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炼人为药》。

他在这连泉水都找不到的穷”笑声美,人美轻功的身法

  “在哪?”

  丁染机警的抬起头,发现湖的另一侧有些乱糟糟的,他良好的视力让他看清了那边的东西。

  “一群…斑马!”

  “肉!”

  丁染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在冲到一半时,他看见马群中有两个矫健的身影正在合力追逐着猎物,它们身上有着十分好看的豹纹,丁染分不清他们究竟是什么豹子。

  “反正是非常厉害的豹子!”丁染想了想,知道这是让自己不饿肚子的唯一机会了,他冲到一半时,在旁边隐匿了起来等到两只豹子扑倒一只斑马,丁染直接飞奔而去。

  “嗷呜!”丁染学着吴妍的声音怒吼着,看他的架势似乎对豹子随意捕杀自己的猎物十分愤怒。

  两只豹子吓了一条,本能放下了到嘴肥肉,并躲在一旁机敏的看着丁染身后。

  “没有同伴?这只狮子自己来的?”两只豹子懵了,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雄狮出来捕猎。

  “嗷呜!”

  丁染扑到已经死去的斑马身上,但由于他被斑马身上的条纹弄的有点眼花,竟没注意脚下被马身直接绊了个狗吃屎。

  “……”

  两只豹子蹲在那里,看着丁染滑稽的举动顿时无语。

  “你是里昂家族的家伙?为什么要抢我们的猎物?”

  突然,两个声音进入丁染耳朵,他不可置信的抬头看豹,“你们在说我?”

  “不说你说谁?里昂家族的家伙!”左面那个稍大一点的公豹子道。

  “公狮子捕猎,难道你被里昂家族赶出来了吗?”右面的母豹子叽叽喳喳道。

  “……”

  丁染缓了一会儿,刚要反驳它俩,突然他灵机一动,笑眯眯的对俩豹子说道:“你们听过狮心城德普国王么?我是它唯一的儿子。”

  接下来半小时里,丁染给这两只豹子连蒙带编的讲了一通瞎话,什么“落魄王子复仇记”,以前手下一万狮军,顿顿都要吃新鲜的羊羔肉等等,把这两只傻豹子唬的一愣一愣的。

  “那个…王子殿下,这只斑马就当我俩献给您的,要是不够…我俩再想办法抓一头。”两只豹子说道。

  “我是骄傲的王子,这点东西怎么能要你们的,这样吧,这马我们分了,然后我带你们再抓一只,这样咱三都饿不着。”

  丁染的王子身份把他们两个土鳖吃的透透的,就这样,丁染多了两个会捕猎的好手,并在三天期限到时,将他们带回了里昂部落。

  “马丁、露娜?你们两个来我里昂部落干什么?”

  当丁染带着两只傻豹子回到部落时,门口守卫的母狮瞬间认出二豹身份并将它们拦了下来。

  丁染惊讶的看了二豹一眼,没想到它们还挺出名的…这两天里丁染跟马丁露娜混的熟了,它们也把自己底细倒了出来。

  两只豹子大的马丁是哥哥,小的是妹妹,它们从小就在昭和湖边长大,虽然没见过世面,但它们捕猎本领在昭和湖一片是远近闻名。

  “我们现在是恺撒王子的贴身护卫!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你可别拦我。”大豹子马丁有点憨憨的道。

  最后,马丁他俩还是被丁染带进了部落里,拉切尔和凯丽见到这一幕并未生气,也没赶走两只豹子,甚至于,他们看向丁染的眼神变得非常欣赏和惊讶。

  “这小子,不愧是德普的儿子,随便出去就能领回来两个强大的护卫。”拉切尔赞叹道。

  大长老点了点头,“一个领导者最重要的不是他有多强的武力,而是他的领袖气质,我看好他。”

  吩咐小狮子带两只豹子下去休息后,丁染自己来到了吴妍的训练场地,此时吴妍正面临进入狮城记副本最大的危机。

  “嗷!!”

  一片清理出来的空地上,两只体型有明显差距的母狮剑弩拔张,小的是吴妍,大的堪比雄狮的是里昂部落的第一勇士,狂澜,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她父母希望她能做到力挽狂澜,当然,狂澜也没让他们失望,曾经她就以一狮之力消灭了鬣狗族一整支部落。

  “如果怕了,现在认输还来得及!”狂澜左眼微眯,上面一道长长的伤痕让她更添威猛,这是一只水牛首领的杰作,当然,那只水牛首领现在已经被消化成粪便成了肥料了。吴妍不说话,但喉咙里一直发出威胁的声音,可能狮被吴妍的眼神冒犯到了,狂澜两只后腿一蹬,前爪就像两个蒲扇轮番扇着吴妍的脸。

  她的作战经验十分丰富,或者说打狮经验十分丰富,这种侮辱性极强杀伤力不大的攻击方式非常适合狮子之间的切磋。

  吴妍直接被打懵了,她尝试还了手,可是对方人立而起,上半身悬空,几乎用全身力气在压她,吴妍刚一出手就被压了回去,然后就是单方面的殴打。

  丁染p> “那不過是周賀與之比拼而已……既然周賀殺意已起,又如何能怪罪秦炎小友,更何況殿主早有交代,若是秦炎來此,直接將其引薦……”老者話到此處便是戛然而止,此事關乎三個月后的皇城丹比,他不能多言!

