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食人花之战(一)》。

“啊!”

黑衣童子一聲大喝,手指突然邊長,猶如樹條一般,整個身子也被撐開了,形成了一個身高百丈,頭頂一片樹冠的巨人!

“古樹族?不對,和藤椒有差別,就是單純的樹妖!”

九州大陸并沒有古樹族這個種族,而且這形狀,也不糊起来。

火琉璃飞身落下,恰巧落在季辽身侧,她一只玉足踩在血泊之中,令只脚轻轻一抬,踏在了季辽的头上。

“小子,你不是很能逞强么?如今这幅样子你又该如何来说?”

火琉璃......

不错,一定是马空群,他一定已将士,毋得张贼声势,妄请用师

他本來幫韓度也是出于惜才罷了,既然上位已經有了主意,他自然不會再說些什么。說的過了,那就成了弄巧成拙的了。

......

老朱回到宮里,先是到奉天殿處理政務。用晚膳的時候,才急急忙忙的來到馬皇后的住處。

馬皇后見皇上臉上一直帶著笑容,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了,便好奇的問道:“皇上,今天是遇到什么好事了?看把你高興成這樣。”

老朱邊吃邊和馬皇后說道:“妹子,不瞞你說,今天咱還真是遇到一件十分高興的事情。”

馬皇后支棱著手臂,看著皇上,慢慢說道:“聽人說今天早上的時候,你出宮都還是滿臉怒氣,怎么這到了晚上就高興成這樣?撿到金子啦,那也不至于啊。”

“哼!金子算什么?”老朱搖著頭假意不滿的說道,“金子和它比起來,那就是糞土,什么都不是!”

見皇上興致高昂,馬皇后適時問道:“究竟是什么事,讓你這么高興,能說說嗎?”

能說,怎么不能說?

老朱現在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個人傾述呢。正要說話,忽然抬起頭朝著周圍看了一眼,旁邊的宮女在太監的示意下,趕緊離開。

老朱等人都離開了,才和馬皇后把事情的經過一一說給她聽。

......

湯和回到家里,晚上用飯的時候,總覺得家里的這些飯菜有些不合胃口。論鮮味不如海帶,論馥郁香味又不如扇貝。因此,他草草的吃了一下,便放下筷子不吃了。

等到安寢的時候,湯和躺在床上休息,看著在面前晃來晃去的夫人。不知道為什么小腹忽然冒出一團熱氣,趁著夫人到了面前的時候,伸手攬住她的腰身。

“公爺這是怎么了?”女人坐在湯和的腿上,嬌羞不已。

湯和臉上笑容浮起,伸手勾住女子的下巴,順勢將她撲倒在床上。

“公爺~”女人眼睛微閉,無意識的呢喃一句。

房間里,瞬間春意盎然。

......

神清氣爽的湯和,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瘋狂。他自己的身體情況,自然比別人都要清楚,年事已高的他很多時候,在這事上有些力不從心。但是剛才他好像忽然年輕了二十歲一般,年輕人的沖動勁頭,久違的出現在他的身上。

心里不敢置信的想到:“難道韓度那小子說的都是真的?吃了那東西,竟然真的有效果。”會不會生兒子湯和不知道,也不在意,反正只要能生就成,管他是兒子還是女兒呢?

如果真是韓度說的那東西的功效的話,那豈不是......

湯和頓時眼睛里閃過一道亮光,他好似想到了什么。

......

余少東呆呆的坐在鋪子里,眼前的燈火忽左忽右,不斷的隨風搖擺,就好似他現在的寫照一般,顯得有些風雨飄搖。

這些天隨著和韓度之間的競爭越發激烈,他每日砸進去的銀錢也是一個巨大的數字。十幾,包吃住不?条件咋样?”吃牙行这碗饭,周边情况那是门清,只要舍得出钱,就没有找不到的人。如今这地界,断没有卖身契一说,都是拟好契约,多长时间,每月多少钱,白纸黑字的,谁违约,谁就赔钱。

“条件还行,城中占地一亩的院子,包吃住,干饭管饱。这样的条件,找个机灵点的侍女,多少银子?”徐易觉得自家这条件,在剑浦也事排得上号。宅子也就比宋家大公子宋无冕,还有陈启霸买的稍微小点,妥妥的豪宅。

“哟,条件不错,您先请进,我找找。”牙人将徐易迎进去,翻开档案查找,这人很多,但是得找个合适的才行。

“客官,您看这个如何,十五岁,从小带过弟弟妹妹,手脚伶俐,长相体面,一个月八百文。”牙人拿起档案,简要说了一番。

“太小了些,带孩子不牢靠。”徐易摇摇头,得找个知晓轻重的。

“这个不错,十八岁,长相清秀,肤白貌美......”牙人自顾自读起来。

“停、停,我是找个带孩子的,不是来找侍妾的。”徐易听得头大,什么事啊,本来因为璃儿生孩子,自己已经憋了很多火了,再弄个肤白貌美的回去,不犯错误才怪。

“那这个,二十二岁,膀大腰圆,嗓门极大......”

“就没点正经的?”徐易以手扶额,他就想找个能帮忙料理孩子的,把他给解脱出来。这都什么啊,膀大腰圆,又不是找人看家护院。

“哎,客官,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现在作坊招女工,那待遇越来越好。那些个合适的,又肯吃苦的,都去作坊了,这留下来的,可不就是这些。”牙人叹口气,这作坊招工,都是在门口贴个告示,他们牙人可挣不到钱。但凡愿意出来做工的,没事就去作坊那片转悠,总能找到合适的。

“总不会这么干净吧,你再找找,不可能一个合适的都没有。”徐易一想,是这个道理,去作坊做工,只是累点,肯定比给别人家做侍女来得自在,下了班,随便干什么都行。

“要不这个,年龄二十一,带着一个两岁的孩子,包吃住的话,一个月三百文就成。”牙人又翻了几张,这个虽然带着个孩子,但是价钱低,而且经验肯定没问题。

“她家里人呢?”这事得问问清楚,别请个侍女,拖个孩子也就算了,再弄点纠缠不清的,太过麻烦。虽说他是剑州司马,可也怕这些乱七八糟的家务事,能免则免。

“之前闹匪患,都死了,原本逃到山里去的,听说城里招工,就来试试。但是这孩子也是个麻烦,就想找个能够带孩子的活,不然只能把孩子送到别人家寄养。这刨除房租,吃食,再加上寄养的费用,也就没几个剩的。”牙人对这些门清,女工现在待遇是不错,可养活母子俩,还是不容易的。

“走,带我看看去。”徐易觉得不错,家世简单,开支也不大,至于带个孩子,无所谓的,吃不了多少。反正家里地方大,他们娘俩住一间也就够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食人花之战(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空旅行家

日光007

星空旅行家

寂寞一刀

星空旅行家

蓝岚天空

星空旅行家

枫叶暮落

星空旅行家

我是曹宁

星空旅行家

步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