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案件 >

新高考如何更好地引导教学

发布时间:2018-06-07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高考不仅牵涉到近1000万考生的出路,也关乎全国近2亿中小学生及幼儿学什么、怎么学和学到什么程度的问题。我国的高考承担着“立德树人、服务选才、引导教学”三大功能,其中引导教学是核心和基础功能,决定数代人的素质、能力和“内芯”如何塑造的问题。那么,高考改革会带来教与学方面的哪些改变?学校该如何应对这些新的挑战?

  作为一项系统改革,新高考面临哪些问题和挑战?

  一是高考如何跟课程标准对接的问题。今年教育部考试中心仍然发布了《考试大纲》,作为高考命题的规范性文件和标准,规定了考试内容与形式,是考试评价、复习备考的依据。虽说考试大纲参照了《普通高中课程标准》,但是内容、范围、深度、落点、效能等方面仍存在差异,这势必会影响课标的完整执行和教学取舍,进而影响核心素养和立德树人目标的落实。

  二是高考如何跟中小学教学资源匹配的问题。新高考最具革命性的地方是增加了“选择”空间,考试科目、考试次数、高校录取专业的选择性,要求高中走班选课。为了与之“衔接”,甚至部分小学、初中也开始走班选课,这导致各地教室、教师告急,再加上智能排课、管理跟不上,选课指导不到位等,凸显出了中小学资源结构、空间规划、信息化建设、教师团队等方面的短缺和错位。

  三是高考与中小学课程教学评价的一致性问题。教育目标、教学和评价三者的高度一致,是教育整体效能良好发挥的前提。近年来,基础教育课程教学改革中,努力构建了形成性评价、表现性评价、多元评价等基本框架,但高考作为一种具备高利害关系的终结性评价,主要以纸笔测验分数决定取舍,而纸笔测试效度又多局限于考查记忆、理解、解题能力。这样高考评价与刚刚建立的新的中小学评价体系不完全“同框”,中小学评价体系势必被弱化、虚化,轻则导致各阶段价值取向不一,重则影响培养目标的实现。当然,这是以前就存在的矛盾,但新高考应该更关注这个关键问题的解决。

  四是高考如何引导教学重心转换升级的问题。进入“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原来那种“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的说法已经行不通了,社会对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倾向于创意、创新、创造性等方面素质,这些属于更深层的知识、更高阶认知范畴,需要中小学教学要特别关注知识组织、联结、加工、迁移能力培养,重在指导学生学习如何解决真实问题。而高考受集中纸笔测试的局限,更多考查学生的记忆、理解、知识掌握、解题技能等基础认知能力,这不利于引导中小学教学重心向高阶认知能力、创新能力的转换,也不利于引导跨学科、综合探究、项目学习及培养模式的优化,难以支撑21世纪学生核心素养的形成。

  新高考在教学方面的引导作用体现在哪里?

  一是强调必备知识考查,引导中小学做好常规教学。和以往高考相比,新高考强调“必备”二字,旨在强调核心知识,强调知识结构,为未来的全面发展和终身学习提供“底料”。从小学到高中各学科都有若干知识点,这些知识点支撑着若干学科概念,这些知识是形成学科观念、思维、能力、素养及文化的原点和基础,也是通识教育的底层结构。

  二是突出关键能力考查,引导中小学加强学生能力培养。和以前的高考相比,新高考将注重考查学生的认知能力、创新能力、职业能力等,这些都是人长远发展的关键能力,是未来过完满生活和发挥潜能的“支架”。

  三是融入学科素养,引导中小学落实核心素养。例如语文阅读考什么怎么考?题量将大幅度增加,突出考查阅读的核心素养,强调获取信息、推理判断、评价思考等要素和水平。考生如果没有达到一个流畅阅读者的水平,可能会出现不会提取关键信息、不会整体联系、不能深层理解等问题,很难得高分。写作也是这样,往往给出大量材料,考生需联系所学知识,调取生活经验,建立背景知识,才能恰当而有说服力地表达。这些支持人的学术发展、专业提升和取得终身成就的核心素养,不是靠一时的“题海战术”就能培养的,需要日常的课程教学予以承载。

  四是增加选择机会。这是新高考改变最突出的方面,不但增加了考试科目、考试次数和科目组合的选择,而且增加了高校录取的专业选择、综合素质评价的个性选择等。这在本质上将触动多年不变的中小学统一教学流水线。




上一篇:教研组活动:从“卷入”走向“深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