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心安,高手》。

走了几步,他方自发现此人竟是只可惜他今天遇着的人是邓定侯

赵亮和徐福回到道观,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阵阵欢声笑语,两人不禁面面相觑、颇感好奇,赶紧快走几步到里面一看究竟。

只见此时道观的小院子里,正有十几个人在玩捉迷藏。小黑眼睛蒙着纱巾,好似狗熊一般摸来扑去,追的一帮小道童连声尖叫,边笑边躲,而其中声音最响亮,也最好听的,正是美姬思雪!

瞧见他俩进门,在一旁观战的长青赶忙招呼大家暂停,齐齐向赵亮和徐福施礼。思雪却直接来了一个飞扑,投入赵亮的怀中撒娇道:“国师你好讨厌,害的人家苦等一天一夜,憋闷死啦!”

赵亮一脸蒙圈,刹那间不晓得该作何反应,徐福则拿眼神询问长青这是怎么回事。长青答道:“国师、师父,思雪姐姐在小院里待的无聊,便喊上大家一起玩了整日。”

“唉呀妈呀,可累死我啦!”小黑在一旁叫道:“你说这事儿闹得,比在家种地都辛苦。”

思雪娇嗔的白了他一眼:“还说呢,就数你玩的最欢!”接着她转过头来,对赵亮道:“国师,人家肚子饿死啦。”

“啊?是吗?真巧,我也饿坏了。”赵亮被思雪搂的骨头都酥了两斤,却给出了一个标准直男的回话。

徐福在一旁看的噗嗤偷乐,连忙吩咐道:“那个长青,赶紧的,把晚饭端到思雪姑娘的小院去,国师在那边用餐。别忘了还有酒啊!”

“晓得啦!”长青笑着答应一声,飞奔而去。

赵亮不好意思的看看徐福,而徐福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恭送国师和思雪姑娘。”

雅致的房间里,只有赵亮和思雪两个人,一时间,都有点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感觉。

稍微沉默了片刻,思雪垂手问道:“国师,您是不是讨厌思雪呢?”

“不不不,绝对没有。”赵亮赶忙连声否认。

思雪慢慢抬起头,眼中带着一丝丝幽怨,声音却还是非常温柔娇媚:“那为何昨晚整整一夜,国师都不肯来思雪这里?”

赵亮挠挠头:“昨天晚上,我跟两位师兄弟有很要紧的事情商量,没想到一不小心就谈了个通宵。”

“那今天呢?”思雪仍旧不依不饶的问道:“整个一天,都没见到国师,想必是故意躲着思雪吧?”

“绝对没有这回事!”赵亮连忙解释:“天不亮的时候,陛下就把我叫去宫里,一直聊到日头落山。这不是再谈你家公子的事情吗?”

“谁是我家公子?”思雪小脸一红,低声道:“奴家现在是小国师的人,只知道有小国师,不知道其他什么公子不公子的。”

赵亮心里顿时感觉甜甜的,嘴上说道:“是是是,没有公子,只有……只有我。实在是公务繁忙,公务繁忙。”

思雪轻轻咬着嘴唇,似嗔还羞的白了赵亮一眼:“白天公务繁忙,那刚才呢?整整一顿晚饭吃下来,你除了跟人家说过七八次谢谢之外,理都不理半下,还说不厌恶奴家?”

“我……哎呀,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赵亮大窘,不停的在心中暗骂自己没用。当初读书时候那些泡妞的手段跑到哪里去了?怎么遇到这个小美女之后,就好似完全傻掉了一样呢?

思雪忽然噗嗤一乐,起身绕过席案,紧紧贴靠在赵亮的身上说道:“好啦,不逗你啦!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看你害羞窘迫的模样。”

“啊?我这样你也喜欢啊?”赵亮又是一个标准大直男的回答。

“当然啦!”思雪轻轻揽住赵亮,柔声道:“能让堂堂的小国师为奴家害羞,也不知是几世才修来的福分呢。时辰已然不早了,让思雪为郎君荐枕席吧。”

赵亮以前在古文课上学过,“荐枕席”三个字,其实就是以身相许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侍寝。像思雪这个级数的美女跟他说出“让我陪你睡觉吧”这样的话,即便是早有思想准备,可仍旧是令他心跳漏掉两拍,险些喘不上气来。

“额……你要不要先洗个澡?”赵亮说完这句话,自己都觉得自己像个傻缺。

思雪闻言一愣,旋即又反应过来,娇声浅笑道:“哼,坏家伙!”说着,便站起身来,施施然的去往外间的浴房。

赵亮眼见思雪离开,先是扶着胸口长长吁出了一口气,然后赶紧触发时空对讲机的芯片,呼叫屠四海。折腾了大半天的功夫,他还有正经事儿没办呢。

“喂,小赵吗?有什么情况赶紧说,我都要下班啦。”屠四海的声音在耳中响起:“祖师爷还好吗?你有没有替我照顾好他老人家呀。上次忘了提醒你,有机会的时候,千万要记得求祖师爷传授窥心摄魂大法的下半部啊,都已经失传很久啦,你要能重新捡起来,那得是多大的福气呀!”

赵亮心道:窥心摄魂大法的

“我讓你們在這里閑聊了嗎?”

一聲輕哼。

不僅是金茂,就連其他金甲軍,也瞬間的抖了一下身體,隨即將自己的身體挺得更直了。

不因為什么,就因為這個聲音的主人,是整個銳金大陸最強的男人,也是整個銳金國城的守護者——銳金國主。

看到眼前的銳金國主,那個后輩的臉都瞬間嚇白了。

面對別的大陸的武尊,他都敢毫無畏懼的沖上去,就算被對方的氣勢壓斷了膝蓋,心里面的殺意也不會少半分。

但是銳金國主卻是他......

在这一过程里,我们依旧可以过往,你一定要见我,是不是有什

陨落星眸海底飞逝。

祁南斗驾驭着晶璃瓶,拉在后方,同样迅捷如幽电。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

祁南斗微微眯着眼,神情幽怨,在琉璃透明的瓶子内,看着站在陨落星眸上,被一群人围着的虞渊,说道:“他和赤魔宗有渊源吧?”< 路正行并沒有回頭,只是用手向后面招了招,表示自己聽到了。

通過手上的感應讀整形指導,那所謂的國師已經逃出去辦理,離遠了路正行,搞不懂這地下的秘密通道怎么會有如此之長。

一中行跨步踏出小院身形如電,就看到不遠處地上有一個大坑,綠蔓羅剎的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心安,高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墨色夕阳

藤萝恋月

墨色夕阳

君子如澜

墨色夕阳

月度度

墨色夕阳

浮梦遥

墨色夕阳

六叶

墨色夕阳

小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