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案件 >

教育对外开放如何助力新时代

发布时间:2018-03-20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批评网

  刘利民(全国政协委员,教育部原副部长、原总督学,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会长):

  ●中国实现教育现代化的进程,就是面向世界开放的进程,就是面向未来实施改革的进程。教育对外开放深度融入国家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深度嵌入中外人文交流事业和外交战略整体布局,紧密关联科教兴国、人才强国和创新驱动发展等国家战略,与各项事业同频共振、协同发展,并提供人才支撑、知识支撑和可持续发展支撑。

  ●教育对外开放是国家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既是教育改革和发展的重要推力,又是外交和中外人文交流的重要支撑。进入新时代,面对新任务和新要求,教育对外开放要紧紧围绕国家总体布局和重大战略,切实服务教育强国建设和大国外交实践,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成现代化强国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更大贡献。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教育对外开放是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如何定位?教育对外开放的新使命是什么?3月13日,全国政协委员,教育部原副部长、原总督学,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会长刘利民,做客中国教育报刊社“两会E政录”演播室,就“教育对外开放助力新时代”话题接受记者专访。

  为什么要实施教育对外开放

  记者:教育对外开放是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您本人是教育对外开放的受益者,上世纪80年代曾公派到苏联留学。您怎样评价教育对外开放在中国改革开放事业中的地位和作用?

  刘利民:中国的改革开放始于教育。改革开放初期,最早走出国门的是留学人员。他们在异国他乡学习最先进的知识、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相当一部分人学成回国,用他们的知识和智慧报效祖国,成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是中国教育对外开放的受益者。1985年,当时的国家教委选派中苏关系正常化后第一批到苏联学习的留学生,我有幸成为其中之一。可能是机缘巧合,当时我已硕士研究生毕业,在高校任教,专业正好是俄罗斯语言文学。

  过去几十年,我经历了四个“变”和一个“不变”。变的是:从教师到教育管理者,是职业的变化;从地方政府到中央国家机关,是层面的变化;从国内到国际,是视角的变化;从高校到政府再到社会组织,是行业的变化。不变的是:一直在教育领域,让我能纵向地、历史地聚焦教育。“四个变化”让我有机会从不同角度观察教育。

  我们常说,国运兴衰,系于教育。我们还说,教育对外开放领中国对外开放之先。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稳步崛起并逐步走近世界舞台中心,教育发挥了基础性、先导性和全局性作用。

  中国实现教育现代化的进程,就是面向世界开放的进程,就是面向未来实施改革的进程。教育对外开放深度融入国家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深度嵌入中外人文交流事业和外交战略整体布局,紧密关联科教兴国、人才强国和创新驱动发展等国家战略,与各项事业同频共振、协同发展,并提供人才支撑、知识支撑和可持续发展支撑。

  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如何定位

  记者:您如何理解新时代的教育对外开放的角色和定位?教育对外开放又该如何充分发挥自身作用?

  刘利民:进入新时代,我国各项事业快速发展,社会主要矛盾发生转化,在国际格局和世界体系中处于新方位。我们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攻坚克难,破解矛盾,决胜小康,建成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教育对外开放是国家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既是教育改革和发展的重要推力,又是外交和中外人文交流的重要支撑。进入新时代,面对新任务和新要求,教育对外开放要紧紧围绕国家总体布局和重大战略,切实服务教育强国建设和大国外交实践,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成现代化强国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更大贡献。

  ——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要更加自信。我国教育事业总体发展水平已挺进世界中上行列,中国教育正在形成自己的品牌。我们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扎根中国、融通中外,立足时代、面向未来,坚定不移走自己的路”。要努力做到“引进来”与“走出去”趋于平衡,以我为主、兼容并蓄。

  ——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要更加开放。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最好的纪念方法就是推出新的、力度更大的改革开放举措。我们要进一步扩大教育对外开放,努力实现范围更广,程度更深,联通更密,合作更紧,影响更广。既要做到自家大门开得更大,更要出去敲开更多的大门。

  ——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要更有内涵。我们要的发展是高质量的发展,质量就是品牌,品牌要有内涵。要加强内涵建设,布局上要优化,结构上要调整,资源上要优质,体制上要创新,治理上要多元,重点上要突出,效益上要加强,安全上要有保证。

  教育对外开放的新使命是什么

  记者:新时代背景下,教育对外开放的新使命,必然包括教育强国建设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等方面的使命。在您看来,教育对外开放在这两个方面可以有哪些新作为?

  刘利民:教育对外开放在推动教育改革、培养急需人才和引进优秀人才、推进“双一流”建设、提升教育国际影响力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对建设教育强国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具有重要意义。

  建设教育强国,教育对外开放大有可为。我国正走在从教育大国到教育强国的征程上,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并将教育作为民生之首优先发展。

  一是瞄准国家急需、薄弱、空白和关键领域,通过出国留学、联合培养、访学交流,培养各类国家急需人才。另外,我们也要“聚天下英才而用之”,教育战线尤其是高校要更多地吸引海外高精尖人才回国或来华,服务人才强国战略。

  二是瞄准世界前沿和薄弱学科,通过高校科技国际协同创新、急需专业合作办学、高端人才联合科学攻关等举措,推进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服务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三是瞄准高校治理结构改革和现代大学制度建设,通过校际国际交流与合作,特别是中外合作办学模式,借鉴经验,加强研究,示范共享,推动高等教育综合改革。

  四是瞄准中国教育走近世界舞台中心,通过积极参与全球教育治理,提升中国教育的发言权和代表性;通过实施《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推进境外办学和教育国际援助,加强教育互联互通,在支持别国教育发展的同时增强中国教育的影响力。




上一篇:产教如何双向发力,解决人才供需“两张皮”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