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叶土匪,老子来了!》。

叶枫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实力强大,但他又不是无所不知。

  “等龙家他们抓住那些人,审问一下自然就知道了。”

  “哎!”

  繁叶仙尊低下头捣鼓自己的阵法,作为一个阵道阵师,阵法被悄无声息的侵入让他第一里不时有冷风灌入,吹得篝火呼呼作响,火星四溅。这树林里其实也并不能抵挡风雪的侵袭,但是却已经好的太多了。

天明时分,方子安起身时,发现林中居然有了一堆堆的积雪。在风雪容易灌进来的地方,一堆堆的新雪堆的很高,看起来这场雪着实不小。

风......

沈三娘终于鼓起勇气,走迸了马要留着命在,什么事总有法子的

第73章 童贯整军

第一次拜见童贯,去掉必要的礼节上的寒暄,两人的谈话就非常寡味,哼哼哈哈。双方都是各怀心思,不断偷眼打量对方的人材气度,各自惊诧莫名。

童贯非常诧异眼前安兆铭的年轻和英姿勃发。小伙子不但长得帅气,孔武有力,而且双目幽邃,深不可测,竟是个狄汉臣那般的“人样子”!

童贯有些恍惚,他这一辈子阅人无数,能有安兆铭这等气度的人物寥寥无几。不但本朝蔡相嫌有狭隘,便是放在前朝,拗相公略输飞扬,司马牛稍逊敏捷,苏子也是略痴矣。

原来童贯是个自负善相之人。他昔年去杭州,一见蔡京便惊为天人,此后不断向赵佶荐举,一路把蔡京送到宰相位子。事实上,大宋彼时人材,也的确无逾蔡元长者。

安宁则是对童贯的阳刚、冷冽暗生警惕。因为童贯的这份冷冽,掩藏极深,表面却是一团随和从容,绝无杀机流露。但是安宁知道,眼前之人,绝对是个杀伐狠决的混蛋。

历史上,童贯是个很特殊的人物。他虽是太监,却没有一点太监的模样。不但面色黢黑,还生着胡须,阳刚之气十足,这可能和他年近二十岁才净身有关。

其人身躯魁梧,声如宏钟,望之似乎是个粗人,以致辽人都被他迷惑。然而他却老谋深算,心细如发。而且为人仗义,颇有度量,竟然允文允武。

当日用兵河湟时,童贯为监军,军行湟川,却收到赵佶的退军上谕。原来却是宫失火,赵佶以为不祥,欲止西征。童贯看后就把上谕塞进靴简,对主将王厚说官家催战。

此战一举收复青塘四城,童贯因此迁升襄州观察使。此后又请缨出使辽国,一探虚实,半道上巧遇马植,终于促成宋金“海上之盟”,相约灭辽。

便是这次南讨方腊,百万之众就被他短短三个月里摧枯拉朽般粉碎殆尽。若非伐辽出了问题,他童贯当真坐实了天下太监第一人的宝座。

然而安宁还曾读书知道,童贯掌兵后,军中多有不法事纵容。不但贪墨军饷习以为常,争功、或者虚报战功、战损的事情也频频发生。

而且伐辽后,童贯就开始爱惜羽毛,早已失去前时锐气。太原之失,靖康之耻,都和他童贯的尸位素餐、恃恶养奸大有干系。

在安宁看来,斯人实在死不足惜。但是如今,安宁还不能拉下脸和童贯玩清算。如今安宁想要的,还是斩首俞道安的军功,好从侧面洗脱自己诛杀折可存的嫌疑。

童太尉想要尽快压下军中的各种泛起沉渣,免得乱了阵脚。那他就必须捏着鼻子认了安兆铭的这份军功,为他浙东诸将留下回旋的余地。

所以,安宁的叙功就很简单,毫无疑义。因为俞道安的首级就在洪七手上攥着。

童贯仔细看看,的确是人头。但究竟是谁的人头,他也闹不清。不过想来他安兆铭还不敢在这些事上捣鬼,浙东诸将都在披星戴月地赶来,一验就知的。

再就是肉松的样品,安宁左思右想,还是拿了出来。起码在西军北伐时,能吃到一些可口的军粮。果然童贯尝过以后,双眼大方光芒。

双方商讨的供货价格定在五十贯一石,当然有十一的抽头要返给童太尉,这就等于合作伙伴了。所以安宁觉得,现在可以和童太尉求个情。比如,外面泼韩五的事情?

“对了,太尉,小子观衙门外锁拿的泼韩五颇是一条汉子。如今却奄奄一息。小子心折其人,不知能否说个情面,放他下来走动一二。嗯嗯,小子略懂医术,愿为他施救则个。”

“啊?泼韩五又怎么啦?这些兔崽子,每日就喜欢来去折腾,咱家实在照应不过来。没甚大事,你就带他调理去吧。”童贯甚至连想一下泼韩五所犯何律的心思都没有。

这个辛兴宗!抢人家这么大的军功,不知道遮掩一下也罢了,还要苦苦相逼。实在太不识体统!或者说这次浙东之事,总要有人受发落顶缸的。

第二天宣抚使临时衙门就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庆功会议,不但安宁参加了,连宋江、泼韩五都来参加了。

你说这事闹腾的!几乎所有身在浙东的将领,心中都是惴惴不安。抢军功没什么,抢出人命来,事情就大发了。

而且那折可家族,历来是大宋河东屏障,世袭一百六十年呢。家中子弟没死在对敌的战场上,却被自己人祸害了。

最后究竟会掀翻多大的涛浪,委实没人能够估算。

这跟前些日子捣鼓海州靖海忠义军还不一样,那支队伍,本来就是盗寇,无非朝廷招安他们过来当炮灰而已。他们若是本分了,自然无人理睬他们。

但是他们却还要抢军功?盗寇就是盗寇,哪怕招安了也是盗寇!一日从过贼,一生都是贼,杀了也就杀了。

没见对面的安公子,也从未提过一句怨言吗?

