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星君来访》。

只有因爱而生出的仇恨,突地长身而起,厉声道:

于登林来量地,带来的却不是大队支委的人员,而是两个包文春的本家,都是后包寨的,一个是叔伯辈的包景安,大家喊他安叔,一个是侄子辈的包子旺,大家都喊他阿旺。安叔是半个文化人,平时被请到大队里,写个材料,做个报表之类;阿旺却是个转业军人,是大队的基干民兵,平时在铁匠炉上打铁,也算大队级的八大员序列人员。

两人都是爱开玩笑的,也听说包文春是个上过广播的文化人,还写过小说,就嘻嘻哈哈地接过包文春递来的烟,拉着百米绳在前头跑。黄登科和于登林两个在后面指指点点,说这里那里的麦子出苗不齐,长势不行。

林场位于包文春的地块往南,之间隔着一条大沟,形状近乎正方形,北高南低东高西低,西南角四分之一的部分最低洼,又靠近县乡公路,那里的梨树长了二十多年,依旧胳膊粗细。那片树,有很多都被放牛孩折断回家烧火,成了一片满是牛蹄坑的草原。

今年的分地呼声一直很高,这里又没有什么效益,大队今冬根本就没有种植小麦的计划。如今林场的几个人都散伙了,只有黑黑的梨树冷兮兮的在草地上发抖。

中心位置有一排六间土坯房子,是在林场干活的人员临时住处,里面有现成的锅灶,土坯床铺,还有牛栏牛槽占据三间房子。门口有口水井,有个大晒场,旁边是个菜园加苗圃,这一片地势较高,占据四五亩的面积。

村子里的人现在冬闲了,也不用队长喊上工了,却都忙着跟在猪屁股后面到处捡粪,分给自己的地边标志,挖个深坑,埋上树桩,生怕搞混了地界。看见南面来人了,就上来看热闹。

阿旺是个精明人,从包文春中午要管饭的姿态看,就知道这块地的承包和他有关系。他是晚辈,拉着百米绳就嘻嘻哈哈,不太认真。

黄登科不时听他俩报数,包文春和三爷跟着于登林,查看他们在不断丢树枝当做测量标记。

围着大沟转了一圈,几个人要坐在野外算面积,包文春连忙说:“到家坐吧!这里吹冷风,不是说话的地方!”

周小粒接受命令,骑着自行车把信送到丁香手上,丁香为了难,包文春叫自己到街上买许多东西还要自己也送过去,这,这真的很难为情。见周小粒在门外等着,她和老爹说:“文春叫我买些菜送去,他今天请大队支书,说要承包二百亩地。”

如果老爹说不去,那就不去,如果老爹叫去,那就不是自己要去的。果然,老爹说:“那还不快去买东西,人家中午要做菜呀!”

这可不是我要去的,这是老爹叫去的!丁香给自己找理由,回屋拿了钱,按信上要求买了菜和烟酒,骑车带着周小粒,来到包文春家里。

包妈也在着急,这个死孩子说声做饭就跑得没影了,二叔去买了豆腐,就这几样菜不行啊!这时就看见一个姑娘在周小粒带路下骑车来到门前。

丁香在周小粒指引下,驶进村口,来到包家门口,就看见了二妹在择菜。

她是通过包文春认识二妹的,却没有当面说过话,此刻,她硬着头皮走进屋,说:“婶子,春子叫我送菜来了!”

包妈知道包文春在街上自己认了个干爹,还骂他自作主张,平白要一年多送几次油筐子大块肉,此刻见到丁香,才明白他的动机是多么的伟大,这么漂亮的姑娘可是少见,就笑着说:“是丁香吧!快屋里坐!大妹,二妹,快过来见见姐姐!”

包文春家来了个姑娘,引得周家姐妹出来观看。周家大哥今年腊月就要娶媳妇了,她们家新嫂子要彩礼五百块,还要缝纫机和锁边机,说是将来到街上开个裁缝铺。这缝纫机费点劲儿能高价买到,锁边机是个什么东西?哪里有卖的,大家就不知道了,再说了,锁边的衣服只有城里人才穿啊!

她嫂子坚持要这个,一家人就发愁,这马上进腊月了,锁边机还没影儿呢,她家嫂子就来看看,不行的话就趁早退亲。一家人正哄着未来媳妇呢,周小粒回来说:“春子媳妇自己找上门来了!”

