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邀战!》。

小鱼儿的心─跳,道:你流,现在却放声大哭起来

和联军指挥部以及部分章西界的首脑们合议,再这么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只有在章阴界与之决战,毕其功于一役,胜则除魔卫道保平安。败就只有亡命大千,寄希望于三十三天了。

幸好北冥玄早已洞悉了魔灵军的最终目的,余生死笺浮现,那老者目光骤然一冷,而后一道聚灵境的气息骤然释放,这等气息袭来,直接与炎陵的威压赫然相对。

“我家公子有令,今日,但凡与秦炎有关者,死!”这老者一步踏出,一股恢宏的威压旋即向着丹尘几人镇压而来!

”苏樱扶着小鱼儿已走出很远了且看样子比刚才还活得愉快得多

豪華包廂內,巴克坐在沙發上,久久不言。

黑袍人走了有十分鐘,他的小腿還在微微打顫。

自幼生活在槍林彈雨之中,每天都過著刀頭舔血的日子,但從沒有哪一次經歷令他如此膽寒。

對于巴克這種窮兇極惡之人,冷血、殘暴、殺戮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那種對未知的恐懼。

在巴克心中,黑袍人就是一個未知,一個已經不能用人來形容的未知生物。

每當腦海中浮現出那雙深藍色眼睛,巴克心中就會產生莫名的寒意,仿佛只要愿意,對方就能隨時取走他的性命。

而且這個過程必定十分簡單,就像是花園的主人隨手摘掉一朵即將凋謝的花,不會有絲毫困難,更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

“大哥,這冰有點古怪,都燒五分鐘了,一點融化的跡象都沒有。”蹲在角落里的魁梧漢子指了指火架,輕聲喊。

火架上是一塊形狀不規則的冰疙瘩,冰疙瘩里正是巴克那把半自動手槍。

冰疙瘩在火架正中,被火焰團團包圍,任由火焰燃燒,卻沒有一絲要融化的跡象。

走到火架面前,巴克一腳將火架踢開,戴上手套,拿起滾落到地板上的冰疙瘩。

他皺眉看了看,用力一摔,啪的一聲,地板龜裂開來,冰疙瘩卻應聲彈開。

“大哥,這……”漢子驚住了。

巴克臉色凝重,沉默良久才說:“把冰塊收好,聯系堂老,說我有要事稟報。還有,通知全組,隨時準備行動。”

“是。”漢子連忙用毛巾將冰塊包好。

巴克坐回沙發,閉上眼睛,他要好好捋一捋思路。

雇主交代的事肯定是要做,收錢不做事的話,一旦傳出去會令天堂的聲譽受損,這個責任他擔不起。

但雇主的詭異令他對這次行動心存顧慮,直覺告訴他,若不小心自己很可能會小命不保。

“會不會是我多疑了?”巴克眉頭緊鎖,剛才會不會只是雇主為了震懾他的一些小手段?難道是魔術?

若是魔術,燒不化的冰塊又是怎么回事?還有那雙深藍色眼睛。

巴克搖了搖頭,不管如何,事情已經脫離掌控,必須向堂老稟報。

.

.

.

以辰正急匆匆地朝校門跑去,他睡過頭了。

原本想著時間充裕,小憩一會兒,卻不想這一覺居然睡了整整四個小時,醒來時他只感覺頭昏腦脹。

想到和艾雪的約會,他急忙起床,洗了把臉就跑出了寢室。

校門口的香樟樹下,一個容貌秀麗的女孩亭亭玉立,淡粉色外套搭配淺色線衣,黑色修身褲令女孩雙腿顯得更加修長,腳上是一雙白色刺繡運動鞋。

看到站在校門口四處張望的以辰,女孩招手:“以辰,這里。”

跑到女孩面前,以辰略有氣喘:“艾雪,不好意思,睡過頭了。”

“以大公子,又遲到咯。”艾雪摘下粉色墨鏡,俏皮地說,“這都五點半了,你也太能睡了吧,真是越來越懶了。”

