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修的猜想》。

也。”纷纷多言,岂能有益于一个大当。他竟然有本领骗走

刚听完今天的指导后,宇哲和约瑟他们彼此也是有了一个相互的了解。

约瑟看他一个人来到均衡教派,想起来当初的自己。

当时自己也是一个人来到均衡无依无靠,就和现在的宇哲一样分组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办。

约瑟热情邀请宇哲等会一起吃饭,并告诉他以后在均衡有什么不懂的就直接找他。

宇哲也是十分希望和他成为朋友,不过吃饭的事他就没有多大兴趣了。

只想赶紧去换卷轴,就直接向约瑟拒绝了,并表示自己还有事,约瑟也是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

看他急色匆匆的样子就问道:“图奇,怎么了?有什么事和我说呀。”

宇哲看着热情的约瑟说:“其实我对易容术挺感兴趣的,想先去换易容术卷轴,所以不好意思啦,下次吧。”

约瑟擅长的正是易容术呀,但约瑟听到他想学易容术的时候还是十分震惊。

毕竟这是像他这种对学其他天赋比较差的忍者才会选择的,而且十分鸡肋。

约瑟就继续问道:“什么?你要学易容术?是真的吗?”

宇哲一脸坚定的看着他:“对,没错。”

约瑟有点高兴也有点不高兴。

高兴是因为以后他朋友里面也有和他一样专门学易容的忍者了,不高兴的是为朋友考虑的话,怕他以后学了并没有多大用。

不过看着宇哲坚定的眼神说:“好吧,那你知道换卷轴的位置在哪吗?而且还有学习需要的其他物品,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对啊,宇哲还不知道在哪换,而且还需要其他的东西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听到约瑟的话后大喜。

“真的吗?那你带我去吧,谢谢你约瑟,你真好。”

约瑟被他夸的脸都有点红了,随后他们和另外四人打了招呼后也是一起前往忍术阁。

还好有约瑟的带路,不然这么远他还真找不到。

路上约瑟告诉他了学这份忍术需要的任务分,换卷轴需要60分。

不过学习易容需要的材料比其他的多得多,所以还需要100任务分来换其他的。

学习易容昂贵的代价也是好多人不愿学习的理由之一。

宇哲听后有点慌了,就算他买了卷轴也没有材料供他练习啊,这可怎么办?

想了想,自己还差60分才够,靠干活赚任务分的话起码得两个月不吃不喝才够啊

顿时他的心情跌入谷底,原本的期待也化为了泡影。

不过约瑟还在他旁边继续讲着易容术的一些内容,亲自带他来到忍术阁,他并不想因为自己影响约瑟的好心情。

他和约瑟说:“今天真是不好意思,诶,算了,我还是先不学易容术了,谢谢你带我来着,我们去吃饭吧。”

宇哲说的言不由衷,不过他的脸色出卖了他。

约瑟刚还看他一脸期待的样子,但自从刚才和他说了学习需要的任务分后开始有点不对劲了。

约瑟也不傻了,瞬间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就说:“图奇,别这么沮丧,我原来甚至比你还惨,学了很多其他的,最后发现没有天赋后,浪费了许多任务分,最后才学的易容术,我做学习忍者的时候干活就干了两年,我理解你的心情,你有什么困难直接和我说,我能帮就帮。”

宇哲苦涩的看着他说:“我身上只有100任务分,诶,算了吧,我先努力干活慢慢攒任务分吧。”

在这里任务分是属于个人的,并不能借给别人。

这也是为了让忍者们知道他们从开始到现在有多不容易。

就像约瑟也是干了两年活才学到适合自己的易容术。

而且每份忍术必须用自己的任务分来换,必须要登记之后才能学,不然私自学习被发,唾手可得。”

阿保机冷眼盯着韩延徽,道:“这恐怕不是参军的心里话吧。”

韩延徽苦笑了一下,道:“刘守文比刘守光更无能。若契丹助刘守文战胜刘守光,幽州已是契丹的囊中之物,随时都可取来。”

曷鲁问道:“你是说,现在取幽州,为时尚早?”

韩延徽将目光在众人脸上走了一周,道:“如果我预料的不错,两年内,李克用必东进攻取幽州,为他与朱全忠争夺天下扫除障碍。我们此时若取得幽州,又不具备继续南进的天时地利,必会遭到朱全忠与李克用的进攻。”

阿保机的眉头不经意地皱了皱。

阿保机觉得,韩延徽的担心有些多余。

假如真取得了幽州,真的引起与朱全忠、李克用为敌的后果,大不了再退回草原,还能咋的?

难道契丹还怕了朱全忠、李克用不成?

