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侯爺放心,以小少爺的身份,等大一些,肯定是去皇家書院就讀,雖說里面的先生嚴厲了些,卻不用擔心學壞。”江寧府的皇家書院,就是為這些權貴準備的。里面教書的,都是翰林出生,管你是侯爺家的還是國公家的,不聽話,那就是要上板子的。而且一旦從皇家書院學有所成,能夠直接恩蔭一份不錯的差遣,各家都是趨之若鶩,但是名額有限,庶出的極難進去。但是孫宇這個兒子不一樣,不僅是長子,如今還是獨子,以孫宇目前的圣眷,此子進書院,那是板上釘釘。

“如此也好,可終究還得長大一些,如今太小,若是沿途受了風寒,如何得了。”孫宇搖搖頭,以此時的醫療條件,夭折的孩子比比皆是,總得長大一些,身體結實了才能上路。

“侯爺不妨先上書一封,咱家帶回宮里,直抵御前。安公公在旁幫襯一二,想必陛下能夠體諒,晚些也是無妨的。”高公公覺得,這事你得先把心意表露出來,不能讓陛下去胡思亂想。有安公公幫襯著,不可能真的讓剛滿月的孩子,顛簸千里去江寧的。

“如此也好!”孫宇點點頭,只能如此了。

“如今吶,皇后的身子,越發虛弱了,咱們這些個作奴才的,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高公公搖搖頭,皇后為人,是極好的。這么好的主子,算是他們做奴才的幸運,若是有個三長兩短,以后如何,就說不清了,上次江王世子敬獻的美人,就不是什么好伺候的。

“竟有此事?陛下可曾請了名醫?”孫宇吃了一驚,能夠讓高公公說出口,這病情肯定嚴重了。在他的記憶中,好像就是大周后病情嚴重的時候,李煜朝著年幼的周薇,伸出了魔爪。

“宮里的御醫,換了好幾次方子,始終不見起色。陛下如今,去皇后處也少了。”高公公也就在孫宇面前,才會說起這些宮里的事情。剛開始的時候,陛下還經常去看望,可眼看病情越來越重,李煜卻不怎么過去了。

“太傅一家,可曾去宮里探望?”孫宇其實想問的是周薇,可不好明說,只能拐著彎問。

“自是去的,可太傅雖然年歲大了,畢竟不是我等殘缺之人,也得避嫌。”這皇宮內苑,皇子成年之后都得出去住,更何況老丈人。

“這,總得安排其他人入宮探望一二,這人生病了,總是會胡思亂想,有個說話的也好啊。”孫宇嘆口氣,還記得那次回京,多虧了皇后,自己才得了那塊令牌。雖然平日里用不上,但是關鍵時候,想必是有用的。如今不過半年多的功夫,居然病重了,可惜他不懂治病,不然真想出手救治一番。

“說來也怪,以前太傅府里的小女兒,還經常來宮里。如今皇后病重,卻一次都沒來過。”高公公以前也是見過周薇幾次的,妥妥的美人坯子,比之皇后還要尤勝三分,如今應該越加漂亮了。

“這未出閣女子,閨中之事,太傅怎會往外說。高公公今晚就在此用餐,我讓下面去準備。”孫宇老規矩,遞了一個盒子過去,算是給高公公的辛苦費。

“這,這如何使得?”高公公打開一看,都是上好的珍珠,比起前兩次的金銀,那要值錢太多了。

“安心收下,此番,我還給安公公準備了一份,回頭還煩請高公公給帶回去。”孫宇又拿出另外一個小盒子。自己從晉江王府,得了不少好東西,孫宇從里面挑了一塊祖母綠的扳指,光色、質地,皆是上乘。

“那咱家就厚顏收下了。”高公公小心將兩個盒子放進懷里,特別是那枚扳指,絕對能賣個天價。他們在宮里,可是見慣了好東西,這么好的翡翠,難得一見。

“何必見外,高公公,今晚就在此飲宴,咱們一醉方休。”從高公公嘴里,打聽到自己關心的消息,孫宇高興。也不知道周薇用了什么法子,好像暫時離開了李煜的視線,若是當真進了宮,孫宇肯定會感覺自己頭頂綠油油的。

