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忘忧道人》。

陆小风忍不住问道:哪一点?丹躲在黑暗中的鬼魂妖魔吞噬?萧

“我知道江湖上杀医生是大忌讳,但是我没有办法,反正迟早要弄死你,刚好这次还有人出钱。”来人正是靳一川的师哥丁修,他将手中的酒壶放在路边,拔出手中的一米五长的朴刀。“你们先不要动手,我先跟他玩一玩。”他对着后方的众人说道。

“你赶紧躲到后面去。”靳一川立即把张嫣推到一边,拔出腰间的绣春刀和丁修大战起来。

张嫣没有看向正在大战中的两人。

西厢房的茫茫火光中,两道身影冲了出来。正是沈杰和王琢儿,今天晚上吃的很饱,两人刚刚都睡得很沉,以至于等到了火烧起来,沈杰才发现不对。刚走出火场,就看到张嫣大堂里面冲去。

她的身影还没到火场就被沈杰拦住了去路:“张姑娘,你在这儿等着,我进去。”沈杰说道:“琢儿,你在这儿看好他。”

他刚说着,人冲进了火场中,目光扫视着茫茫火海,就看到张老先生倒在地上,身上还有火在烧,人却丝毫没有动弹。他不再犹豫,右手向着他一挥,张先生身上所有的火瞬间熄灭。

没过多久,琢儿就看到火场中冲出来的沈杰扶着张老先生冲了出来。

“师傅,你怎么了。”张嫣姑娘早已冲了上去,看到一动不动的张郎中丝毫气息都没有,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情感,整个人伤心欲绝起来的大哭起来。

琢儿看向沈杰,就连他也摇了摇头,张老先生本就年纪颇大,在这种大火中,急火攻心,人肯定不行了。

“这些人真是丧尽天良,竟然这样残杀大夫,要不是我们早些发现,我们有可能也被烧死了。”琢儿看着外层围墙上站着的火枪手,院墙周围还有几十名弓箭手手里弯弓搭箭,明显火就是他们烧的。

那些弓箭手看到那几人背对着己方,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手中的弓箭丝毫不留情的射向他们。

“嫣儿。”靳一川正在和丁修交手,眼见这个情形,再也顾不得自己,立即冲上去挡住弓箭,丁修的朴刀趁势在他的右手臂上留下一道颀深的伤口,脸上嗜血的笑容丝毫没有停色,更加的猖狂起来。

沈杰注意到身后的风声,身形瞬间由背对转身,右手向着飞来的几十支弓箭轻轻一挥,那些嗖嗖飞来的弓箭好像遇到了一股铜墙铁壁一般,瞬间速度大降,又艰难的向沈杰等人的方向挤进了了厘米之距,就再也丝毫无进的的楊風雙腳靈氣加成一跳,身體向幾只爆焱虎飛躍而去。

跑在最前面的那只爆焱虎被楊風這突如其來的一劍直接洞穿頭顱。

另外三只爆焱虎見同伴就這么死去,立刻分散開了死死的盯著楊風。

楊風抽出青云劍,立刻轉身奔向前方的那只爆焱虎。

左右兩邊的爆焱虎這時候快速奔向楊風,張開血盆大口一同向楊風撲去。

而楊風正前方那只爆焱虎則是一掌向楊風拍來。

注意到幾只爆焱虎攻向自己,楊風雙腳靈氣一震,一躍而起。

這時候楊風跳起來剛高于兩只爆焱虎的身體,雙腳再次注入更多靈氣。

雙腳一伸縮,馬上踢向左右兩只不爆焱虎的頭頂。

這時候正前方攻向楊風的虎爪也不到一丈距離。

錚~的一聲!

楊風揮起青云劍,擋住了爆焱虎的血盆大口。

此時兩只被楊風踢中頭顱的爆焱虎摔在地上,但兩只爆焱虎立刻站起來搖了搖頭,似乎并沒有受到什么實際性的傷害。

這樣的攻擊對爆焱虎是沒有多大傷害的,因為爆焱虎毛皮本身就比較厚那名。

楊風面前的爆焱虎,被楊風的青云劍擋下獠牙,隨即一只虎爪拍向楊風。

“沒那么容易就讓你得逞。”

楊風身體稍微一動,躲開了。

雙重凝氣爆!

楊風看準機會瞬間打出攻擊,另一只手打出自創武技。

雙重凝氣爆打在爆焱虎下額。

咔嚓!額骨被強大的力量震碎了。

“不用武技還真傷不到你們了!”

楊風正前方的這只爆焱虎,滿嘴獠牙都已經同時被楊風這一拳打掉不少。

爆焱虎整個頭部血淋淋的,七竅流血的狀態。

楊風肯定不會放過這機會,青云劍馬上刺向爆焱虎腦袋。

第二只爆焱虎卒!

