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让你陷入永久的沉睡!》。

风漫天目光一凛,双掌一拍——飞出,追上了第一粒,一声轻晌

拒絕陰脈源頭,不像是一個好選擇。

他和轅蓮瑤、安梓晴分開,縮入那陰山底部,就是要想辦法,重新得到陰脈源頭的認可,繼續之前的協議。

可等到他陰神離體,被陰脈源頭再次帶入這方小天地,讓他主動躺入陰間冥河時,他居然在略作猶豫后,果斷滅大陸的火云炎魔,竟然是你們段家的先輩。難怪,難怪你段家有兩人,修行赤魔宗的靈訣,以赤魔宗門人身份自居。”

事到如今,他已百分百堅信,段家和赤魔宗必然關系匪淺。

可能整個段家,都早早暗中投誠赤魔宗,成為赤魔宗的一......

这六人都是心高气做的角色,凌故意叹息著道;.依我看,前辈

古荒城

自疫病平息,醫務司的門檻都快被踏平了。

看病的人排到了西城門,這些人皆是慕名而來,有些甚至趕了上百里的路來到這里,其中不乏衣冠堂堂之人,足見青禾此刻的名氣之廣。

來看病的多數都只是些小病小痛,風寒風熱!青禾依舊躲在角落里只顧研究醫書,將這些病人推給了其他醫士。

“青禾醫官!”一聲輕喚讓正在埋頭看書的青禾抬起來頭。

“冉姑娘!”青禾起身頷首施禮。

這些時日青禾沒少去冉府,雖次次徒勞,可他依舊沒有放棄。

冉云似乎存心敷衍,次次都安排他與冉瑩相見,次數多了,青禾一看到冉瑩便會轉身離開,冉瑩便成了冉云的擋箭牌。

“現在的醫務司門庭若市,正應該是青禾醫官大展身手之時,為何你要躲在角落,將機會讓給他人!你可知這些人中不乏遠道而來的權貴!若幫他們看病,不僅能快速帶來聲望,還能為將來鋪平道路。”冉瑩只覺青禾愚鈍,卻不知青禾本就不喜爭名奪利。

“他們這些病癥,其他醫官自會對癥下藥,我資質淺薄,擠些時間多讀讀醫書總是好的!”青禾淡然道。

“你若資質淺薄,那這些人豈不只是徒有虛名了!”冉瑩斜眼看了看一旁的醫官。

那些醫官雖惱怒,卻也不敢當面發作。

“冉姑娘言重了,醫務司內我資歷最錢,還需向各位醫官多學習!不知冉姑娘前來所為何事?”青禾轉移了話題,若讓冉瑩再繼續議論下去,定會將眾醫官噴的體無完膚!

“差點忘了,我找你還真有重要的事!”冉瑩拉起青禾將他拖進了內房!

此刻正在內房獨自玩耍的小香,突然停止了動作,乖巧的站在青禾身側,為他們斟了茶水。

“究竟所謂何事?”青禾問道。

“有兩件事,一件好事,一件壞事,你想先聽哪一個?”冉瑩盯著青禾滿臉興奮之色。

“那就先告訴你好事吧!你的調任令下來了,王城御醫局!以后你就是青禾御醫了!你準備什么時候啟程啊!到時我好命人風風光光為你送行!”看著沒有反應的青禾冉瑩按耐不住道。

“在下恐難擔重任!還望冉姑娘轉告城主,撤回調令!”青禾眉頭緊縮,一臉心事重重。

“寒天究竟哪里好,讓你如此對他!竟連前程都不要了!”冉瑩心里再清楚不過青禾為何不愿去王城。

“冉姑娘多慮了,青禾性情寡淡,不適合入朝為官!”青禾早已看出冉家兄妹如此拉攏自己,目的不純。

“不管你怎么想,先聽聽我接下來要說的事!你再下結論!”冉瑩一臉嫉妒惱怒之色。

“冉姑娘請講!”青禾心中隱約敢到不祥。

“寒天,已被沉尸湖底!”冉瑩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這,是丁副校尉親手所寫!”冉瑩看著面無表情的青禾,將早已準備好的信件展開放在了青禾面前。

“我不信大哥哥會死!青禾哥哥,你不要相信她!”此時一旁乖巧的小香突然一把將那信件扔在了地上。

“小香!”青禾拉住小香,將她拉到了自己身邊。

“小丫頭,此事毋庸置疑,我哥派出的探子已確認過了,你的大哥哥已經死了,而且連尸首都已沉在了鏡湖湖底。你還有什么想問的,我會為你一一解惑!”冉瑩斜目看了一眼小香一臉不屑道。

“探子?”青禾冷冷看向冉瑩。

“我知道你擔心寒天的安危,其實你第一次去云府,我就已經求我哥出兵了,只是那落日山異常兇險,又不能大張旗鼓派兵,只能先派出探子前去打探消息!我是真的想救寒天,想幫你,你相信我!”冉瑩一臉誠懇。

可此時的青禾耳中早已聽不進任何解釋。

“天色已晚,冉姑娘還請回吧!”青禾起身淡淡道。

“你不要太難過,畢竟人死不能復生!上任之事你好好考慮!沒別的事,我就先走了!”冉瑩說完便起身離開了。

“大哥哥他那么好,那么厲害!肯定不會死,對么?青禾哥哥!”小甜眼睛里雖閃爍著淚花,卻倔強的不讓它流出來。

“小甜,我答應過寒大人要照顧好你,以后我去哪便會帶你去哪!”青禾心中雖苦澀難言,卻還是拉住小甜的手。

“不要!我要留在這里等大哥哥回來!”小甜突然掙脫了青禾的手跑了出去。

次日一大早,常管家便帶著一隊人大張旗鼓的來到醫務司,見了青禾便拱手道:“青禾醫官醫術超群,年紀輕輕便要進御醫局了,恭喜恭喜呀!”