“我也納悶,一覺睡了四個小時,到現在還頭昏腦脹的。”以辰揉著太陽穴,“我真懷疑自己昨晚有沒有睡覺。”

“沒休息好嗎?是不是昨晚又熬夜了?”艾雪一雙眸子盯著他。

“熬夜也應該是早上補覺,你見哪一個熬夜的人到中午才補覺?”以辰搖搖頭,“可能是我最近碰到的怪事太多了。”

“什么怪事能折磨得我們以大公子一個午覺睡四個小時?”艾雪笑嘻嘻地說,臉頰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

“調笑我。”

“是你遲到在先,還不允許我調笑了?拿著,就當是對你的體罰。”艾雪把肩上的淺藍色斜挎包遞給以辰。

“又換新包了,倒是挺好的。”以辰看了看,標志性的LV旋鎖,波紋狀包底,是一款中號手袋。

艾雪雙手背在身后,抬頭看天,不咸不淡地說:“某人又不給我買,我還不能自己買啦?不知道的還以為以叔叔扣你零花錢呢!”

“買!你想要什么都給你買,不給你買我還能給誰買?”以辰保證道。

“算你識相,走吧,電影快開始了。”艾雪滿意一笑,從口袋里拿出兩張電影票,“一部很老的科幻電影,老電影可是很少有重映,這票子可搶手了,我好不容易才搶到的。”

“想不到你還喜歡看老電影。”以辰說。

“老電影怎么了?聽朋友說很好看的,你陪不陪我看?”艾雪鼓起香腮,“你要不陪我看,我就跟董阿姨說你欺負我!”

“陪!我哪說不陪了?你想看什么都陪你看。”以辰立馬說。

“這還差不多,走啦。”艾雪甜美一笑,拉起他的手。

溫熱光滑的觸感傳來,以辰心跳加速,不由地攥緊艾雪的小手,目光緊緊盯著那張漂亮的臉蛋:“幾天不見,變漂亮了。”

“怎么說話呢,只見那火焰越來越大,火勢越來越猛,千神機說道,“起爐,入火!”

洛崖只見眼前的丹爐打開,手中的那一股白琉璃之火直接流入到丹爐之中,猶如一股乳白色的液體,這是他所創的火焰,沾著就要被燒,這白琉璃之火卻是極為厲害了!

“放熊膽!”千神機說道。

這靈獸妖熊的膽可是十分珍貴的,而且他具有的作用也是十分巨大,可以為萬藥的根基,與那些藥性都是相輔相成,而且還可以有助于藥性的揮發,并且會讓藥力緩慢一些釋放,否則這些藥材所包含的藥力太過于強大,會死人的!

洛崖吧那熊膽放入到丹爐之上,那些熊膽本身的樣子正在燃燒,但是在那丹爐里留下了一團紫色的液體,這就是熊膽的精華所在,洛崖看著這股藥力極為溫和,而且十分舒服!

“九葉草,雙生花”千神機繼續說道!

洛崖雙手隨之而動,他的手法可是天下一絕的唐門暗器手法,只要那千神機的口令及時,洛崖保證一切都行云流水進行。

在那白琉璃之火的炙燒之下,那丹爐中很快就出現了一個紅藍相間的液體,一個翠綠的液體,隨后那千神機還在繼續教導洛崖把那一系列的輔助藥物放進去。

不久那丹爐之中出現了許許多多的五顏六色的液體!

“開始融合,用你的靈氣運轉這些液體,要把握好力度與時機,剛才那是入門,現在這才是關鍵的時刻!”千神機在洛崖身旁緩緩的提示道!

“好!我知道了,接下來我會慢慢進行!”

洛崖說著的同時雙眼一直在看著那丹爐,這是一點都不能馬虎的!他的材料不多,一次煉丹能出來十幾顆,他就只有五次的藥材,而且這丹藥不是一顆就見效,寒毒需要吃藥輔助,然后慢慢的排出體外!

