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幻境》。

熊倜眼角微斜,见发话的正是那长江渡头遇到的怪贾叶老大,心她与金非本是怨偶,但数十年异地相思,骤然重逢,恩爱突增,

推門進來的是一個梳著中分頭的老師。也不知道為什么,這個老師從哪里看都不像是一個很聰明的人,甚至說多多少少有些傻乎乎的樣子。

但是現在誰也顧不上那么多了。這件事情既然已經成了扎在心里的一根刺最簡單,也最重要的方式就是趕快把這根刺拔出來。

“張老師,您快把您知道的問題跟我們說說吧我們實在是對于很多問題有些想不清楚啊,你也應該知道的我們來這里是有責任的。”

既然有人愿意說,這就比很多不愿意說的要強上不少,最起碼有了一個獲得情報的途徑,不管這途徑是真的是假的,他有一個總比一個沒有要好。

二人急忙把這位叫做張若琪的老師讓到床旁仔細的看了看,雖然這個老師看上去不太聰明的樣子,但是這種不聰明,很有可能還隱含著其他的含義。

這個老師負責的是班級里的黑魔法課,其實黑魔法科說來說去就是理論的課程,沒有任何一個魔法學院敢把真正的黑魔法那種非常危險的東西傳授給孩子們。

“這個年紀的孩子都有著一種特有的甚至可以毫不客氣的說,是獨一無二的叛逆,他們認為別人都很笨,只有自己是聰慧的,也正因為這種想法一直出現在這里,所以我們盡可能的不去傳授孩子關于這種問題的課程。”

張若琪老師一坐下來首先說的就是自己,這個工作可以看得出來,他對于自己這份工作還是非常喜愛的,或者說多多少少還是夾帶著很多喜歡與感情呢。

之后他就開始說起關于魔法光儀的問題了,他其實并不知道魔法光儀這個東西究竟存在于何處。只不過是從別人那里聽到的一些。甚至可以稱得上是胡思亂想的東西,除此之外還真的沒有什么特別值得一提的感覺。

“也就是說,其實在這里有很多人在這里進行討論魔法光儀的問題是這個樣子嗎?”

馬爾斯很快就找到了,他語言當中最大的問題。進行步步緊逼,他知道這么樣可能會讓人對自己的觀感直線下降,但是現在這個時候誰還管得上觀感下降與不下降了,還是盡快把這個問題說清楚才是正理。

“是的,學校也經常有人在提這些問題,但是剛開始我并不知道為什么要踢他們,確確實實都是很普通的人,并沒有看上去那么厲害,或者說也根本沒有我們看上去那么強大,他們說的問題我聽到耳朵里一走一過也就忘得差不多了。”

學校是一個非常容易宣傳或者說彌漫問題的地方,不管是好的壞的真的假的,反正只要一到了學校這個問題就會一瞬間被放在臺面上來,被無數的人拿出來問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后來很多人也就明白了,正因為學校里對這些問題。可能看上去過多的不確定性,讓更多的人對于這件事情有些懷疑的理論在里面,這倒不是什么壞事。

“那天我聽到兩個學生在衛生間里

韓兼非與教團之間發生的所有接觸,都是圍繞著如何把子彈或戰刃射入對方的裝甲或身體而進行的,所以,教團那邊的這些規矩和習俗,他還真的所知不多。

“呃,抱歉,羅曼諾娃女士,”謹慎起見,他還是選了個不那么容易犯錯的稱呼,“我能問一下,剛剛說的那種藥膏……”

“有。”女司祭點點頭,雖然不是很理解他一個被教團列為“高危”級別的男人,為什么會糾結這種問題,還是回答道,“我不用那個,但可以幫你問問使團中有沒有人帶著。......

“生存下去?牧哥你的意思是。。。”

“没错,如果条件进一步恶化,例如辐射增强,失去外部协助,在加上我们失去组织性,可能要真的进入科幻中的末世情况了,到时候,我们能依靠的就是自己了。。。”

“我刚刚观察到, 这些极光不仅在我们这片出现,远处的其他地区的上空都是有的,我猜外面也是这种情况,就是不知道这种情况到底会持续多久,现在已经下午3点了,如果赶在6点钟往常太阳下山之前没有改变,那,夜间极光消失我们更加无从判断当前的情况了”

“你说的没错,而且我总觉得这诡异的天气短时间内不会这样结束,不能坐以待毙,小路子,我们实验室应该是有防化服的,我去弄一些过来,关键时候可能会起到作用,你看看能不能去食堂或超市弄些食物过来,怎么样?”

“牧哥,现在吗,要做吗,在这里?”

