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偏偏拿她》。

不及多思,莫寒举目四望,又细耳聆听,想辨明这声儿的来源之处。却觉遍地都是声音,哪里都算声源,这密密喳喳的怪声无处不在。莫寒偏不信这个邪儿,又越过石顶,往前飞了数丈远。再仔细聆听,却是一般结果,莫寒有些急了,飞了好些个地方,所听闻的皆是四面八方的咒声。

不过都有一个共通点儿,那些声音地势偏低,似乎不在山腰山顶,倒像是在山底一样。不过这假山本也没那么高,莫寒急不可耐,心想万一这声儿又戛然而止,自己岂不是又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索性直接飞到外头,可自外面细听那声却只源自一处,就只是眼前的这座假山。

莫寒忙活了一个钟头,愣是一无所获,由此抓耳捞腮,苦恼不休。

突地眼前现过一道倩影,就在那入口处。那是位女子,虽着夜行服,全身黑色,但从身形体貌,莫寒就能看出,那定是位女子。还是自己甚为熟悉的女子,柳倾城。

也不知是哪来的直觉,但莫寒相信这份直觉。

不及多想,莫寒直冲上前,但见那柳倾城虽说也迅速躲过正在跪地拜神的学子,然动作迟缓,略显笨拙。这还好是半点武艺不通的文弱书生,若是稍微有些武功的京城打手,柳倾城这蠢笨的轻功,可就难保不被其所察觉了。

莫寒这样想着,身子已掠进山内,速速寻找柳倾城的踪迹。想她速度迟慢,必能迅速找到。果不其然,在一棵杏仁树旁,莫寒瞧见了柳倾城的身影。见她在那里也不知做甚么,只停留在那里驻足不动,身前是一座高石。她好像在静静地候着,也不知在等什么。

下一刻,所见到的场景,直令莫寒瞪大眼珠,直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她身前的那座高石,竟然自行向左边移动,虽发出一些声来,但早已被符咒声所盖。

莫寒一时懵住,这突如其来的震撼,让自己不知所措。见那柳倾城走了进去,高石徐徐归复原位,莫寒急切之下,下意识想着定要进去一探。也没多想,就此飞步靠近高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进了高石之内,正巧赶在最后一点缝隙。

莫寒进去后,暗知柳倾城就在里面,这样直冲过去,必然与她撞个满怀。由是点步飞身,寻上头一棵参天大树而去,好在轻力足够,已然攀登而成。

柳倾城只觉身后略起风声,遂回头一看,察无人迹,便放下心来,续自向内走去。

莫寒一只胳膊挂在树干上,双腿险些触碰到柳倾城,万幸没被她察觉。见她往里走,莫寒翻身上树,立定身子后,再飞向柳倾城,只远远跟着,尽量少些靠近,以免被她发现。

这高石门内的路形与外头也无二致,那柳倾城亦是直行走路,除却那忽高忽低的符咒怪声,其余的仿佛都显平常。莫寒耐下性子,暗暗决心定要查明真相。一面暗叹这高石少说也有几百斤重,如何能自行挪动,纵然背后有人助推,那也太不合常理。

况且自己也没发现有他人的踪影,这倒是让莫寒苦恼不堪。正出神想这其中的缘故,一转眼,柳倾城却不见了。莫寒大惊之下,忙急着赶上去,仔细辨别步声。可咒符声混淆耳闻,莫寒一时竟没了主意,冷静下来,仔细甄别。好在内功经验皆有,终究觉出了那轻微的步履声儿,是自左而来。由是莫寒转身朝左边行走,走了一会儿,前头却是一座高大石头。可自己明明觉得柳倾城是往这里走的,难道自己听错了?

高石两边丛草密布,莫寒继续感知,眼目一睁,自觉柳倾城在那高石之后行走。难不成这高石方才又挪动了一回?

莫寒极为悔恨,自己为何没紧紧跟在后面,还是过于谨慎,以至于错失了良机。

这时候莫寒手足无措,也不管其它,找着旁边的草丛,就往里头钻,誓要找到柳倾城的身影。

莫寒在这深草杂丛中翻来翻去,只见面前一片漆黑甚么也看不见。

莫寒一拍脑壳,自己还真是当局者迷,明明可以用轻功的,直接翻过高石不就得了。自己还以为过不去了,真是愚蠢至极。

莫寒急急飞身而起,朝那高石上掠去,那高石着实高耸,莫寒费了好些力气,才到得顶上,倏觉脚下似是有甚么物事一动,也不管这许多。转而俯冲下去,正暗自得意,突感一阵风浪袭至,霎时几十支竹尖儿近在眼前。

莫寒大异之下,急忙躲开,身子翻跃向上,那几十支竹尖儿自相碰撞,散坠落失。莫寒拍着胸脯,暗觉过于凶险,正要继续向下冲去,这时候忽听得一阵阵巨响。似乎是有甚么庞然大物正在移动,莫寒极为恐慌,瞥眼又见十几支竹棍尖儿飞来。遂使轻力一一避开,身子又向p>