小香一見常管家便躲在了青禾身后。

眾醫官一聽到常管家的言詞紛紛投來了羨慕的眼光。

“可否勞煩常管家您轉告城主,撤東西,具體資料來源我不能細說明說。第三,內務堂說弟子修煉區絕對不會放監視陣法我也才敢說的。”

四個小家伙的好奇心倒是上來了。

“血影宗,和漢東兩家,不能混為一談。”韋心輕輕說道,“漢東兩家主動申請加入血影宗,是血影宗副宗主錄封林同意的,為此血影宗派遣了四位監事,錄引沖,錄引霆,高和用,戶千隨。這四位監事各帶了兩個小隊,總共六十名弟子在這邊駐守。”

松大興鄙視:“這有什么問題?”

韋心:“問題大了!”

誰也不接話茬,韋心只好繼續:“四個監事來管理擁有四五千弟子的漢東兩家,能管出什么來?并且漢東兩家把這四個監事連通所有小隊成員當成了太上皇來養,要女修給女修,要資源給資源,要享受給享受,只要能擁有血影宗這面大旗就行。”

松大興這下想明白了:“這倒是,漢武從族長和東游達族長手段非凡,兩家心連心,目標一致,鐵板一塊,四個監事在這里估計只有記錄下情況的作為。”

韋心贊賞:“就是這樣。一開始也確實相安無事。但這次出事了。”

求億連:“哪次?”

韋心蔑視:“煉獄之門吶!聽說,漢武從族長殺了化玄門過來的兩千多弟子后,把一半三等器具讓四位監事分批送回血影宗總部領賞了。”

大家心里不舒服,那一次化玄門弟子死得太慘,松大興:“這能有什么問題?”

“我也覺得沒問題。”韋心雙手一攤,“但錄封林副宗主覺得有問題啊。聽說封副宗主當即撤掉了他們四個的監事資格,更是截掉了他們四個各一根手掌。”

左一飛他們聽了后整顆心都是哇涼哇涼的,求億連:“這么夸張?”

韋心:“內務堂前輩們也不知道具體內幕。不過確定的是,血影宗對煉獄之門的事情徹底失去了控制。漢東兩家以血影宗的名義在煉獄之門內勾引修士制造什么血池。好像這事超級喪盡天良,血影宗因此背負了無數罵名。”

左一飛的靈魂深處微微有些古怪的感覺但又回憶不起來。松大興倒是不相信這種事:“你沒亂說吧。這種事估計是那幫老頭胡掰亂侃的。”

韋心:“是真是假我也說不好。但確定的是血影宗封副宗主確實更換了四個監事:錄引纖,錄引宏,段由索,空海清,倒是攜帶的小隊數量沒變。”

韋心突然激動起來:“哎,你們知道嗎?其中的錄引纖竟是封副宗主的五女兒,到我們那里視察了二十多次吶,還跟我請教過鑒別知識呢。”

四個小家伙恍然大悟,求億連直接挖苦:“我靠,違心,難怪你今天都在說漢東兩家的壞話了,你不會喜歡上這個什么錄引纖了吧,來做說客的?”

韋心很正式:“瑪的,真是好心沒好報。我有幾斤幾兩我難道不知道?血影宗副宗主的女兒啊。比漢武從族長的級別都高,我可從來沒生出過那心思。”

松大興:“老子就不信你沒想過往上靠,那可是條通天路唷。”

盧小月也跟著湊熱鬧:“韋心,加把勁。這事我們堅決支持你,你要真把錄副宗主的女兒娶回來,我們四個也就跟著升天了。”

韋心急了:“罷了罷了罷了。等我把幽冥谷的事跟你們說了,你們就知道我今天說這些事情的目的了。”

松大興:“你就狡辯吧。”

韋心:“不是狡辯。哎,其實說起來,你們得有點思想準備。”

松大興:“切,我們還不夠有思想準備的?居然看上了副宗主的女兒?”

韋心直接跳過話題:“漢武從族長給我們這些參與炙血紅蓮鼎的弟子定性了。”

松大興這才想起:“對啊,我們的入門儀式還沒舉行呢。”

韋心:“還入門儀式,你以為那是化玄門吶。漢東兩家可不比化玄門。我們早被認可了弟子身份。但超級悲催的是,我們被判了罪。”

松大興:“判罪?判什么罪?”

韋心:“估計很快就要公開宣告了。宗門原本派遣了許多高手去鎮守炙血紅蓮鼎,結果寶鼎丟了,所有參與守護寶鼎的都犯了失職之罪。”

“據說炙血紅蓮鼎價值無量,搶到時損失了幾百弟子和好多長老,所以這次的失職之罪極重。郁悶的是,我們這些被漢武儲前輩帶進去的化玄門弟子也同罪論處。”

“什么?”松大興啪的站起來,“這也同罪,有沒有天理。”

“天理,天理,哈哈。剛來影子谷那天的話你忘記了?”韋心看淡了,“漢武從族長的話就是天理。事實上,還有更沒天理的。”

松大興:“又有什么事了?”

韋心:“對這次犯罪的懲罰。”

松大興火大:“瑪的,還有懲罰。”

韋心嘆息:“還不是輕罰。”

松大興:“說。”

韋心:“要求所有犯罪弟子半年內剿滅幽冥谷。如果未能完成任務。”

“全部處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让你陷入永久的沉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终极逐仙

半枝雪

终极逐仙

H宝藏女孩H

终极逐仙

王老实种花

终极逐仙

煎酒

终极逐仙

双面人

终极逐仙

云隐月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