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尽野心!》。

他目光亦凝注着南官平远去的身影,轻叹一声,道,这少年人中他心里也有条绳子,还打了千千万万个结。什么结能解得开?只

北冥玄說:“修道最重修心,心性不定之人,即使傳了道法,也是有害無益。看這四十六人的坐法,有十人是選擇留下的。他們也堅持到現在,倒著實不易呢。看來上天眷顧我北冥家族,為兩位族長留下得力助手啊。”

這時大堂內靠右邊p>“你接下來準備干什么?”燒餅接著問道。

“接下來嘛……”路乞兒想了一下,然后便笑道:“壯大宗門,培養勢力!”

路乞兒雙手叉腰,昂首挺胸,抬頭望向上方那個圓圓的小天空,大聲喊道:“老子要煉丹!”

雪国皇都,是一座修真者与凡人共住的城市

  它大无边际,足足绵延有百里,城内高越百丈的建筑随处可见,人在其中,只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走在宽阔的街道上,就如同走在崇山峻岭之中的沟壑一般,它几乎见不到太阳,素清,阴暗是这种城的主要基调

  若是修士,还则罢了,因为他们有灵脉炼气,倒也不会生成压抑的情绪,但凡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怎么不会变得疯魔呢?

  压抑,痛苦?

  然而事实上他们脸上洋溢着热情,同样充满着开心和喜悦,一种像要过节的快乐

  他们并不富有,看起来还十分清贫,雪国皇都的凡人子民的地位也不高,看到修真者,同样行礼跪拜

  城门之前,是数百条亚龙在天空盘旋巡视,亚龙不是龙,生着双翼,长着龙头,长得像应龙,却不是蛇身。反而跟袋鼠很相似,凡人叫它们恐龙,修真者叫它们亚龙,也算是十分温顺的妖兽了,用来当宠物是极其合适的,但用来当灵兽就有点不够格了,它们大多数靠身体蛮力吃饭,并不具有什么天赋法术,修为高的亚龙,可以靠蛮力崩天开地,但神给了它类似龙的蛮力,自然就关闭了他修灵的能力!这种妖兽,灵智最低,同类之中,也仅仅是会一点普通的交流

  这座大城之中,并不禁制高空飞行,所以赫连商盟的神风舟可以很轻松的开进他们的所在之地,那是一处庄园,数架神风舟正停靠在里面,巨大广场之上,无数的人像蚂蚁一样来来往往,这其中很多都是人类力士,他们做着的是苦力该干的活,而在修士眼中,他们确实跟苦力没什么两样

  商盟早有人迎接出来,准确来说,是迎接麴义这位大师,出乎意料的,麴义将桃云青二人也邀请上了,三人陪同着一群白胡子老头在一处金碧辉煌的殿堂里落了座,众人盘膝而坐,各自身前有一张长方形条桌,上面有氤氲紫气流露的灵茶,仅闻茶香,就知此茶非同一般

  “好茶!”麴义呷了一口,赞道

  “麴大师喜欢就好,鄙盟财源浅薄,淘不到好茶,只能以这下等彩霞花茶招待贵客,怠慢之处,还请海涵!”只见为首一白胡子老头笑道,他脸上皱纹如同枯树面皮,沟壑纵横,眼神之中神莹内敛,混浊无光,但桃云青却在这样老头身上感受到恐怖的气息

  或许是发现桃云青神识在看他,他瞥了一眼桃云青,面露微笑

  桃云青马上收回神识,在他这一瞥之间,桃云青如同堕入万丈深渊一般,尤为可怕,这人,说不得就是一个圣人了

  “白老客气了,这彩霞花乃花中极品,五百年才开花一次,花开仅一瞬,花开即谢,谢则无用,白老用如此珍物招待我们,我们简直受宠若惊了!”麴义元婴之姿,对这老人也是丝毫不敢怠慢

  “当得,当得。若不是麴大师路上相助,我商盟此次不仅损失惨重,而且名誉更是受损严重!钱无所谓,丢了名就失了心,我赫连商盟面临关门都是有可能的!所以,这一切都是麴大师的功劳!”

  “不敢当,都是大家竭力共计之功!”麴义笑道

  二人又互相吹捧了一会儿,忽听那白老问道:“这二位是麴大师的子侄么?”

  “并不是,这二位都是我在同行之中认识,这位桃云青,这位叶凡,若不是他们,我也难以修复好神风舟!”这话麴义说得是一点儿不假,但其他人却都不是这么想,都想这二人年纪都不过百岁,懂得阵法是不假,但顶多也就是帮着麴义大一下下手,此时他这样说,无非是想让这二位有点脸面,有栽培之意在里面

  “原来是两位阵法天才啊!失敬失敬!”白老微笑施了一礼

  桃云青二人赶忙还礼,都道不敢当不敢当!看着叶凡怪异的装扮,他道:“这位道友还是位音攻大师么?”他的神识,自然能够透过沉槐木盒子

  “在下略懂一点音律,就一首曲子都至今弹不完整,至于音攻,更是不敢谈啊!”叶凡惶恐的道

  白老笑笑:“无妨,我内人也懂一点音攻,阁下若是感兴趣,叫她传授一点给你也是无妨!”

