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相互勾结》。

原以為,自己帶的是天下最為精銳的瓦剌騎兵,兵力上又占著絕對的優勢,這首戰定可告捷,他也會成為五國聯軍中第一個在正面戰場上打敗五星軍的將軍。可想不到,希望越大,失望竟然也是越大,竟以損失六千,這結果實在是太差強人意,甚至讓。

所谓上行下效。一旦自己先搞了形势主义,下面的人定然会争相效仿,如此不仅社会风气容易败坏,官僚作风容易形成,同时也是极大的浪费了人力和物力。

......

所征伐,终不言功,其部曲。南官灵贴墙窜到窗前,窗

戰斗很快結束,在神圣一族和教廷的合力圍殺下,600多黑暗戰士被或斬或擒了大半,這一下從根本上重創了黑暗魔殿的力量。二次大戰下來不但損失了近700有生力量,連八大魔將也被生擒一人,重傷二人,殺死三人。阿基里斯見到手提圣劍的北冥玄,哪里還不知道這就是圣使大人,忙與多明多兩人迎上前來施禮,北冥玄還禮寒暄。在阿基里斯的帶領下,見到帶隊來援助的教廷長老紅衣主教亞當斯,向他表示感謝。畢竟分屬不同教派,教廷能及時支援,神圣一族是大大地承情。

阿布拉族長等八大家族的首領都已隨隊趕來,一為救援,二為觀禮。畢竟最后的試煉完成,眾神的圣諭就會降臨,圣使將成為神圣一族的掌舵者,下一步該如何安排,要聽從圣使的意見。亞當斯主教是教皇陛下的得力助手,這次因同屬光明陣營不惜向黑暗魔殿宣戰,直接參與戰爭,也是聽聞圣使出現,黑暗魔王將蘇醒這兩件大事,權衡之下做出的決斷。亞當斯主教也將代表教皇見證圣使加冕的一刻。

大戰剛過一切從簡,神圣一族開始收拾戰場,打掃神殿。將一眾首領請入議事大廳,分賓主落座。阿基里斯再次感謝教廷的來援,感謝友盟族長、首領齊聚圣殿騎士城堡,對圣使大人的光臨深表榮幸。

大家互相贊美,各自謙遜了幾句,場面熱烈而且和諧。

亞當斯主教發言:“尊敬的圣使閣下,各位族長,黑暗永遠無法戰勝光明,但黑暗的威脅無時無刻不存在。數千年前,諸神降臨,光明陣營擊潰黑暗力量,封印了強大的魔王。現在黑暗魔殿蠢蠢欲動,魔王將在數千年的沉睡中蘇醒。魔殿不惜暴露實力,也要攻擊騎士城堡破壞神殿,以期破壞圣使閣下的認證加冕儀式。我想事不宜遲,還是別耽誤,盡快舉行儀式吧。”

大家一聽轟然叫好,亞當斯主教是客人,大戰剛結束神圣一族眾人也不好意思提馬上舉行儀式的事,現在亞當斯主動建議自然無人反對。阿基里斯團長立即起身向北冥玄請求,北冥玄也急于完成儀式,好了解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立即點頭應允。大家在阿基里斯的帶領下來到神殿大廳,亞當斯主教等在祭壇下靜立觀禮。

阿斯里斯將北冥玄領上祭壇站在正中,他躬身施禮:“圣使大人,完成7大家族的認證儀式,您已被眾神選中,成為我們神圣一族的主人。最后的儀式被稱為圣使加冕,您只需要激發您的圣劍,與畫像中的圣神相呼應,喚醒神跡就可以了。之后的儀式將由諸神引領,大人,我所知的就這些,恭祝圣使大人加冕成功。”

祭壇下各族族長、首領齊齊躬身:“恭祝圣使大人加冕成功。”

北冥玄微笑還禮,隨后靜下心來,細細觀察這副傳承數千年的圣神畫像。難道這位美麗的東方女神,還要凌駕于神圣一族傳承的諸神之上嗎?

北冥玄取出青龍劍,如神像一般高舉,內力全力輸入。北冥玄這幾日連番奔波戰斗,完成諸多儀式獲得了極大的好處,特別是精靈圣湖上的五元素貫頂使他功力大增。這一下全力施為,青龍劍放出丈許長的劍芒,劍身金光大放。雖然阿基里斯說得簡單,北冥玄下意識地覺得不會那么容易,所以精神上并沒有放松,而是細細感知,特別是這幅神奇的圣神畫像。不過數個呼吸時間,他就發現,畫像在吸收青龍劍放出的劍芒中的能量。

