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没了》。

尤其是他的眼睛她的眼睛镇定得放著个酒瓶,地上还散落著些破

可怜白虎,既有性灵,怎知人心险恶,不可直视的道理?

三人趁其觅食间隙,将幼子从虎巢中救出。

月光如水,匆匆检查一番,幸喜无恙。

因怕白虎追来,再生枝节。

便由王彪带路,展开脚力,快速翻过白虎岭。

不多时,来到南麓山坳背风处歇脚。

幼子在长明道背上一路酣睡。

焦海鹏还说“小子真乖,不哭不闹,万一哭起来,岂不让白虎听见了?”

岂料,幼子不禁夸。

三人脚下刚停,意欲休息,他很会抓时间似的,忽然睁开明亮的眸子,嘤嘤几声,随即转为大哭。

两个月来,长明道在幼子身上,的是学得一些育儿经验。确信他是饿了,便到左近,寻了一些浆果,亲自嚼碎了,喂给幼子,只吃个半饱,不敢再喂了。

山中果子,大都酸涩,吃多了,反而对肠胃无益。

长明道以为,荒郊野岭,实在没办法让幼儿饱餐一顿,等逃出白虎领地,找到人烟,再寻奶娘,未尝不可。

三人忙了一会儿,在原地休息片刻,马不停蹄,又向南方趱赶一程。

幼子前面睡得大饱了,大梦阑珊,这会儿竟毫无困意,瞪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山林。

孩童的内心世界,成人如何理会得?

焦海鹏拿着一株狗尾草,一路逗着他,说道:“小子,给叔乐一个?”

“咯咯咯···”

“诶,对咯,笑起来还挺好看的,就这么笑吧,笑比哭好,哭是懦弱的表现,女人的专属,咱们男人,只能流血,不可堕泪,明白吗?”

“咯咯咯···”

“瞧你笑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将来准是一个赛潘安的美男子,受女子的喜欢!”

“咯咯咯···”

“千万不能像你焦叔叔,长这么大了,连个牵手的姑娘都没有,你婶子不知在哪个娘怀里吃奶呢。哎···,你是柳将军的儿子,又不是我儿子,怎么可能像我呢?”

“咯咯咯···”

“不过···。你个臭小子,就知道傻笑。你可记好了,记住了!有女人喜欢你,你也不能见一个爱一个,咱们还要练好武功呢,将来给你爹爹报仇,砍了童忠老狐狸的脑袋···”

“咯咯咯···”

这小路上,不是荆棘,便是碎石,荒草比人还高,蛛网随处可见,无人无兽,无村无店的,只听焦海鹏说话,还有幼儿的咯咯悦耳的笑声。

约到晨曦时分,三人来到一处小村庄。

村口竖着一块石碑,上有螭首,下有龟趺,叫做“谪仙村”,名字很值得推敲。

村子依山而建,地处荒僻,处处篱笆,户户院深。

一条小道,贯穿东西。

房屋栉比,约二十来户的模样。

当清晨第一缕曙光在村子上空散开来,它如同复活的风景卷轴。

一时间,牛马苏醒,鸡犬相闻,炊烟袅袅,热闹起来了。

行了一夜,终将白虎摆脱。

三人困乏了,便向村子走出,想找饭店打尖,倘然能睡上一觉,那就更完美了。

进村之前,三人收敛了兵器,因担心吓到百姓,生出误会,以为是强人出没。

村子东边,有个磨盘,西边有个柳树,从东边走到西边,不及半炷香时间。

不见一家酒馆。

此刻,孩子腹饥饿,又要哭闹,无奈之下,瞧见左首有扇朱红大门,上挂灯笼。

长明道上前敲门,人家貌似还未梦醒,敲了半天,才从门扉后传来脚步声!

