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抢夺魔枪尾》。

每个人都张大了嘴,眼睛发直,:唱歌的女人,就是沼泽中的女

這道聲音不僅囂張,而且極為嘲諷,頓時讓所有人一陣火氣,果然又是這孫子搞的鬼,害得眾人白忙了一場,只不過他說完后,便不再出聲了。

“我馬上就揍得你滿地喊娘!”太虛圣子如同孩童一般,氣得雙腳踩地。

正弥境修士啊。

到了中阶的这个境界便是如此,哪怕是相处同一境界的修士也有着云泥之别。

虽然季辽才刚刚突破须弥不久,但自季辽入道以来,他每个境界无不是精雕细琢,基......

邓定侯立刻躬身道:告辞。熊九次是在幽灵山庄的事件后,在武

再看那個被炸得變形的項圈,確實夠堅硬,剛才自己用鋼筋鉗用力去鉗只是夾出幾毫米的缺口,并沒有夾斷。

雖然炸傷了手,但因為提前布置了遮擋物,命總算保住了,通過實驗也知道了,這東西確實不能亂拆,監控都被砸了,項圈卻依然爆炸,估計真的裝了什么感應裝置。

高個女正要去撿那炸壞的項圈,卻聽到一陣急促的滴滴聲,聲音不大卻刺耳,仿佛就在耳邊響起,不對,是自己脖子上的項圈在發聲。怎么回事?

“嘭”的一聲,等不到高個女再去思考,她脖子上的項圈爆炸了開來,鮮血飛濺,眼前的畫面定格在眾人的驚恐中,一陣天旋地轉,陷入了一片黑暗。

現場的所有人都忘記了發聲,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她們的主心骨,那個很有主見的高個女,變成了一具無頭的尸體,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為什么?為什么她會死?她不就是試著拆了下項圈嗎?又不是自己的項圈,怎么就被殺了?監控不是都被砸掉了嗎?她們做什么應該看不到啊?對方怎么就知道了,還精準的殺了人。

袖章男最先反應過來,摸了摸脖子上那冰冷的項圈,那簡直就是一道魔鬼的枷鎖,上面說不定就裝有監聽或者錄像的設備,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沒能逃過對方的眼睛。

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費,所有的掙扎都是徒勞,只剩下極端無助與恐懼。

在他自信喪失,面臨崩潰的時候,房間里另一個女生似乎已經精神崩潰,神情異常了,絕望,深深的絕望,他們就是別人手中的小白鼠,就像被貓玩弄的小老鼠,在做著垂死的掙扎,自己依然活著不是因為自己運氣好,只是貓還沒有玩膩。

臉上神情似笑非笑,一步步走向窗口。想要去開打窗簾,想要去看看陽光,反正都是死,她寧愿不再受這種恐懼的折磨。

“你做什么?別開窗戶!你不想活了嗎?”袖章男疑惑地看著這個女人的動作,看到她扯掉窗簾才反應過來,外面可是還有一個弓箭手,對方沒有沖進來,是顧忌自己這邊人多有埋伏。

現在自己這邊已經死了三個了,只剩下兩個沒什么用的女生,哭哭啼啼只會拖后腿,雖然沒什么用但關鍵時候還能當擋箭牌,現在這擋箭牌竟然不想活了,他急得大嚎。

一支利箭帶著破風聲朝著女生飛來,直接刺穿了女孩的心臟,看著沒入胸口的箭身,沒有感覺到多少疼痛,只有胸口一麻,傳來一陣溫暖的感覺,很快意識開始渙散,終于解脫了,終于不用再害怕了。

遠遠看到女孩中箭軟道,一個微胖的青年,臉上帶著興奮,收起了弓箭,從藏身的草叢里跳了出來,正愁看不清目標,對方打開了窗簾簡直就是愚蠢,他要再換個更好的,看看能不能看到藏起來的幾個家伙。

才剛走了幾步,一聲巨響從身后傳來,整個身體突然顫了一下,低頭一看,自己肚子出現一個碗口的大洞,鮮血噴涌而出,身子一下子變得冰冷。

“狙擊槍?”他在游戲中聽過這種巨大沉重的槍聲?沒想到竟然在現實生活中遇到,幕后黑手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存在,竟然連這種管制的武器都準備了,他直來得及說了三個字就再也沒力氣站著,無力的軟倒下去。

周樸貓到窗口,剛巧看到那個弓箭男被狙擊槍射死,也是暗暗震驚。聲音離他很近,就從樓上傳來,玻璃都被震得咯咯作響,也就是說在六樓或者天臺有一個狙擊手在埋伏著,那人多半是個加入這個死亡游戲的學生,因為幕后黑手殺人直接起爆項圈就可以了,不需要動用其他武器。

天臺到食堂隔著百多米路,竟一下子打中了,對方一個學生竟對這種反器材武器那么熟悉,讓他暗暗吃驚。這些學生中還真是臥虎藏龍啊,自己看來也是小看了這些孩子。 逆境中,有些人放棄了,也有些人爆發了出超常的潛力。

