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绿煌剑》。

光幕消散,現出季遼與魏蘭成二人的身影。

季遼手中拿著魏蘭成剛剛為他復制好的妖獸納氣玉簡,他臉上盡是滿意的笑。

他手中的這塊玉簡內所記載的功法名為“奔雷訣”是一部可以強化妖獸體質的功法,而且還可在體內產生一絲雷電之力。

不過這些都不是季遼所在乎的。

他在乎的是,這部功法進境極慢,修至圓滿肉身之力可抵金丹期修士。

只不過有一點可惜,就是妖獸在修煉此功法時,身體會承受不可想象的痛苦,若意志不堅定的妖獸,怕是一輩子都不能突破第三重。

季遼對這功法很滿意,他本來就沒想靠鼻涕狼來對敵,畢竟自身強大才是真的強大,把一切寄托于妖獸或者其他之類的東西上,這可不是季遼的性格。

他們二人向著萬法閣門口緩步而去。

“魏師兄,我手中的這部五行衍火決你可知是從何而來?”季遼想了許久,猶豫著是不是問問魏蘭成是否知道此事。

他在剛才隨便找了個借口敷衍魏蘭成,難保魏蘭成不會在其中發現什么端倪,若是自己在顯現出對這部功法的重視,恐怕就真的會露出破綻。

不過季遼在心中思索了許久,最終還是決定問一問,畢竟如今在他手中的五行衍火決是部殘缺的功法,這部功法對自己極為重要,日后修為增長,說不定還要去尋找余下的部分,他不能不問。

果然魏蘭成詫異的看了一眼季遼,想了想才對季遼淡淡一笑。

“這部功法在紫氣宗算是小有名氣,其原因就是誰也修煉不了,至于這部功法從何而來,我恰巧略知一二。”

季遼眼珠子轉了轉,看出魏蘭成的詫異神色,知道不能操之過急,當下問道“哦?那此事可是什么保密之事?”

“哈哈哈,一部誰都不能修煉的煉器功法而已,都擺在低階功法之中,又何來保密一說。”魏蘭成哈哈一笑灑然說道。

“既是如此,那還請魏師兄給師弟說說其中趣事!”

魏蘭成見季遼只是想打聽一下,便也沒太在乎,隨即說道“這部功法是宗門的一位太上老祖,闖入一處秘境所得。”

“什么!這事還與太上老祖有關嗎?”季遼震驚的看著魏蘭成,沒想到此事竟還牽扯到金丹期的修士,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日后尋找這部功法的下半部,難度恐怕又要增加了許多。

“沒錯,據說那處秘境是一處墳冢,其中所葬之人修為深不可測,與太上老祖一同進入那處秘境的還有數十人,其中元嬰期修士就占了大半,金丹期修士有四十余人。”

“元嬰期修士!”季遼倒吸一口冷氣,本來他還以為這件事只牽扯了金丹期修士,沒想到連元嬰期修士都牽扯進來了,他的心是不住的往下沉,心中已經知道,這余下的功法想要找齊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了。

“就算有元嬰期修士,可那次秘境探索還是損失巨大,其中元嬰期修士就有數十人隕落在那處秘境里,金丹期修士更是隕落了三十多人,我們老祖見形勢不妙,搶了這半部功法就逃了出來,雖僥幸逃了出來,但回了宗門之后就一直閉關不出,看樣子是傷的不輕。”

魏蘭成說的輕描淡寫,但一言一語都如同驚濤駭浪一般拍打在季遼的心頭,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似乎自家老祖也說這堪天歸元決是在一處秘境所得,難道說....。

“那真是太恐怖了,元嬰期那種存在都可能隕落,難道那里所葬的是傳說中的煉神期修士嗎?”季遼又問道。

“這我就不得而知了。”

停頓了片刻,季遼眼中精芒閃動,表面上卻裝作若無其事的問道“魏師兄,不知老祖閉關多久了。”

季遼問出了自己心中所想,但言語中卻是在關心紫氣宗的金丹期太上長老,可以說是滴水不漏,一點破綻都沒有。

魏蘭成聽到季遼此言贊許的看了一眼季遼,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師弟放心,宗門的太上長老已經閉關一萬兩千三百余年,據說傷勢很快就要痊愈了,放心吧!”

叫嚣的男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似乎是在说,如果可以你就好好看看。

他的目光中那满满的不屑,很明显就是再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倒是要看看这人能说什么。

程孝之实在是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被推上风口浪尖的。

再说他想说的已经说完了,现在还要他再说什么。

看着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一个字都没说出来,张成倒是有一些无奈。

所谓满瓶不响,半瓶咣当,这人就那么堂而皇之地站了出来,张成已经猜到他已经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缓缓地......