吱的一声,朱门卸缝。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叟探出头来,向外窥测。

长明道移步过去,只见老叟,脚下拖鞋,披着一件单衣,内衬小衫。尨眉皓发,略有驼背,左手拄着拐杖。虽有老态,却面绽红光,神采奕奕,双目有神。

长明道料想,“这户绝不像是一般农家人”,旋即多个心眼儿。

那人亦看了长明道一会儿,只见面前道人,双目拢神,胡须飘然,一身道衣,卓然不群,手中拿着一柄拂尘,颇有得道高人,仙风道骨之态,唯有背后捆着一个婴儿,令人好生诧异。

老叟道:“道人。大清早的,你敲门做什么哩?”

长明道拱手道:“老哥,我们连夜赶路,到了宝地,身体乏了,寻觅饭馆不得,迫不得已,只好出此下策,清晨打扰了您的好梦,请老哥行个方便。”

老叟点点头,问道:“有什么方便哩?”

长明道诚恳道:“我们腹中饥饿,若老哥能为我等安排一顿粗茶淡饭,感激不尽。”末了,看着老叟又补充道:“我们绝不白吃白喝,有银子付给您。”

老叟看完长明道,又向他身后望去,见到两个浑身精肉的汉子,默念一句:“好个焦炭,两个居然一般黑。”

左边一个,皮肤黄一点,生长海口,说话声音很大,眼睛贼贼的,这便是焦海鹏了。

另外一个,一身利索的短衣,脚下蹬着皮靴,好似猎户,自然就是王彪了。

老叟眼珠子一转,说道:“道长。出门在外,真不容易,何况你有带个孩子。”

长明道点点头。

老叟又说:“你要吃饭,我是有的,不仅有饭,还有好酒哩。不过,有话,咱们要问清楚了。”

焦海鹏忙道:“老爷子,有啥话,你快快问来。”

老叟瞪了一眼,笑道:“这位道长,你们三个大老爷们,带着个不到一岁的婴儿,形迹可疑。弄不清楚,我可不敢放你们进门。搞不好,我还要叫人哩!”

长明道哭笑不得,很是难堪,说道:“老哥,你放心吧!我们三个不是歹人,歹人敢大白天来村子里嘛?你是问这孩子吧?我不瞒你,他实在是个可怜人。老哥,你不看僧面,看佛面,也得照顾一下!此乃是我一位故人的孩子,她全家,身陷囹圄,不幸身死了。我受了嘱托,带着他去南边去,找寻亲戚的。”说完,就看老叟踮着脚,探着身躯,面色一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长明道侧着身,让老叟看得更加真切了,说道:“老哥,我觉不骗你,你若不信,我真不知道如何解释了,只得带着孩事,一股脑儿地都说了。校长如何带他们去密室拿法杖,如何在密室里找了禁书,甚至连书里描写了点什么,都一一道来。

描写的如此细致,听着倒不像在说谎。而且一般正常人,谁愿意和雷明啊,历史禁书啊,扯上那么多关系。再加上里面有校长艾丽娅掺和,倒是很符合她的一贯作风。

这勾结结社、偷藏禁书,数罪并罚,应该是死刑没跑了。如此一来,倒也不再怕他去检举自己。

“嗯……就当你说的是真的吧,那有时间,你得带我去学长的密室看一看,有些什么,作为交换,我今天暂且放过你。”

邓婉仙仔细地想了想,谅你一个平民,也不敢对我们邓家做什么,等会等他出去后,自己把这书的内容,另外抄写下来藏起来。至于这禁书的原本烧了便是,也不会被人搜到。

其实对她而言,雷明的密室,吸引力才是更大的。研究炼金术,研究上古知识,现在便是她的一切,这世界上都太多未解之谜,尤其是炼金行业,有太多的疑问困扰着她。说起来,现在的炼金理论一直有许多矛盾的地方,根本解释不通。

如果,这雷明的藏书里,有一些上古时期的知识,可以证明她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推理是对的,那么又何必要灭口呢?