自己得打起精神,否則一不小心就會死在某人的手里。死亡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見了,甚至他目睹過幾百人集體在他面前自殺的恐怖場景,但孩子見相互殘殺還是第一次,他不想殺人,但更不想乖乖被殺。脖子上的項圈就像個定時炸彈,這段時間他都在想怎么才能擺脫這個東西的束縛,在沒有把握拆除的前提下,他不敢貿然行動。

槍聲再次響起,抬眼就像一只蟠龙,接着它猛然坠下,如一颗陨石一般,速度之快,令人咋舌,与空气摩擦,拖出长长的彗星火焰尾巴

  桃云青眼睛一缩,微眯起来

  发现那火焰尾巴之中泛出金色蝌蚪符文光芒

  他目光精芒闪烁不定

  身为筑基,他失去了一个天然的优势就是飞行,虽然他跳得很高,但他不到金丹,他始终屈服于重力之下,这巨蟒这样落下,似一颗小型星辰了,他却无法避开,只能硬抗

  四臂撑着金经,十丈之类散发出无数金色的篆字

  那是吞天决运用到极致的表现

  他只感觉胸内一股气,蓬勃而发,挣开鼓膜,他不由得震天怒吼一声,似雄狮咆哮

  巨蟒如星辰撞击,地上浮现一只巨大的玄武真影

  轰

  玄武真影一颤,压得百里的熔岩之地凭空下降三尺

  桃云青擒住了巨蟒的独角

  他涨红了脸,怒目圆睁,啊的一声,四只手臂同时运力,接着一甩,将巨蟒甩了出去

  嘶~

  巨蟒身躯翻滚,地上勾勒出巨大的槽痕

  它受撞击之力,头骨都破裂开来了,但仍翻滚的爬起,口中溢流大量的鲜血,但它仍站起,长鸣一声,它的元神自独角下出来

  那是一只像蚯蚓一样的东西,血红肉体,无眼无皮,十分可怖,它出现之后,整条巨蟒气势突然从垂死变得高昂起来

  它这是要拼老命了

  桃云青叹道

  只见它元神发出红光,整个熔岩大地的火焰像长了脚一般向它靠拢,过来之后,竟将其身躯烧蚀起来,最终在它头上独角处凝结成团,它再次漂浮起来,看起来无比的妖异

  渐渐的,火焰成团,里面融合成一颗红色的珠子,上面的气息让桃云青感觉到了一种紧张和不安

  这是来自灵魂的恐惧和不安

  看着这颗珠子,桃云青心中一惊,传言真龙都有龙珠,是其本命精魂所化,这条巨蟒,强化真龙,这颗珠子,很有可能就是它的龙珠了

  桃云青的三昧真火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腾的一下变得旺盛起来,似乎充满了无穷的战意

  那珠子吸收完火焰之后,接着冲入天空,带有无尽的威势向着桃云青而来

  它一动,必是电光雷霆相随

  它在空间仿佛没有阻力,眨眼即到桃云青的身前,若不是他事前就早已蓄势待发,恐怕这珠子已经打在了他的身上

  他不敢用身体试这珠子的威力,所以用太阳金经去挡

  嗡的一声巨响

  如同敲天地之钟

  桃云青喷出一口鲜血,人横躺着飞出,四只手臂传出碎响,不少骨头已经断裂了

  他落入地上,砸出大坑,溅起尘土一片

  他挣扎着爬起来,金经上起一圆珠凹槽印,他心中微惊,这太阳金经自他得到,就发现它水火不侵,万物不破,论防御能力,他比起灵器来也不会差,但现在,它竟然被砸出凹痕来,可见这龙珠威力之大

  而事实上,这龙珠威力不大他四只手臂臂骨也不会都折了

  而反观那颗龙珠,一击之后并未再追击,仍停留在空中

  桃云青站起来之后,它才又嗡的一声消失不见

  再出现,已至桃云青的眉间

  桃云青已经闻道了死亡的气息

  他甚至在呼唤莲灯的存在

  但莲灯并未理会他

  反而是他周身火焰腾起,在他眉心组成一个小小的八卦,中心花开两朵,一朵金,一朵紫,紫金两朵鲜花各放光芒

  桃云青将吞天决也运行到了极致,他周身金纹起,成一个金色的人

  嗡的一声,龙珠轻而易举破碎三色火焰八卦,打在他的脑门上

  轰的一声巨响,桃云青耳鸣不止

  他人被掀飞数十丈,再次在地上砸出大坑

  但他的脑门却是顶住了这一击

  只不过他脑袋发晕,头昏眼花至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抢夺魔枪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山海封魔

胜为王

山海封魔

宝哥

山海封魔

随风起伏

山海封魔

薄月栖烟

山海封魔

諸葛淸風

山海封魔

锦夏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