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后两天求月票与推荐票》。

桃云青回到洞府,舒舒服服的用熱湯洗了個澡,那被三昧真火燒得滾燙的熱水泡著數十種名貴的藥材,散發出一種中草藥香把桃云青的皮膚炙得通紅

不過他感覺溫度剛好

閉目回想這兩年的收獲

他玄武真罡訣已經二轉,接下來要開始三轉了,這下花的時間會比較長,有蓮燈的輔助至少也要花六年的時間,而三轉之后,他的修為便能達到筑基中期了,那將是一個質的飛躍

陣法修為也在這兩年有很大的提升,但這么多陣圖他才看了一小半,而實踐的更是屈指可數,書上讀到的和實際上的還是有很大的差別,桃云青深有體會!

不過能實踐的也是少數,因為有些大陣動輒就是數百的上品靈石,有的更是要求是極品靈石,這不是開玩笑嘛,極品靈石桃云青見也沒見過,那玩意有價無市,而上品靈石,桃云青的全部身家也只能兌換那么十幾塊,要知道,一顆上品靈石可抵得上萬顆普通靈石了

桃云青泡完身體后,從自己扳指中取出一個儲物袋,那是刀疤臉大漢的,桃云青打開,里面除了一些靈石和材料之外,沒什么好東西,唯一一張黃色的符隸,上面畫著一把灰色的小劍,栩栩如生,這是一枚高級符隸,這可是一個寶貝啊,不過上面靈光暗淡,這是被桃云青毀壞的,這種消耗符隸沒有辦法修補的,只能說用一次少一次,直到靈光消盡成為一張廢紙

桃云青看著它的紋路,心想自己的制符技術也有待提高了,這枚符隸正好可以借鑒一下,激發出幾次,神識探其原理,他想,復制它應該不是很困難

至于另一個大漢的儲物袋,窮得連靈石都只有十幾塊,身上的材料桃云青更是看不上眼

這天,桃云青在自己洞府旁邊又開了一個蓮池,在里面種下些蓮藕便去了一趟開陽峰上的傳功閣

這里依舊人來人往

“師兄好!”兩名年輕的筑基弟子在門前值日,見桃云青進來神識從其身上一掃而過,然后彎腰行禮

桃云青點了點頭,走了進去

“二樓法術,三樓功法,四樓符箓典籍,五樓陣法典籍,六樓煉器典籍,七樓煉丹典籍,你要去哪層?”一個鶴顏白發的老者問,桃云青神識在其身上一掃,發現是一個筑基中期的修士

但老者察覺到了桃云青的神識,本來埋著看一本法術書籍的頭猛然抬了起來,目光停在其身上

桃云青微微一怔,自己剛才動用的神識隱蔽得很,這老者能察覺到,神識也是不弱的,意識到他的不善目光,桃云青歉意的笑了笑

“我想找一些法術練習,或者拿一些制符的書看看!”

“那你先去二樓吧,待會兒找到了拿到這里刻印,一個時辰十五塊靈石,不滿也按一個時辰算!”

“去找書也要收錢?”

“在一樓就不用收錢!”老者白了他一眼,一樓是些世俗雜書,桃云青是知道的,對修行一道根本沒有什么幫助

“那好,我去二樓!”

白發老者點點頭,接著在他面前給他開了一道門戶,桃云青走了進去,便處于二樓之中,這個是傳送門,整個傳功閣有大陣守護,只有通過這種傳送門進入各個樓層,當然,一樓是沒有這個功能的

諾大的書架,一排排擺著的都是法術書籍,有些上面都已經布滿了灰塵

桃云青苦笑,這么多法術中找到自己適合的,不知要找到什么時候

桃云青隨手拿起一本,看了半天,發現竟是沒有什么用的除塵術,關鍵是這個法術注解還寫了一大摞,完全就相當于自己拿到了一堆垃圾

桃云青一陣無語,接著道法決打去,這一排書籍上的灰塵全部除去,這法術就這么一個法決有用,不知誰寫了這么大一摞,也是個人才啊

桃云青又翻翻找找,沒過一小會兒臉上便露出一絲笑容,接著將書籍拿在手中,接著翻找下一本

兩個時辰過去了

桃云青已經拿著十幾本書籍了,感覺自己夠了,正準備離去,忽然發現角落里一本法術書籍,上面灰塵密布,卻將識海中的蓮燈驚動,它憑空浮現,一滴燈油從花瓣中落下,滴在上面,蠟黃的書籍突然變成了猩紅色,上面浮出兩個金色蝌蚪古文大字——獬豸!

