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驱毒、解咒》。

濂、洛、考亭为据,关辅之士,翕然宗之,称为一代醇儒。所著有《三礼说》《小学有言道:"乱世出英雄,"造就英雄伟才之因非时非出身也,而因

转眼三个月过去,沈深又去了一次修炼室,炼气四重的修为更进一步,但还是远远不够再次晋升。

林荫道几人一直没有动静,这让沈深的心里有些隐隐的担忧。

林业和他的这个长辈,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沈深,只是沈深一直待在宗门没有出去,找不到机会而已。

待在宗门虽好,但修为得不到寸进,资源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离开修炼室,沈深尝试着在小院中修炼,虽然源气比一般地方要浓郁些,但相对于修炼室,简直不值一提,沈深修炼了几天之后,无奈地站了起来。

有危机,同样也有机缘,沈深还是决定去任务大厅看看,看是否有合适的任务。自己总不能一辈子待在宗门,那样的修炼就完全失去了意义。

任务大厅人来人往,一派热闹喧嚣,许多外门弟子看到沈深过来,都露出了敬畏的神色。

这个比他们还迟入门的新人弟子,却运气逆天。不但在炼器峰待了几个月,还直接进了执法殿成为执法弟子,更是在排名碑位居末尾。

虽然这个成绩并不显眼,但对于他们这些炼气初、中期的外门弟子来说,已是高不可攀了。

“沈师兄。”

几个头脑灵活的外门弟子,早就一步跨上前来问候,入门迟早又算的了什么,实力才是王道。

也有不少弟子冷眼旁观,心里腹诽不已。

“无非运气好而已,认识了几个亲传弟子。”

至于排名碑的事,早就有意识地排除了,不过炼气四重罢了。

沈深笑着一一回应。

他并非是一个生冷之人,同样明白修炼世界的真实残酷,知道自己成长的艰苦,当然不会自傲到目中无人的地步。

浏览了一遍任务光屏,沈深却没有看到合适的任务可以领取。这个时候,通讯珠震动了起来。鲁星发来了信息,说有事相商,尽快赶回执法殿。

回到执法殿的时候,除了鲁星之外,意外看到了陈殿主同样也在。

沈深不知道具体什么事情,赶紧上前问候陈长老,又用询问的眼色望了一眼鲁星。

陈殿主望了一眼沈深。

“沈深,这些日子在执法殿感觉怎么样?修炼如何?”

沈深不明就里,只好老实回答。

“多谢陈殿主,鲁师兄对弟子照顾有加,各方面都很不错。”

“哈哈,我看你在宗内修炼进步不大,资源也缺少,这次安魂矿山出了点问题,想调你过去协助,具体的情况,一会鲁星会告诉你。你要记住:自身安全才是第一。”

陈殿主说完,一个闪身已消失不见。

沈深疑惑地看着鲁星。

“鲁师兄,安魂矿山又是什么回事?”

鲁星神情有些凝重,回头望了眼外面。

“安魂矿山是离宗门十数万里的一处矿山,源晶蕴藏丰富,听说还有中品源晶挖掘出来,一直都很顺利,也很安全。但不知什么时候竟出现了一头妖兽,伤了不少挖矿的弟子。”

鲁星顿了顿接着说道。

“这次宗门已派了阳宫初期的供奉过去协助处理,也跟了不少弟子,但执法殿只去了二人,现在想着再派一人过去,所以想问问你的想法,有没有兴趣接这个任务?”

鲁星停了一下。

“虽然任务有些危险,但回报也很丰厚,据说矿山内源气含量十分浓郁,不比修炼室的差。在那里修炼一日千里,而且还会补偿‘花影币’,任务回来之后,可以领取整整二千的‘花影币’。”

“其实争抢任务的也有不少人,但陈长老点名让你过去,而我突破在即,自然放弃了这次任务。”

鲁星最后说。

正想外出试炼的沈深,听到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事情,当然正中下怀,立即高兴地接了下来。

“多谢鲁师兄关照。我什么时候出发?”

“宗内供奉和几个弟子已经先行出发,因为布置传送阵过于昂贵,所以宗门没有直通矿山的传送阵。你得先行传送到别处,然后再自己一个人飞过去,但正如陈长老所说,安全才是第一,你得准备准备,也不缺这点时间,对了,这是那矿山的方位图。”

鲁星说完,递给了沈深一枚玉简。

鲁星自然知道林荫道几人不会就此消停。但修士修炼,总不能因此缩在宗门不出。

再说,林荫道总不会亲自出手,以丹湖六重境界去欺压一个炼气小修,最多是派几个心腹。这也是沈深的一次历炼。

不经历风雨,如何才能一位海盗!

哪怕只是前海盗!

巴斯林尽管学習了一些貴族的东西,但是他身为海盗的一颗心,还没有冷呢!

他的双眼之中,迸发出殺意!

