠悠的一句,再次让范云台气急。

  “你!”

  “好啦!”这时,一直默默的在人群里没有说话的王猛终于开口了。

  “王兄!”范云台连忙拱手,以王猛如今的地位,几乎就是已经默认是猎赛选手的领袖,就算是他也得敬畏几分。

  “既然叶枫都已经说得如此清楚了,多说无益,他不在乎我们的看法,便让他自生自灭去吧,难道咱们还少不了他一个叶枫不成?”

  “王师兄说得好!”

  “就是这样,让他自己玩去吧,不要管他!”

  “等去了猎赛,看这货还能不能这么狂!”

  王猛到底还是有几分稳固大局的能力,一句话便算是将今天这初小小的闹剧划上了句号,但经此之后,原本就在大伙心目中印象很差的叶枫算是彻底败光了所有的人缘,正如王猛方才说的,在猎赛中的叶枫怕是真的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自生自灭。

  这样也好……

  远离人群的叶枫,此刻心中却是没有太多的波澜。

  这一切真的只能说习惯了。

  八年的苦逼生活,他遭受的白眼与奚落早已经让他p> “能的能的,兄弟你是有本事的人,一定能替沈蘭潔完成心愿,也能解了我這季悅酒店三年之苦啊。你要知道,沈蘭潔再鬧下去,我們家酒店真的只有關門歇業的份兒了!”

事關家族產業,張孝杰這個高傲的富二代也只能拍起徐浪的馬屁。

徐浪知道,眼下就算張孝杰不開這個口,他也得完成這事,畢竟答應了沈蘭潔。

于是他對二人說道:“我知道你們路子廣,如果一旦有陳仲偉的消息和線索,一定要提前跟我說。”

“這個當然的,不用你說,我都會交代下去,發動一切可發動的資源,去打聽這人的下落。”張孝杰表態道。

黃凱也道:“現在監控視頻里有他的影像,前臺也有他身份證的復印件,我想在東海市找個人,還是有辦法的。”

“行!”

徐浪一看手機時間,都已經凌晨兩點了,于是道:“不早了,我先睡個覺,天亮再回去。”

“要不要我帶你出去嗨?”張孝杰壞笑了一下。

黃凱瞬間跟打雞血似的,興奮道:“好呀好呀,云鼎會所又來了一批新妹子,聽說還有贊比亞跟南非的混血妹子,不如我們去云鼎浪一浪?”

“贊比亞跟南非,混不混血……有區別嗎?黃毛,你現在的口味我真是有點害怕。”張孝杰一臉鄙視地看著黃凱。

徐浪擺了擺手,婉拒道:“今晚實在太累了,你們知道的,跟鬼打交道,比跟人打交道更傷腎。”

“也行,那就改回吧,徐兄弟你先休息,有什么需要,你打電話給前臺小徐。”

說完,張孝杰拉著黃凱,先一步離開了房間。

徐浪送走了他們后,把門關起,然后一下子癱坐在大床上,說實話,剛才婉拒真不是矯情,今天被沈蘭潔折騰的又累又困。

趁著閉眼休息,徐浪的腦海里對今晚發生之事,做了一次復盤。

其他事都能捋得明白,但陳仲偉在跟沈蘭潔對話的過程中,提到了自己的父親。

這一點他有點費解。

陳仲偉是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自己藏在那里,才故意說出父親的名字,好引自己跳出來,好轉移沈蘭潔和葉飛宇的注意力嗎?

還是他真的就認識自己的父親,甚至跟父親之間還有交集?

對了,他最后說,跟爸媽在碎石山……

碎石山是哪里?他們在碎石山干嘛?會不會跟爸媽的意外失蹤有關?

疑云叢生,一頭亂麻。

琢磨著琢磨著,眼皮子漸漸重了……

……

……

一縷暖炙的陽光,透過酒店的玻璃窗,折射到徐浪的臉上。

睜開眼,醒了。

拿起手機一看,靠,都快十點了。

他簡單洗漱了一下,收拾好東西,就下來大堂退房。

前臺的徐經理已經下班了,換班的經理是個男的,白白胖胖的,笑容可掬,姓褚。

徐浪問褚經理,張孝杰起床了沒有。

褚經理笑著說,張總跟凱少玩到早上六點才回的酒店,估計這會兒正呼呼大睡。

徐浪一笑,看來昨晚這倆沒少在云鼎會所貢獻子孫后代。

他也不打算吵他們回籠覺了,給張孝杰留了紙條便簽,叮囑讓褚經理在轉交給他。

出了酒店,發現昨天傍晚是坐大巴車來市里的,皮開車還在游樂園里。

于是在馬路邊攔了一出租車回家。

快到游樂園,經過楊樹鎮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一事,讓出租車司機轉個彎,去了楊樹鎮派出所。

下了車,進了派出所的辦事大廳。

“徐浪?你小子怎么過了?”

是劉叔。

“劉叔啊,我過來找秦小鹿秦警官。”徐浪笑著招呼道。

“小鹿?你找她干嘛?”

劉叔突然反應過來,提醒道,“徐浪,你小子可別胡亂撩騷。”

“劉叔,你想哪兒去了?就她那武力值,我就算騷得起來,也不敢撩啊!”