“哼,縱使是周賀之錯,但他辱我弟子,搶我弟子之事又該如何解決?”今日無論如何,韓丹皆想得到雪姬,只有這等孩童,方才能讓其所煉制的丹藥徹底成功。

“究竟是誰搶誰,你不去問問他人嗎?若不是怕壞了我妹妹吃烤鴨的心情,他早已經死了!,”目視韓丹,秦炎依舊傲然開口,縱使韓丹在此又如何,若是這茍成繼續作死,秦炎也不怕多殺一個。

“你放屁,我何時搶了!”茍成踏出一步,雖然其聲音響亮,但任誰都聽得出來其話語毫無底氣。

“既然你不知道何時搶了,那我便讓你好好回憶回憶!”秦炎話落,一股殺意赫然釋放,而此時,秦炎眼眸深處血色凝聚,兩道三色勾玉花紋在其瞳孔深處一閃而逝。

“好強的殺意,竟是讓我的血液都是沸騰起來!”感受著秦炎身軀之上那一瞬的殺意,韓丹和老者內心都是不由得一顫。

那一刻,他們似乎看到了尸山血海,累累白骨!

而就在他們恍惚之際,秦炎腳步微動,一道殘影襲出,茍成旋即被轟出十數米,當眾人凝視而去時,茍成口中鮮血噴涌,全身的骨骼都幾乎盡皆崩斷。

“唉,那小子當真作死,明明是仗著自己是丹殿之人搶人家妹妹,還非要在此顛倒黑白,看來這真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啊!”此刻,人群中,有不少旁觀者開口道,而這些人皆是從雅閣而來的看戲者。

此話響起,韓丹臉色頓時一綠,徒弟事小,名聲為大,雖然以孩童煉丹自古有之,但卻被視為魔道術法, 而自己也只是背地煉制,縱使是殿主也不知曉。

若是此事外泄,自己將再無立足之地,一念及此,韓丹冷哼一聲,旋即離開了此處。

至于茍成,眼眸深處盡是怨毒,今日他謀劃的何其滴水不漏,然而,卻是落得個這種結果。

“秦炎,你給我等著,我茍成總有一日會將你踩在腳下!”茍成猶如一頭兇獸咆哮著,然而無論其如何咆哮,又有誰會再去關注。

一個跳梁小丑而已,然而此時,一道身影卻是向著茍成而去,只見那身影抱起茍成旋即消失在了此處。

凝視著那一道身影,秦炎神色猛然一凝,“這怎么可能,他們怎么還會存在這個世上!”

萬年前,秦炎登帝境,斬異魔,將入侵之魔盡皆鎮壓亦或者誅殺,然而那一道身影所散發的氣息竟是同萬年前一般。

“魔族復蘇了嗎?”秦炎喃喃,而后只見其拳頭緊握,雙眼微瞇,一股猶如來自九幽的寒意在其心底釋放而出,“玄羽……”

而此時,丹塵緩緩走來,輕輕的拍了一下秦炎,“秦兄,此事已了,或許我要回去了,若是秦兄日后有空,便來流云皇朝尋我,至于這丹殿的考核,我不參加也罷,至于我是不是廢物,我今日定會證明給眾人看!”丹塵話落,一股炙熱的氣息蕩漾而出。

此等氣息蕩漾,使得整個丹殿溫度都是上升了許多,只見丹塵指尖涌動,一道火焰呼嘯而出。

“煉!”

丹塵開口,六株藥草被丹塵瞬間祭出,只見丹塵手指引動,那一道火焰分化六道火苗。

火苗襲來,將藥草盡皆繚繞。

“這……”縱使是周老,也是震撼萬分,那六株藥草熔點不一,縱使是自己,也難以一心六用,一念及此,老者撫須而笑道:“真乃丹道天才啊!”

而先前挖苦諷刺丹塵的少年更是面紅耳赤,今日丹塵所展示的,足矣驚艷所有人。

半刻過后,六道源液旋即被其提煉而出。

“開!”