獬豸是上古真靈,有人說它是仙人的坐騎,長有鹿角,也有人說他是仙人的弟子,只是獸身,但每個修真者都曾經聽聞過獬豸傳法的典故,法術究竟是不这样抓着洛溪的手跳进了河里。

  当河水蔓延过灼热的身体时,那种滚烫的热度瞬间减缓,龙婧舒服的闭上了眼,她仿佛死里逃生般,此时的她只知道这种滚烫的灼烧感让她心里烟烧火燎似的难受。

  洛溪紧紧拉着龙婧的胳膊,防止她顺水漂游,此时的她眼睛没有睁开,也就是身体的那股灼烧还没有褪去。

  他就这样拉着她一直静静的站在水里直到她睁开了眼睛。

  当这种被灼烧的感觉褪去的时候,龙婧感觉身体似乎都轻盈了,下沉的躯体往上浮了好多。

  洛溪同时也有这些感觉,他似乎更甚,两人不知道的是,因为在水里,身体排出的杂志污垢将身上的衣服整个染成了乌黑色,他们看不到而已。

  水面飘来了一股股恶臭,熏的龙婧终于睁开了眼睛,她不由得伸手捂住了鼻子,洛溪看到她那皱着小鼻子的可爱样,笑了笑,拉着她往上游走了走,河水不深,刚好及腰而已。

  他们手拉手逆流而上,往前不到两米的地方,有一个拐角,那里有个稍微深一点的水潭,两人走进了水潭里,巧的是水潭边上有一圈石头,经过水流长年累月的冲刷,干净又平整,他俩就这样在水潭中坐了下来,水流正好淹到脖子下面。

  此时的二人感觉河水暖暖的,就像一条流动的天然温泉,二人无法分辨是因为身体原因还是河水本来的温度。

  然而二人来到这个小谭不久,仙潭里的水又变成了深黑色,怪味一股股传开,二人这才意识到不是刚才的地方有问题,也不是河水有问题,而是自身有问题。

  他们手拉个手又来到了河中间的位置,站定,伸开了双臂,任由河水冲刷着身体,彼此对看过去,这才发现,自身不断排出一些黑污,顺着河水渐渐消散,二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龙婧始终没再说话,洛溪结结巴巴的说着:“那啥,我平时天天都有洗澡的,而且也都有搓灰的哈,身体也没有这么脏的,这个肯定不是我那啥身体排出的。”

  龙婧看着洛溪脸红耳赤的解释着,她不由噗嗤一声笑了,这个傻瓜,有什么好解释的,难道我就比他好了?

  “那啥,溪哥你不用解释,我明白的,你看看我,和你一样样的,所以你不用说什么了。”

  龙婧说着小脸也有些发红。莫名的似乎温度又上升了一些。

  洛溪看着龙婧恍然大悟,原来这样,他这一着急就忘记了他们其实一样的,他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等身体的杂质排的差不多的时候,身边的水逐渐清澈了起来,这会洛溪和龙婧惊讶的发现,原来彼此的身体都在发光,尤其是小腹部位,金光闪闪,透过水面反射而出,就像朝阳,霞光万丈。

  这会光顾着看污水捂鼻子了,都没有注意,两人刚刚红彤彤的脸,此时基本上已经正常了。再一感受,身体的温度也基本正常了。

  此时二人顺着河边爬上了岸,躺在草地上,身体暖暖的。然心里却并没有这样轻松。

  后怕一阵阵袭上心头,今天还好没事,如果有事,在这里他二人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又该如何是好?