徐浪欲哭無淚道,“我找她真有事。”

“這倒是……”劉叔也被徐浪給逗樂了,指了指辦事大廳左邊的走廊,說道,“進去之后第三個房間,她在值班室里整理案件材料。”

“好嘞,謝謝劉叔。”徐浪順著劉叔給他指的方向,很快就找到了值班室

篤篤篤——

“請進。”里面傳出了秦小鹿的聲音。

徐浪推門進去,只有秦小鹿一個人,正伏案謄寫材料呢。

“怎么是你?”她一見徐浪突然到訪,也有些驚訝。

“在市里辦了點事,回來路過楊樹鎮,就進來看看你,呃……順道也要跟你說一件事。”徐浪整理了一下措辭,說道。

“什么事啊?我趕著交那個‘性侵案’的材料,你說你的,我豎耳傾聽,好嗎?”秦小鹿一邊說著,一邊繼續伏案寫著她的材料,顯然這材料上面催得急了。

“嗯,好。”徐浪清了一下嗓子,說道,“我想跟你說一下林飛宇的事。”

吧嗒!

秦小鹿微微一顫,握筆的右手不小心一滑,這頁材料白寫了。

黑燕子微微一笑,道:寒舍就在先父在临终之前,才将这秘密告

小劉帶我走進公司,拍了拍手,讓正在工作的同事都停下手上的事。

“這位就是我們公司的副總,汪先生,大家歡迎!”小劉帶頭鼓掌。

以前我可是稱呼孟哥的,現在他真的就成小劉了。

大家一起向我鼓掌,不過更多的人是好奇,我這看著很小的樣子。

“汪總好年輕哦,有沒有女朋友啊?”有個妹子開起了玩笑,大家都跟著笑了起來。

“瞎說啥呢,小賈,你嚴肅點!”小劉立馬嚴肅起來。

“沒事,大家開心就好。感謝大家選擇公司,以后會讓大家知道,你當初的選擇是最明智的!”我微笑著。

“另外,現在是午飯時間了,今天我請大家吃飯。”我大手一揮,有人說,很多事情都是在飯桌上解決的。

大家歡呼一聲,就跟著我向外面走去。

公司人不多,編輯部、業務部、廣告部、營銷部、財務等幾個部門。

雖然五臟俱全,但是人少呀,剛開始么,一共就二十來個人。

我們就在公司附近的飯館定了三桌,大家吃的很開心。

做領導不能過于和員工疏遠,也不能太親近,要把握好那個度。

雖然前世我沒做過多大的領導,但是我見過呀,這總會學點么。

這以后還得繼續學習,提升自己,不然有時候裝不好,容易被員工看輕。

期間有幾個讀者員工,一直找我聊天。

畢竟大家年齡相差不多,喜歡和我聊盜墓故事的事情。他們都很高興能和盜墓作者在一個公司里工作。

愉快的聚餐結束后,我和小劉去了為我準備的辦公室。

小劉是申城一所大學信息管理專業的,畢業兩年了。對一些互聯網的事情還是了解的 ,也算是公司的元老了。

和小劉相處這么久,我覺得這個人可以用,至少目前是很合適的人選。

小劉告訴我威廉回米國了,說是很久沒有回家,去看看家人。

我知道他還是繼續在談融資的事情,畢竟現在互聯網公司很容易融資。

“咱們網站現在有多少注冊的人了?”這個我比較關注。

“截止昨天,我們統計已經超過一百萬人了,這個數據還在增長。”小劉想了想告訴我。

有一百萬了?我很驚奇,這都比小馬哥的qq注冊人多了,畢竟他那個現在還只存在于即時聊天,業務比較單一。

“對于這個注冊人數,你讓人做一個指數表,我們要實時觀察,每周發給我一次。”我對小劉說道。

“還有 ,要對注冊的這些人進行分類統計,比如他們大都是什么職業、受教育程度、每日上網時長、經濟基礎如何等等,這些在注冊的時候都要加進去,這樣方便我們以后甄別有效讀者 。”我補充道,當然還有其他的,先一步步來。

“另外,對于作者,要讓他們實名登記,要提醒他們 ,這個以后是要給他們稿酬的,沒有實名是做不了的。”我繼續說道。

小劉把這些都記了下來,在確認我沒其他事情之后就走出了辦公室。

我還有事情,就是搜索下記憶。

我要把以前那些曾經在網文世界掀起巨浪的作者一網打盡,就算不能都搜羅,也必須弄個差不多。

我在辦公室里就一直在回憶自己前世看到的特別出名的網文作者、筆名、作品名稱、曾用筆名,寫滿了兩大頁。

寫完后,我親了一下 。你們可就是我事業騰飛的保障了,哈哈!

我找到小劉,交給了他。讓專人在后臺尋找這些人,一旦找到,優先對待。

坐在辦公桌前,打開電腦,我打開了新浪網頁。

國內新聞到處都充斥著國慶長假的喜悅,當然這個時候的人民還沒后世人民出行那么方便。

主要的交通工具都是火車和汽車,高速路也沒多少,最繁忙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車和汽車了。

不管什么時候,人們都是會忍不住出門去轉轉。還沒有人意

“怎么樣,立刻放了我們,否則,卡隆的怒火你們未必承受得起,別忘了,還有個道博”灰衣男子看向雙胞胎威脅。

雙胞胎目光閃爍,看著陸隱,此人很麻煩。

“不用了,這里挺好,我暫時不想出去”陸隱開口,很隨意說道。

其他人立刻看向他,“喂,你瘋了,別亂說”加斯急了。

灰衣男子也瞪著陸隱,他很想爭奪域主,可不想被冰封在湖底。

陸隱冷笑,他才不想被人利用,何況還是槍脈的人。

“陸同學,只要你幫......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断云崖(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终极反派

十十

终极反派

星殒落

终极反派

冰镇龙虾

终极反派

priest

终极反派

杨艳

终极反派

落梅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