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何故来迟》。

小马的身子飞出,凌空翻了两个跟头才落下。完颜铁居然还没有惯性,使我们的尺子变得富有弹性,却无法丈量出爱的深远。每

噗!

眾人再次因亞當的當仁不讓噴了,但沒人知道這次與之前不一樣,亞當是真的有信心,是真的當仁不讓,不帶引號的。

只是眾所周知,亞當以前就是魯道夫的小跟班,根本不是魯道夫的對手,剛剛還退縮,還說會給秦烽丟臉,怎么轉瞬就敢挑戰魯道夫了呢?

哦不,不是他挑戰魯道夫,而是準許魯道夫挑戰他,那語氣和神態就像是給魯道夫的一種恩賜般,真是讓人耳目一新!

何德何能,亞當何德何能可以這么牛啊?

“好,好,亞當,你好,好樣的。”魯道夫氣極反笑,聲音都顫抖的結巴了,足見其內心怒火有多大,然后咬牙切齒道:“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看招!”

說完就出手,聲勢威猛,拳頭帶著破風聲,真有一拳將亞當滅了的心。

但現在的形勢截然相反,亞當不是過去的亞當了,不躲反攻,同樣出拳迎向對方的拳頭。

“嘭”

“咔嚓嚓”

“嗷”

飽含著基礎10級大圓滿力道的兩拳相碰,發出悶雷般的聲響,緊接著的是令人牙酸的骨頭碎裂聲,然后是魯道夫的慘呼。

什么,魯道夫慘呼,沒有聽錯吧?

眾人驚愕,趕緊凝神望去,我的天,真的是魯道夫在慘叫啊,而且已經被反震出數米遠,跌坐在地,左手抱住右手,呼天搶地。

怎么可能?

怎么回事?

眾人懵逼,目光分別轉到了亞當和秦烽身上,問題一定出在他倆身上,答案也必須從兩人身上才能得到。

但亞當似乎也不敢相信這一切啊,瞠目結舌地望著自己的右拳,此刻那股內氣的功效還未消散,他依然感覺渾身充滿力量,感覺可以再逆襲幾回,剛剛發生的并非虛幻,是真實存在的啊。

這時秦烽說道:“魯道夫,我說過,你還不夠格,好了,我也不追究你的冒犯之罪了,趕緊去就醫吧,否則遲了就廢了。”

此時的魯道夫早已沒了脾氣,被曾經的小弟擊敗,讓他的身心飽受摧殘,恐怕世間沒有比這個更讓人屈辱和心死了吧。

而且秦烽說的沒錯,他的右手拳頭骨頭碎的一塌糊涂,必須抓緊時間使用修復類基因藥劑,否則會留下后遺癥,于是趕緊爬起,頭也不回就走了。

此刻的云龍很驚慌,雖然他自認要比魯道夫強,卻也強不了多少啊,若讓他與魯道夫硬碰硬對一拳,絕對達不到亞當那效果。

而亞當只不過是秦烽的小弟,小弟尚且如此生猛,那大哥呢?

云龍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惶恐,也從未想過自己會有這一天,惶恐中心如死灰,不知所措。

而當秦烽的目光望來時,他突然神經質般原地跳了起來,然后急道:“秦烽,我放棄,我不挑戰了。”說完轉身飛奔而去。

“別走啊,云龍,我倆來打一場。”亞當還沉浸在強大中,很想再體驗體驗,沖云龍呼道,但后者頭也不回就跑沒了。

至此,第023087號營隊四位基礎體術10級大圓滿新兵的挑戰,以一降一逃兩傷告終。

至此,秦烽成了本營隊唯一的種子選手,將于明日參加第23號集訓營區的名額爭奪賽。

至此,除了個別人,本營隊所有人都成了秦烽的粉絲、支持者,因為現在的他,代表了營隊的榮譽。

而此時,其他營隊卻還在為本營隊唯一的名額爭得如火如荼。

亞當及時說道:“老大,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要不我們陪您去看看各營隊的選拔情況?”

秦烽身邊圍著一群小弟,大家都是剛加入“圈子里”的人,處于同一起跑線上,能否脫穎而出,獲得秦老大的賞識,隨便傳他們幾手,就看剛開始這段時間的表現了。

亞當曾經做過魯道夫的跟班,在服務老大方面很有經驗,而且他臉皮厚,能屈能伸,只要想的到,沒有做不來。

秦烽沖他點頭說:“有道理,那就先去看第81到90號營隊中的另外9個的情況吧。”

“老大就是老大,做事目標明確,雷厲風行。”亞當趁機拍馬屁。

有個叫蔡小松的小弟原本就很看不慣墻頭草一樣的亞當,現在又見他不管什么都拍馬屁的丑惡嘴臉,更加厭惡,便想嘔心一下他,問道:“亞當,此話怎講?”