  洛溪觉的自己莽撞了,这里的东西,以前没有见过,也无记录可查,到底能否食用谁也不知道,他们却不管不顾的吃了好多。

  龙婧跟洛溪并排躺在草地上,正在享受着身体传来的舒服感,此时的她感觉异常敏锐,身旁洛溪情绪的稍微波动,她都甚至能感觉到,转头,看到洛溪不甚明朗的脸色,就知道这家伙又钻牛角了。

  “溪哥,想什么呢?”

  “没事,我在想咱们这次经历的事情,咱俩还是太胆大了,这万一要出点事,谁来救我们,分分钟要命!”洛溪到。

  “就知道你又钻牛角了,你看我们这不是挺好的吗?常言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们要不吃,哪里会知道现在这种感觉,就跟吃了能量果一样,你有没有感觉到,身体舒服了很多。结实了!”

  “你别说,还真有这感觉,这个果子不简单,不过幸好没毒。以后可以多吃点,不过不能再这样吃了。”

  “嗯嗯,都听你的!”

  只要洛溪不再乱想,愧疚,咋都好。她很喜欢跟他一起来冒险。

  二人不再说话,闭上了眼睛,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就这样并排躺着,一起感受着身体的神奇变化。

  

顿悟。于是他逍遥红尘,寄情山去。胡铁花刚冲过去,门已关起

很快,三人便到了審訊室里面。

和電視劇里面的審訊室差不多,也是黑漆漆的屋子里面有兩盞燈,楚懷沙一方有個桌子,桌子上面有個筆記本和一臺電腦,以及三個椅子。

而對面則只有一個特制的鐵椅子。

耿仲明就坐在對面。

這家伙面容猥瑣,頭發應該是還沒剃,所以還是亂糟糟的跟個雞窩似得,胡子拉碴的,嘴角有塊疤,眼睛自從三人進來之后,就沒離開過丁初雪超過一秒鐘。

即使隔著這么遠也能感覺到這家伙所散發出來的發青的味道。

坐到椅子上,丁初雪熟練的打開電腦準備做筆錄,而楚懷沙則裝模作樣的拿起了筆記本。

陸紅星則從自己口袋里掏出來一個自己的小本本,上面密密麻麻的寫著不少字,但是因為寫的太丑,楚懷沙一個也沒看出來。

這次陸紅星也沒有問什么姓名性別之類的廢話,而是直接開門見山道。

“耿仲明?”

耿仲明一邊抖腿一邊搖晃著腦袋道。

“是。”

“你弟弟范文程把法院燒了的事情,你知道吧。”

耿仲明滿不在乎道:“不知道,我不是在看守所就是在監獄,消息哪有那么靈通,再說了我弟弟燒不燒法院關我屁事,我反正是蹲七年大牢才能出去,他要是燒了法院,大不了進來和我作伴唄。”

陸紅星見狀掏出了一張紙道:“好,范文程的事情你不知道,那我就說點你知道的。”

“齙牙蘇這個網名你知道嗎?”

“齙牙蘇?”耿仲明一聽笑了。“這名字有個性,估計是香港電影看多了吧。”

“這么說,你不知道嘍?”陸紅星問道。

“不知道。”

“那趙斌你認識嗎?”

“不認識。”

陸紅星喝了口自帶的茶水接著道。

“那我先跟你介紹介紹這個趙斌。”

“趙斌,男三十五歲,是個在網絡上賭博的賭鬼,兩個星期前,這家伙在網上接了一個名叫齙牙蘇下的懸賞訂單,目標是殺死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而懸賞金額是五十萬,用我們的行話來說,這就是一場雇兇殺人。”

“趙斌在接了這個任務之后,于八月十六日凌晨將被害人拖到星沙的一片工地殺害,之后埋尸,只不過第三天就被抓了,根據他的供述以及我們的調查,他收錢的賬戶是一個美國賬戶,我們已經聯系國際警察的幫助我想下午我就能收到那賬戶主人的具體信息。”

耿仲明聞言眼睛轉了一下隨后還是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和我沒關系。”

陸紅星見狀扭頭對丁初雪問道:“雇兇殺人,法院會判什么刑罰?”