克里见自己有活路,自然是满口答应,感恩戴德。

~

“所以,这个气体叫绿气?”走在回到邓婉仙房间的路上,克里问道。

“嗯,根据那本化学考纲,应该是这样命名的,是第17位的元素。”邓婉仙解释道:“似乎在上古时期,有一门课程叫化学,相当我们现在的炼金术。但是比我们现在的炼金术,更为复杂更为详细,也不知为什么失传了。他们提出的理论,这宇宙万物都是由原子构成的……”

克里其实也能听懂,因为他的具现法术,就是利用魔力,短时间内,把一种物质聚变成其他物质。或者把一种物质,分解成其他物质。他隐约能感觉到,物质与物质并不一样,但是这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那本书里,只有绿气的作用,和反应,并没具体的制备方法,也没说如何防范,只说它很活泼,其他的数据就不是很完全。”邓婉仙不无惋惜:“要是能得到如何制备的知识就好了,而且我怀疑……”她想了想,觉得这话题还不是不说了,说得越多,两人被砍头的概率越大。

一路便不再多语,两人回到了房间。

可他们两人不知。

大约五分钟前,在这城堡的走廊里,两人边走边在低语……

“老爷,您这是不是着急了点?”

“着急?我能不急吗?仙仙当年崇拜那个什么雷明,跟着去读了法学院。然后刚进学校后,那雷明就背叛了王国,搞了个狗屁结社。这事不能再耽搁了。”

“那也怪不得仙仙啊。”

“怪不得?我为了让她多社交,安排她去财政部上班,她也不去。让她去她喜欢的炼金术师协会上班,她也不去。就整天在自己家里捣鼓那些东西……”

“她毕竟也就是个女儿家,你还指望……”

“只能指望她了,我也不想啊。她大哥就那样,待在系统里混吃等死,整天外面给我惹事,还不如郎家的三女艾丽娅呢!!人家虽说品行恶劣,好坏是个法学院校长。”

“老爷……不要和别人家孩子比……”

“我这不担心哪天我人没了,死了,家里你们几个被别人欺负吗?不然我招什么赘婿?”

“我前面听张伯说,这小子看上去平常得很,并没什么稀奇的啊。”

“你这就不懂了,这小子没什么贵族背景,才肯安心为我们家所用。而且我听说,他这次出谋划策,帮周龙那厮打下了北部战区,把帝国从凉州城赶跑了。”

“真的假的?那凉州可是几百年都没打下来过啊。”

“所以啊!这千军易得,而一将难求。将来他若是在前方有大作为,那可比什么狗屁贵族的虚名来得有价值得多。你是不知道,那郎家已经比我们下手早了,还有啊,据说陈家也盯着呢。我就是趁他们几个回学校的路上,提前绑了过来,先下手为强。”

“那这仙仙肯从吗?”

“她从不从关我屁事?我就是不能让那老郎头占了这山头。这个老家伙,上班么不上,整个在家里种花种草,还博得个好名头。我呢?天天累死累活还被骂贪污受贿,全国到处都要钱,到处都伸手,我他妈哪里变出来?”

“那这小子人呢?我们要不要替仙仙把把脉?”

“听张伯说,仙仙好像也有事在找这小子,已经把他带去她的闺房了,看来她自己也很急啊。”

“老爷你又胡说了,仙仙哪是这种姑……”

说着两人推开了一扇大门。

门内站着一男一女,站在玫红色的床前。

邓婉仙的白色连衣裙,领口已经被撕烂,露出了上面白花花的半个胸部。

“这小子未免也太心急了。”这邓家老爷嘀咕着,自家的白菜难道这样就被猪拱了?但这猪是自己绑进门的,也怪不得这猪,或者说,这剧情不正是自己期待的。

但转头看向克里,这家伙全身衣衫褴褛,竟如刀割一般被撕得粉碎,露出了他的不少肌肤,显然刚才两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很激烈的事。

一定……是饥渴太久了吧……

“老爷……”这邓太太见此情此景也不敢多说什么,转头看向了她丈夫,忐忑不安。

“晚安,加油。”这邓家老爷,对着克里说完这句话,关上了门,和他太太走了开去。

“父亲!听我解释!!父亲大人!!!”邓婉仙从房间里打开房门追了出来。

他父亲转过头,热泪盈眶:“仙仙,不用解释了,爸爸妈妈也经历过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不要解释了,爸爸妈妈懂你的。”

“不是!真的不是啊!!”