“侯爺,真不行,中午就喝多了,一直渴得厲害。再說了,回頭竇大人醒了,知道了不好。”這竇儀畢竟是宗主國來的大官,國主見了都得客客氣氣。自己一個宦官,將人家灌醉了,往驛館一扔,實在說不過去,總得回去照看著點。

“也是,那就明晚,本官在此候著你們。”孫宇也不讓他為難,將高公公一路送上馬車,才返回衙門。

徐易跟在后面,沉默不語,突然覺得,爬得太高,也不是好事。起碼若是讓他易地而處,將兒子送去江寧府,骨肉分離,他是不愿意的。

“大人,你當真要講小少爺送去江寧?”眼看孫宇要跨進后院了,徐易忍不住問道。

“不然如何?咱們跟留從效一般?割地稱王?聽調不聽宣?”孫宇一連四句反問,他若是如此做,下場早晚也是跟留從效一般無二。他得繼續依附在南唐身上,才能快速壯大己身,若是有足夠強大的那天,再考慮這些事情。

“這不是還沒到那一步

徐浪最近的業余活動安排得很滿,很充實。

除了找秦小鹿學習健身之外,這幾天又多了一件學習的任務——跟洪剛學管理。

努力學習的日子,也算得上逍遙自在,可是沒有任務,沒有被系統套路一下,他總覺得了少點什么。

時間一晃而過,傍晚大約六點鐘的時候,快遞小哥送來了一車的啤酒,各種牌子幾乎都有。

這是徐浪吩咐洪剛購買的,主要是為了滿足陰/門石的酒癮。

“最近忙著健身和學習,都快忘了我這里還有半塊石頭。......

追求公正,倡导和谐,弘扬大爱:所以我将她带走时,阁下既不

顧浩看著眼前這個迷彩壯漢,渾身都散發出了厚重的氣息,光看就覺得這人,如山一般無法撼動。

而這樣的高手出現,也讓他堅信U盤這里面的秘密就是他想要的答案,而顧風和這個突然殺出的家伙拼死阻撓就是證據。

顧浩死死的握住手中的U盤,憤恨道:“我顧風想要的東西,你以為能阻止的了嗎。”

“哼,顧浩,你不要以為你能從海上回來,就很了不起了,我知道你跟幾個保鏢動過手,但之前你在東平接觸的都是一般打手,真正的高手,你還沒有遇到呢。”

顧風不耐煩的說道:“顧志,跟他費什么話,直接把他手中的U盤搶過來就是了。”

顧浩瞇起眼睛,問道:“你叫顧志。”

“不錯,我得義父真傳,改名姓顧,行義父之志,名為顧志,顧浩,你是義父的侄子,我不想打你,交出U盤,我不為難你。”

顧浩不屑道:“就憑你一身的腱子肉,就想打我,妄想。”

顧志甕聲甕氣道:“好,你既然這般冥頑不靈,不肯放手,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顧志轟隆一聲一腳踏地,堅韌的瓷磚瞬間碎裂,隨后整個人如炮彈一般,直接沖向了顧浩。

“好快的速度!”顧浩大吃一驚,這個家伙看著塊頭這么大,但速度卻驚人的快,顧浩根本來不及反應,這家伙就到跟前了,連給顧浩心算的時間都沒有。

轉瞬間,顧志就已經出現在了顧浩的面前,一拳打在了顧浩的胸口上,顧浩隔著衣服都能感受到,他的拳風何其剛猛,比之前遇到的任何對手都要強大。

顧浩也不敢大意,當即將全身的力量匯聚在掌心,頂在胸口處,跟顧志的拳頭狠狠的沖撞到了一起,下一刻顧浩感覺自己被一輛急速的火車迎面撞到了一般,洶涌澎湃的巨大力量,推動著顧浩整個人猛地向后飛去,直接毫無阻力的砸進了墻壁里。

“碰!一聲巨響”整個房間為之一顫,而在房間外的眾人面前,原本平坦的墻壁上,頓時出現了一個人形,嚇得趙玲驚呼一聲:“顧浩,不會死了吧。”

