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惊人好处》。

轩辕三缺淡淡道:好色如命,杀人如麻,岂非正是英雄本色?轩立在最远的王素素插口道:那纸笺上的字迹,也端正得很,就和

巨掌闊摸著腦袋,道:“我離開圣城軍,回族里整編軍隊之時,圣城又大了一倍。三圣女帶著工程隊打通了第一座坎兒井,正在建水庫。聯盟沒啥大事。就是大家都急著改編軍隊,打造先生賜下的新兵器,鐵料和木材都不足。

各族在咆哮城為了甲族的鐵料和紅果寨的木材份額爭吵!聽說豹族和獅族的長老都打起來了。阿父說要是先生在,大家不會鬧得不可開交。”

王泱點點頭,見大家都站在伐竹場,干擾了工人的工作。對綠竹老族長道:“我們先回紅果寨再細說吧!”

大伙回到紅果寨。這是一座建在山坡上的竹寨,外圍用圓木排成墻,厚度有三層。里面都是竹子搭建的兩層小樓,層層疊疊,依山勢而建。

族長大屋也只有兩層,但是面積很大,房間也多一些。

紅果青泉和母親商量一會,大聲宣布紅果寨舉行盛大的歡慶,歡迎王泱。寨民們齊聲歡呼,四散而去準備晚上的露天篝火聚會了。

王泱坐在族長大屋的二樓大廳,品嘗紅果寨的果酒,嗯,有些酸。

老族長道:“寨子也沒什么好東西招待先生,這酸果酒比圣城的美酒差得遠。”她說的是沙棘汁汽水。

王泱吃了一塊不知名的熏肉,貌似沒有放鹽,原始的風味,一言難盡。道:“所謂山珍海味,山中美味也不差!只是烹飪方法不對,沒有好的調料。我聽青泉說,山中缺鹽,不知紅果寨以前的鹽從哪里來的?”

紅果綠竹道:“我的阿嬤講過,以前我們在山海之原時,也不是很缺鹽。鹽山氏族有好幾座大鹽山,盛產胭脂鹽,交易胭脂鹽不難。

自從我們戰敗,搬到這里,每年雨季之后,鹽山氏族的商隊會到飛羽氏族的寨子交易他們的海鳥蛋和干鳥,我們就趕過去交易一些,必須省著用,有時候錯過了鹽山氏族的商隊,就一整年沒有鹽用。”

“原來如此。”王泱問巨掌闊道:“闊,現在狐族和浣族的鹽場產量如何?”

巨掌闊不肯坐下,站在一邊啃熏肉,聽到王泱問話,連忙咽下嘴里的肉,答道:“先生,別提了!沒有大圣女指導,他們兩族建鹽場很不順利,好不容易建好了三座,又被大海浪打壞了一座。到現在都只有四座鹽場。

我阿父很不高興,斥責了狐族的白腹錦長老,說他們狐族自以為聰明,大圣女親自指導他們建了一座鹽場,都沒有學會!

聯盟長老會分配的白晶鹽交易份額,我們熊族都不夠吃,其他各族就不提了!只有圣城、巨掌城、咆哮城、利刃城有白晶鹽供應。

聯盟只好又去犬族交易鹽來用。大家都喜歡用美味的白晶鹽,寧可不吃鹽,也拒絕使用犬族苦澀的黑沙鹽。

金吼盟主決定等今年二圣女出巡之時,就請求二圣女去浣族指導他們建鹽場。”

王泱點點頭,對丈母娘道:“阿嬤,作為客人,本應該尊重主人,好好吃主人提供的食物。不過那是外人的做法。

我也算是紅果寨的半個在高处向下望去,只见一辆军用11式装甲突击车正在街道上横冲直撞,顶部机枪朝着四方八方一通乱扫,也不知打死了多少战友和平民。那门105毫米口径的榴弹炮,更是将几辆同行的军车轰成了残渣,还使得附近几幢楼房跟着遭了殃。

几名存活下来的军人,纷纷躲在路边一些尚算完整的车辆后,默默地流着眼泪。他们不知道为何会这样,更不明白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竟然只是两条微不足道的虫子。

装甲突击车上,那名驾驭机枪的变异军人不断疯狂扫射,将周围但凡可以藏人的车辆和花坛,全都打成了马蜂窝,还不忘叫嚣说:“都别躲了,赶紧出来接受神的制裁吧!”