“是啊!邓大人!听我解释啊!”克里也衣衫褴褛地跑了出来,跟在后面。

“那你倒是解释……”这邓老爷、邓夫人回过头。克里此前被邓婉仙解到一半的裤腰带,正好松了,掉了下来,露出了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

“夫人……”邓老爷叹了口气:“去挑个好时间,现在酒席不好定啊……”

那怪物七哥眼睛翻了两翻,道:他肩头,将他整个人都钩了起来

当那些衙役冲进三进院时,一个房间里正打起了二次世界大战,里面传出了极有诱惑力旑旎之声。门外正有数十人,在那里贴着耳朵偷听。

那刑部主事进来后,皱着眉头看向这些兵痞,沉声喝问:“里面发生何事,为何还不进去制止?哼!都死到临头了,还干起这种事情,快去将这奸夫淫妇砍了。”

所有兵痞都对刑部主事怒目而视。一个像是头领站出来,拱手行礼:“启禀上官,里面是小郎君。”

刑部主事一愣,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啥,是杨家小子?这小子真够风流的!”

“不是小郎君风流,而是吴四娘被下了春药,小郎君正在帮她解毒呢,呵呵。”

刑部主事老脸一红,连忙转身对着一众衙役大喝:“看什么看?还不快去抬尸体,太阳下山之前埋不完尸体,不准吃饭。”

这些衙役平时除了缉拿盗贼外,他们也是混迹花丛的老手。刚才进来便听到房间里那种声音之后,某处便有了反应,正想站在当场听下去过过瘾时,就被这个京城来的上官给呵斥了。

他们不敢怠慢,连忙召集手下,分出几十人去挖坑,其他人抬尸体。对于京城来的这个官员,他们是得罪不起的,不要说他们,就是他们的县令也一样是得罪不起,人家毕竟是京官啊。

话说杨义被吴四娘紧紧的抱住,然后展开了春季攻势,非常顺利的挑起了杨义的欲望。经和吴四娘一番大战后,杨义才发现,原来吴四娘是被下了春药,才令吴四娘欲'火焚身。

他赶忙到外面叫来几个兵痞,并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声。让他们守在外面,不能让人闯进来,他也顾不得这些兵痞会不会偷看了。

见吴四娘没有好转的样子,杨义又取来大壶茶水,给吴四娘灌了进去。等了一会儿后,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无计可施的杨义,只能再次提枪上了。

古时候的春药是没有物质解药的,除了大量喝水外,就是男人帮忙了。只要男人够厉害,两三次之后,春毒便自解了。

经过几番云雨之后,杨义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浑身发颤。吴四娘也已经睡着了,他只得用自己的羽绒服给吴四娘穿上,在这种大冷天里,是很容易生病的。

杨义颤抖着双腿下了床,走到门口处打开门,四五个人如滚地葫芦一般,滚进了房里。吓得杨义浑身发抖,差点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杨义满脸黑线,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些人不仅偷看了,而且还偷听了。他老脸一红,对着慌张起来的兵痞就是一通乱踹。

可是,就在他踹人之际,他一个不小心便摔在了地上。不是因地面滑,更不是兵痞还手,而是他没有力气……

到傍晚时,衙役才堪堪将所有的尸体全部埋完。将还活着的匪徒都反绑双手,吊在马后让那些兵痞牵着走。

刑部主事带着杨义等人,去了泾阳县的客棧落脚,今晚得在这过夜了。泾阳县令早已安排了,他们进去就可以住。

一夜无话,第二天他们紧赶慢赶,终于在申时回到了长安城。

犯人刚押回刑部,杜怀立刻升堂开审。活着的一共还有三人,他们跟前一个人一样,都是喊着不走打着倒退的死士,杜怀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没能让他们开口说话。

既然他们不开口,那就打吧!