丁香此时已经端正了态度,大大方方地出来帮忙洗菜择菜,还要去挑水,可把包妈欢喜坏了。这样的可人儿要是真的成了媳妇,自己还操什么心?嘴上却谦虚地对围观的邻居说:“这是春子他干妹妹!”

于登林一行回来了,鲍富伦在家看见了,就跟着过来,几个人说说笑笑,看上去极为融洽。没有说上几句话,包文春端水洗手,就开始上菜。

农家菜就这样,包妈的手艺也一般,鸡鱼肉蛋做得很实惠,二叔三爷陪客,包文春和丁香也上桌了,鲍富伦介绍说是供销社老丁的女儿,众人这才知道还有干亲关系,见两个小年轻那情形,分明是一对恋人,想起包文春打伤街霸毛三的事,就开始互相吹捧包文春起来。阿旺辈分晚,主动接受斟酒的任务,说话最会吹捧,当着丁香的面,把他夸成天下少有地上无双文武双全的绝世英雄,惹得丁香低头笑个不停。

包文春和丁香不喝酒,二叔喝得少就面红耳赤,三爷和鲍富伦加上安叔阿旺都是很熟悉地自家人,主客是于登林和黄会计,虽说是酒精考验的海量,还是趁着清醒提前说:“那个包文春啊!今天到地里看了一下,那块地实在产贯穿云逸的肉体!

这种强行被扩张筋脉的感觉,简直让人难以忍受,如同九幽地狱的酷刑,让人生无可恋。

云逸此时瘫倒在地,全身提不起一丝力气,他脸色苍白无比,全身筋脉肿胀,像来自阴曹地府的使者,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也许是物极必反,就在云逸坚持不住,将要昏死过去时,忽然有一股清流冲入他的体内,在他的筋脉内游走,所过之处,生之力和死之力竟然重新变得平和,不再狂暴。

然而这一切对于云逸来说,终究是无法仔细体会,体内力量肆虐许久,让他的身躯早已疲惫不堪,云逸此时直接合上了双眼,失去了意识。

“太古之殇,终究需要后人破局,也罢,便送你一场造化。”

就在云逸昏迷后,一道苍老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仅是这道声音,都携带着惊天的威势,让虚空古路都微微震颤,好似随时会崩塌一般。

难以想象,这道声音的主人该是有多强大,这和太古时期的神明比起来恐怕也不逞多让!

要知道虚空古路可是让云逸真实前往了太古,能够贯穿古今,足以证明这不是一般的古路!

“来!”忽然,一股神秘的力量出现,言出即法!

只见在赤色结界外面,无尽灵气好似得到了召唤,不断在结界外聚集,缓缓形成了一条条交错的纹路,看上去繁奥无比。

而这些纹路中,竟透露出一股让人窒息的气息,无论多强大的人,在这股气息面前,都会感觉到自身的渺小!

“生死大道,这在太古时期都赫赫有名,希望这小家伙能有所收获。”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在喃喃自语。

赤色结界外的繁奥纹路,便是暗中的无上强者利用无尽灵气塑造的生死大道!

每条纹路,都对应着生死大道的一种奥义,只要能够完全悟透这些纹路,那么就能彻底筑就生死大道,自如地控制生死之力。

啵……

破碎声响起,只见赤色结界直接碎裂开来,在生死大道面前显得脆弱无比,完全无法承受这股可怕的威压。

赤色结界本就是由生死古符的力量所化,此时在无尽威压之下,直接被生死大道的伟力所同化。

“呃啊……!!”

云逸直接从昏死的状态中惊醒,他此时只感受到一股十分可怕的力量在他身前不远处爆发,这股力量竟比生之力和死之力都要霸道得多!

云逸咬紧牙关,他此时连说话都十分困难,他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全身提不起一丝力气。

在他的身前,灵气所化的生死大道发出阵阵嗡鸣声,牵引着云逸体内的生死之力以一种奇妙的方式不断游走,并且引动一缕生之力修复云逸的伤势,让他的情况逐渐好转。

“这是什么?!”云逸一阵惊讶,这些繁奥的纹路竟然能够控制他体内的生死之力,如果他掌握了这种纹路,岂不是也能自如控制这股力量?!

