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凡心之怒(2)》。

”陆小凤道:“你知道?”上官丹凤道:“你难道看不出他们是刀柄上缠着紫绸,就像足血已凝结时那种颜色

眼看護罩馬上就要破裂的瞬間,整個宮殿群上的結界光罩突然變得極其明亮,但只是眨眼間又變得暗淡無比,整個大陣似乎將要潰散的樣子。

就在光罩變得無比暗淡之時,覆蓋在護罩上的火網和空中飛舞的火蛇竟然一瞬間全都消失不見,只剩下十盞油燈還沒有熄滅。

不過從火苗的威能來看,似乎已經與普通燭火沒有任何不同。

驚魂未定的四名修士見到火網消失,臉上似乎仍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但反應過來后,立刻露出了劫后余生的興奮表情。

殿外的林天將殿內情形全都看在眼里,臉上不由露出失望之色。

看來這些法寶已經徹底與自己無緣了,現在能做的就是,趁著四名丹境修士剛剛脫困,還沒發現他時偷偷溜走,再不走的話恐怕就得永遠留在這里了。

趁著殿內眾人驚魂未定,林天緩緩挪動著身體,向山下飄去,唯恐被里面的人發現。

而殿內終于清醒了的四人在愣了一會兒后,重風大袖一揮,一記風刃斬向油燈。

“轟”的一聲,油燈連帶著石柱,瞬間被砍得粉碎。

重風臉上露出喜色,身形閃動,飛快地向石像旁的法寶沖去。

其他三人見重風突然行動,瞬間便反應了過來,爭先恐后地向法寶飛去。

最先采取行動的重風無疑占據了優勢,在靠近石臺的瞬間,兩只手同時向前伸出。

兩件法寶“嘭”的一聲,沖破石臺上的一層透明護罩,向重風手中飛來。

而此時另外三人也已經趕到,紛紛向離自己最近的法寶抓去。

重風在抓住了兩件法寶后,在其他人各自抓住一件法寶時再次出手,向那最后一件法寶抓去。

“哼!”

旁邊的紅臉修士見狀心中惱怒萬分,手中亮光一閃,一把鋒利匕首飛快的向重風刺去。

另外兩人也紛紛出手,向重風攻去。

但畢竟重風是四人中修為最高的中期修士,十六柄飛劍瞬間出現在身前,將三人的合力攻擊抵住,穩穩地將第三件法寶抓進手里。

“哼,重風,你是不是太貪得無厭了!”一名白發修士怒聲喝道。

“寶物已在我手中,那便是重某之物,怎么,青木道友,難道你有什么意見不成?”

重風冷冷一笑:“或是,你們三人想將手中的法寶主動交出來!”

三名修士互相看了一眼,仿佛默契般將距離稍稍拉近了一些。

白發修士取出一柄巨斧,對著一臉冷笑的重風說道:“重風,你難道想以中期修士的實力,強吃掉我們嗎,未免有些癡心妄想了吧!”

就在重風剛想再說些什么的時候,高大的石像頭部突然爆裂,讓四人同時一驚。

從爆起的灰塵中,“嗖”地飛出一顆火球,如成人頭顱大小,渾身竟然燃燒著白色的火焰,未等來到身前,強烈的炙熱讓四人紛紛退避。

不過,最先反應過來的仍是修為最高的重風,催動十六柄飛劍向火球斬去。

另外三人也紛紛祭出法寶,向火球沖去,企圖將其收為己有。

周瑜字公瑾,庐江舒人也。初孙坚兴义兵讨董卓徙家于舒坚子策与瑜同年独相友善瑜推道南大宅以舍策升堂拜母有无通共。瑜从父尚为丹杨太守,瑜往省之。会策将东渡,到历阳,驰书报瑜,瑜将兵迎策。策大喜曰:“吾得卿,谐也。”遂从攻横江、当利,皆拔之。乃渡江击秣陵,破笮融、薛礼,转下湖孰、江乘,进入曲阿,刘繇奔走,而策之众已数万矣。顷之,袁术遣从弟胤代尚为太守,而瑜与尚俱还寿春。术欲以瑜为将,瑜观术终无所成,故求为居巢长,欲假涂东归。术听之。遂自居巢还吴。是岁,建安三年也。策亲自迎瑜,授建威中郎将,即与兵二千人,骑五十匹。瑜时二十四,吴中皆呼为周郎。 五年,策薨,权统事。十三年春,权讨江夏,瑜为前部大督。其年九月,时刘备为曹公所破,欲引南渡江,与鲁肃遇于当阳,遂共图计,因进住夏口,遣诸葛亮诣权,权遂遣瑜及程普等与备并力逆曹公,遇于赤壁。时曹公军众已有疾病,初一交战,公军败退,引次江北。瑜等在南岸。乃取蒙冲斗舰数十艘,实以薪草,膏油灌其中,裹以帷幕,上建牙旗,先书报曹公,欺以欲降。又豫备走舸,各系大船后,因引次俱前。曹公军吏士皆延颈观望,指言盖降。盖放诸船,同时发火。时风盛猛,悉延烧岸上营落。顷之,烟炎张天,人马烧溺死者甚众。军遂败退,还保南郡。 权拜瑜偏将军,领南郡太守。刘备以左将军领荆州牧,治公安。备诣京见权,瑜上疏曰:“刘备以枭雄之姿,而有关羽、张飞熊虎之将,必非久屈为人用者。愚谓大计宜徙备置吴,盛为筑宫室,多其美女玩好;分此二人,各置一方,大事可定也。”权以曹公在北方,当广揽英雄,又恐备难卒制,故不纳。是时刘璋为益州牧,外有张鲁寇侵。瑜乃诣京见权曰:“今曹新折衄,方忧在腹心,未能与将军连兵相事也。乞与奋威俱进取蜀,得蜀而并张鲁,因留奋威固守其地,好与马超结援。瑜还与将军据襄阳以蹙操,北方可图也。”权许之。瑜还江陵为行装,而道于马丘病卒,时年三十六岁。 初瑜见友于策,太妃又使权以兄奉之。是时权位为将军,诸将宾客为礼尚简,而瑜独先尽敬,便执臣节。瑜少精意於音乐,虽三爵之后,其有阙误,瑜必知之,知之必顾,故时人谣曰:“曲有误,周郎顾。”