先是将他们一顿好打,打得皮开肉绽。但这三人像是木头一般,除了被打的时候发出叫喊声外,不管问什么话都不回应。

杜怀叫人拿来水桶和黄麻纸,想将杨义教给他们的那个水刑再来一遍,好让那些武侯过过瘾。

其实这个水型就是酷刑的一种,是欧洲中世纪的西班牙人发明的,极少人能在水刑之下能扛过去。

杨义对水刑并不陌生,因为他进行魔鬼极限训练的时候,就有这么一个科目。就是模拟被俘后,对他们实施的刑罚,逼迫他们说出不该说的秘密。

这种模拟是有限度的,一发现不对,立刻送往医院救治。但真正被俘后,敌人可不会有那么好心,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会不择手段。

未经过训练的人,哪怕你在严刑拷打中能扛下来,但在水刑中,你也得败下阵来。凡是被用过水型的人,往往会被这种刑罚瓦解意志,同时也对人体造成非常大的伤害。

因为受刑的时候,水会从鼻腔进入人的肺叶,会造成肺部的损伤,严重者甚至死亡。

如今正是冬季,水冰冷刺骨,对人体施行水刑的话,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刑罚,被施行水刑者,九成九会缴械投降。现在又是古代,他们没有经过训练,对他们而言,死就是一种奢望。

“前辈且慢,水型不止一种,还有好几种呢。现在我就一一教给你,他们三人每人用一种。”杨义及时制止了杜怀。他恨死那个光头了,居然对吴四娘下春药,害得自己差点下不来床。

杜怀一听,顿时乐了,还以为这小子知道这种新奇的刑罚是乱蒙的,或者是在别处看到的。原来他还有其他的,随即忙吩咐武侯,一切听从杨义调遣。

杨义命人将一个人绑在一块板上,头朝下,在他的脸上盖上一块布。然后从高处淋水,每二十息停一会儿,淋到他受不了求饶为止。

这时候使用水刑,不会受到社会的任何谴责,也不会受到人权主义者的责难。这时候哪有人权啊?杀了他们就是最好的回报了。

第二个人就是那光头,将他反绑双手,一条绳子绑着他的双脚,挂在一个架子上,另一头被四五个武侯要跟身边的人说一声。

  要么其他人找不带他,准得着急,做人还是要有个交代。

  “去吧,做好准备就来找我。”她一点也没有催促他,孩子需要慢慢养,很多东西急不得,一旦着急一大半就毁掉。

  反而是不着急,慢慢得来,事情更容易成。

  张小河立刻跑到几个木屋内,跟他们所有人打了一声招呼,就说自己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

  其他人并不担心张小河逃跑之类的事情,他们之间早就培养出了深厚的信任。

  只是简单的叮嘱几句,便放他走。

  交代一圈之后,张小河回到了山洞里,一进来他就告诉封绝,现在就要出发。

  “早些去,快些回。”张小河如是说道,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忧的。

  “我可不可以带几个卡牌过去?”张小河询问道。

  “不行,卡牌会暴露身份 到时候引来麻烦就不好办。”

  “那我去了没战力咋办?”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出门在外没有一身自保的本本事,谁敢随便乱走,指不定走到哪里就阴沟里翻船。

  “傻小子,你可以用封灵刀嘛,咱家刀可是厉害得很。”

  “具体战力是多少,要是没个大概的概念,说不定会误判自身实力。”

  对于封灵刀,张小河一次也没有使用过,对于封灵刀的战斗力也是一点不知。

  “你现在战力太低,我还真不好判断。”她思索衡量了一下接着说道:

  “现在的你,战力足够,封灵刀可以让你在短时间内拥有九级战力,但是格外注意,一旦时间过了,你就会卸力昏迷,因此你只有一次战斗的机会,自己注意着。”

  封绝最后交代了一些事情,然后开始传送张小河的身体。

  只是我一瞬间,他就置身于另一片时空,周围都是一些奇特的物质。

  过了一会,封绝跟他说现在会让他昏迷一段时间。

  由于他的身体太脆弱,因此舒服方面快不起来,只能控制时空,将前进速度调整在一个适当的范围。

  这就造成需要大量时间赶路,于是就干脆把张小河的身体冻结住。

  等到了地方在慢慢苏醒。

  听了她的说法,张小河忽然有些担心,他说道:“我回来的时候,会不会过去很久?”