林路现在脑子里依旧十分晕眩,早上还在愉快的听着哲学课,一个午觉的时间,就完全陷入混乱,学校让留守宿舍的通告依旧在他耳边盘旋。

他甚至期盼着这种奇异的情况是不是下一刻就随着时间推移开始飘散,就如同午睡醒来,就如同尘埃落定。

可牧哥的决绝却让他十分惊悚。

真的要走上这一步吗?忽略学校的安排,要靠自己去赌博似的主动出击?但是牧哥清晰的思路和当前诡异的环境,让他瞬间做出了判断,没等牧哥回答,林路发狠的叫道“那就干吧,牧哥,食物我6点前就带回宿舍,耶稣也挡不住我,我说的!”

“那,你注意小心,别被抓住了”

说干就干,林路跟着张牧的脚步,两人静悄悄的遛到宿舍后门,乘着楼长一个不注意,他俩闪身钻了出去,在后面花坛的地方,他俩互相看了一眼,张牧小声说道:“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应该有一些人思路会和我们重合,所以,你要小心其他人。”

林路听到这里,嘴唇一抿,说到,”你也是”。

———————————————————————————————————————————

林路看着张牧朝向实验室的方向快速跑去,自己心里也开始盘算自己的任务,现在学校内可以接近的目标有2个食堂,三个超市。他这回快速思考着应该前往哪个目标,学子食堂是离学生宿舍最近的,如果弄到食物,无疑是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最轻松能搬运会宿舍的,那就先去学子食堂看一看吧,林路想着就快速跑向目标。不到10分钟,林路就来到学子食堂门口,如果想在食堂弄到食物,正门肯定是没有任何希望的,他直接走向后门,那里的后厨应该会有很多储备的食物,如果没人可以弄回来一些,有人的话,花钱说不定也能买到一些,就是怕有其他人也在这么想。

林路蹑手蹑脚刚来到后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两个中年人的声音,其中一个听起来还很熟悉,想到现在他还是违反学校规定的,他没有马上闯入,先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梁师傅,我只要其中一半,并且我用双倍的价格,你们的账目上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你就当是我吃的比较多,买的比较多就行。”

“秦老师,学校倒是没什么规定不准多买,但是我还是不明白你一次买这么多米面粮油干嘛,难不成和着鬼天气有关?”

“梁师傅,你也备些粮食,也不需要多,多了也没用,然后找个墙壁厚实的密闭房间躲起来吧,如果天气正常了再出来工作吧,着鬼天气指不定有什么发生呢。”说到这里,这个秦老师的话语也是有一些轻微的感慨。

秦老师,听到这里林路听出来了,就是他们物理系主任秦力保!看来张牧说的果然没错!连秦老师都来准备食物了,果然食物会非常重要,想到这里,林路呆不住了,他一个慌张直接走了进去,“梁师傅,秦老师,你们好,我叫林路,我们宿舍和隔壁宿舍因为中午在活动没有吃饭,托我买点食品回去,顺便给大家庆祝一下!”

林路突然的出现和唐突的言语给秦老师和梁师傅吓得一惊,看到是一个学生之后,稍微冷静了一下,然后梁师傅看了秦老师一眼,但是秦老师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林路,并没有看他。然后秦老师微微一笑说到“林路,我记得你,你也是我物理系的学生吧。这样反正你们宿舍也不能做饭,我看这锅里炖着的牛肉正好适合你们,也有好几十斤,价格就由我来付吧,你们学生生活费也不多,也算学校对你们的照顾好了。”

林路听到这里,觉得很合理,便连忙道谢到“谢谢秦老师,谢谢梁师傅,我们可喜欢吃牛肉了,还请给我一个大食品袋方便我拿回去,太谢谢你们了。”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学校广播里的通报,也没有提过秦老师和梁师傅的买卖。

梁师傅听到这里,手脚麻利的从锅里取出大概40公斤的牛肉,用食品袋系紧,然后抱给了林路,林路双手一把抱过来,很高兴的一直道谢,然后转身就往外跑去,不再这里耽误秦老师的事情,秦老师依然含笑看着林路快速离去。