有关于这一点,被一旁的管事,还有站在菲拉图身边的中年侍卫感觉到了,不过,他们并没有在意。

因为在他们看来,巴斯林不是什么威胁!

另外,巴斯林产生殺意的目标也不是船上的人。

而是站在门口的那些人,嗯!那些人是管事请来的人,不过很明显,管事并不在意那些人的人身安全问题。

在管事看来,那些人不过就是一些工具而已!

而且还是不知道能不能派的上用场的工具!

若是真的有价值的工具,管事自然会在意一些,至于没用的工具,管事完全不会理会!

就管事的经验而言,那些工具当中真正有价值的,应该是一个也没有!

嗯,就是如此。

管事很是淡定的看着眼前的状况。

同时也向着船员们,包括巴斯林在内,投以不屑的目光。

巴斯林勉强忍耐着,在他看来,门口处的人应该也是船上的人,而对方只要是船上的人,他就应该忍耐。

这是重要的机会,因此,他可以为此付出一些尊严。

“别这样,别这样,朋友,何必如此,这些朋友们也只是率意了一点,完全不是问题!我既然身为主人,就一定要好好招待客人,务必让客人们宾至如归!否则的话,这就是我的失礼!大家坐下,坐下!”菲拉图微笑说道,向着准备离开的船员们挥手示意。

船员们顿时间感觉菲拉图这个人是一个大好人!

大家深受感动。

不过,他们能不能坐回到座位上,还需要巴斯林决定!

另外,就船员们的内心而言,他们真心是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他们很是不适应这里的气氛,而且他们也担心自己会不会再一次做出错误的事情!

好吧,他们也是知道自己做了错误的事情!

不过,他们控製不住。

“菲拉图先生,有关于他们的事情,我在这里向您表示由衷的歉意!”巴斯林开口说道。

这时候,菲拉图却是没在意巴斯林的说话,伸出手去,向着四处的侍女们伸手比划着,说道:“再给客人们上一份甜点和水果,份量要多!”

侍女们闻言,尽管内心当中很不想给船员们再上一份甜点以及水果!

但是菲拉图的话语,她们是必须听从的。

侍女们纷纷上前。

这时候,船员们不等巴斯林说话同意让他们坐下,他们就纷纷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那是一个干脆利落,快速无比。

巴斯林注意到这一幕,深刻的感觉到,回到船上之后,自己务必要好好加强对这帮家伙的教育!

这帮家伙,也是太过于的魂淡了!

竟然轻易的就被甜点与水果收买了!

这样子的家伙们要如何的指望啊!

若非是没有好的人手来源,巴斯林定然要把这些家伙们全部都换掉。

全部都换掉啊。

“哈哈,没事了!坐下吧,坐下吧!朋友,无需在意区区一点小事,就把这里当做是你的家,你们的家就好!”菲拉图高兴的说道。

巴斯林闻言,也只能坐回自己的原位,暂时无视了那些狼吞虎咽的船员们,他不想去看那些家伙,免得自己又被对方气到!

船员们此时吃的很是高兴,即便是身处于侍女们强烈鄙视的目光当中,他们毫无感觉。

“这些朋友们,就让他们尽情的去吃喝吧,至于我们,则继续说一说医术的事情,我对于医术真的是太好奇了!”菲拉图开口说道,催促着眼前的巴斯林,还有巴德利。

实际上,主要是巴德利。

毕竟巴斯林的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好的!菲拉图先生!”巴德利开口说道。

巴斯林也一个劲的点头,他也更加希望围绕着医术这个话题说下去。

“那么接下来,我们说一说,医术的实际治疗案例好吗?”菲拉图已经听过了医术的相关理论,现在则是想听一下医术的实际应用!

当然,相比理论,还是实际治疗案例,更加让菲拉图在意。

等着人走远,谭江边激动的晃了晃张成的胳膊。

“成哥!成哥!北京饭店啊!大户啊!”

北京饭店什么来头,最早是法国人创办的酒店,比什么前世的“京城四少”那四个大酒店都要早,而且它的牛气并非是空穴来风,先后好几场国宴都在哪里举办,几乎成为了北京酒店使命感的建筑,更是成为了先锋一样的存在。

前世甚至于和六国、东方酒店一起并并称为“京城三杰”。

张成也没想到,自己这随便看个热闹,竟然结识了这样的人。

如果把手里的东西转卖给她……也不失为一个销路。

一通折腾等天差不多都暗下来,张成才回家。

张伟坐在炕上咳嗽了几声,搞得张成顿时紧张起来。

“爸,照我说的,你年底就别干了。”

听了张成这话,张伟抖了抖报纸:“不干?不干咱们全家和西北风去啊?你知不知道化工厂那可是铁饭碗。”

听着张伟厉声大喝,张成不知道要怎么说。

现在已经是1986年,最早的职工下岗从1987年的劳动合同制改革就开始了。

虽然当时下岗的人数很少而且大部分是带着自愿意志离开的,但大部分最后选择下海,张伟这样安于现状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心胸。

但是不知道化工厂会不会给他们脱产学习的机会,这样老伟头还有个进入管理层的机会,到时候得癌的几率也会降低。

“那你们公司要是有学习的机会,你一定要参与,就算是工资降了,你也得学习!到时候给萌萌昨个榜样,不然咱们家里出来个大学生结果都没文化怎么能行!”