林豪擔憂道:“難說,這么大的力量下,正常人絕對活不了。”

林語夢緊張的捏緊了拳頭,看向面前的顯示屏。

此刻在眾人的面前有一面碩大的液晶顯示屏,屏幕中,正放著房間里顧浩和顧志間發生的影像,剛才顧浩被轟飛的畫面,依舊在眾人心里歷歷在目。

看著屏幕中,被砸進墻壁的顧浩,半分鐘沒有反應,林語夢等不了,眉頭一皺,對著林豪道:“快去叫救護車。”

江坤阻止道:“慢著,我說過一個小時內,誰都不能插手里面的事情。”

林語夢生氣道:“江坤,你搞什么啊,萬一死人了,你負擔得起嗎。”

“林小姐,你難道不相信顧浩嗎,當然如果顧浩真的這般不堪一擊,就算你救活了他,他又能為你做什么呢。”

林語夢吃驚的看向江坤,仿佛在看一個怪物:“江坤,你的眼里難道只有利益沒有人性嗎,顧浩是人,不是工具,我做不到你這般冷血。”

江坤瞇起了眼睛,冷笑道:“顧浩敢找上我,就說明他有被選擇的覺悟,我說過我從不跟慫蛋交朋友,顧浩要是想從我這里得到什么,就得證明他有被利用的價值。”

林豪已經看不下去了,趕緊拿出手機準備撥打救護車,可這個時候,蘇荷驚訝的說道:“快看,墻壁里有動靜了。”

頓時,眾人緊緊盯著屏幕里那個被顧浩身軀打出的黑洞。

黑洞中,一絲絲裂紋開始向外延伸,最后凝聚成一道一道凸起的鼓包,終于顧浩一只手拳從堅硬的水泥混凝土墻壁中打了出來,緊接著,他整個人都爆出墻壁,四周磚墻立馬碎成了渣土。

“好強的力道,顧志,你果然比那些高級,特級保鏢強太多了,但是你想考這一拳打敗我,還不夠。”

顧浩走出墻壁,抖動掉頭頂上的灰塵,重新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顧志看到顧浩完好無損的接下了自己這一拳頭,說道:“不錯,有點顧家人的意思,不過剛才我只出了五成力,現在你要是現在退縮還來得及,否則等會我出了全力,你非死即殘。”

顧浩依舊不屑的笑道:“你真的太自大了,你雖然力量很足,可跟我承受的那些年打擊比起來,根本就是小菜一碟,我勸你還是哪里來的回哪里去,不然我可不管你是誰都義子,照打不誤。”

顧浩猛抬起頭,雙眼爆出了炙熱的光芒。

顧風在一旁冷笑道:“顧浩,你就省省力氣吧,今天你是不可能看到U盤里的東西的。”說著顧風一腳將房間里那臺被撞壞的電腦再狠狠的踩了一腳,徹底的將其報廢。

顧浩齜牙界之主!

傲天把圣魔令收入懷中,儀式正式結束。

“沈長老,能否把我們圣門情況給我介紹下。”傲天問道。

“這是魯斯圖,是我們圣門的左長老,執掌圣門刑罰。”沈星河指著他左邊的一位穿黑色勁裝的兩眼精光陰鷙森寒的中年男子道。

“沈嫣然是右長老,主要負責圣門情報信息分析,宋大成長老,主要負責圣門對外事務。”

“這位是劉漢東長老,主要負責圣門內務。”沈星河指著宋大成旁邊站著的一位矮胖的面容看起來很和善的老者道,“還有很多長老分布在各個帝國和王國,一時間沒法趕回來,請圣主見諒。”

“沒關系,請能給我再說說這段時間本教的發展情況,還有當下的形勢呢?”傲天說道。

“這三年來,承蒙大家關心和幫助,我對圣門殘部進行了整頓,護教六使精簡成四使,每使旗下由本來的兩千人馬增加到三千人馬,并時刻以復興圣門為宗旨,以這里為大本營,大力操練圣教軍。由于負責外務的宋大成長老每年都為圣門帶來巨大的財政收入,所以這三年來即使圣門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但也能安然度過。另外還有一個大好消息,我們經過這幾年的努力,終于在每個帝國打下了根基,發展了不少的教眾,建立了本教分部。”沈星河簡短回答。