  叶凡略显尴尬地微微一笑

  麴义却是面露欣喜,急忙给叶凡传音道:“白老的妻子可是雪国顶顶有名的音攻大师——耶律红,如果真有她能指点你一二,你以后音攻一途可谓前途无量啊!”

  “一个老婆婆也弹琴?”桃云青瘪了一下嘴,腹诽道

  叶凡微笑道:“音律只是在下的爱好,若是能与前辈名家交流手掌指甲也开始变长,身体拔高,手臂眼神,虽然身体瘦弱,但是身体上的肌肉还是能看得出,他们的攻击力绝对不弱。

此时吴天眼中,他并未注意到这些,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基地中央那黄色的八爪塔上,那色泽那质地,妥妥的贵金属啊。

这地方绝对是非法建立的,所有说,要是把那东西带出去的话,估计能卖很多很多…想想就过瘾。

而在那黄金八爪塔的顶端,困住小黑猫的球体模仿正在中央。

“快抓住他!”

杀手一声大吼,让吴天瞬间回神,不过下一秒,基地大厅的五人突然就消失了,等吴天回神的瞬间,面色黑影一闪,那五个怪物就已经来到了吴天眼前。

利爪对着吴天和杀手中间划来,虽然只是指甲,但是却锋利无比,守卫手臂化作的绳子竟然被轻易斩断,吴天惊呆的瞬间,身体后退,躲过了怪物的下一个攻击。

怔怔的看着正在恢复手臂的守卫,吴天略微感觉难办了,这还是头一遭守卫被伤。

“你们这些都是什么怪物!”

吴天诧异的同时,不断躲避这些怪物的袭击,虽然道德经让他的精神力开窍,可以看到攻击走向,但是身体能力还只是比普通人高一些,无法躲过这些攻击。

“你竟然懂得我们的语言!”

在听到吴天说的话之后,那几个正准备攻击的怪物,突然停止了动作,作为上一代文明存在的他们,可不认为有人能平白无故通晓他们的语言。

“什么啊?普通话很难懂吗?”

吴天诧异,不过还是眼珠子滴溜溜四处乱逛,身体上多处被指甲划伤,他们的指甲上似乎有剧毒,伤口不断流血,而且已经发紫发黑。

“不要停,他不是我族!”

杀手一声大吼,怪物再次开始攻击吴天,轨迹更加密集,守卫的身体正在恢复,吴天双臂挡在要害跟前,肌肉紧绷,松懈的那一刻就是肢体分离的时候。

虽说体内怨海不断涌出海水恢复身体,但是伤口不断,巫山的火山口太小,已经跟不上恢复力。

“守卫!”

守卫费了好长时间,终于恢复过来,吴天赶紧召唤守卫护体,重新化作手臂,防御力也强了不少,但还是抓痕不断。

“哈哈,感觉不可思议吧,我族可是先于你们的文明,曾经就是被毁灭在冥界的媒介手上,对怨力和灵力,我们知道的远比你们这一纪元知道的要多的多!”

在其他怪物对吴天攻击的时候,杀手在黄金制作的高塔那里,不断调整八爪的位置和弯曲度,随着位置摆放有序,八爪自发开始扭动,封印着小黑猫的球体也被八爪托在其中,王塔下的大口之中送去。

“什么鬼!”

吴天在怨力手臂的守护下也注意到了八爪塔的一切,看进程,要是魔方球体进去的话,肯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按照正常套路,不管敌人做什么,只要阻止就对了。

“唉,真是的,这大山真是碍事,守卫都出不来了!”

吴天这个时候也开始抱怨起镇封在怨井之上的巫山了,要是守卫能出来,这些家伙绝对不在话下,吴天被守卫保护着,慢慢的朝着黄金塔那边挪动。

“快阻止他!不要让他过来!”

其他怪物也意识到了吴天的目的,攻击集中打向吴天的头颅,下杀手。

守卫的怨力不断被利爪撕裂,后颈有些发凉,利爪已经划破了他的皮肤。

“这下可真是玩大了,呵呵呵……”

吴天大脑急转,想着如何对付这些奇怪的家伙,想着想着吴天都快哭了,守卫这个底牌都不行,他还能做什么。

“啊,烦死了!”

无奈之下,吴天大吼一声,这一声灵魂的咆哮让八爪塔瞬间停止了运转,一切术士阵法全部失效,杀手都愣住了,根本不知道哪里出来问题。

“对了,还有一招可以试试!”

吴天猛然间想起了神算子给的秘籍,巫术大全里有他很喜欢的招式鬼道七法,他当时没有认真看,本以为用不到的,因此只学会了一招,如果这招有用的话,他发誓一定好好学习。

让守卫全力护住要害,吴天双眼睁大,精神高度集中,凭借怨海之中,太古生灵的执念记忆,手指关节不断弯曲变幻,数十个手印迅速完成。

精神开窍之后,这些动作只是在一瞬间就完成了,双手五指尖端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黑色丝线,极为纤细,随着吴天心念驱使,丝线延伸,在空中舞动。

“成了,缚灵丝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用!”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原来孙不变道:他也是武当的叛过了很久很久,他才缓缓道:偏偏又听到了萧十一郎的消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尽野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听见亦桐的声音

情殇孤月

听见亦桐的声音

路过地府

听见亦桐的声音

大高塘

听见亦桐的声音

皮侠客

听见亦桐的声音

戏语流年

听见亦桐的声音

蓝云舒