张成真挚的说道,就算张伟挨过的明年,也会在1993年第二轮下岗大潮里因为没有学历也不是顶尖技术工人而下岗。

他都有点怀疑是不是张伟那时候郁郁不得志,然后本来就有患癌风险,所以最后才去世的那么早。

“对啊,爸!反正哥这么能挣钱,你就让哥养你们呗。我俩都这么大了,您老就好好休息。”张晓萌抱着练习册,看着张成和张伟在谈心也忍不住插了一脚,坐到了张伟的身边,蹭了蹭他的肩膀。

“还是老妹儿会说,爹你是时候休息了!”

“我才四十几岁,休什么休!”张伟不满道,虽然张成说会给他俩养老,但是谁有不如自己有,“晓萌还要上大学,就你挣那两个钱,好干什么用?”

李淑琴一进门就听见两个孩子劝张伟不要在化工厂继续工作,脸顿时就暗了下来。

“小姑娘家家的懂什么!你爸不工作,谁给我们养老?你哥拿什么东西娶媳妇儿?”

张晓萌瘪了瘪嘴,嘟嘟囔囔的走回了房间。

“你够了啊,这话还是成儿先说的,你埋汰晓萌干什么?”

“成儿说的怎么了!我儿子!那以后娶媳妇儿要不要钱,给咱俩养老要不要钱!”李淑琴看着张晓萌的房间吼道:“要是听我的让她赶紧下来干活儿,不就什么都有了?儿子还没读大学呢!”

张成很理解李淑琴,他姥爷就是一个重男轻女的人,他妈这是有心里阴影。

不过他们张家到时没什么讲究,张伟生男生女都因為它攻擊我了。”

「為什么僅僅只是一次失敗的襲擊就如此的憤怒?」

“因為我是強者,它是弱者,弱者不該攻擊強者。”

「真是傲慢的回答,但真的是這樣嗎?」

“是的。”

「再一次確認,真的是這樣嗎?」

“……應該是。”

「面對自己,楚白!」

“或許……不是。”

「真正的理由是?」

“……神秘意識的攻擊,使我無力反抗,如今連這只弱小的鳥也要攻擊我,好像我是一個誰都可以捏的軟柿子一樣,所以我要殺了它,而且要用最強、最兇狠、最有威懾力的方法來殺死它。”

「此項行為中帶有威懾意義,但這里并沒有第三者存在,此項行為的針對目標是誰?」

“神秘意識。”

「不是,你知道這種威懾對神秘意識是毫無意義的,直面自己,楚白。」

“……我自己,此項行為的針對目標是我自己,我是想通過這種行為來給予自己信心。”

「什么信心?」

“我很強大的信心。”

「換言之,你并不認可自己的強大?」

“是。”

「那么回到第一問,為什么殺了它?」

“因為……不安。”

終于在與自己不斷的對話中,楚白明白了,原來他剛剛行為是因為近幾日的連番遭遇而導致的不安所引發的:

周圍生活環境的巨變,驟然獲得的力量,還有那神秘未知的意識,這一切的一切都深深沖擊著楚白的心靈,并且不可抑制的在他心中留下了巨大的心理壓力,剛剛的行為與其說是他的殘忍,不如說是他潛意識里想要自我證明與發泄壓力的行為。

所幸楚白及時的發現了自己的問題,如果放任不管的話,這種發泄壓力的行為很可能會發展成一種畸形的殺戮欲,如果楚白沉迷于這種殘暴殺戮所帶來的歡愉中的話,很可能再也回不了頭了。

在經過剛剛這件事以后,楚白也沒心思再繼續晨練了,暗勁修行中自己的反應大大削弱,在安全的地方倒也罷了,在野外的話,像今天這樣的事絕對不會是最后一次,以后再想要修行暗勁的時候,就要更加的謹慎了。

楚白走到黑鳥處,一個彈指彈破了它的腦袋,幫它結束了痛苦,又挖了一個坑把它埋了之后,這才回到地下室。

史丞问状。劾奏尊妄诋方龙香道:这里本来就南宫平对这一群人物,差不多认猿头鼠目的狼琐汉子,闪缩着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驱毒、解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诡秘复苏

虎小猫

诡秘复苏

故筝

诡秘复苏

明月地上霜

诡秘复苏

养一只兔

诡秘复苏

穷少爷不爱钱

诡秘复苏

秃笔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