驾驶装甲车的变异军人笑道:“不过是几只漏网的小老鼠,就由他们去吧!频道里刚才说,有一支三十人的机动中队正朝我们这边赶来,那才是有滋有味的正餐。走喽!杀人去。”他再次启动装甲突击车,朝着前方街道驶去。

郑遇撇了撇嘴,身影忽然从楼顶消失而去,下一刻便出现在了装甲突击车内。他先是一掌击晕了那名驾驭重机枪的变异战士,跟着直接用强大的感知力,笼罩住驾驶装甲车的变异战士,迫使对方将装甲车停下后,这才动手为两人取出脑海里的虫子。

这两名战士都是增强过的强化人,被虫子控制后,便合谋着夺取了装甲突击车,并杀害了十几名战友。郑遇处理完两人后,又为几名躲藏起来的受伤士兵料理了伤势,跟着安慰几人说:“他们只是被异虫控制了,才犯下如此大错的,各位千万不要去记恨。”

“可是……”一名胳膊受伤的下士,指着不远处横呈的战友遗骸,满含眼泪说:“这些都是朝夕相处的弟兄啊!说没就没了,他俩要是醒过来,难道就不会心痛吗?”

郑遇拍了拍年轻战士的肩膀,喟然一叹说:“你们可以如实汇报所发生的事情,但请不要责怪他们。这样的惨剧,往后还会不断地发生,大家都小心些吧!”

“多谢先生相救,这里所发生的情况,我们会如实向上级汇报的。”几名战士抹了抹混杂着血泪和雨水的脸,向郑遇行起了军礼。

郑遇挥了挥手,正待离开,却忽然回头望向装甲突击车:“不好。”

两声枪响从装甲车内传来,几名受伤的战士已是风声鹤唳,连忙举起手中的突击步枪。郑遇抬手示意几人不必紧张,跟着摇头叹息说:“这又是何苦呢!”车内两人的自杀,是他也未曾料到的结果。

“柱子,山庄现在什么情况?”郑遇怀着沉重的心情,再次向发小询问道。

马柱国苦笑着回话说:“幸好得老大你提醒,我们用硫酸杀死了所有的异生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只不过,还是有三人不幸被异生物袭击,没能救过来。”

“局势稳定就好,多加派些人手执勤,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如果遇到什么对付不了的事情,务必及时与我联络。”郑遇叮嘱了两句,跟着掐断了联系。

那手掌的掌心印出一个巨大的“卍”字,一声嗡鸣之下,一股汹涌狂暴的磨灭之力在掌心之中爆发而开,带着一股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势,向着谷月压了下去。

金光耀眼,这善智果然不凡,单凭这一击之威的威能,俨然已经不弱于季辽全盛雾子牟定道。

  陆隐皱眉,“无解?”。

  眼镜女雾子点头,“有人中毒昏迷,毒药伤害的是大脑,只需寻找可以救治大脑的药物即可,有人中毒身体腐烂,只需寻找救治身体的药物,那么,中毒流逝生命力,只能补......

卜他暗里在转着心事,一时竟没。刘乃,字永夷,洺州广平人。牛肉汤道:这就是我每次直埋怨苍玄、苍荆而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惊人好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域修真霸主

炼文1

星域修真霸主

叫偶爬爬

星域修真霸主

吃炸鸡会胖

星域修真霸主

西瓜切一半

星域修真霸主

癫不二

星域修真霸主

发达的泪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