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比笛》。

唐義隨手拿過來很多材料,然后就開始忙活了起來,大家就在一旁好奇的看著。

漸漸的,眾人就看到一樣東西,快速的成型了!

看起來,好像是駑弓的模樣。

但是,其具體的模樣,與普通的駑弓并不相同。

有人看著眼前的景象,忍不住開口議論了起來。

“這小子,正在做什么呢?”有人輕聲的嘀咕著,然后他就被一旁的人員一巴掌打在了后腦勺上,一旁的人員開口糾正他的錯誤,說道:“說什么呢!叫班尼路先生,你怎么敢叫班尼路先生小子,你是不是想腦袋被打扁了!”

“你不也是說小子!”被打的人小聲嘀咕著。

“哎呀,你還說!”對方很是認真教訓著被打的人。

“好的,好的,班尼路先生,現在正在作什么呢?”被打的人改口稱呼唐義為班尼路先生,嗯!唐義可是報過自己的名字,藍海·班尼路!真的是一個好名字呢!

雖然,唐義自己沒有感覺哪里比較好。

不過,這個名字仿佛與自己綁定在了一起,他在這個世界,他就該叫做這個名字,也只能叫這個名字。

現在,眾人都稱呼他為班尼路先生。

班尼路是他的姓氏!

就這一點而言,藍海·班尼路至少也是一位貴族!

一般而言,有姓氏的人就是一位貴族。

只是,大家不知道唐義是從哪里來的貴族?

不過,海洋那么大,囯家星羅密布在海洋之上,誰也不知道海洋上有多少囯家,乃至于也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個什么樣子。

那么,唐義到底是從何而來的貴族,眾人當中沒人在意這一點。

這個事情,也沒什么好在意的。

更何況,貴族也不是容易假扮的!

沒有足夠的知識,普通人根本假扮不了貴族。

普通人沒有教育的機會,只有貴族才有教育的機會。

就只是這一點,普通人與貴族之間的差距就完全體現了出來。

唐義是一個知識淵博的人,這一點,船上的眾人都確定這一點,而且唐義還有極為珍貴的醫療知識!

有關于這一點,更加了不得!

唐義不是貴族,沒人相信。

乃至于很多人都認為唐義是一囯的王子!

嗯,而且是從自己的囯家因為某種原因偷跑出來的王子。

這比較符合大家的幻想,同時間,也似乎比較符合現實。

現在,王子殿下正在做木工活!

嗯,這個事情,讓大家感覺有些奇怪,不過,唐義這位王子,既然在醫療方面有很高的造詣,那么在木工上,說不定也可能有很高的造詣。

這是個不務正業的王子呢!

說不定,也正是因此,唐義這位王子才離開了自己的囯家!

有人開始忍不住浮想聯翩。

“班尼路先生似乎是正在制做一種小型的駑砲!”商船船長是見多識廣之人,他仔細的看著唐義正在做的事情。

隱約看了出來。

唐義正在制做的東西看似是駑弓,但卻不是普通的駑弓,而是弓臂反復轉向,多重借力的駑弓!這是極為高級的駑弓,同時間,威力當然也是毋庸置疑的強大!

只不過,一般而言,因為工藝的問題,這種強力駑弓難以微型化!

因為材料方面不允許。

但是這個事情對唐義而言,并不是什么問題。

材料不足,那么就魔力補上。

唐義也不知道自己擁有的力量到底是種什么力量,他就當做自己擁有的力量是魔力!

嗯,也可以稱之為是神力!

無論怎么稱呼都是可以!

反正這種神奇的力量可以令材料超過本身的限製,達到超乎想象的程度。

說起來,唐義完全可以直接展現出自身的力量。

只不過,他并不想這么做,他更加喜歡間接的展現自身的力量。

他把自己的力量灌注到材料當中,材料立即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是從鐵到鋼,乃至于合金狀況的轉化。

而且還擁有了從前不曾擁有的特制。

比如說特別的堅韌,耐磨,難以損壞。

這樣子的一個狀況,有些類似化泥為石。

用泥土建造了一面城墻,然后以魔力將其化為了一面巖石材質的墻壁。

差不多就是這樣子的一個狀況。

因此,加工起來,特別的快速!

另外,精度也非常驚人。

轉眼之間,眾人的眼中已經多出了一把怪模怪樣的弓駑!

“這把駑弓真是奇怪!”有人看著眼前的弓駑,表示完全沒有見過,正常的弓臂四周連接著很多的機關零件,此外還有反向的弓臂,足足有四根!這把弓駑復雜的讓人看不懂到底是怎么構成的,大家看的眼睛發暈。

有人伸手,準備拿起來弓駑好好的瞧一瞧!

只是這個人才剛剛一伸手,就立即被一個人揮出手掌,狠狠的在后腦勺上打了一下子。<

地下城,西部牛仔酒吧。

经过一天的劳碌,这群在中央之都讨生活的牛仔们,最喜欢的事就是来这里放松下。

只要花一点钱,呃,好吧,准确的来说是亿点钱,就能从这里买到酒、烟、女人。

更重要的是可以买到快乐。

这就足够了。

作为像风一样的男子汉,钱这种东西,来来去去,没什么可以在意的。反正需要的时候,去接个把任务,就能捞上一笔了。

酒吧里,放着劲爆的DJ音乐,舞池中,男女卖力地摇摆着身姿,仿佛这样就能将一切烦恼都摇走似......

白山君大笑道:如此说来,,病从口入。”北京市卫生

“别看我,是个烈性子,我还没有尝过滋味。”李季操看见萧义投过来的眼神,当然知道他的意思。

这阿秀原本母亲就在李季操的府上当绣娘,后来因为出了差错,毁了御赐的绸缎。李季操大怒,本该打断手辇出去,阿秀说她能修复,李將其折磨殺死。

現在一切風平浪靜,這個灰白頭發都中年人再沒了之前的狠厲與果敢,取而代之的是哀傷和悲愴。

馬丁也把這一幕盡收眼底,貢多拉被摧毀后,局域網服務器就斷電了,基地成員檔案庫也一直沒能恢復,關于這個人的具體情況,他需要找辣醬好好問一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比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日王座第一季

无辜的虫子

末日王座第一季

温十心

末日王座第一季

漂泊的黑猫

末日王座第一季

一棵小白菜呀

末日王座第一季

毕九幽

末日王座第一季

鸡蛋酱香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