“還有兩只,得趕緊收拾!”

楊風沒有多想,再次施展劍技。

風云莫測!

紫仙劍法第一式。

王一抓、黄鸡大师等人也不禁为是什麽佛像,案上铺着和神幔同

不知过了多久,李赫醒来,晕晕沉沉,发现自己睡在大帐,帐内空无一人。李赫正在犹疑,任佐从帐外走进来。李赫问:“任兄弟,我是不是死了,你怎么在这里。。。莫非你也归天了?”

任佐:“呸,一来就咒我。你活着呢,就是昏迷了好几天。”

这时,卫起从帐外进来。李赫:“我记得自己被箭射中,还中了毒,怎么没死?”

任佐:“多亏卫大哥帮你吸毒,你才侥幸保住一条性命。”

李赫挣扎着想坐起:“多谢卫大哥救命之恩。”

卫起连忙扶住李赫:“你我是兄弟,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莫要跟我客气。你安心养伤,狄侯爷下令,过几日送你回凯奉休养。”

数日后,李赫由任佐护送,回到凯奉疗伤。连续多日,李赫都呆在府中,甚是清净无聊。

一日,深夜。李赫正准备早些就寝,忽有奴仆来报:“有客人拜访。”李赫让奴仆将客人迎进书房,客人进屋后,李赫相迎,竟是姬月。

姬月望着李赫,眼含泪光:“你受伤了?”

李赫眼中含笑:“不碍事。”

灯烛微光下,李赫、姬月俩人紧紧相拥。

几日后,李赫箭伤痊愈,被狄侯爷、李馈召去议事,中山羊、东方虎等人也在场。狄侯爷:“据前方探报,青、荆、冀三国见我豫国在河西地区攻城略地,心生嫉恨,已经陈兵在我国边境,想要对我豫国施压。豫王担忧,命本王献计拒敌。各位可有良策?”

李馈:“据回报,此次青、荆、冀三国出兵并不多,应该只是试探。下官以为,值此伐雍之际,应与其他三国保持友好。不可迎战,只可坚守。时间一久,青、荆、冀三国自然退兵。”

狄侯爷:“李丞相所言甚是。只是该派何人前往边境御敌?”

李馈:“我豫国与青国相邻的东境,以及与荆国相邻的南境,城池坚固、兵精粮足,只须派一偏将,即可固守。唯有与冀国相邻的北境重镇令樟,因常年治理不善,导致民生凋敝,故而不时受到冀国侵扰。下官以为,应当派一位持重有谋之人,前去镇守令樟。”

狄侯爷:“丞相可有人选?”

李馈:“东方虎先前在武卒军中任职,处理粮饷军务;近期又在丞相府任职,经办之事无不妥当。下官以为,东方虎实在是镇守令樟的不二人选。”

狄侯爷捋了捋胡须:“本王也以为东方虎是上佳人选。东方虎,你可愿意前往令樟,排除国难?”

东方虎连忙行礼:“承蒙侯爷、丞相赏识,小人必当全力以赴,誓死保卫令樟。”

狄侯爷微笑:“难得东方虎能有如此担当,本王甚是欣慰。我即日就会向大王举荐,由你驻守令樟。”

东方虎谢过狄侯爷。任佐对狄侯爷说:“小人听说,令樟之所以民生凋敝,都是因为贪官、豪强搜刮民财;更可恶的是,他们还以河神娶亲的名义,将民间女子强行送到河中,害得这些女子沉尸江底。于是,令樟的百姓为了活命,纷纷出逃。”

狄侯爷皱眉:“诸位可有良策,应对河神娶亲之事?”

李赫寻思片刻,禀告狄侯爷:“下官有办法。”

第二日,豫王姬文召狄侯爷、姬侯爷进宫,商议退敌之事。狄侯爷举荐东方虎镇守令樟,豫王姬文准了。豫王姬文还下令东方虎即日启程,赶赴令樟。

狄侯爷又向豫王姬文推荐了自己的儿子狄靖,镇守东境,抵御青军,豫王姬文准奏。姬侯爷不甘人后,连忙向豫王举荐了自己的儿子姬喜,镇守南境,抵御荆军。豫王笑了,也予以准奏。

东方虎抵达令樟后,正值河神娶妻的仪式即将举行。东方虎对当地官吏、豪绅说:“河神娶妻,我如果能看看,那是三生有幸。届时,请你们通知我,我也送送那个新娘。”

河神娶亲当日,令樟大小官员、豪绅全部在河边聚集,东方虎也到了,围观的群众有几千人。东方虎对为首的官员说:“把那个新娘叫来,我看看她长得咋样?”

