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上掉板砖能一下砸死十个她》。

“兄嘚!別想了,等你考上大學,姑娘多的是!美女到處有!”我對永濤說道。

他還是愣愣的,沒有一點精神的樣子!我去,有這么嚴重么,不就一個妹子么。

不行,我得讓他緩過來,失戀這件小事至于么,哥哥啥事沒經過!

“文清!我們走吧,馬上就到學校了。”我剛開口,還沒出聲,永濤就叫我。

“哦,好的好的,回學校,今晚還有晚自習呢!”老爸是給我辦了,但是還是得我親自去學校走完程序哇,本人不來,怎么做,學校肯定是要把責任分開的。

這個時候麗娜也回來了,叫上我們一起走,一路無話,安全到達學校。

我和永濤是住在學校外的,一戶人家里。學校附近有個市場,叫東關市場,是批發水果的,人多了,自然吃飯的人就多了,小餐館之類的就多了。我們吃飯就比較方便,我們學校是實行半封閉管理的,

早上在學校吃飯上課,中午開放外頭吃飯,下午高一高二放學,我們高三繼續在學校吃飯上晚自習。

住的這個地方和東關市場一墻之隔,高三以前我們還凌晨跑去買水果,主要是為了便宜,批發市場么,三五塊錢就幾十斤水果,當然是會有點磕碰的那種損傷果。

這戶人家里只有一個老奶奶,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都各自有自己的房子,偶爾回來住一下,就剩老奶奶一個在家里。老奶奶比較孤單,也沒個人聊天,這里是一個自蓋的那種二層小樓,一樓就是老奶奶自己的房間和偶爾回來的孩子的房間,二樓有三個房間,一大兩小。

好在這里離我們高中很近,二樓房間就開始租給學生,也不貴,畢竟是租給學生,也算是老奶奶給自己找些事做,不顯得那么孤單。剛好我們初中有個同學和這個老奶奶是遠親,我們就和他一起住在了這里。

一住就是三年,每年老奶奶都要送走一批高三生再進來一批高一生,其實也就是七八個學生,大的房間四個人,小房間各兩個人。

永濤一路就很少說話了,反而是麗娜一直在找著和他聊天。

嗯,我覺得他沒風度,就算不行,也不能冷落人家么。

我就和他們嗨聊,講了前世幾個段子,他們也笑的開心,羅媛也很驚奇,我這一路不說話的,原來是這么有趣的一個人。

我心想,哥哥技能多了,就是隨便撒幾個也是很有魅力滴。

很快就到了我們的宿舍,我們給宿舍掛了塊牌子“臥龍居”。取意我們以后考上大學,一飛沖天。

我們這個臥龍居還是很有牌面的,外頭還小有名氣,主要是和老奶奶有關系的這個同學學習非常好。前世上了首都大學,那可是和華清齊名的國內頂級學府。

考試也一直在全校前五名,自從他走后,這個地方很好租出去,后來的學弟都喜歡這個地方。另外的幾個人,學習也都比較好,只有我和另外一個差點,但不是差生,我起碼也上了二本了么。

“文清,永濤,你們來啦!”剛一進門柳永就笑嘻嘻的跑過來,這就是那個前世首都大學的同學。

我們一起上的初中,要說他,是我當時佩服的僅有的幾個人之一。

為什么呢?初中那會他就一直全校第一第二這種,每天晚上一點前就沒睡過,每天早上五點就醒來,就憑這毅力,我是做不到的,永濤更做不到。

上了高中之后更拼,什么時候醒來,他都在學習,我是搞不懂他不困嗎?

萬事勤為先,這也導致他的眼睛高度近視,還散光,那鏡片厚的,我帶過一次,很眩暈,摘了眼睛,和瞎子真沒啥區別。

不過高考結束后,拿著高考學校給的獎金給眼睛做了手術,后來就視力就正常了。

問他為什么想起給眼睛做手術,他說去了大學,妹子要是看到我鏡片那么厚哪還會理我,這操作,我覺得還是比較騷的!