  郭丽容眼中似乎在回忆,神态苍老了许多。

  “寒雨这个孩子是我亲手带起来的,她的天赋很不错,只训练了一年,就加入了特杀队。”

  “又过了一年,当上队长,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转眼间,已经二十多岁。”

  “本来当了队长,完成一些指定的任务,日子也就一天天过去。

  “不过谁也没想到,在一次任务中,忽然杀出一群进化丧尸,寒雨的队伍损失惨重,回来的时候,她最疼爱的妹妹也冻死在路上。”

  “自那以后,她就疯疯癫癫的,于是我给她放了假,让她好好修养,不过现在似乎更严重了。”

  她说着,抹了抹眼泪。

  张小河听完都愣住了,原来林寒雨还有这些经历,怪不得当初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那么不正常。

  怪不得会大晚上会叫醒他,原来……

  “其实寒雨他已经没事了。”张小河说道。

  “你不用安慰我,这是那孩子的命。”

  “真的,她真的没事了,我是她丈夫,我不会说谎。”

  郭丽容止住眼泪,严肃地道:“所以她说的都是真的?”

  “是啊!尸王,我们遇到尸王了。”张小河重复道。

  她连忙站了起来,麻利地打整自己之后,招呼张小河道:

  “带我去看看。”

  说完,她便冲出门。

  “大姐,你慢点。”张小河跟着出门。

  林寒雨一直等在门外,她抓住张小河的衣袖,疑惑地问道:“她干嘛去?”

  “去看尸王,可是她没带上我啊。”张小河纳了闷了,听到消息之后,她就风风火火地去了,可是没带上他,也找不到尸王呀。

  两人正聊着,郭丽容风风火火地又回来了,然后一手抱着一个,带着两人风风火火地又走了。

  雪地上,可以看到一个速度极快的身影,即便她手里抱着两个人,也丝毫没有影响她的速度。

  “颠……颠死我了,您……慢……点。”张小河体内翻江倒海,内脏都要搅浑。

  郭丽容不愧是教官,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要远超林寒雨。

  他们在雪地上根本不能怎么跑,而郭丽容像是踩在硬地面上一样,健步如飞。

  时不时为了躲避一些障碍物,还得蹦起来。

  张小河肉体凡胎的,当场就受不了了。

  “教官,你怎么又相信我了?”寒雨满脑子问好,她原以为教官变坏,然而并没有。

  “尸王是大事。”她只是这么说,“是这个方向对吗?”

  “没错。”

  郭丽容带着两人一路飞奔,很快就到了小屋。

  “房子下面就是。”寒雨指着屋顶说道。

  “抓紧了。”郭丽容提醒道。

  张小河内心隐约有些不安。

  果不其然,郭丽容纵身一跃,犹如千斤重锤狠狠砸入尸王的老巢。

  地下空间内,手里拿着一个小杯子的尸王,目瞪口呆地看着突然闯入的三人。

  “呀!手下,你还给我多带来一人,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大功臣。”尸王看的张小河带着两个人回来,可高兴了。

  某人听到之后,嘴角抽搐,敢情你还相信我啊。

  “为了大王,万死不辞。”他顺势说道。

  谁知郭丽容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傻蛋,还装。”

  “你干甚么?竟敢打我的大功臣。”见此场景,尸王怒了。

  眼看着就要动手,张小河拦了下来,说道:“大王饶命,她不懂事,不用在意,哈哈。”

  他尴尬地笑着,生怕激怒了尸王。

  “新晋尸王,这就好办了。”面对比自己高出一半的尸王,郭丽容丝毫不慌。

  林寒雨把张小河拉回来,跟他解释道:“教官是四级感染者,一个新晋尸王完全不是她的对手。”

  “哦~”听他这么一说,张小河放松了许多。

  “那赶紧宰了他呀。”

  林寒雨把他拉到一边的角落,说道:“不要急,好戏才刚刚开始。”

  只见郭丽容扔出一本书,微笑着说道:“那么开始上课吧。”

  尸王双眼中尽是警惕,只见那本书封面上写着“丧尸行为准则”六个大字。

“是一把剑。”“剑?”杨只狸猫,行动时也未必能比

“还是你神通广大。”周安无奈的说道。

“周哥哥,你不让我进去坐坐吗。”小翠说道。

“进来吧。”周安把门打开了,让出了身子说道。

小翠走了进来。

“你这院子好荒凉啊,还有这么多的树叶,度支持我们夕阳红,相信我们夕阳红,决定再给陈爸爸、陈妈妈五折优惠。”谢麒麟仿佛自己经历了艰难争取似的接着说道。

独在旁边的吴笑天知道,谢麒麟刚才一直在附近,压根儿没有去找过经理。

两位老人却为谢麒麟这句话又一阵感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偏偏拿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神界

文河

九神界

猷莫

九神界

上山打唿下海吃鱼

九神界

东方黑子

九神界

道衍神君

九神界

默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