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叫来!》。

第43章 谁是教主

“是日,大内监入内省都押班张迪引百余班值卫暗伏平江府。一日忽称诏,尽出甲士,杀教众无数,夺上官教主五法器、丹药、教籍无算。

上官教主并随行尊者石宝等遇难者一百七十九人,降众千余。唯有护法方七佛脱难,班值卫多番追杀至睦州,身受二十余刃。

又凡孙老桥的桥东地方,四至壤地室庐悉强买,合数百家之地建神霄殿,奉青华帝君其中,以为遮掩。”蓝细禾说道。

这些内幕,他也是听了陈箍桶陈师所述,那时方七佛已经逃回睦州,得教众救助。

“其兄方腊不忿其事,又惧班直卫此后清剿。乃欲举义,却被家主方庚察知,将方腊禁闭粮仓中。幸赖族弟方肥引教众相救得脱。方腊于是自号圣公,以诛朱勔为名举义。

又有我教护法吕师囊、方七佛、仇道人、郑魔王,并尊者兰溪吴邦、方岩山陈十四、苏州石生、归安陆行儿闻上官教主事,皆合党应之。

左使俞道安此时虽得上官教主遗命接掌圣教,奈何已失圣教五法器,所以他也无力阻方腊之祸。

尊者陈箍桶进策曰:天下之势,犹桶板耳,能箍则合,不能箍则离。力劝俞教主断尾求生,总是俞教主不忍抛却那些故人。陈尊者无奈,只好暗中联系陈大哥阴做器备。

陈颙大哥便想到弟子北行游方之事,嘱托稍作留意梁山泊的去向,云云。”

看来明教如今也是一团乱麻啊,安宁听的暗暗心惊。现在的教主俞道安却被方腊裹挟?后世传言方腊是明教教主,原来他只是借了明教的名头行事?

朱勔倒是得了明教法器,他却又叛教了。

蓝细禾啰里啰唆的说了许多,末了还是哀求安宁能收他做弟子。这就是个医痴嘛,难道明教那边无人了,这种货色都敢派出来当间谍?

“你说的上官教主,是第几代教主?方腊举事,俞道安狐疑不定,佛母是否也参赞其中?”安宁心说难道俞道安真的走向前台了?

那么方明月呢?那个妞有些怪怪的感觉。当时一心救助林师叔,安宁在永嘉七星洞外擒获方明月时,并未多想。架不住男人本性的反复回味,却又甚是诡异。

正常的男人看到妻子受辱,肯定不会那么冷静得不带情绪。这说明俞道安似乎并没有真的关心过妻子方明月死活,纯粹就是按部就班的礼节举动。

方明月被自己擒获后的那种酥软、敏感,也不象一个成熟女人的该有的懵懂,倒像是未经人事的雏?这怎么可能?他们联姻最少十几年了。

但是世间不可能的事情海了去了,所以安宁就要问一下方明月在哥哥与夫君间的立场。

“啊?!”蓝细禾惊恐的又要昏厥,好在安宁手快,一指戳在他人中上。

“道爷如何知道我教这些秘事?上官教主名讳堪,是我明教二十七代教主。如今二十八代教主俞道安,左使吕师囊,右使乔思恭。

我教五大法器却落在叛教的护法朱冲及尊者朱勔手里。他们在平江设伏,叛了上官教主。因此方腊才得一呼百应,说要杀朱勔,复仇上官教主。

佛母却率亲众泛舟海上,说是得神人教化,要在海上为我圣教留些根基。”

“喔喔,如此,你们现在教主应该是朱勔才对啊?人家有五法器呢。”安宁若有所思。

“这?可是,可是,他朱勔是叛教的啊!”蓝细禾实在没法继续和安宁鬼扯淡这些话题。

“而且如今朱勔也被下狱,侦讯他的却是两浙察访使刘豫刘学士。估计圣教五法器,并平江、浙北的教众组织,应该尽入刘豫掌握了。”

刘豫,两浙察访使?安宁忽然醒悟,那次汴梁城外整治智能和尚时,与吴用接头的刘学士,应该就是刘豫了?这厮很会隐藏啊?

联想到后来刘豫立国伪齐,统辖山东、两淮、河北之地。明教也在其境内蓬勃发展,刘豫的一些国策也很有明教的影子指引,那么想来,这明教的确是要落入刘豫掌握了?

这可不行,明教固然有他的不少问题所在,但它在民间的传播力量委实了得。自己一定要尽力截胡才对,起码也要分而治之,不能全都便宜了刘豫这个混蛋。

安宁暗自后悔,那个夜晚,为甚不下手狠一些,居然放跑了这样一条大鱼?

眼见都耗到半夜了,安宁与蓝细禾再回到房内,看看陈西真还在酣睡,心说大概要明天才会知道疼痛吧?反之,要是明天还不知道疼痛,那也不需要再来医治。

二人离开陈家后结伴同行,蓝细禾就大约把他知道的明教细节故事再与安宁提到一些。

“方庚是谁?”安宁好奇问道,上次简单听说过方五松,他家哥哥便是方庚,却并未仔细探听。自己此前似乎没听过他的故事,原来还曾是方腊的雇主?

“方庚其人黑而长,素为霸帮源。又志在官爵,从人学兵学,卖牛买剑,自以熏的話語全部掩埋。

“我的少主呀,從你出生那一刻便已經注定了,你,所要做的一切都只能從羽族長久利益出發!而不是什么兒女私情!卿卿我我!她可助你早日登上王位!幫你復興羽族!既然你不舍得出手,那我只能替你!這爐中我用了你帶回的金蘭草,可助她沖破封印!”軒轅熏冷冷看向軒轅青羽。

這是軒轅熏第一次叫自己少主!一直以來,軒轅青羽對軒轅熏內心都充著滿敬畏!這一聲少主叫的軒轅青羽內心觸動無比,沒有什么比得到認可來的重要,何況此刻,他若不答應,雪兒也會任由軒轅熏處置了!