這是玩笑話,我知道他其實就是為了看顯微鏡。視力不好,肯定不行么。

我和他打過招呼就往里走,永濤含糊的應了一句。六六(柳永的外號)就跑過來問我怎么回事,我只一句話:“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呦!這還有這么深的內情,給我講講!”六六撇撇嘴,滿眼好奇寶寶的樣子。

別看很多學霸鏡頭前正經,背地里還是很逗比的。

“讓我把東西放好,和你好好聊聊濤哥的事情!”我笑嘻嘻的回他。

“別瞎說,我才沒有那事,我們可是純潔的同學關系!”永濤皺眉道。

切!這會正經了,那會在路上那騷包樣,還出賣我,我

  许久,金盘都没有回话。

  这两个月来,他已经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被眼前这家伙震撼到无言了。

  五灵晶,是真正的仙材,里面蕴藏五种属性仙能,彼此纠缠,极难熔炼提纯,就算是锻魂谷里面的那些所谓教习只怕也难以将之提纯到八分乃至九分的程度。

  可是眼前叶枫熔炼提纯出来的这一份五灵晶溶液的纯度竟然快要斟于完美,这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

  而且,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这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过去的两个月里,叶枫......

一心想救火,别的事便都不管了写下一段永不褪色的记忆。”文

接完電話回來的蔣睿面如土灰。神色厭厭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在場的其他股東們看到這個樣子的蔣睿,心里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李牧海強壓下心中的不安,嘴角牽起一絲笑容,露出一副慈愛的神色,用一種近乎關心的語調說到。“蔣公子,我看您臉色不是特別好。如果是貴公司有什么變故的話,我想大家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

李牧海話語剛落,在場就有人開始符和。

“對啊。蔣公子。如果貴公司有什么事的話,這次會議完全可以推后或者在網上召開網絡會議嘛!”

“是啊!是啊!”

“不管什么時候總是人情最大嘛。畢竟生而為人,人性是每個人必須要有的品性。”

……

顧情看著這群一邊倒的小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是以她的聰明,哪里還不清楚今天參加會議的人都已經被蔣家收買了。想到這里,顧清頓時感到有些心寒。她和蔣睿同學那么多年,在場的不少也是公司的元老。可是就這樣一個小小的危機,竟然有這么多人背叛她投向了蔣氏的懷抱。

雖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蔣家,但是細細想來,總應該和前一天的宴會脫不了關系。當著那么多老同學的面,蔣睿丟了那么大的面子,更何況這個人平時就小心眼兒記仇得很。要不是他家有錢而且兩家世交,加上也合作過很多年了,依著她的性情是斷然不會找這種合作伙伴的。

至于剩下的這群小丑么。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公司也是時候該換換血了。尤其是在這樣一個時刻,公司缺乏的是統一的話語權和一份強悍的凝聚力。

今天可真是個好日子啊。顧情在心里暗暗的想。不經意間瞥見在墻角站崗的陸明,突然想到昨天也正是陸明把她拉出了餐廳。雖然當時有點不爽,但不得不說還是很值得的。這不,挖出來了這么多毒瘤還買一送多劃算得很。

王秘書不知道老板心里的想法。她看著股東們的反應有種強烈的直覺,接下來可能會控制不住場面。于是悄悄溜出會議室,給保安打電話讓他們派點人上來維持秩序。

此時在墻角當小透明的陸明心里暗暗的對自己的大伯豎了個大拇哥。別看陸家現在遇到了危機。瘦死的駱駝還比馬大呢。更何況陸家這個大駱駝有這起死回生的趨勢。

陸家有他回歸,未來讓陸家保持蒸蒸日上得勁頭他還是有信心的。

正當大家各抒己見的時候,蔣睿站了起來打破了會議室尷尬的場景。他用獨有的渾厚的語氣一字一句對著親愛的股東們說,“各位股東!從顧氏最新的發展狀況來看,我們一致認為蔣氏有必要也應該對顧總的決定支持到底!因此我們決定!無條件把蔣家所有的資產投入到顧氏!”

這番話在股東們中間炸開了鍋。明明蔣家小公子早上來找他們的時候不是這么說的。而且剛剛接完電話他臉上灰敗的樣子無疑給在場所有人一個信號:蔣家出事了!

問題是

进了县城医院,老叔伯说让他们在车上等着,他先进去看看,没多会儿老叔伯就走了出来上车就说孙老头的手伤得很严重,不过还好送来及时人已经没事了,但还是需要住院观察,他的那几个徒弟都在身边守着呢,就是没看见那孙胜和孙老头的三徒弟。

  张青林说那就去和孙老头先了解一下情况,程澈也附和说同意。

  老叔伯说那里人太多,就别都跟着去了,只带了程澈和张青林进去。

  到了病房门口,张青林就看到里面围着病床站了四五个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天上掉板砖能一下砸死十个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命桥

山村小伙夫

命桥

我可能有病

命桥

帅气爷们

命桥

心星明月

命桥

小叙

命桥

凤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