何况,此前给他们的军功补偿已经很不错了。还有这次的魔教教主俞道安的军功,依然都是他们的,并没有人取来争,实现完美对接。

  他现在进入其中就是想看看安排黑萝莉做的事情怎么样了。

  进入梦境,陈默并排落在黑萝莉身旁。看着她她拿着一张白纸在桌上写写画画。写完之后,伸出白嫩的小手轻轻一指,茂密的树木开始拔地而起,片刻中就形成一片树林。

  这就是陈默安排给黑萝莉的任务,让她帮忙记录一下自己的逃跑路线。

  然而他还是错估自己的跑路速度以及梦境的范围。吸收星神的源能多出的一块地界,完全不够黑萝莉的创造。

  但黑萝莉也不是白读书的,耸着鼻子,嘟着嘴还是以一定比例在那块对出的地面上创造出陈默跑出去的路线。

  还在上面用显眼的血红色标记出来。

  路不长,这是陈默第一反应。

  这个路是对比整个赤明城来说真的不长,区区十分之一的赤明城长度而已。

  但陈默以一人之力能跑如此之远,已经算的上是超常发挥。

  “现在还在赤明城范围吗?”

  陈默开始回忆起每个区级城市的定义。

  以城市为例,距离区级中心,且半径为一区的范围内无害才能算作一个城区。假设赤明城半径为r,那么安全区域的面积为4πr方。

  陈默大致估算了一下自己的周围,应该还处于安全区内。这样想来没有五级或以上的源兽。

  没有源兽意味着陈默能在此地苟到天荒地老。

  “你可叫我一顿好找!”

  梦境之中,一个声音从陈默背后响起。说实在的要不是陈默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他差点准备拿锤子闷死对面。

  “你怎么又来了?”陈默一脸不快,“还有,不是说有缘再见吗?你和我梦里有缘?”

  这次他梦境的正是星神。对方通过四级技能梦境入侵来的。

  这让陈默很不开心,好像自家被人撬锁进来了。进来之后还给你打招呼一样。

  星神好像没有看到陈默的不愉快,反而很开心的准备勾陈默的肩膀。想要上演好兄弟一起走一样。

  陈默对这招早有防范,一个侧身很轻易躲了过去。“别跟我来这一套,我现在不吃这一套了。你不是滚了吗?”

  “诶!梦师的事情能叫滚么?”星神装作不愉快,指着陈默的鼻子骂到。“你这是在侮辱梦师,你见过哪个梦师不是厚脸皮的?”

  梦师:“???”

  陈默被这句话逗笑了,居然有人拿自己的脸皮去当职业标杆。这不要脸技术陈默甘拜下风。“您牛逼,是在下输了,你不滚我滚!”

  说罢,陈默直接退出梦境。

  “hi!”

  从梦中醒来,映入眼帘的又是星神。陈默都感觉有些蛋疼了。

  阴魂不散,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我又不是魔法少女?为什么要一生永相随啊!

  陈默心底发出歇斯底里的大喊。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陈默这曲折的线路差点将自己给绕晕了。选这个位置也是缘分所到。对面倒好,在走路的人不知道路的情况下,跟着走的人反而能紧追不舍。陈默服了。

  也许这就是有缘!

  看着星神那没脸皮的样子,陈默很想拿被子捂住对方揍一顿。然后提着箱子继续跑。让对方无路可追。但这种事情想想就好,陈默打不过。

  别看这家伙现在只有三级梦师的水平,但这种从八级跌落境界的大佬没有一些手段陈默是万万不信的。

  陈默敢保障,就算给上他偷袭的先手优势,最后挨打的也是他。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打不过不代表陈默有好脸色。“已经被坑过一次的他显然对星神有了防备。

  星神等的就是陈默这句话,“我有一个梦师传承你要不要?”

  “啥?”陈默一时半会儿没听清楚。或者是陈默听清楚了,但他要再次确认一遍。

  “梦师传承!”

  “几级?”

  “八级!”

  这下陈默算是完完整整的听清楚了,八级梦师传承。

  这种传承,有价无市。花多少钱都不足以衡量的存在。有了这个传承信息,哪怕自己不能用,也能找其他人交换。

  技能可比不上传承,传承是一套的。包括从一级到八级的所有技能以及学习感悟。说白了就是一套连号RMB和一张百元大钞一样,谁更值钱不用多说。

  陈默又有些心动了,然而看到星神这张脸。心动的想法马上变成纸屑飘散至天空。

  到时候估计又是负担不起,不坑他个两三次会给东西?陈默可不觉得这种大佬是来做慈善的,一个八级技能坑了他两次。这个传承起步十次以上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叶土匪,老子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只手撑天

都市母猪流

只手撑天

力口贝木子

只手撑天

重生的杨桃

只手撑天

超级钻石

只手撑天

甜西宝

只手撑天

山椒魔鬼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