果然如此,北冥玄調整氣息,一道金色內力透出劍身直射畫像中圣神手中的圣劍。畫像中的圣劍吸收了這股內力后,也發出了金色光芒與之呼應。臺下眾人忍不住的驚呼聲中,一股吸力從畫中產生,畫中的圣劍如巨鯨飲水般不停地吸收內力。北冥玄配合地全力輸出,當內力幾乎損耗到八成,內力激蕩下,本在體內的神圣護甲也有所感應地透體而出。畫里畫外圣神與圣使身著相同的圣甲,手舉相同的圣劍,金光相互輝映。

北冥玄正準備取出靈石補充體內已有些空虛的內力時,吸力嘎然而止。圣神畫像閃耀著七色光芒,畫軸化為一團七彩光環,圣神輕舒玉臂,腳踩七寶蓮臺邁出光環。光環襯在圣神背后七彩光芒振動,無數玄奧的符號閃爍,說不出的寶相莊嚴,讓人不由自主地生出頂禮膜拜的意愿。

臺下眾人齊刷刷地仆俯在地,虔誠地用最恭敬的語言參拜圣神。北冥玄心中升騰起一種無法言喻的仰慕、親近的感覺,也不自覺地參拜下去。圣神玉手輕抬,北冥玄無法抗拒地站起來。

他耳邊傳來倫倫之音:“你便是有緣之人了,你身上有天符的靈魂波動,難道他也轉世了?還是別有緣由?你等不必跪了,罷了,時間不多,你能完成所有的試煉,說明你就是天道算中之人。”

稍一頓后聲音又起:“數千年這么快就過去了,魔王的封印力量已經減弱。有緣人,你的使命就是引領神圣一族殺入黑暗魔殿,徹底殺死被封印削弱了數千年的魔王。否則,一旦魔王蘇醒,凡俗世界將無人能抵擋黑暗的侵襲,凡人將成為魔鬼的奴隸和食物。為了人族的生死存亡,你別無選擇只有戰斗。我們留給你的諸寶,也許有些你還無力駕馭,但也算對你勇擔使命的獎賞吧。告訴我,你愿意嗎?”

北冥玄沒有絲毫猶豫,這關系到全人類的生死,事關他最需要關心守護的親人,從他一個個試煉走來開始,他就有了承擔責任的覺悟。

他堅定地點點頭:“我愿意!”

圣神冷竣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微笑,這一笑傾倒眾生群芳無色:“好,有擔當有勇氣,不愧是眾神選中的使者。來,讓我為你加冕,成就你凡俗世界的不敗之身。”

圣神將手中的圣劍拋向北冥玄,圣劍化為一道光芒融入青龍劍,又將左手的圣盾遞出,北冥玄躬身接過。圣盾入手儲物袋中從黑武士手上奪來的黑光盾和圣盾同時一震。

北冥玄耳邊傳來圣神的聲音:“你還真是福緣深厚,連陰盾也在你手中,這陰陽兩氣輪居然在你手中合成了。”

圣神手一招,儲物袋中的黑光盾飛出,孝子孝心醇厚的份是不是?

大愚便去了,可這一去,沒見到臥病在床的老母親,卻見了兩個剛剛加冠的年輕人。

這兩人穿著一身漿洗干凈熨燙妥帖的學生校服,神采飛揚。一個高些,腰桿挺直,表情冷峻,好似秋山。一個瘦些,面容清秀,笑容和煦,好比春日。

二人請大愚坐下,奉上熱茶,而后便為大愚講起如今這片土地里的亂局,講了很多,大愚一直洗耳恭聽。直到天黑,這二人才姍姍說明來意。

原來這二人準備效仿古人,發動起義,推翻各地的格局軍閥,趕走異族侵略者,建立一個全新的國家,此次邀請大愚,便是覺得大愚和尚長得英姿颯爽,習得一身好武藝,又在此地頗具盛名,威望深重,一呼百應,實為統帥的不二人選。

二人這話把當時的大愚逗得幾乎合不攏嘴,畢竟他游歷人間數千年,有夸他長得一副菩薩面容的,有罵他腦滿肥腸堪比豬玀的,可就是沒人說他長得英姿颯爽還是個當統帥的料。

最后,大愚問了這二人幾個問題:

他們二人準備建立一個怎樣的新國家?與如今相比,這個國家究竟新在哪里?他們如何建立,建立后又將如何管理?