“那我們在塔濟帝國也有分部嗎?是由誰負責?”傲天問道。

“有的,是嚴夢蓮。”沈嫣然帶著笑意回答。

“大長老,是這樣的,我還是嵐夢魔武學院的學生,現正要趕路去塔濟帝國參加魔武學院排位賽,所以我就不能現場主持本教教務,我命令還是由大長老繼續代替我執掌教務,其他長老從旁協助。魯斯圖、宋大成長老,我給你們布置一項任務,你們想辦法給本教建立一個專門情報機構,主要掌握分析每個帝國的情報。沈嫣然長老,你陪我去塔濟帝國,幫我完成一件任務。還有等會兒,我會寫封信,請宋大成長老,送給竹軒城,城主程家良是我干爺爺,你們要和他好好協助配合,要發展好我們軍事力量。”傲天一口氣布置完所有任務。

“遵照吩咐!請圣主放心!”眾人大聲回答。

最后,沈星河還說道:“圣主,還有一件事,我們必須要報仇,也就是魔神秦柏留下遺囑,請新魔神適當機會要去挑戰無上劍尊柳一塵。”

再一次聽到無上劍尊柳一塵這幾個,傲天渾身上下都有點沸騰,懾人氣息頓時暴烈出來。

傲天鄭重承諾適當機會一定會上嵐夢玉龍雪山挑戰無上劍尊柳一塵。

諸事安排完畢,傲天帶著夜月和沈嫣然匆忙上路。由于中間耽擱的時間太多,一路上雖然經過幾個風景優美的地方,但是也沒停下來觀看,三人馬不停蹄的趕路。

又過了十來天,三人已經來到了塔濟帝國和紅纓商業聯盟的邊境。

“翻過前面這座山,我們就進入塔濟境內了。再向西南大約還有十幾天的路就能抵達塔濟帝都——威迪斯城。”沈嫣然對坐在駝馬上的傲天道。駝馬在月華大陸上是一種主要用于代步工具的馬類種群之一,它耐力強、速度快,比一般馬貴而好。

“噓,什么聲音。”傲天神色一動,露出傾聽的樣子。

沈嫣然驚訝的道:“什么聲音?我怎么沒聽到。”

而夜月露出古井不波的神態。

聲音漸漸變大,大家也都清晰的聽到,那是一陣隆隆的巨響之聲,聲音中充滿了壓迫力,是從他們側面的方向傳過來的。

只見一隊人馬正以風馳電掣般的速度朝這邊而來,令人驚訝的是,數量在十個左右,每人都騎著一頭魔獸,有獅子、豹、老虎等。特別是那為首之人,跨下一匹身材極其雄壯的火紅色獅子,一頭紅發在腦后飄揚,巨獅身長超過2.5米,高度足有接近1.5米,巨獅背上的騎士身高足有一米八開外,一身火紅色的鎧甲在陽光的照射下釋放著懾人光彩,騎士沒有帶頭盔,任由一頭火紅色長發在腦后飄揚,相貌英俊而剛毅,雖然面無表情,但那霸道之氣卻顯現無疑。

傲天的三頭駝馬在感受到這頭巨獅的氣息,不斷發出低低的咆哮聲,顯得非常不安,全身顫抖,傲天不得不發出真氣,組成真氣網結界,來抵御巨獅發出的氣息給駝馬帶來的恐懼感,不一會兒駝馬就安靜下來了。

好強的氣勢,傲天心中微微一動,眼前這個人看上去雖然只有不到二十五歲,但身上爆發出的氣息卻極為強悍,他并沒有刻意收斂,那種君臨天下的上位者氣息,絕不是能模仿來的。

“一個強勁的對手!”傲天心中想道。

”是火云魔獅,九級上位魔獸,火系魔法不弱,肉搏能力也很強,算是實力超強的魔獸頂峰之一。”沈嫣然徐徐道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流云剑

御剑斋

流云剑

稚楚

流云剑

飞玲珑

流云剑

高山日初

流云剑

滴滴达达

流云剑

十七年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