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偷师(为玄青道友加更)》。

“我想不到你会将毒擦在手官为申救,卒坐三人赎徒三

王泱示意二人喝水,道:“看來我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這么快就能認清現實,恢復冷靜。好了!我來一趟不容易,就不啰嗦了。我來是為了讓你們獲得財務自由的,沒有其他任何目的,你可以理解為我自己不可能害自己。”

也不等二人回答,示意晶苧直接用光屏顯示自己的計劃,晶苧一邊解釋道:“我叫晶苧,是道長的小助手。我們原本可以直接給你找些無主的現金或者黃金之類財物,只要你不傻,慢慢洗白,自然就財務自由了。但是出于某種你不用知道的原因,我們決定幫你成為科技企業大佬,打造一個碳基芯片制造的大企業。”然后晶苧展示了碳基芯片的大致原理和制造設備。

晶苧繼續道:“為了讓一切都合乎情理,明天你會在下班的路上遇到一個落魄的老人,迷迷糊糊的找你問路,你想到自己的老父親,會出于憐憫,送他回家。得知他其實是一位失去所有親人的著名高等學府老教授,一生致力于碳基芯片研究,可惜全世界都不看好碳基芯片,他落魄退休,如今老伴去世,沒有子女親人。你了解情況之后十分同情,打電話告訴你的老婆。”

對著原身老婆道:“你知道后也十分同情,過去和丈夫一起給老人收拾屋子并且做晚飯吃。如此照顧老人一段時間之后,老人自知大限將至,留下遺囑,把自己的研究成果送給你們作紀念,把房產賣了之后,錢留給你們給他辦理后事,剩下的作為感謝。你兩把他送進醫院治療。”

這件事會在新舊媒體上火一把,舉世皆知你夫妻的善舉和善報。

對原身王泱道:“你整理老人給你的研究資料,決定把他的研究成果試著做出來,完成他畢生的愿望,給老人家正名。于是你在記者采訪你時發出這個豪言。”

“報道出來之后,雖然大家都嘲笑你不自量力,但對你的善行也不好反對。你說干就干,先去申請了專利。然后用老人給你的錢和全部積蓄回到家鄉的小鎮,買地建廠房。無數人嘲笑你瞎折騰,但你不為所動。堅定的招聘一批找不到工作的普通大學的畢業生,訂購各種設備配件,開始搞生產線。”

晶苧像講狗血故事一樣講了半天,原身王泱道:“晶苧仙子,你說了半天,就算我全部都做到了,但我不會搞生產線啊!”

王泱道:“沒事,你只管搞,不論大家怎么笑你。等廠房建好了,晶苧自然就給你把生產線搞好。你只管開機生產就行,至于銷售,也不用你操心,我會給你安排好。”

然后晶苧開始展示那個叫劉理的退休老教授的資料,她在互聯網上找到的真實存在的工具人,她是在網絡世界搜索關于此界碳基芯片研究進展時發現的。老人的碳基芯片研究實際上離實際應用和規模量產差了十萬八千里。而且生活雖然有些孤獨,但十分悠閑自得,遠親也還有一些。

原身老婆道:“這位劉教授的情況和晶仙

“呃……”

陳默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刻,就發現烤架已經被冰老大爺握在手中。穩如生鐵,似乎將老年人權益發揮到極限。

“行吧!”

左右也是給人吃,陳默松開了手。

接到烤架的老大爺喜笑顏開,臉上的褶皺很快就聚成一團菊花。

“這可是少見的魔豬肉啊,小丫頭不懂事,老頭子懂。”

老大爺一邊吃一邊感慨,“你小子實力不錯,但是也未免太不小心了。”

“什么?”

陳默微微一愣。

冰老大爺虛著眼,一副......

陆小凤道:你若不信,为什么不起眼睛,笑道:快呀,还怕什么

又有瑕疵品?!

五彩心里又一緊,這俘虜的日子是真不好混啊。

“超遠一般指一個星域,跨越星空之時,間隔越遠需要肉身強度越高。”五彩客服態度很好,“小妖觀前輩肉身防御強度似乎,似乎比小妖的要高一點點,但虛空穿梭最好也不要超過一個星域,以免軀體有損。”

萬一不幸傷到了,肯定會怪自己奉獻的真訣有問題,萬一幸運隕落了,那自己被封禁在儲物戒里,還說不定會流落到何處……

這土著小妖看是個慣犯,但還沒有對自己動手動腳,五彩暫時也還算有所安慰。

小時候聽媽媽說,隔壁表姐家的保姆的親戚的朋友也被劫持過,后來被它的家族長輩解救回來時只能再創了一門獨爪法……

“星域?”課本上教過星系,這星域聽起來似乎比星系更厲害啊,岳求真不動聲色,“五彩,你說過你家很遠,有多遠?比落宏星還遠?或是幾個星域之外?”