那个官员连忙把新娘带过来,东方虎见新娘哭泣不止,就对那个官员说:“这个新娘长得太丑,麻烦你去跟河神说一声,就说我们要给他找一个更漂亮的新娘,过几天再给他送过去。”说完,命侍卫将那个官员抛入河中。

那个官员沉入河中,再也没上来。东方虎站在河边,装出一副焦急等待那个官员回来的样子。过了还是低头。

便是二哥杨让,这一会也冷静了许多。他想到了杨晨东一早上打王苟的事情,想到了现在此人深得圣恩,还是从五品的官员,比自己官位还要大上一级。他想到,现在的小六子怕已经不能当弟弟来看待了。

没有人说话,只有三姐杨静和四姐杨梅站在那里小声哭泣着。

就在今天上午之前,她们在婆家依然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但是王苟的事情一出,她们的转机来了。尤其是两人的婆家派人去出打听,得知王苟和其母严氏被打,正是因为对杨晨东的七姐杨朵不好,才有了这样的结果。瞬间他们对自己的夫人都变得关心了起来。当得知夫人要去杨家庄看看自己的六弟时,哪里还有人会阻挠,马上就表示了同意。

这就是大势。杨晨东打了王苟和其母,非旦没有受到皇上的责罚,反而还官升七级,满朝的文武都没有一人说杨晨东的不是。相反拿了不少土豆回家,得了好处的他们反而还说是王苟对杨朵太过苛刻,被打也是活该。

这些风声一传出去,哪里还有人敢对杨家人不满?莫说是特意去生事了,不被别人找事就不错了。

如此这般,三姐杨静、四姐杨梅这才有机会走出了婆家,来到了杨家庄与兄长姐妹们一聚。

而这一切,都要感谢着初来京师的六弟杨晨东,若不是自己这个弟弟,怕是她们还不知道要受什么样的罪呢。

两位姐姐在那里哭泣,杨晨东心中不忍,便示意给了巧音一个眼神,当下音儿便走过去,与五姐杨丽六姐杨琴一起扶着三姐四姐向堂屋中走去。

四位姐姐进了堂屋,杨晨东看了看这五位哥哥说道:“走吧,有什么事情进屋里在说。”

转身杨晨东带头而入,身后跟着的是大哥杨恭等人,最后是一脸气色的二哥杨让。他心中虽然恨六弟的不给面子,但更想知道这杨家庄发生了什么事情,做为六品官员,及时的了解朝廷中的风向那是十分必要的。

堂屋之中,大家分位置大小而座。但值得一提的是,座在首位的杨晨东而非是大哥杨恭。

这里是杨家庄不假,但确是杨晨东建立起来的杨家庄,他便是主人,座于首位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对此,众人似乎有些疑义,但碍于刚才杨晨东表现出来的强势,大家都识相的没有问些什么,可那眼神确分明是在逼迫。

有些话,杨晨东原本不想说的那么清楚,只是即然几位兄长都有意见,那确是不得不说了。“众位兄长,有一件事情容六弟先行说明。此杨家庄虽然叫杨家庄,但与建宁府老家的杨家庄确是不同,那个杨家庄是我们兄弟共有的,而脚下这个确是六弟自己的。”

京师的这个杨家庄可有良田两千亩。又距离京师不远,其价值可想而知,现一听被杨晨东据了己有,当下五位哥哥的面色都是一变。

只是不等他们问些什么,杨晨东又继续的解释道:“六弟知道几位哥哥在想着什么,但我要说,这个杨家庄所有投资都是六弟一人所拿,一共用了黄金两千两,这些都是我与杨富表兄弟合作,在建宁开酒楼还有办《杨报》赚下来的。不仅如此,接下来六弟还会在京师开一家神仙居酒楼和一家天外天贸易商行,两项用银应该在三十万两以上。这些事情今天已经禀报给了皇上,这里面还有王振太监的一成干股,有杨富表兄的一成股份。”

语不惊人死不休!

杨晨东把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是和盘托出。即然连一个小小的杨家庄,他们都要打主意,那事情不提前说清楚了,以后免不了有各种各样的麻烦找上门。至于说有王振太监的股份,想必这样的大事他们也不敢随便的讲出去的。

原本杨晨东说此杨家庄与众兄弟们没有关系,他们还想反对来着,还想问问没有关系的话,那买庄子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可是一听到杨晨东说又投资不下三十万两弄了一个酒楼和一个商行,一时间他们都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三十万两说拿就拿出来了,那一个小小的杨家庄还真算不得什么了。更不要说人家还与王振有着如此亲密的关系,这般看来,谁想找麻烦那无异就是要找死呀。

杨晨东看着从兄弟们那脸色是一变又变的,心中不由的一阵的舒爽。有意提出王振的名字,就是要借名头来吓唬人的,如此看来,作用果然还是不小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忘忧道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宋弦五十

鬼哭老朽

宋弦五十

君王李

宋弦五十

李振复

宋弦五十

别拦着我

宋弦五十

南海贫尼

宋弦五十

三千大梦叙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