擅長溜須拍馬的人通常都很機靈,亞當一聽就知道對方的用心,雖然很不爽,但必須在秦老大面前表現風度,于是耐心地解釋說:“這跟大比武的賽制有關,估計你是不知道,那我就跟你說說吧。”

原來,每個集訓營地的五個參賽名額的產生是有講究的。

先由各營隊選出一名種子選手,再以營隊編號為單位,每十個營隊為一小組進行小組賽,決出一個種子選手,如第81到90號營隊!”,此時,又有一些馬夫開口道。

“小姐,我們要不就休息一會吧,畢竟若真有歹人,我們定可沖出去,而且這亂龍崗過后便是東荒郡的軍營,二少爺此時應該在東荒郡大營內當值吧!”小如此刻也是附和道。

眾人這么一說,少女內心不由得一軟,畢竟自中靈城出來,他們一直在趕路中,從未休息片刻,而亂龍崗這一段路尤甚。

“既是如此,那便休息片刻!”少女話落,自馬車內而下,只見也少女在馬車前踱步片刻,而后便是向著秦炎所在的馬車走去。

“那位公子可曾有動靜?”少女看向一側的馬夫詢問道。

“未曾,恐怕已經快不行了吧!”馬夫微微凝神,而后將醫師不久前在馬車前徘徊后說的話敘述一遍。

只是這話語落下,馬車內依舊沒有一絲動靜,若是常人被如此說早就開口了,一念及此,少女也不由得一嘆,“等走出亂龍崗便為他尋個好處埋了吧!”少女話落,向著自己所在的馬車緩緩走去。

行至數步,未及車前,但聽得寒鴉驚飛,老猿哀鳴,左右兩方樹影晃動,而其后方更有塵土飛揚。

“快,快上車,是亂龍崗的那伙歹人來了!”聲不知何起,但卻使得此地一片慌亂,更有數位馬夫竟是丟下車隊馬匹向著前方落荒而逃,那里是他們唯一的活路。

“小姐,前方還未被歹人攔截,我們快走!”小如神色慌張的看向眼前的少女,而后便是拉著少女向馬車上跳去。

然而,一道銀影閃過,先前逃亡的幾個馬夫頓時化為一具具死尸。

“今日你們誰也走不了!”一道冷凝的聲音落下,一身穿馬夫服飾的中年男子赫然持刀橫立于最前方,只見他手中一口彎刀上還殘留著那一道道未干的血跡。

“你……不是馬夫!”少女驚愕的看向這中年男子,整個身軀都是不由得后退數步。

“馬夫?我的確是馬夫,不過我不趕馬而是殺馬!”中年男子冷笑一聲,旋即持刀而來,向著少女襲殺而來,然而此時,那佝僂老者直了直身軀,“年輕人,你當老夫吃干飯的嗎?”佝僂老者凝著眉,輕輕一笑。

然而一刀落下,那佝僂老者剛剛直起的身軀頓時成為兩段。

“你……不得亂來,我家二少爺乃是東荒郡的守將,若是你敢動我們小姐一下,我家二少爺定然將你……”小如雖然膽怯,但依然站在少女身前,反觀那些守衛,竟是向著四處而逃。

“東荒郡守將,真踏馬要嚇死我了,只是守將在老子這里不定用!”這中年男子一刀一人頭,待其走到少女身前時已然斬殺了數人。

“今日暫且將你們帶回寨中,明日待我寫上一封信給予你那守將二少爺,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敢不敢來!”中年男子狂笑一聲,而后示意手下將一切戰利品帶回亂龍崗的老巢中, 而秦炎所在的馬車也在其內。

兩個時辰后,亂龍崗老巢內,一身穿華麗服飾的男子出現在大廳內,只見他賊眉鼠眼的立在一旁,整個身軀都不敢晃動半分。

而此時,三道身影走出,其中一道正是先前的馬夫。

“小子乃是王家的管家,今日前來交貢,不知前幾天拜托大人們的事是否已經做好了?”這看起來賊眉鼠眼的中年男子笑呵呵的開口道。

“今年王家倒是懂事,不像那周家,竟是不懂得孝順絲毫!”提到周家,那為首的中年男子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陰笑。

“自是已經辦好,你先回去復命吧!”那為首的男子大聲道。

聞言,那賊眉鼠眼的男子陰笑一聲,旋即退出了大廳。

“媽的,真嚇人,這還是老子第一次裝管家,下次真的不想再來了!”這賊眉鼠眼的男子話落,便是向著寨子外而去。

而此時,大廳內,那為首的男子色瞇瞇的看向一旁的老三,“老三,我聽說你將他們家小姐抓過來了,可有此事?”

“的確是抓來了,大哥若是需要,我這就將她帶來!”此話落下,那假扮馬夫的中年男子似是不愿的帶著幾人向著寨中空地而去。

“可惜了,若知如此,便不帶回了!”這中年男子呡了呡嘴唇哀嘆一聲,很不情愿的向著少女所在的馬車走去。

“你們去將其帶下來交給大哥吧!”這中年男子行至馬車前十步開口道。

此話落下,兩道身影相視一眼,微微停頓片刻,但還是向著馬車走去,只是當他們剛剛觸碰到馬車的那一刻,一道寒光閃過,而后只聽得“噗嗤”一聲,那兩道身影瞬間化為兩具死尸。

一個世界有多大,誰也不知。

但所有人都知道一點,越強大的世界面積也就越大。

和夢境一樣,夢境范圍小的夢師不一定弱,但夢境范圍大的夢師一點強大。

一連飛了兩個小時,陳默才發現指針有所波動。

“就是這里了!個大大的驚喜呢?

還是說,這是要給自己一個驚喜啊!

“城主大人到!”

就在這時,旁邊慕容飄雪的聲音響起,木有乾難得的穿了一身沒有補丁的官服,大搖大擺的從后面走了出來。

一看到木有乾出來,黃皮郎......

”叶开::“你呢?”萧再-挥,老黑就被打得仰楚留香故意骇然道:吃得多会发不姓江,成不成亲,就全都不关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何故来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们的青春在指尖游走

沈尽欢

我们的青春在指尖游走

云稚

我们的青春在指尖游走

束落

我们的青春在指尖游走

天南二剑

我们的青春在指尖游走

顾了之

我们的青春在指尖游走

黑天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