  封绝立刻回答,说道:“并不会,我控制时空,等你到地方只是过了几秒钟而已。”

  这下张小河放下了心,安稳地休眠了过去。

  沉睡中,张小河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那个梦中有林寒雨。

  那是一个没有灾难的世界,林寒雨是通过父母介绍认识,他们都是世界中最普通的一份子。

  后来两人结了婚,有了孩子,慢慢老去。

  当梦中的他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张小河缓缓睁开了双眼。

  “喂,喂。”一只手摇晃着他的肩膀。

  张小河被这只柔软的手摇醒,他刚睁开眼就看到了刺眼的亮光。

  他的双眼微眯着,艰难地看清楚的面前的画面。

  一个手里拿着一个手电筒,在黑暗中照着他。

  “别再这里睡,睡在这里会被当做垃圾捡走。”这是一个女声,声音很朴实。

  张小河抬头,透过强光,他看到了这个女人的样貌。

  这是一个带着放毒面具的女子,她的衣服有些破旧,上面贴满了补丁。

  胸前是一块大补丁格外的明显。

  除此之外,她的身上还有许多的机械,看得出来都是简单组装起来的。

  她身上唯一比较新的就只有身后的一只机械臂。

  此时这女人一只手拿着手电筒,另一只手手劲很大,不断地摇晃着他的肩膀。

  张小河已经被她摇得有些发昏,想不到一个身材相对娇小的女子竟然有这样的手劲,他颇有感慨。

  “别摇了。”张小河站了起来,要是再给摇一会,他准得昏过去。

  起身之后,他立刻环顾四周,只见周围全都是一些机械垃圾,有的零件损坏,有的则是保存地相对完整。

  简单观察之后,他猜测这里应该是一个垃圾场,想不到是在垃圾场降落的。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张小河很是客气,也很直接。

  “你说这里?这里是械之国啊,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睡着了,晚上在这里睡觉可是很容易被垃圾机器人捡走的。”女人很奇怪地看着张小河,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张小河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眼神四处躲闪,忽然他看到了一面镜子。

  里面的自己穿着一身奇怪的服饰,但是没有补丁,封绝把他的衣服都给换了,应该是为了不被看出破绽。

  这时,他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说出来话,也变得不一样,虽然能够理解,但是跟之前说的话不一样。

  看样子为了让他融入这里,封绝还花了些心思,她这个母亲其实还不错。

  “你没有问题吧?”女人问道,这是一个要比张小河大一些的成熟女人,她说话的声音还是比较柔和的。

  某人以为自己要穿帮,连忙回答没问题。

  听到他的回答之后,女人忽然拉上了张小河的手,说道:

  “既然没有事,那就跟我回家见一见我的家人。”

  “见家人干什么?”张小河很疑惑。

  “当然是跟你结合。”

  张小河傻了。

  这个女人也很直接,直接跟他坦白,她看到张小河身上的衣服不错,以为他是一个比较富裕的人,于是就想着通过跟他结婚,让全家人会让不错的生活。

  张小河一再解释自己身无分文,但是她就是不信,双手还有那一个机械臂紧紧抓着张小河,生怕他逃跑。

  他一时间没了办法,不由得感慨道,看来本土化还需要再做得更精致一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人没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界古神

一笑轻王侯

星界古神

奔走的螃蟹

星界古神

啦噜

星界古神

浪拍云

星界古神

刘狗花

星界古神

莫生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