“落宏星在哪我不清楚,不過我家確實是在無數個星域之外。我自個兒尋礦,一路走過多少個星域也沒注意。”

五彩老老實實回答,自己不說,那幾個妖奸肯定會說!

誰讓咱們家族這么有名,哎,有名也是罪過!

“無數個星域?!”

岳求真內心洶涌澎湃,開始修行虛空真訣之時他就隱有所覺,這或許是飛天的另外一種方法!

如果說現代航天科技能讓普通人飛天,那遁空應該就是修士自己的飛天方式!

自古以來一直沒有修士研究出飛天的方法,現在卻有這么多大妖有飛天的傳承!

原來這些大妖并非是從哪個禁地中逃出后長大的,而是根本就不是藍原星本地戶口。

所謂假神,原來如此!

————

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外星人?

不,外星妖?!

岳求真打量著眼前的龐然大鳥,這就是鼎鼎大名的外星生物?除了又傻又大,似乎也不怎么樣啊。

自己一直覺得這些妖物是自己的幸運星,沒想到還真是從星外來的。

“前輩,我很快就能整理出新的技能來。”靈覺敏銳的五彩發現劫匪的眼神似乎有些異樣,心中不由抽緊,我不想練單爪法。

……

“我族出生即有幾十萬年壽命,換算成東桓歷大約有三百多萬年……”

直腸子外星妖五彩老實交代的第一句話就讓岳前輩眼角微跳。

這還是妖怪嗎?簡直是神族好不好?天賦技能多不說,壽命還這么長!

這種族還有沒有投胎名額?!

“我還未成長……”

“你停停,你還未成長?!”

“是啊,晚輩今年才……換算成東桓歷才六萬多歲。”

“……嗯,你喊我前輩是對的。”岳前輩示意它繼續講故事,多聽些故事自己的眼界也會開闊些。

“哦……”

五彩的某些天賦技能提升需要一些特殊的礦石輔助修煉,所以它沿著家族前輩們游歷時留下的印記一路尋來,對印記附近星域的礦藏星球進行開采。

據它自己吹噓,家族挖礦有良好傳統,絕不暴力開采,所需礦石也與其他種族的不同,挖一些后會轉移到下一個星球,來回開挖,等這些星球的礦山萬年之后再生時又再回來。

這像是在收割責任田……

不知道分不分片區?

怎么分的?

岳前輩畫面感極強。

“你們種族就是如此修行然后變強?”

“是啊,我族修行需要的礦石有XX、XX……其他的天賦能力隨著年齡增長自然而然就提升了。”

“……”

這是特殊種族修行之法,岳求真只能放棄借鑒的念頭。

“你說你是沿著前輩們留下的印記尋覓過來的?”

“是啊,晚輩大約一百年前方抵達此處……”五彩交代道。

“還有沒有其他同族兄弟也來這邊挖礦?”

“沒有,我走過的地方也會留下印記,別的同族也就知道有人已經去過,不會再浪費時間尋來。”

“那之前說你的長輩會來尋你?”

沒有小伙伴,不知道會不會有“大人”過來,岳求真要趕快弄清楚,這五彩的家族長輩聽著個子就小不了!

“是啊,我族長輩,可能上百年,也許下一刻,想起了晚輩說不定就會來尋。”提起長輩五彩的巨眸立時神采洋溢,“前輩,你還是放了我吧。雖然前輩修為高深,但晚輩的家族長輩可能,似乎,看起來不會弱于前輩。”

“你直說比我強吧,呵呵”岳前輩也不是嚇大的,“你也說了,可能上百年,也許下一刻,想起了就會來尋,不過按照你們種族的壽命,你家長輩說不定是經過幾千幾萬年東桓歷后,才會偶然想起還有你這只到處浪蕩的小妖呢?”

“……”五彩心里發慌,這確實是經常的事。

“五彩,那幾只妖物也是跟你一樣來挖礦的?”

“前輩,我不認識它們。”

……

“你放心,我查證過你沒有劣跡自然不會傷你性命。”岳求真忽悠道。

<题报告为你请功,监狱已经通过了,并上报监狱管理局,如果顺利的话,要不了多久,文件就能下来。立功最大的好处就是加分,到时候减刑时间一到,你的分多的都用不完。”

林骁哭笑不得,好多人打破脑袋都想进文化组,而他自己想去干苦活儿累活儿怎么还这么困难。吕飞看说的差不多,又鼓励他几句,要去忙别的事儿。

林骁急的直跺脚,连忙喊道:“监区长,实话说了吧,我就是想锻炼身体,在文化组我觉得人都待的要发霉了。”

吕飞停下脚步,觉得这孩子怎么这么难缠,隐隐也有些怒气,沉默片刻,看着他说道:“想好了?挺得住?”