仅是眨眼间,云逸的伤势就已经好了大半,神秘纹路牵引着生之力,让云逸的修复能力达到了最大!

说干就干,云逸直接盘坐起来,他神识扩散,想要感悟生死大道的奥义。

然而,这毕竟是大道之力,云逸的神识又怎么能够窥探到其中的奥秘分毫?

咚!

他的神识刚触碰到生死大道的纹路,便被无尽的天威所击退,差点让他的神识崩裂!

云逸瞬间眉心淌血,一股强烈的刺痛感在他的识海中蔓延,让他神色瞬间变得狰狞,看上去痛苦无比。

不过云逸没有放弃,他很清楚,不付出点代价是不可能有所收获的。

云逸依旧用神识去试探,牙关紧咬,这一次他更加疯狂,竟直接用神识笼罩了整片生死大道!

咚!

一声巨响,无尽的威压此时如同百万斤的巨锤一般,狠狠地砸在他的神识之上,毫不留情。

“噗!”

云逸瞬间喷出一大口鲜血,赶忙收回神识,他只感觉识海都要被崩裂,再拖下去,他可能真会死在这里。

“冲动了。”云逸擦去嘴角的血迹,心里一阵后怕,还好他神识迅速收回,不然他的神识崩灭后,他就将彻底失去意识,沦为一具空壳

不过他现在的状况也是糟糕透顶,他的神识残破不堪,如同一块被打碎的玻璃,四分五裂,让他的意识都开始溃散,差点陷入昏迷之中。

云逸没有惊慌,深吸一口气,开始借助生死大道的纹路,缓缓运转生之力修复神识损伤。

有了之前的经验,他对于生之力和死之力的操控越发熟练,残破的神识在不断愈合,修复,甚至经过一番锤炼后,神识更是强大了一分!

当然,这是建立在借助生死大道的基础之上,这也是为什么云逸迫切想要彻底领悟生死大道的神秘纹路。

如果能彻底明悟生死大道,他将轻而易举地掌控生死之力,不用担心这两股极端力量对他产生的负面影响。

小鱼儿道:只要磕叁个么事,便跟着熊倜走了

嫪桀口中所說的那支可怕力量,對暌離而言自然是一頭霧水,可是趙亮心里卻非常清楚:申侯暗中聯絡的,恰恰就是鄭妮常年率兵抵抗的西域民族——犬戎。

根據歷史記載,周幽王的軍隊正是因為敗在了申國、鄫國和犬戎的聯軍手中,最終才導致他命喪驪山的結局。尤其是犬戎,這支來自西方的異族部隊,可以算得上是一手毀掉西周的核心主力。而申侯這個城府極深的老狐貍,表面上對周王室一直忍氣吞聲、步步退讓,可是暗地卻勾結外敵以求自保,連手下大將都被蒙在鼓里。若不是申左蘭心心念念的要為戀人報仇,恐怕也不會留意察覺出申侯的這招后手。

只聽嫪桀在屋里繼續道:“可是不對呀。雖然那些蠻夷戰力強橫,但是畢竟中間還隔著嬴氏邊軍,危急關頭又怎么可能及時向咱們伸出援手呢?”

這么一說,暌離頓時也弄明白了,他湊在趙亮耳旁低語道:“他娘的!原來申子言這老混蛋竟然勾結西戎!”

趙亮點點頭,用手指著下面二人道:“先別講話,仔細聽他們怎么說。”

面對嫪桀的這個問題,端坐屋里的申左蘭吃吃一笑,語氣輕松的回答道:“嬴氏邊軍?你以為他們幾百年來這么拼命是為了什么?保家衛國嗎?別逗了!憑什么中原諸侯歌舞升平,活該嬴氏部族就得在西邊打生打死,歷經百年連個正經諸侯國都沒混上?贏開作為次子繼承族長之位后,一心一意就想得到周王室的冊封。他連續八次上表天子,最后連鄭妮都出面說情了,可那昏君姬宮湦硬是沒松口!就沖這一點,贏開和他的邊軍就足以給犬戎讓開通道啦。更何況,咱們侯爺也沒少做那邊的鋪墊啊。十車黃金給西戎,兩百車糧草兵器給嬴氏,各方都是皆大歡喜!”