“師傅,是我太幼稚!是我太自私,您說的對,我不該糾結于兒女情長,忘記自己的身份!”軒轅青羽似乎下定了決心,抬頭迎上了軒轅熏的眼睛。

“你的善良早晚會變成敵人手中的利刃,刺向你的要害!千萬記住不要對敵人仁慈!今后我必會竭盡所能,輔佐你,讓你成為最強的王!你想保護她,想將她留在身邊,我會幫你,因為對你,對她,對整個羽族,都將是最好的選擇!”軒轅拍著軒轅青羽的肩膀,眼中閃過一絲陰晦。

昏睡中的雪兒,腦海中翻涌著曾經的無數畫面,父母恩愛時的甜蜜相擁,對她的關愛呵護,離開時的撕心裂肺!在夢中一個一襲白衣長衫的少年溫潤如玉,她卻自始至終看不清他的面容,她想走近去瞧個仔細,卻越來越遠,直至煙消云散。

雪兒在夢中驚醒,醒來便看到了坐在床邊的軒轅青羽。

雪兒頭疼欲裂,腦海中翻涌著斷斷續續的畫面,卻無法拼湊成完整的記憶!

“我怎么了?”雪兒捂著頭問道。

“是師傅的藥,你可記起些什么!”軒轅青羽問道。

“只是一些零碎的畫面!”雪兒努力回想,卻任然記不起來。

“師傅在你體內發現了封印之力!這道封印,可能就是你失憶的關鍵!”軒轅青羽不自覺的躲開了雪兒的眼睛道。

“封印,封印什么,記憶嗎?”雪兒焦急的問道。

“師傅說這道封印非一般人所為,乃神族獨有的封印之力,且只有神族會用!也只有神族能解!”軒轅青羽冷冷道。

“神族?!怎么會?我到底是誰?為什么會被封印?”雪兒此刻心里亂成了一團,她打底該相信誰的話!此刻連她自己也不知道了!

“因為你體內的鳳凰血脈!”軒轅熏不知何時走了進來,身后還跟著兩名侍女。

“師傅!”軒轅青羽頷首。

軒轅熏的話讓雪兒瞪大了眼睛,腦海中的畫面也有了解釋。

“鳳凰一脈,在世人口中早已絕世,相傳神尊白恒神隱之時將書閣封印在了鳳凰血脈之中,千年來,鳳凰一脈便一直被神族禁錮于西天之上,同樣為了更好的控制鳳凰一脈,神族封印了他們的血脈之力使其無法覺醒,這樣便讓鳳凰一脈變得與普通鳥類無異,成了西天神族獨占之物!你可知,為何神族可以永遠高高在上,那便是因為,他們借助了書閣之力!得書閣者便可統治七海八荒!所以你體內的封印,便是神族所為,而能在血脈封印之上施展變身封印的,神族只有一人!”軒轅熏微微一笑道。

“誰?”一旁的軒轅青羽問道。

“西天神族的大巫師洛天!”軒轅熏看向雪兒冷冷道。

“洛天!”雪兒一怔,腦海中瞬間出現了霽寒的身影!

“鳳凰一脈,書閣?不,不可能,我只是個普通的人,怎么可能是鳳凰一脈呢!你騙我!”雪兒一時間無法接受自己的身份,對軒轅熏的話她也沒有完全相信!

“雪兒姑娘可以質疑,這,乃是赤炎金猊獸唾液制成的赤炎丹,世間僅存三顆,一顆在羽族丹閣,一顆在神族丹閣,這顆,也是僅有的一顆!你若真是鳳凰一脈,服用后,體內的封印自會解開,若不是便會焚身而亡,化為灰燼!”軒轅熏伸手接過侍女遞來的透明盒子,盒子里那顆赤紅的丹藥散發著奪目的紅光。

軒轅熏伸手將盒子打開,一股灼人的熱浪瞬間自盒內散發出來。

軒轅熏一側的侍女瞬間后退了幾步,遮住了眼睛。

“這盒子乃千年寒冰所制,減去了赤炎丹的灼熱!要不要服用,雪兒姑娘你自己選擇!”軒轅熏說著將盒子蓋上。

雪兒此刻卻很熟悉這個灼人的熱浪,那夜的霽寒全身散發的就是這顆丹藥的味道。

雪兒低著頭,淚水悄無聲息的滑落下來,她心中越亂,她想解開疑團的心便越堅定!

洛天、軒轅青羽、軒轅熏到底對她是否都是別有用心!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她是鳳凰一脈!可她自己究竟是否真是鳳凰一脈!

雪兒突然抬起了頭,眼神堅定,伸手奪過盒子,還未等軒轅青羽伸手制止,她已將赤炎丹放入了口中。

每个人的手里都捏着把冷汗,只凤的肚子上去,而且仿佛连看都

大逆盟采取的是合圍之勢,故而在整個山嶺的外圍到處都發生著血祭老魔這邊的一幕。

血祭老魔在光幕上打出的窟窿飛速彌合,這戰機刻不容緩,就見大逆盟這邊的陣營當中,無數修士蜂擁而出,拖著漫天的長虹向著那窟窿魚貫而入。

點上,然后遞給我一根。

“謝謝,不會!”

他笑笑,自己猛吸了幾口!

我在等他開口,估計他也是在醞釀如何和我說吧。

“你知道你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叫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北京夜未央

文婉

北京夜未央

月下与温酒

北京夜未央

吉祥小猪

北京夜未央

夏晓水

北京夜未央

徐小喵

北京夜未央

梦先知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