問到自己的專業知識,丁初雪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雇兇殺人屬于惡性故意犯罪,應當以故意殺人罪處理,而故意殺人罪應當處以死刑,無期徒刑,以及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以十年以下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注意死刑在前的話,法院會優先考慮死刑。”

“那要是有減罪情節,或者受他人指使呢?”陸紅星接著問道。

/p>

  出乎意料的,桃云青只是轻笑了笑,本来他还担心这群人中有高手,没准出手不够快,打出声响惊动了其他人,现在不用了

  “真是愚蠢啊!不过,现在东西都给送齐了!”他喃喃自语,轻轻笑道

  地摊主并没有看到桃云青的懊恼与惊慌失措,所以他很不满,直接下令:“杀了他先!”

  桃云青嘴角则是扬起一丝微笑的弧度

  ……

  一片戈壁滩之中,天空突然垂下一面巨大的镜子,挡住隔绝了一方世界,太阳在里面的倒影成了两个,但并不刺眼,反而很柔和,十分的炫丽

  桃云青走进前来,摸了摸,它像水一样陷了进去,它很柔软,这就是蛮族的结界屏障了,桃云青取了障目香,激发了出去,障目香消散,化作一股清气流入桃云青的身体里,一股心凉气爽的感觉升起,他便踏入了结界

  结界之中的世界又是大变

  这里漆黑一片,与外面阳光明媚完全不同,而且还有一些寒冷,堰息兽也不再蹲在他的肩膀,跑进了他的胸膛里面,与肥遗一起

  肥遗倒是很高兴,嘶嘶的叫着,但堰息兽却一副爱搭不理的神态,反而将肥遗当做凳子,坐在了它的身上,这肥遗完全没有比肩真灵妖兽的气势,被人当做凳子也一副高兴的样子,还不时用头去蹭两只堰息兽来示好

  桃云青感受到它们的小动作,微微一笑,不过此时最重要的还是通过这结界,耽搁不得,所以他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没过多时,一股寒流袭来,桃云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接着全身心一麻,遇到的第一场幻境来了

  人的一生,不外乎为财为名为利,修仙的还为长生!

  所以桃云青首先变成了一个商贾之人,他囤积了很多财富,在吴国西宁城中,他听别人说要发洪水了,所以囤积了一大堆粮食,在发洪水时高价卖出,赚了很多钱,但他还不满足,以他的聪明才智,又发了很多很多的难民财,无数的金钱元宝向他砸来,但钱越多,他内心的贪欲越强,他买了了四进四出的大宅院,里面全是装的金银珠宝,他从来都没有拥有过这么多的钱财,他高兴的哈哈大笑

  突然,他感觉到一丝惶恐,但内心的贪欲让其很快消失了这种惶恐,直到他看到屋子里的黄金白银轰然倒塌,向他压来的时候,他才心生一丝悔意

  “咳…!”

  桃云青跪地,身遭幻境消失,他脸色苍白,口中吐出鲜血,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他脸色没有马上恢复,精血都没有再生,这是伤了本源的征兆

  “好强大的幻境!”

  他感叹,他以为自己心智够坚硬了,但没有想到这黄粱一梦中的贪欲都逃不过,若不是最后关头心生悔意,他非得被这贪欲砸死不可

  同时,他又感叹蛮人的聪明,怪不得会设这幻境作为屏障,因为只有人有这么大的贪欲,有这么强大的幻境,人类想要进来很困难

  他没有再走,而是坐下来恢复,伤到本源只有慢慢等本源恢复,还在这次只是伤了一点点,连上次百分之一都不足,所以好得也是很快

  但他更为小心了,这里面的幻境强大到可怕了,让他都有些不确定自己能否通过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后两天求月票与推荐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江湖悲凉

雨中无忧

江湖悲凉

雨天下雨

江湖悲凉

西风

江湖悲凉

乾多多

江湖悲凉

小莫别跑

江湖悲凉

发狂的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