一个寂静无声,黑暗异常的环境里。

木春跪倒在地,身前是已经死去的母亲和妻子。

“母亲,凤临。”木春试着呼喊她们,可木春却没有听见自己的喊叫声,耳边只是传来了“呜呜”之声。

“这是在哪,为什么我说不出话。”木春没有继续深究。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木春扣头拜了下去,内心祷告着:

“母亲,孩子错了,父兄战死之后,木家渐渐势微,我木家受尽了欺凌和嘲笑,孩儿一心想重振木家,才去投靠权倾朝野的夏千秋的。可父兄死后,我木家早已没有多少可利用之处,孩儿鬼迷心窍,为了换取夏千秋的信任,被迫替他做那些见不得人的“脏活儿”。谁知越陷越深,最后竟然和他一起背叛国家。孩儿终究是错了,害死了您。”

“凤临,你到死都没有怪我一句。我对不起你啊。”

“天啊,我木春错了,我后悔了,如果有来世,我真想好好的侍奉母亲,我真想好好的爱护我的妻子,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只想你们还活着啊。”

“呜呜,呜呜。”木春依旧不能说话。从满脸的泪水可以看出他正在哭泣。他知道,现在做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他只是不停地向着尸体扣头。

“母亲,凤临,我马上就来陪你们了。”

“可是,母亲早已不认我了,我还做了那么多坏事,我们死后会去同一个地方吗?”木春慌神了。

冥冥之中,似乎是为了回应他的担心,木春早已麻木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巨大的疼痛从胸口传来,木春扶着胸口,急促地喘着气。可他能感觉到,能吸进来的空气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突然,脑海一片空白,身体随即一轻,木春感觉自己飘了起来。他紧张地挥舞着手臂,想抓住点什么让自己停下来,可漆黑的环境里什么也没有。

低头一看,自己离母亲和妻子越来越远。眼看她们已经遥远地变成了两个小点儿,木春放弃了挣扎,任由身体飘荡。脑海中回忆着与母亲、凤临、父亲、哥哥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

“看来,我会去另一个地方。这是我最后的时间了吧,我要把你们记住,我一定要记住你们。”木春默默地闭上眼睛,一边回忆一边等待着。至于等待什么,他也不知道。

“刷”。

一道闪电点亮黑暗,同时在虚空中撕开了一条口子。一只紫色干枯的巨手从口子中探出,一把抓住了木春,木春没有挣扎,再次睁开双眼看向地面,那里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刷”。

又是一道闪电,巨手开始伸回,望着越来越近的口子,木春思量着:“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刷”。

第三道闪电划过,口子闭合,一切又归于寂静。

.............

“少爷,你不能走啊。”

“儿啊,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我怎么向你父亲交代啊。”

“呜呜呜,呜呜呜。”

悲痛又杂乱的哭声在耳边响起。躺在床上的木春闭着双眼,皱了皱眉。可能是为了减轻这刺耳的噪音,他翻了个身,面朝里,准备再睡一会儿,同时心中忍不住吐槽:“困死了,真烦人,这是谁家死人了,也不挑时候。”

想到这里,木春顿时惊醒,猛地坐了起来,脱口而出:“我不就死了吗?”

她长剑一抖,闪过数道寒芒,瞬间刺在了这黑熊的胸口几处要害处。

“嗷!”

黑熊出一声哀嚎,可这凌厉攻击却根本没有给他带来实质性伤害,剑尖刺在他的肌肤上,竟然无法深入!

一声咆哮,他瞪着铜铃般的眼睛,随手一挥,竟然直接将angel的长剑挡开。

angel整个人站立不稳,蹬蹬瞪倒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住了身子。

“怎么样?”

林肖闪身躲过面前其他两人的攻击,扭头看向angel。

“没问题,第一次跟邪恶联盟的高手对决,有......

屠娇娇笑骂道:小笨蛋,这东西色变得更是难看,一拉熊倜,想生命,可以像号子,无悔地穿越文,鞭之一百,于是吏人股栗。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凡心之怒(2)》。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位面之万界主宰

蓦翼

位面之万界主宰

心霓

位面之万界主宰

刘小征

位面之万界主宰

黎明C

位面之万界主宰

二二卑斯

位面之万界主宰

天真很无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