林路没有想到这一程会这么顺利,满脑子都是一定要先把这些食物送回宿舍,迟则生变,来到宿舍楼下,他隐隐听到楼长室里传来吵闹的声音。“张老师,实在不能拖了,他嘴角一直在流血,还嚷嚷着什么都看不见了,这不马上送到校医院,出了事怎么办”,还有一些其他声音,大概都是学生身体不舒服,想要出宿舍,但是张老师还在和学校询问,也不知道为什么学校迟迟没有答复,林路不想引起他们注意,偷偷混过门卫,然后往楼上跑去,由于混乱,倒是没人管有人进宿舍,只是拦着不让出宿舍。在经过饮水机的时候,林路发现上面的罐装水不见了,而且旁边一般放着的备用水也没了,他瞬间明白,有人将这些水源拿走了,但是这时候也没有办法了。他快速的返回宿舍,然后将牛肉放到自己的衣柜里,然后还有用锁给锁上了。这个时候才连忙坐下,稍稍喘息,不知怎么的,40公斤的重量加上这么快速的奔跑爬楼,并没有让他很疲劳,不过他没有过多在这方面多想。这时候张牧还没有返回宿舍,时间也没有到6点,外面依然是旖旎的天色,他又想到水的问题,然后他觉得不能等下去,还要再出去一趟,弄两桶水过来。学校的水房距离这里可不近,他觉得最好还是去超市解决,但是大超市都已经关店了这个时候,但是林路知道在体育馆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店铺,这个店铺的店主在家里开的,平时给体育馆里的人卖饮料,想来即使这时候应该家里是有人的。想到这里他马上动身,锁了门就往下跑去,不知道为什么他总直觉要快点做完这些,危机就像是即将到来的夜晚,悬在头顶,摇摇欲坠。

再次来到楼下,他看到楼张室聚集了更多人,更令人恐怖的是,其中有些人鼻孔流出鼻血,眼中满是血丝,还有一部分同学抬着其他同学,被抬着的同学不见睁眼,脸色却是肉眼可见的发白,嘴角还有丝丝血迹,这个时候人群中已经有人直接跨过门禁往外走去,楼长室被团团围住,也没看见,林路看到这里,直接混进人群跑了出去。一出宿舍,他一刻不停往小店方向跑去。

刚过了5分钟,他就来到小店门口,这时候他也惊愕发现自己跑的太快了,这两公里的距离他5分钟就跑完了,完全超过了他上学期的体测水平,“果然在保命的时候我潜力无穷啊”,他这样自嘲到。他没有耽误,一推小店门直接闯了进去,然后喊道“叔,人在吗,我来买些水”。

没有理想中传来的大叔浑厚的回应声,反而迎面走来一个小巧的女生,她脸色稍稍苍白,眉目间透露着着急,微微低着头没有看林路,只是快速解释到“我爸身体不舒服,您要买点什么东西,自己挑选就行。”

“哦,好的。”说到这里林路没有再犹豫,快速拿出边上一个店里平时方便体育馆买水的小推车,直接一提一提往上搬着水喝饮料,他挑了一半的水和一半的运动功能饮料然后快速来结账。旁边的女生显然有些惊讶,只是没有过多问,只是说一声,“记得把小推车还回来哦”,然后给林路结账。看到这个女生在那里摁着计算器,林路没来由的问道“请问叔叔怎么了?”

“他今天下午开始说头晕,我午觉睡醒,就发现他在里屋躺着,我叫他也不理,一摸身体好像在发高烧,我给他吃了退烧药也不见好转。”言语间说不出的着急,“可是现在情况,没法去医院,而且不知道医院现在还在开着不,刚刚学校的警报声把我都吓到了”,然后她才突然意识到什么,然后抬起头看了看林路,“啊,不好意思,同学,一共240,您是支付宝还是现金”

“支付宝吧”,林路说这拿出手机,这个时候才想起没信号,然后想到手机没信号说不定支付宝也能用,然后尝试的刷一下,发现店铺的扫码机器完全没反应,这下把他尴尬的厉害,然后他快速说到,“我没带这么多现金,你看现在手机也不好用了,我先欠着回头再给行不,我是物理系学生林路,住在学生宿舍楼429,这是我的学生卡给你,上面有我的信息,回头我来付钱”

这下女生愣愣的看着林路,林路也愣了,看着她微红的眼眶,睫毛微颤,他依然很期待的看着她,女生突然想是想起了什么,“好的,您慢走,有空在来给就行”,她也没有拿林路给的校园卡,就急忙往屋里走去,林路挺感激的,然后叫到“同学,记得把门锁了

陸隱驚奇,“到底是為什么?”。

羅老二低聲道,“因為席位,輪回時空所為的三尊九圣并不是指十二個人,而是指十二個席位,任何人,只要達到條件,皆可繼承這個席位,一旦繼承席位,就可獲得席位所代表的力量”。

陸隱瞳孔一縮,“怎么可能?”。

羅老二苦笑,“不可置信吧,我老爹當初提到輪回時空也是這種表情,而且每一次都是這種表情,怎么說呢?羨慕,嫉妒,都有吧”。

陸隱皺緊眉頭,十二個席位,十二個......

”胡昆又叹了口气,道;“桌上,铁掌择处,将这两道银星挥出他的手一用力,桌子忽然离地而的过往中,人们有时容易忽略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幻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山河长苏木有枝兮

今年

山河长苏木有枝兮

华岳青阳

山河长苏木有枝兮

云东流

山河长苏木有枝兮

浮尘星空

山河长苏木有枝兮

徐晃班长

山河长苏木有枝兮

四海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