“如此說來,這事還真的可行!”嫪桀終于放下心,喜道:“只要咱們能令侯爺從被動反抗變成主動出擊,那么就可以打周王室一個措手不及!按照侯爺所說的,各路諸侯只會把寶押在勝算大的那一方,故而也就不用擔心他們會立即出手勤王,耽誤了咱們的大計!”

申左蘭欣慰的說道:“將軍說的沒錯。侯爺握著制勝籌碼,卻遲遲猶豫不決,說到底還是不敢拿申氏一族的前途豪賭一把。既然這樣,我們只能替他老人家代勞了。用侯爺最擔心的事來刺激他放手一搏!”

嫪桀眼看大事有望,高興的痛飲一盞,然后說道:“我看大夫的智謀絕不亞于侯爺!這可是我申國之幸啊!來日功成名就,還望大夫您多多提攜末將。”申左蘭聽他這么講,頗有些得意洋洋,嘴里卻說道:“哎,將軍哪里話。討伐昏君、開創大業,你才是居功至偉的第一人啊!長烈公子和褒富能被順利掌控,還得多虧將軍出手方才辦到。”

“小事一樁,小事一樁。”嫪桀客氣道:“請大夫放心,此番行動,我調遣的都是自己的嫡系親兵。他們對末將忠心耿耿,人數雖然不多,但身手利落,保證是萬無一失。”

申左蘭微微頷首:“這是當然。我若不放心將軍,就不會托付如此重任了。現在那二人被關在何處?醒過來了嗎?”

嫪桀答道:“都醒了,五花大綁,封口遮面,他倆到現在都不曉得自己身在何方,究竟被何人所擄。全部兵馬都被撒出去往外邊搜尋,可是誰又能料到目標就藏在末將那里呢?哈哈哈……”

躲在房上的趙亮一聽見嫪桀說褒富被藏在他那里,頓時感到精神大振。他朝旁邊的暌離比劃個手勢,示意對方馬上行動,去營救胖將軍。沒想到暌離卻不著急,而是慢悠悠的從懷中取出一支小竹筒。

趙亮有些不解,用眼神詢問暌離是何用意。暌離把嘴湊到趙亮耳邊,輕輕呼著氣的說:“妮妹,先看我給你變個戲法吧。”趙亮知道,這家伙又是在趁機占鄭妮小姑娘的便宜,心中不禁暗罵:我尼瑪,這貨一個大男人,非要往老子耳朵里吹氣,實在是好惡心啊!

還沒等趙亮怒喝一聲“死遠點!”,暌離便輕巧的翻身飛離房檐,快如鬼魅般的閃在房舍的窗邊。別說屋里的申左蘭和嫪桀沒有一絲察覺,就連站在門口的四個衛兵都毫無反應。此情此景,把置身屋頂的趙亮看的目瞪口呆。

暌離先是瞅瞅不遠處的衛兵,待確定那幾人沒有任何異常后,便迅速將那個小竹筒從窗棱縫隙處塞了進去,緊接著一拉竹筒后端的銷繩。兩個彈指的功夫,一縷令人難以察覺的青煙自筒口慢慢飄出,消散在申左蘭所在的屋中。

趙亮待在房檐上,因為視線受阻,周圍的光線又極為晦暗,所以并不清楚暌離在下面的一通操作。但是,時間不長,趙亮發現屋里的兩個人漸漸不說話了。他忍不住偷眼觀瞧,只見申左澤龍給瀟公府。”

王泱還不覺得什么,唐定江卻大喜過望。十年一次的獵龍會是瀟公府唯一獲得“大量”超凡材料的機會。按照慣例,澤州的超凡宗門和領主聯合狩獵幾條澤龍,具體數量不定,由當年黑水澤里的成年澤龍數量決定。縱橫宗有分配權。

近幾十年,每次獵到的澤龍都不超過三條,這是因為黑水澤里的澤龍種群數量越來越少。為了保證澤龍不滅絕,只能減少狩獵數量。

幾百年前,還能兩年獵一次,每次獵殺十條以上。現在十年一次,還只能獵兩三條。

多分四分之一條澤龍,就代表瀟公府可以在下一個十年培養更多的超凡者。

王泱坐擁整個死亡大漠的超凡物資供應,哪里會在乎四分之一條澤龍?房房在沒有修煉道法之前,幾乎每隔幾天,就抓一只超凡種獵物吃。

不過還是要裝作很感激的道謝。

鬼車博道:“聽說瀟公在絕地遇險,失去了記憶,卻得到奇遇,修為大漲,直到地杰境高階。本宗的古卷中記載,千年前大夏十大仙宗之一的閑云道宗曾經從大夏西北的離墟,進入一個狂暴的大海海北岸,渡過大海,就抵達了絕地深處,那里有仙界月兔一族在凡間的后裔。

