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老本行继续(万更求订阅)》。

“不错,我已经杀死了三个,但显然这并不够,他们还在源源不断的向我扑来,真是烦人透了。”这名士兵听着同伴发出了埋怨之后,不仅出声赞同着,还不时的拿着手中的火把挥舞一下,似乎是想借此动作将烦人的蚊虫给赶走一般。李天的表情,冷哼了一聲且沒有說話。

剛剛葉楓才稍稍展現了他強大的實力,現在整個北斗村有了前車之鑒,沒有誰敢去捋葉楓的虎須。

不過李天這個家伙不知情想要往坑里面跳,他也不會阻止。

說不準的話,他......

金山寺,大雄宝殿中,香云缭绕,突然伏在地上,高声痛哭起来

姒瑋琪的話雖說很反常,不過算起來,今年確實已經是我讀大學的最后一個暑假。青春的尾巴,轉眼就要看到末梢。我甚至有點開始神傷。

從西藏回來之后,我便閑了下來,姒瑋琪那邊加緊跟進化驗的結果,還有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線索要處理,我想要幫忙,但是短期來看還暫時用不上我的。于是,我便著手準備今年暑假的旅行計劃。下午五點,我去足球場踢了幾腳球,邊踢邊盤算著出行的事情。

本來我約了妲蒂跟我一塊來,但是她要照顧古麗,夢姐也有事情來不了,而這時候許倩正忙得不可開交,我連約的人也沒有。踢了一個小時后,我閑閑地抱著球,靠在門柱上,對著天邊紅紅的夕陽以及陪伴在夕陽邊的幾朵云彩,瞇起了雙眼。

恰好老寧這幾天來蘇州辦點事,他乘此機會約我喝茶,我便去赴約了。

“有心事啊,不像是你的風格。”寧兔子說。

“我能有啥心事。”

“你騙不了我。”他還是云淡風輕,仿佛看透了人生真諦,老僧入定的姿勢又讓我心中略微不爽。

“得了吧。”我不屑一顧地說道,“還是說說你和老板娘的事情吧。”

“哈哈哈,我們能有啥事,等過一段時間,我們準備去非洲,她想去大草原看看,我滿足她的心愿。”寧兔子的一番話,在我心中原本玩世不恭的形象,立馬高大了許多。我收回驚訝與不爽,吐槽道:“你什么時候走浪漫主義了,實在是太不像你了!”

“哈哈哈,這有啥,誰還沒年輕過,我告訴你,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麻美泡妞都是高手!”

我一見這表情這話語,心里一陣激靈,心中罵道:“這貨自我認識他,幾時有過這樣?還嘚瑟起來了,當著我的面撒狗糧,老子三妻四妾都不敢在外面胡吹,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實話告訴你吧,我一直覺得你跟姒小姐不是很般配。”

他這話一說,我立馬就怒了,瞪大眼睛就說,“胡說八道什么啊!”

寧兔子擺了擺手,笑道,“你別激動,我沒說不讓你們在一起,聽我把話說完嘛,你看啊,這姒小姐是人中龍鳳,就算平凡的我們心中再不愿意承認,我們也不得不接受這樣的現實,她確確實實太優秀了,高山仰止,景行景止,你身上的所有光芒,只要一到了她的身邊,立即變得黯淡無光,這一點你也感受到了吧。”

不得不說,寧兔子這話是說道我的心坎上去了,姒瑋琪的優秀根本不需要我去評說,我拿起茶杯,一飲而盡,說道:“好端端地,你說這些干嘛?”

寧兔子呵呵一笑,“我這是在提醒你。”

“提醒我什么?”

“小子,你怎么說也是在江湖上有點名號的人,在新一輩人中也算得上翹楚,人稱摸金少帥,可是你這些年都干了些啥事啊?不是敗走麥城,就是空手而歸,在江湖上,你的名號我可是好久沒有聽起了。”

我一聽這話,眼中發出一道光,笑道:“老寧,好呀,原來你是在這里等我呢,故意數落我,目的是想比我出手?說!你最近是不是又有什么生意了?”

“哈哈哈,要不怎么說我就喜歡你這小子呢,真實一點就通!”寧兔子仰天長消,說道,“不瞞你說,我最近確實有個大生意,你有沒有興趣。”

我真想把杯子全扔他臉上。我當時總覺得他的這種笑,展現出來的是笑里藏刀,滅人無形,要不是我跟他關系好,我早被他賣了千八百回了。

“呵呵,你這老小子不是什么好貨,我不聽!”我故意不鳥他,管自己喝茶。

“我知道你最近沒什么事情。”寧兔子不緊不慢地說道。

“那我也不去。”

“閑著也是閑著。”

“我家里還有老婆孩子。”

“真不去?”

“不去。”

“那你可別后悔。”

“老子充不后悔。”

寧兔子似乎是抓住了我的弱點,欲擒故縱,說道:“唉,那好吧,我也不強人所難,本來啊,這駱建芬來找我幫忙我是不想出手的,不過這次的活兒……”

“臥槽!誰?駱建芬??”我詫異地看著寧兔子,說道,“她怎么找上你的?”

這貨立刻擺出一副不愛搭理人的模樣,“算了算了,反正你也不去,我再另請高明吧。”

“你少來這一套!”我一把將他手里的杯子按住,逼問道,“趕緊說,到底咋回事?”

駱建芬的突然出現立即引起了我的警覺,她去找寧兔子肯定有什么事情,我背后起了一陣寒意,雞皮疙瘩快掉一地。

当初在星空战院时期,韩冲是第二院首席,修罗界界主,风光无限,而今,他不过是刚刚突破巡航境的修炼者,仅此而已,在陆隐眼中,此人早已不入眼。

韩冲的死不过让陆隐回忆起了当初在星空战院的事,他也没多想,这是文家的事。

“两位放心,我会尽快让文第一跟你们离开”陆隐道。

文三思两人无奈,陆隐不提出条件,他们也带不走人。

“那就麻烦陆盟主了”,文尧有些不舒服,等着被别人提条件,......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老本行继续(万更求订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解的钟楼

金楚画

无解的钟楼

卓涵月

无解的钟楼

大脚丫

无解的钟楼

拉风狂人扫天

无解的钟楼

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无解的钟楼

牛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