若是分給那千神機與寒月兒的話,洛崖至少每個人煉上兩次才夠!只能有一次失敗的機會!這是他丹皇圖中記錄的一種丹藥,破寒丹,丹藥的煉制難度就算是千神機也要有一絲謹慎了,至于洛崖,要是不全神貫注的情況下基本沒戲!

只見那些液體在洛崖的控制下,緩慢的融合,平日里那千神機對洛崖也是給予很高的期待,給洛崖將這些煉丹的法門與訣竅,洛崖學的很快,但是還沒有多少實踐過,即使一個人的天分特別高,但是也會有一定的限度!不過好在兩世為人,雙手穩如老狗!

看著洛崖的騷操作,那千神機也是覺得此子不錯,微微點頭,看著丹藥一點點的成型,千神機說道

“雪蓮花放進去!”

洛崖把最后一步的雪蓮花放入,只見那原本枯萎的雪蓮竟然在這白琉璃之火中慢慢開放,原本就是乳白色的白琉璃之火,現在又開放了一朵白色的雪蓮,好像是那皚皚白雪里的一朵紅梅一般妖艷!

不過片刻,那雪蓮花月夜逐漸燒毀了,花瓣的灰燼在丹爐中翩翩起舞,這是它最后的離殤!

之后洛崖看到了一團白色的液體,上面游走著絲絲的紅色,這是雪蓮的精華了,洛崖催動那丹藥直接回合到一起了,猛然間淡淡的香味開始飄出了,這是丹香!

煉丹的時候若是達到了一定的要求就會有概率出現丹香!香味越是濃郁說明你的丹藥品質越好!洛崖這雖說是淡淡的香味,但是也足以說明他的丹藥不錯了!

“第一次煉這種丹藥就出了丹香!想當年我是煉丹幾年才出來的啊!這小子他媽的天才啊!什么破記憶,非要我記住這些,就不能讓我忘記那些不開心的嗎?”千神機暗暗的罵道!

千神機的神魂有損,不知道他下一部分神魂在何處呢!而他的神魂又是化作什么,這他自己都不知道,不過最后應該是能夠感知出來的吧!言歸正傳吧!

洛崖看著那丹藥緩緩成型,心中也是有些驕傲,老子第一次煉這個就成功了,哈哈!洛崖還在繼續收尾工作,不過沒有多久,那丹香就又出現了,看來是成丹了。

洛崖打開了那丹爐,只見緩緩的飄出十六顆丹藥,這數量已經超出了洛崖的預想,但是那質量確實不行,屬于中等質量,竟然連高等都達不到!洛崖用玉瓶盛放好那些丹藥,看著有些郁悶的洛崖,千神機說道

“不用郁悶了,你小子做的已經很好了,就算是我在身邊指導你,你的煉丹經驗還是沒有多少,以后多煉丹就好了,”

洛崖微微點頭,也意識沒有氣餒,直接開始下一輪,在這一輪里,千神機沒有說任何話,果然,這一爐丹藥廢了,不過好在沒有爆炸,洛崖的臉還沒有變黑!

接下來洛崖的手法越來越嫻熟,煉丹的效果越來越好!在第三輪的時候又一次出現了丹香,洛崖繼續煉丹,直到那剩下的藥材全部煉光為止吧!

洛崖拉著那千神機一起,看著洛崖的樣子,千神機越來越熟悉,腦海中竟然有一些模糊的畫面,那也是一個孩子煉丹,跟洛崖差不多大小吧!

不多久,洛崖的丹藥已經練完了,接下來就是配置那蠱毒的丹藥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邀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的青春死在游戏上

金币小满

我的青春死在游戏上

奕念之

我的青春死在游戏上

木妖娆

我的青春死在游戏上

淡淡竹君

我的青春死在游戏上

笑畏余生

我的青春死在游戏上

我愿随风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