二人七嘴八舌說了很多,可最后,在大愚平靜的笑容下,他們漸漸沉默了下去,并主動放棄了邀請。

此事之后,大愚又回到寒山寺,為香客繼續解簽解愁。

沒過兩年,年紀最大的主事僧人偶感風寒,又因年輕時吃苦,身體虧空太多,大病不起。臨終時,老僧拉著大愚,欲語淚先流。

斷斷續續中,他告訴大愚,因為戰事,他的家中親人早已死絕,只剩他一個幾歲的孩童孤苦伶仃,隨著難民潮淪落此地。幸得他的師父收留,在此地出家削發為僧。后來又逢戰亂,師父為護著他們幾個徒兒,被過路的軍閥殺死。之后,幾個師兄弟覺得留在此地前途無望,不過死路一條,商量著要離開去別處討生活。可老僧怕慣了顛沛流離,便一個人留了下來,看著這座搖搖欲墜的破舊寺廟。

而之后,又遇到了逃荒的難民,他也學他師父,收留了幾個孤兒,這才有了寺里現在的幾個年輕和尚。

這些年里,他們幾個和尚相依為命,不是家人,勝似家人。

說到此處,老僧已是涕泗橫流,上氣不接下氣。大愚笑著拍了拍老僧的手,說了句“我暫時不走”,老僧這才心滿意足,含笑而去。

按照老僧生前的心愿,大愚將老人的尸體放入了燃燒中的柴火堆。很遺憾,沒能燒出舍利子。所以只能抖摟了一捧骨灰,埋在了山腳處的一棵歪脖子松樹旁。

老僧便是在那顆樹下歇息,而后被他師父發現,領回了寒山寺的。

之后,經過幾個和尚的公開推舉,大愚變成了寒山寺的主事僧。在他的主持下,沒過幾年,寒山寺便成了湘竹市方圓幾百里內最負盛名的靈山寶剎。

湘竹市所在州府,隔三差五便有戰事,駐地軍閥換了好幾個,但卻一直無人對久負盛名的寒山寺動刀,反而都以到寒山寺敬香為彩頭。所以寒山寺在很多時候,便成了一些人躲避軍隊追捕的避難場所。

而在此期間,大愚其實又見到了那兩個年輕人。可他們喬裝打扮了,躲在逃難人群當中,并沒有與大愚打招呼的意思。大愚也就當做沒看見。

直到大愚來到寒山寺十年后,那兩個年輕人才再次入山拜訪大愚。

這時,他們已經脫掉了身上的學生制服和稚氣。

個高的那個,皮膚曬得黝黑,身穿帶著補丁的布衣布鞋,頭戴一頂破舊草帽,腰間別一桿刀鋒磨得蹭亮的鐮刀。可能是長期從事體力勞動的緣故,他比之過去壯實了不少,臉上多了些肉,沒了往日的那種冷峻。

有些瘦的那個,皮膚到還如往日的白,但是身上卻沒有當年的那種干凈清爽。寬松的工作服穿在身上,風一吹直晃,將他顯得更為瘦削。那身有些舊的工作服看得出經常清洗,但還是留下了不少深深淺淺的機油污漬。而他腰間的挎包也散發著一股濃烈的機油味,一根被握得油光滑亮的長木錘柄穿出包口露在外面。大愚與之握手的時候,還看到他的指甲縫里還殘留著仿佛浸透到皮膚里的黑色。

兩個人年輕人不僅穿著樣貌變了,連名字也改變了。

他們現在,一個叫公千古,一個叫私一時。

要說唯一不變的,可能就是他們眼神中仍然保留著年輕時那種燦若星辰的火光。

熾烈灼熱,透露著一絲可以燎原之勢。

幾句寒暄過后,他們便回答起了當初大愚問出的那幾個問題。

他們要建立一個與過去所有國家都不同的新國家。

在這個國家里,沒有皇帝,也沒有奴隸,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靠自己的勞動換取報酬。多勞者多得,少勞者少得,不勞者不得。

在這個國家里,老有所依,幼有所養,男人和女人可以自由的戀愛結婚生子。不會有人因為父母之命就要和一個不喜歡的人結婚,也不會有人因為錢財被賣給一具冰冷的尸體。

在這個國家里,人人有讀不完的書,有吃不完的肉和糧食,有寬闊干凈的房子住,有漂亮溫暖的衣服穿。

為了建立起這個國家,他們將成立一支赤色黎明軍。他們將號召全天下的被壓迫者們全部站起來,用科學民主的思想武裝這些被壓迫者們的大腦,用鋼鐵的紀律與信仰將這些被壓迫者們團結在一起。

他們誓將和這些被壓迫者一起,用自己的血肉建起一座永不倒塌的城墻來庇護他們的國家與后輩,至死不渝。

在以后,這些壓迫者和其后輩會成為國家的主人,用集體的意志和力量來共同決定這個國家未來的走向。

這個國家將會成為良善者的天國,罪惡者的地獄。

兩個以夢為馬的年輕人還為這個國家取了一個響亮又美麗的名字。

夢之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相互勾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纹少年

带玉

天纹少年

唯愿紫叶

天纹少年

疯二神

天纹少年

代阁

天纹少年

练功夫的熊猫

天纹少年

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