豪气在阿保机胸中激流澎湃。

阿保机的目光转向了曷鲁。

曷鲁一句话都没说,重重点了点头。

阿保机使劲将胸中的激情压了下去。

其实,阿保机在等人的时候,已经有了最终决定:在自己的任上,不能再打仗了。

此时,看到众人群情激昂,阿保机淡淡一笑,问道:“大家的意思是,我契丹立即出兵相助刘守文?”

敌鲁更正道:“不是相助刘守文,是灭他刘守文和刘守光。”

敌鲁看到阿保机仍在微笑,觉得阿保机已经做出了决定,挥了下拳头,道:“我愿做大军先锋,先行入关。”

阿保机坐直了身子,说道:“既然大家都觉得应该出兵,那就出吧。敌鲁,你带鹰军去相助刘守文;苏,你做敌鲁的副将和先锋,你们准备好以后,就立即出发吧。”

阿古只急道:“那我呢?”

阿保机看了阿古只一眼,没做回答,对众人说道:“大家散了吧。”

阿古只重重哼了一声,不住地左右摆动着脑袋,愤然离去。

阿保机的决定完全出乎众人所料。

仅派鹰军入关,鹰军再能战,哪能一举灭掉刘氏兄弟。

难道阿保机另外安排了大军随后跟进?

可也不对呀,阿保机每次用兵,从来不隐瞒弟兄们,这次是怎么啦?

众人猜不透阿保机的真实意图,各怀心事,起身离去。

敌鲁等到屋里只剩下阿保机和述律平、曷鲁时,问阿保机:“仅派鹰军入关,如何出战?”

阿保机诡秘地一笑,说道:“入关以后,你只做壁上观,无论刘氏兄弟哪一方取胜,你都不要参战,立即率军回国。记住,不能损失一兵一卒。”

略停顿,阿保机又补充道:“苏性格温顺,会按你的意图办事,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敌鲁终于明白了阿保机的真实想法,不便再多问,答应而去。

述律平一直没有说话。

现在的阿保机,已经让述律平感到非常陌生。

述律平和曷鲁都清楚,阿保机现在的决定,无疑是放弃了绝好的南进机会。

述律平试探着问阿保机:“不准备向南发展了吗?”

阿保机看了曷鲁一眼,苦笑了一下,反问道:“你们想过没有,我们为何要南进?”

述律平和曷鲁同时一惊。

他们完全没有料到,阿保机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述律平答道:“做大做强我契丹呀,这不是好多年前我们确定的奋斗目标吗?”

阿保机不屑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南进,无非是抢夺别人的财富,大不了将那些州县划入我契丹的版图。可是,这样做,有意义吗?”

述律平和曷鲁更加不解阿保机的想法,过去他们共同追逐的目标,为何今日要轻易放弃?

理由就是没有意义?

曷鲁突然想到,阿保机一定是料到自己可能不再是契丹可汗了,才放弃了继续奋斗,要激流勇退了。

曷鲁正要直言相劝,只见阿保机舒展了一下腰身,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说:“你们想过没有,何谓做大做强?”

没有听到述律平和曷鲁的回答,阿保机又道:“若论地盘,我们现在已经尽有往昔霫、室韦的所有版图,我们的疆域还不够辽阔吗?比过去多出了几倍甚至几十倍。论强大,敢与我们契丹对抗的国家,已经少之又少,难道我们还不够强大吗?从历史上来说,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都是以长城为界。我们又不懂种田,要长城南那些州县干什么?我们已经够了,该知足了。既然古人已经用长城给我们划定了国界,还是顺其自然吧,不要再去打破这种格局,引得战火纷飞,厮杀不断。”

穿黑色的夜行衣,走在黑夜里,椅子不是,无论哪种椅子都不是

?不愧是蕭慈一劍,無人能及,若是蕭慈當真出劍,怕也不僅僅只是眼前這樣那么簡單了。

??要知道,蕭慈十三歲破劍宗劍宗一百零六層禁制,更是天生的劍靈之體,他的天賦能力與那劍宗大弟子沈氏可以說是不分上下。

??劍宗大弟子沈氏雖然不與蕭慈一樣是劍靈之體,可他的天賦卻也不差,各個方面在也在蕭慈之上,不過,蕭慈唯一占了便宜的應該是他比劍宗大師兄小了一年的年紀了。修行界中不少人會拿他們兩個相差一年的年紀相匹敵的,那劍宗大師兄自然是比蕭慈年長了一年,所以修行界的人都說,若是蕭慈的年紀能夠追上劍宗大師兄一年的,怕其中的天賦是能夠與劍宗大師兄相匹敵的,更別說是落后他一位了。也有很大的可能,蕭慈是能夠勝于那劍宗的師兄的。