楚留香道:我自己。胡铁花拍手上的虎丘塔影间,有孤鹰盘旋,

找到了切入點,現在就是很好的執行下去,賺第一桶金。我搜索著腦袋里看過的小說,也不能說全面復制,只能記住八九成,一些細節,我真的是忘了,就是記住了故事主脈絡。

我從哪個寫呢?玄幻?武俠?還是言情?等等種類。

玄幻這會還沒有,估計寫了也沒人注意,武俠有人家幾大泰山,咱寫的估計就沒人看,也得花時間,耗不起;言情就算了,咱要是言情能寫好,也不至于單身了。

我該寫(呸!就是剽竊)哪部小說呢?我對自己比較喜歡的小說排了個名,《盜墓筆記》《鬼吹燈》等等,大概能記住全部的就十來部小說,其他的就只記得個大概!

對不起了三叔,今生就靠你了。我該往哪寫呢?

我思索著發表的地方,出版社肯定是不行的,我沒錢也沒有熱度,誰會理你。那只有走網絡了,這個時期也不知道網絡上有多少人在瀏覽網頁,大部分都是在玩游戲!往哪個網站發表呢?

大的網文平臺現在還沒有,我記得看過小四同學的發家史,他就是在網站發表文章后開始有了創作熱情的,從而開始一路扶搖直上。

這個時期最出名的就是榕樹下平臺了,小四同學就是從這里開始的,那我也從這里開始。

我快速的在瀏覽器輸入榕樹下的網址,打開了這個一樣難看的個人網頁,湊合弄吧。用了一個西北三叔的筆名,沒辦法,這玩意沒點閱歷是寫不出來的,要是知道一個少年寫個這小說,那誰都認為你有問題,我可不想有后患。

這個時候的打字軟件確實慢,沒有聯想功能,只能敲字,我又不會五筆,只有打拼音。

花了半個小時寫好了第一章,熟悉了這個打字軟件就稍微快點了,一口氣打了五篇,看了下時間都下午三點了,該回去了,這會還沒有互動的區域,只有寫上自己的一些想法。

大體我就介紹了這本小說,以及后面的情節,還有像三叔一樣挖挖坑,給大家一些懸念,弄完這些

我就滿意的下線了。

關掉電腦,走下一樓,這會已經有人開始在一樓玩起來了,大呼小叫的,這才是網吧該有的樣子。

結完賬,我就走出了網吧,又溜達了一圈,四月份的街上人還不多,沒啥意思,我就回臥龍居了。

我躺在床上思考著,第一步已經走出來了,后面就看運氣,看看現在的人們能不能接受這個故事。不想了,現在該弄我的高考復習了,我拿起了高中化學課本看了起來。

這時遠在申城的李威廉像往常一樣打開榕樹下網站,看看今天有沒有新的文章或者作者。突然發現網頁更新很慢,這一般是有很多人進入網站才會發生的事,難道今天有很多人關注網站嗎?

這讓他激動了起來,現在正是他準備融資的重要階段,接下來準備成立公司,開始以正規軍的形式

進入網絡,如果網站點擊量上漲無疑是對融資一個很大的幫助。

他繼續瀏覽,想找到這個根源。除了自己昨天看到的一些文章和留言之外再沒有其他的。

問題出在哪里呢?他突然看到一篇文章的下面有很多瀏覽記錄,打開之后這個文章也沒太大的特別

之處,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留言。

他繼續看下去,這些留言大都是找一個叫盜墓筆記的文章,繼續看,他在第三頁找到了一個寫著西北三叔的名字,下面跟著幾大篇文章,難道是這個?

他認真的看了下去,等他看完五篇,再翻了幾頁確定沒有了,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種故事還從沒看到過,挺有意思,重要的是讀者喜歡。再翻了下,沒有作者的信息了,也沒有個電話什么的,該怎么聯系!為什么他不單獨開篇呢?非要寫在別人的樓下,有點意思!

這還不是文清的小心思,單獨開篇肯定看的人少,借助人氣不錯的文章起一個帶動作用,這也是文清看了很多文章之后選的一個人氣比較高的文章,確實是有作用了。

一旦出現反響,那就單獨開篇,開啟連載,如果不行就換其他小說,我就不信后世這種大流量小說這會沒有一個群體?無疑,文清賭對了!