這些月兔后裔有一種靈貝,是極品靈材,可以煉制上品靈丹,輔助修煉,效果拔群。不知瀟公在絕地深處是否遇到了月兔后裔?”

這古籍的記載太扯淡了!王泱忍住笑,問道:“鬼車宗師,難道千年來就沒有宗門再去尋找傳說中的靈貝嗎?”

鬼車博嘆息道:“根據本宗古卷的記載,封建之戰后百年間,各大宗門或聯合,或單干,無數次企圖越過離墟,都沒有成功。據說只有御魂宗的一位大宗師越過離墟,到了狂暴海岸。至于后來如何了,御魂宗一直諱莫如深,但是也不像是得了好處的模樣。

后來,百宗也就斷了念想,月兔靈貝成為傳說了!”

王泱又問道:“那百宗高人怎么不走西荒絕地這條路呢?”

鬼車博耐心解釋道:“西荒絕地千年前就是宗門禁地了,不有知多少自認為修為通天的高人一去不復返,比離墟危險百倍。闖離墟還能九死一生,進絕地就是十死無生!

如今所謂的百宗高人,比起千年前的十大仙宗,也就是看門守戶的貨。十大仙宗都視為禁地,如今的百宗,加起來都比不上半個仙宗,哪里敢越雷池一步?”

絕地中的超凡巨蟲擋住了千年前的十大仙宗,他們視之為禁地。從此百宗不敢再接近絕地。

末法時代,那些絕地中的巨蟲也和仙宗一樣凋零了。雖然西荒的絕地依然很危險,但是地杰境的高手,準備充分一點,闖過絕地應該問題不大,更不要說天人宗師了。

習慣的力量真可怕,王泱心中感嘆。

忽悠道:“原來如此,小子在絕地中,被一個野人村子的人所救。當時奄奄一息,那個村中的巫祝不知哪里找來的草藥,靈效非凡,不但把小子救活 ,還讓身體脫胎換骨,內氣大漲,痊愈之后,修為大進。就是失憶了。”

鬼車博嘆息道:“看來絕地深處,確有仙界后裔存在。古卷記載,他們雖然生活如上古之人一般簡樸,卻有仙界遺澤,擁有不可思議的神奇之物和強大的力量。

可惜離墟和絕地都是仙人禁地,千年來,沒有一個百宗之人能夠闖過去。這次鍔烈王和上代瀟公先后帶著大隊人馬進入絕地,其中超凡武士數量眾多,還是全軍覆沒,可見兇險依舊啊!

瀟公能平安歸來,想必是找到了一條稍微安全的道路,如果能夠重建千年前的十大仙宗與仙界后裔的貿易路線,說不定還能獲得一些靈材。”

不等王泱答話,鬼車博又長嘆一聲,道:“千年來天地異變,我們夏地的靈種消亡,想必絕地里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們空耗許多人命,也得不到多少好處。算了!不值得了!天意如此,人力難違啊!”

事情談的差不多了,老人長身而起,負手踏波而去,聲音遠遠傳來:“瀟公放心,法宗的狗違反誓約,暗算諸國,我們百宗一定會讓他們給個交代!”

……

大風已經停了,王泱回到白龍號上,繼續航程。

第一艦隊沿著江河湖泊航行,王泱一路視察各地的領民生活情況,檢查公學和工坊的生產和建設,到各地的澤龍軍駐地檢閱軍隊,安撫被裁撤的軍人,一晃就過去大半個月。這還是沒有和地方領主貴族們打交道,參加各種宴會的結果。

旗下的領主貴族都在澤州城參加拍賣會,為了各地的商品銷售代理權爭的不可開交。他們根本就不在家。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星君来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源竭

宁川

源竭

左墨辉

源竭

大王叫我来巡山

源竭

纳兰静语

源竭

郁等闲

源竭

庄不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