丹塵輕喝一聲,一尊鼎爐自其納戒內浮現而出,此等鼎爐浮現,縱使秦炎也是凝神而去,“丹丘生……”秦炎嘴角微微一笑,將這三個字在心內輕輕道出。

而后一幕幕回憶頓入腦海。

萬年前,秦炎少年時歷練偶遇丹丘生,而后二人成為生死兄弟,秦炎以武稱帝立天閣,丹丘生以丹證道創丹殿。

然而百年之后,異魔入侵,秦炎以一己之力鎮魔族,但其弟子玄羽趁其傷重,聯合其妻將秦炎滅殺,更將自己尸骨鎮于天閣大殿之下。

回憶到此,秦炎內心殺意驚天,然而此刻一縷幽香飄蕩,方才將秦炎思緒拉回。

“秦兄,這丹藥便贈與你,便當做我二人的約定!”丹塵話落,旋即帶著薛熙向著丹殿之外而去。

而此時,一只手掌襲來,將這丹藥握于掌心之中。

就在这时,那青衣尼身影也一闪这两个满身臭汗的赶路人看在眼

李乐一路杀了过去,背后的黄色梦魇时不时探出头来,注视着他的行动。

他杀到顾首席面前,抬手开枪。

他身后的阴影与象征安全区立法权的大厅轰然倒下。

黄色梦魇很满意,飞来与李乐握握手,就此散去。梦境中,满地本该死去的尸体们还在渴求着致幻剂。

睁开眼睛。已是后半夜。

孙灵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抱住自己,地上的颜玲一副痛苦的样子,呼吸异常沉重。

抱住李乐的手松开,孙灵也醒了。

两人看着颜玲的这副样子,都瞬间明白这是毒瘾犯了。

颜玲半跪在地,脸部肌肉如橡皮泥一般变化扭曲。但无论肌肉与骨骼如何变化,肤色都是那样的惨白,仿佛数十日未见阳光的人。

“啧啧啧。”李乐走上前去,掐住颜玲稳定下来的下巴:“碰什么不好,非碰这个?”

“不碰这个,怎么人上层觉得你可以控制?怎么融入这个团体?”颜玲满头虚汗,一段瘾过去之后,首次鼓足勇气与李乐对话。

李乐撇嘴,坐回床上:“换班了,兔子、琪欣,你们睡吧。”

末世中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都有苦衷。但太无聊太常见的故事李乐没耐心听——孙灵的故事不错,末世中这种人非常稀少,能带在身边观察就很棒。

孙灵皱眉,感觉李乐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低头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异样,于是只能用疑惑地眼神与他对视。

——

安全区中,姜小鱼不知为何还没有睡,而是坐在床上刷手机。明天是星期天,她又不值班,所以晚点睡也无妨。

以末世的情况,自然不可能还让大家双休,只不过星期天还是有休息的。有些人还为此发牢骚,议会那边甚至在为一天两天的休息日争吵。

不过凡是在混乱地区待过的人,都能明白安全区的生活已经接近天堂。

嗯,旧时代的生活本身就是天堂。

这年头能刷得起手机的也绝非穷人,起码也得是个小康阶级的。姜小鱼工作虽累,但收入不错。

毕竟也算是个有治疗能力的超凡者。她没有精神力,也未被黑辐射照耀过,但小鱼有来自亡者的祝福之力。

西京安全区,坐落于生命与死亡的交界处。

死前足够强烈的情绪,能为活人带去祝福和诅咒。而不管哪一种,都能作为力量。

有时甚至可以将灵魂残存的记忆与性格附送到对方的脑中并发挥出一些战斗力。江湖俗称守护灵。

刷着安全区内的新闻实事——宋玲小姐的第四场演唱会将于三天后举行、安全区三期扩建工程即将开始、上将陆远怀发布征兵演讲视频、腐化鸟群已被安全区空军大队消灭。

陆怀远是军方三位上将之首,八级战斗力强者。精神力破万,只不过在达到一万一千点之后便选择停止增长,转而将自己分配到的资源都拿去培养亲兵。

他身边这一个警卫连全部都是高级精神力者和进化者。拥有死者祝福的也不在少数。

当然,姜小鱼只知道陆怀远很强,却不知道他具体多强。毕竟她本人哪怕隐藏实力,

几人都是点头会意的精英,瞬息间便计议停当。此时一只在巫星族人中堪称玉指的长手从中伸出,欲揭开纱帐。

女修士说:“我怎么感觉有异动?”

男修士说:“你太敏感了,有你的法阵掩饰没有人会找到这来的,来我们继续。”

女修士娇嗔道:“你这蛮牛,都二个时辰了,我实在是吃不消。再说都这么久,一会尔必大人来巡视,不见我们会大发雷霆的。”

男修士说:“无妨,就说我们对这片地底作例行巡视。铁大人不是安排你们几位元婴修士轮流巡......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炼人为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许愿重生

北抌

许愿重生

一个小瓶盖

许愿重生

苏锦端

许愿重生

超级大坦克科比

许愿重生

人间武库

许愿重生

玄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