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法诀功法》。

半夜,有的,在舞台上歌到喑哑等也没关系,是么?"小白菜自

柳葉先生道,“無意中去過一次,很快便退出來了”。

“是為了救我”飛花大姐道。

柳葉先生笑了笑,握住飛花大姐的手,“那一次不死,你我雙雙成就星使,彼此依偎,值得”。

飛花大姐少有的露看,并未仔細查看,不動聲色地坐在鋪著干草的石頭上。

周必達和戴伍林,在外面布置了一番,用草把洞口掩住了,這才回到了石室中。

一種很怪氣的氛圍,籠罩著所有人。

石室中安靜的幾乎能聽得到火苗發出的聲音。

岩石上的跛足黑衣人却已不见摇摇头接着说:“没有尝过这

等到了办公室,老师冲我甩了甩头,示意我进去。

我看了眼门框上写的主任办公室几个大字,一脚跨入。

这是一个单人的办公室,应该有五十多平米的样子,是那种充满文化底蕴的装修风格。办公桌后面的墙上贴着手写的“众生不平等”几个大字,除了几个古色古香的家具外,甚至角落旁还有两棵我叫不出名字的植物。

我一时感到疑惑,看这情况根本不是一个主任能拥有的,光这房间的大小,连很多校长也达不到吧。

“愣着干嘛,坐下啊。”

不知不觉我也看的入迷,突然被老师的声音拽回了思绪,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老师的语气似乎没有了之前的那副女王般的高冷,现在这个倒是充满了温柔。

我应着她说的话,坐在了沙发上。

老师也抄了把椅子坐在我面前,翘起了二郎腿。

我抬头看向老师,发现她正柔情依依的盯着我看,看的我心里直发毛。

因为这种眼神我之前在部队的时候看到过,那时正在进行军事演习,我仅凭一己之力就端掉了对方的总指挥。

那个总指挥是个女的,自从那次演习之后就很瞻仰我,后来还调到我们部队来了。我深刻的记着她那对我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和那柔情似水的眼神,像是终于见到了一个自己追了好久的明星。

“我们有很久没有这样面对面说过话了吧?”

老师坐在我面前,点起了一根烟来抽。

我犹豫不决的点了点头,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师换了个姿势,短裙里面的风景是若隐若现,惹得我俊脸一红。这当然不是因为我本人害羞脸红,而是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

在部队的时候,什么样的姑娘我没见过,身经百战的我早就已经练成了脸不红心不跳的面瘫境界。

“还是对我这么冷淡啊,我知道自打那件事之后你很讨厌我,不过就算我不插手,你也不会和那个女孩长久,她的病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将死之人而已。”

我慢慢揣测老师说的话,如果“我”和老师是家人的话,那肯定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我”和老师的关系很僵。

这之间的原因可能就是老师口中的“她”。

“她”是谁我不并不知道,但跟“我”的关系肯定不一般。甚至有可能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因为“她”患有疾病,老师为了我好,就让我分手了。

我觉得事情应该是这种发展,也懒得思考下去了,因为没有必要。

从老师说的第一句话起,我就有了想离开这里的想法。

正是那句“还是对我这么冷淡啊”。

光是这一句话,我就没有必要去纠结这一件事,只要和之前一样,对老师冷淡就可以了啊。

一想到这,我站起了身,用着我在部队时和下属说话的语气说道:“没别的事情了吧,我先回去了。”

我刚要走,老师就伸出纤细的手臂拦住了我。

“被你打成重伤的那个人正躺在医务室里,不能再好好聊聊了吗?”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只可惜威胁我根

几分钟后,两人各自解决掉自己的对手。背靠背站在一起,警戒地看向四周。

这次不用韩兼非多说,张义自己打开EMP发生器,对着地上的尸体反复照射了几次。

“这就是感染体吗?”他喘着粗气喊道,“比我想象中厉害多了。”

在新闻中看到的画面中,他本以为这些所谓的感染体,只是一些在力量上比普通士兵稍强,并且数量较多的敌人而已。

直到自己亲自跟它们对上,才知道这种能够在战斗中成长的敌人,究竟有多难缠。

韩兼非摇摇头:“我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法诀功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兔子快回锅

犯规小涵

兔子快回锅

马可菠萝

兔子快回锅

寿无疆

兔子快回锅

大茶碗

兔子快回锅

风随流云

兔子快回锅

扬帆小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