??小劍門中,有少數弟子,甚至是掌門和長老平時也很少見蕭慈真正的出劍。

??當然,所了解到蕭慈出劍威力的時候,應該是蕭慈十三歲破劍閣一百零六重禁制的時候,那一劍,可謂驚人。

??蕭慈當時也只是一個生得極為精致的小娃娃,即便是小的時候,也是可愛,討人喜歡得很。

??颯。

??整個大堂上,安靜的只剩下呼嘯而過的風聲。

??蕭慈閉關三年,不少小劍門的弟子們眾多也是第一次見到蕭慈的。

??更是第一次見蕭慈動手。

??及時尚未出劍,可他手中的木劍,卻也是劍。

??他出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快得讓人看都沒有看清。

??即使是作為同蕭慈關系最好的劉小別,也很少有見過蕭慈出劍。

??蕭慈尚未出世,正因如此,所以修行界中有關于蕭慈的傳言和能力如今還是鮮少有人得見。更別說如今蕭慈乃是九品修為的高手,他如今的修為,已經與小劍門掌門江顯同步了。但江顯依然是小劍門中的掌門,更是此中造詣最高的。而他蕭慈便是最有可能成為小劍門下一任掌門的人選。

??不過,這不是毋庸置疑的嗎?

??畢竟,蕭慈的能力都眾所周知,眾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在場的所有人都一一驚嘆于蕭慈的能力,眼前這位如謫仙一般的男人,當真是持劍的時候,更多了幾分獨特的魅力。

??李景昌張著嘴,幾乎都忘記合攏起來了。這就是九品高手嗎?

??就連葉小葉初見蕭慈出手也不由得因蕭慈的能力和其俊美的容顏而展露出花癡似的模樣來了。

??蕭慈身前的那名男弟子幾乎是愣怔了半響,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直到他身前的蕭慈張口道:“你修的可是匯鋒劍法?”

??那名男弟子聞言,這才回過神來,看著蕭慈,點了點頭,“......回師兄,的確......是匯鋒劍法。”

??讓他沒想到的時候,蕭慈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匯鋒劍法。

??蕭慈道:“匯鋒劍法出自不知門也,卻劍法講求的是劍鋒凌厲,匯聚劍鋒劍氣為一道,強可一招破敵。可你天泉無力,下盤不聞,劍氣無法凝聚化作鋒銳的劍鋒不說。來時候的劍氣更是時而穩時而不穩,若是預之敵人比你略微強大一些,怕是會反被對方一劍破敵。”

??更沒想到的時候,蕭慈那雙眼睛竟是這般的犀利,竟是一語道來,便準確無誤。

??他對面的那名男弟子沒有說話,想必是因為蕭慈所說的,自然是句句屬實。

??蕭慈一揮手,卻見落在地面上的長劍竟順勢落在他的手中。

??那名男弟子一愣,卻見蕭慈將自己的劍遞給了他。

??男弟子看著眼前如謫仙降臨似的男人,竟帶著幾分不敢褻瀆的姿態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抬起手來接過蕭慈遞過來的那一柄劍,并開口輕聲的道:“多些師兄指點。”

??蕭慈所說的就是他自身的問題所在。

??可見他倒是不曾發現自己的問題所在,若非如此,又為何說是旁觀者看得更加清楚呢!更別說,看的那個人可是他蕭慈啊!

??話語剛落,那名男子便朝著蕭慈微微的頷首,便轉身離開了。

??“下一位。”

??就在蕭慈還未開口的時候,大堂內還是一片寂靜之色,就在蕭慈開口之后,眾人這才從剛才的驚訝之中回過神來。

??劉小別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反而是葉小葉這才從花癡中慢慢的回過神來。

??人群中又有一人上前,求蕭慈指教。

??颯。

??狂風略過耳邊,這一名弟子的劍法造詣倒是甚比剛才那名男弟子要顯得更加的成熟一些,他所在的問題倒也不大,蕭慈很快就告訴了他自己的問題所在。

??他氣息不穩,收放不當,力氣也不大,不過,這下盤倒是挺穩的。

??而他所使用的劍法,正是同為劍宗門下南山北斗的滄海劍法。

??這南山北斗自然是以北斗劍法為主,但那滄海劍法,亦是出自南山北斗無疑。

??“下一位。”

??“下一位。”

??......

这些文官的声音几乎震翻了书房的屋顶。

  说真的。

  叶枫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势。

  当初他在始源宇宙中到处逛,也见过时空圣殿、万物圣殿等强大势力的情况。

  但像今天这样,被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跪倒在地上,用身躯阻挡在他的面前而他还不能轻易的去对着文官做什么,叶枫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你问叶枫为什么知道这一些?

  还不是因为一旁的珺琪公主,一直在小声的给叶枫介绍眼前的这些人不同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修的猜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遗落孤塞

唐梦若影

遗落孤塞

小曼曼

遗落孤塞

顺岑sc

遗落孤塞

大佑佑

遗落孤塞

可口的橘子

遗落孤塞

海棠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