到校第一天就這么安穩的過去了,我也只看了高一化學課本三章,要達到我前世高考化學水平還需要一段路。

晚自習結束永濤回來了,問我今天都>

酒香斋对待叛逆的做法很奇特,她们没有给予这些弟子任何肉体上的惩罚,而是将这些叛逆最最珍视的宝贝带来。你喜欢那个男修,她们就把他带来;你喜欢灵珠,他们就会给你找来茫茫多的灵珠。你喜欢法术,她们会给你找来最适合你的法术。你孝顺父母,她们就把你的父母带来。你有兄弟姐妹,她们就把兄弟姐妹带来。

酒香斋有一个专门的机构在负责此事,这个机构会将你最珍视的宝贝放在你可望不可及的地方,然后使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手段安排各种故事。你会看到你最珍视的宝贝们经受各种不同的红尘生活 ,你会看着他们时而享受极致的福禄,时而被残酷的折磨,时而遭遇天大运气,但时而又凄惨落魄。

酒香斋说这叫看破红尘。

三年。

坚持三年而不求饶不崩溃。那么三年后你将亲眼看着你最珍视的宝贝彻底消失。那时候酒香斋才会认可你,将你以一个高到可怕的价格卖掉,然后正式让你成为酒香斋弟子。

所以酒香斋最大的盛会就是售卖入门女弟子的时候。

十六个女修当然是失败者。但她们是众多叛逃者里被精选出来的。她们最珍视的对象都是亲属,有爹娘,有爷爷奶奶,有兄弟姐妹,有亲密爱侣,她们经历了一年到两年忍耐后终于放下了高傲的自持,她们愿意放下身段,只要酒香斋能放过她们珍视的亲属。

没有看破红尘的女修都被赶出酒香斋,成为最低级的陪酒女修。

去赎罪。

原本赎罪并不见得是最坏的结局,只要麻木的沉溺在酒里,沉溺在屈辱中,赚到足够多的灵珠,她们的罪责将能被原谅。

但是血影宗来了,血影宗要灭掉幽冥谷以及五方导灵阵的十一个宗门,老奶奶身体力行的灭掉了多个宗门,现在马上就要轮到酒香斋。于是事情就变了。

十六个女修的亲属都被迫喝下了两杯价值连城的美酒。

勇者的血泪。

死亡的渴望。

十六个女修都知道这两杯酒的威力,事实上酒香斋的所有女修都知道这两种酒和大多数珍贵美酒的威力,但那是一滴。

一滴勇者的血泪会让一位女修明白什么是苦难,什么才算勇者,什么才叫血泪。她们通常需要半个月才能调整身体的疼痛,而后用半年时间修复灵魂的恐惧。

一滴死亡的渴望会让一位女修在长剑刺穿心脏后也绝对死不掉。

十六位女修最珍视的亲属各喝了整整一杯。

师叔说,女孩们完成这次任务就给解药,然后送他们上路。

血影宗留下了死亡线,大家本是要死的。所以差别就在于快乐的死还是痛苦的死。

任务很简单。

镇守忘情小院,杀掉进入小院的血影宗弟子,或者被血影宗弟子杀掉。

秋兰很坦诚。

十六个姐妹原本的计划是杀掉任何进入忘情小院的血影宗弟子。而在感受到这么多入侵弟子后她们也绝望过,并迅速选择了第二条路。

乞求血影宗弟子杀掉她们。

为什么要乞求?

因为被血影宗弟子杀掉有一个特殊的要求。

郭子蒿皱眉:“什么要求?”

秋兰无奈:“我们需要十七个血影宗弟子进入小院中陪我们喝喝酒聊聊天,让我们给你们好好介绍介绍酒香斋的美酒。”

郭子蒿:“什么意思?”

秋兰这下倒是有点自傲:“不是请你们喝酒,只是需要把比我们多一个的血影宗弟子请进小院,听我们说说酒的故事。师叔说酒香斋就要消失了,但酒香斋的文化不该消失,我们最该学会的本事就是将贵客请进院子,和他们分享酒的意义。她说打打杀杀从来都是愚笨的行为,如果我们能把酒香斋的文化传播出去,这比杀掉血影宗弟子更有价值。”

郭子蒿:“如果我们不进来呢?”

秋兰无奈:“从遇到你们那一刻开始,我们的命运就已经不在自己手里了。”

郭子蒿:“什么意思?”

秋兰有点想哭:“不能把你们请进门就是我们学艺不精,我们以及身后关联的六十七个亲属就必须接受最残酷的惩罚:在无尽痛苦中遭受折磨,还死不掉。”

“所以我们只能苦苦哀求和乞求,我们愿意实现你们开出的任何代价,只求你们进来至少十七个血影宗弟子,听我们说说酒的故事。”

“然后杀掉我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绿煌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梦兮花已落

冰城不冷

梦兮花已落

球球熊

梦兮花已落

清清有窗

梦兮花已落

唐大宋

梦兮花已落

阚智

梦兮花已落

唐甲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