林骁挺着胸膛说:“想好了,反正我刑期不长,再苦再累也就三两年的时间,我熬得住。”

吕飞无奈的摇摇头:“那好,我去安排,丑话说在前头,监区规矩不能坏,你要是出工上了山,就不准调回来了。”

“是,明白。”见吕飞答应,林骁才终于松了口气。

就这样,林骁被安排上了工,本来,警官安排的是让林骁拿了手锤、凿子专给石块、石板修边儿的工作。林骁叮叮当当敲了几日,除了手臂酸痛,完全没达到效果。

按王初一的说法,要在短时间内把体能大幅度提高,就必须往最苦最累的地方走。于是一狠心,主动要求去抡大锤,那玩意儿挥舞起来,浑身上下都在使力。

常年抡大锤打石头的那几个罪犯,一干起活儿来,脱了上衣光着膀子,浑身体型精实、肌肉虬结,不知道要羡慕死多少那些往健身房跑到爱美人士。林骁看到他们充满爆炸力的肌肉,也是心生羡慕,不知自己何时才能达到这个水平。

警官像看傻瓜一样的看着林骁,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提这样要求的罪犯,得,你愿意折腾自己去就是了,不过任务可不能少,每天打多少石头是有规定的,少了是要被处罚的。

第一天下来,林骁就累的像一条死狗,浑身跟散了架似得,吃饭时,手抖的连筷子都握不住。好在有王初一这个推拿大师,一番整治,第二天又是生龙活虎,其他罪犯看了都连连称奇。

就这样,林骁每天白天在山上卖力的劳动,晚上在梦里跟着王初一学道术。

不觉已是一年过去,林骁把王初一能教的都学了个遍,只不过只有形,没有功力罢了。就说这拳脚上的功夫,有玄阳子自茅山宗带出来的拳法,还有实战中领略出的克敌制胜之绝招,王初一在梦里演变起来,一招一式都是精妙无比,林骁观摩后勤耕不辍,日日练习,只等现实中有机会实践再融会贯通。监狱有监狱的规矩,不可能让里面的人舞枪弄棒,练习拳脚。

王初一也不禁感慨,这高考状元就是天赋高呐!符箓、咒语、手印全是一学就会。

林骁画的符箓丝毫不差,手印结的让人眼花缭乱,咒语背的滚瓜烂熟。更气人的是,状元还说,这些东西都不算难,画符再难能有徒手画几何图形难么?背咒语能有背英语课文难么?说的王初一眼皮子乱跳,迫不及待想在现实中验证效果,倘若真有实效,那林骁堪比道门中天才的天才啊。

殊不知,验证道学的机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

集中居住的人群有个特点,那就是几乎没有秘密和隐私,谁谁谁屁股上有颗痣,谁谁谁身上有股味儿,还有谁谁谁睡觉打呼噜,来了不出三天,必定全监区的人都知道。这不,林骁一大早就听人嚷嚷,隔壁202监舍的朱大良得了怪病了。

朱大良来监区不到三个月,长得膀大腰圆,平常身体好得不得了,怎么说病就病了?

古刚和王初一洗漱的时候溜过去看了一眼,古刚回来就惊呼:“啧啧啧,朱大良出大事儿了,浑身都肿起来了。”

温雪峰推了推眼镜:“浑身浮肿,有点儿严重,得好好找病根,对症治疗。”

王初一低头不语,刚才卫生员检查的时候让他也号了号脉,脉象四平八稳,什么毛病没有,再一探,他发现个怪事儿。

古刚喝了口水又说:“简直太他妈吓人了,你们没看到,朱大良那腿肿的跟柱子似的,用手一摁就是一个坑,都不带反弹的,更离谱的是,他下面那家伙什都肿了,卵蛋跟皮球一样大,里头晃荡晃荡全是水。照说这么严重的病情,人该是奄奄一息了吧,这朱大良倒好,精神还好的很,还能叉着腿到处游荡呢。”

大家听到这么说,那确实是奇了怪了,正准备去看看,医院的医生就在监区警官的陪同下来检查了,其余人赶出去出工。

一整天,出工的罪犯都在讨论朱大良的病情。有人说那是肾有问题,他以前老家就有个亲戚得了急性肾衰竭,全身水肿,手一摁就凹下去不反弹。还有说是心脏有问题的,也有说肝脏有问题的,更甚至有人说是内分泌失调了的。

在监狱医院,医生又是抽血,又是拍片,把朱大良从头到脚给检查了个遍,除了发现白蛋白偏低,任何毛病都没有,可这人明明就肿的跟在水里泡胀了一样,怎么会没问题呢?

医生找不出病根儿,只能暂时给开了液体,缺什么补什么,把蛋白先补充好,观察观察再说。

但只有王初一知道,朱大良的病不简单!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偷师(为玄青道友加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时间倒流我还选着爱你吗

轻飞絮语

时间倒流我还选着爱你吗

韩灿灿

时间倒流我还选着爱你吗

墨觉棂

时间倒流我还选着爱你吗

夜深人静*

时间倒流我还选着爱你吗

爱开小差

时间倒流我还选着爱你吗

王子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